修仙帝国

第266章 要胁

第266章 要胁

一觉醒来,天已入夜。

楚煌看了看床边的西洋钟,算来已经是亥时。前古社会,人们大都鸡鸣而作,日落而息,对时间没有特别精确的必要,虽有漏壶、日晷,也不过止于刻而已。

近代商业兴盛,西人乃发明钟表,分秒必争,于此也可观社会之演进。

孟浩然有诗曰:“人事有代谢,往来成古今。”又有古语说,“观今宜鉴古,无古不成今”。‘人事有代谢’可谓言古今之变化,‘无古不成今’又可谓言古今之不变。

昔年,秦始皇一统六合,自以为功过三皇,德兼五帝,焚毁六国古史,使万民皆以法为教,以吏为师,以为秦朝即是从古以来最好的朝代,以后可以君天下真至万世,不管人们信是不信,只顾自己深信不疑。结果,张良寻了一位大力士,趁着始皇巡幸至博浪沙,以一百二十斤大铁锤将其坐驾砸的粉碎,虽是误中副车,却把始皇帝吓得一命呜呼了。不久,陈涉首义,刘邦、项羽戮力同心,遂灭秦族。

到得大汉承平,诸儒千方百计复原古书,才发现上古三代才是理想的社会,强秦却为暴政之蒿矢。此固当时百姓心知其意,敢怒而不敢言者也。

楚煌发了会儿呆,正在无聊赖时,却听的‘毕剥’敲门声响起,“这么晚了,谁还会来?”

楚煌上前拉开房门,一道女影飞快挤了进来,“怎么是你?”那女子身穿黄衫,面罩轻纱,却是张无缺之妹,有‘智多星’之称的张浅语。

“楚公子,莫非你要装作不认识我?”张浅语悠然笑道。

楚煌皱眉道:“你可是马上就要成为鹰愁崖的少夫人了,这孤男寡女,深更半夜,独处一室,若是被人撞见,只怕你我免不了有瓜田李下的嫌疑。”

“我拜访一下朋友,又碍着别人甚么事了。”张浅语寻找椅子坐下,瞅着楚煌道:“那日在桃源谷大战妖族六君,我也算为你施过援手,难道你不该请我喝杯茶。”

楚煌笑了一笑,便去桌上拿了茶壶,倒了一杯,放到张浅语身旁的几案上。

“有一件事,公子或许还不知道,说来咱们还真有几分渊源。”张浅语轻啜了一口,接道:“你的几位结义兄弟现已加入了我黄天军,还有你那位叔父,大名鼎鼎的楚庄王,如今也在我小狄天王麾下效力。”

楚煌脸色微变,淡淡的‘哦’了一声。

“你可能还有些不信。待我细说与你。”张浅语娓娓道:“我军征骑四出,无往不克,近日更有烟冥镇的中天庄庄主任广图望风影从,此人乃是绿林豪杰,游侠魁首,小狄天王封他为南王。竹谷六友都是任广图生平好友,当时便同襄盛举,顺时风、财生主更是甚有勇略,攻城略地,功勋卓著。”

楚煌默然不语,当日桃源谷外分手,竹谷六友确曾说要到中天庄做客,若是任广图真的揭竿而起,六友只怕也难以独善其身。

“先时咱们为了飞熊寨斗死斗活,你们挫败我的计谋,我还曾心有不甘。”张浅语瞟他一眼,轻声一叹,“谁知须臾之间,主客易手,楚庄王伙同卢追星、万荻花揭起反旗,霸占了飞熊寨,遥奉我黄天军号令,又和任广图合兵一处,直杀向临安城去了。兰泽王苟延残息,只怕这回是在劫难逃。”

楚煌轻哼道:“张小姐夤夜到访,就为着跟我说这些?”

“你先前帮着孙茗防守飞熊寨,似乎交情不俗。”张浅语道:“这次她弃寨而逃,不但未受贬黜,反而得以监察天河四郡。如今咱们也算同仇敌忾,天河四郡落在镇南侯手中,对建业威胁极大。公子若能结好孙茗,将四郡的江防图盗出,定然是大功一件。”

“我跟孙茗只是朋友之交,江防图这般重要的东西,定然看管极严,她岂会给我可乘之机。”楚煌随口敷衍道:“况且,我并非贵军将领,谈何功与不功。”

“大景官吏蠹甚,民心丧尽,已是不可挽回。”张浅语轻叹道:“如今群雄并起,宰割天下,力多者胜,战胜者王,公子兄弟叔父都投在我军帐下,你不与他们共事,难道想刀兵相见?”

楚煌摇头道:“我志在修道,不问世事,小姐要建功立业,还是另请高明吧。”

张浅语听出他有逐客之意,放下茶杯,微微一笑,“那位赤飞江公子,我觉着好生面善,不知他是哪里人氏,蹁跹小姐一往情深,但愿能琴瑟和谐才好。”

“你想怎么样?”楚煌面色一沉,赤飞霜曾是黄天军将领,张浅语只怕并不陌生。

“孔庄主大破恶怒二将,我军师帅赤飞霜临阵投敌,不知所踪。我见这赤飞江样貌秀美,又闻他同是以金棍作为兵器,心中已然存疑。只那赤飞霜是赤鹤族人,背有羽翼,这是一点不符。我又想起恶将但边生曾说他和赤飞霜大战数十合,曾惩创于她,重伤于翼。这样一来,便八九不离十了。”

张浅语抿嘴笑道:“我倒是没有见过赤飞霜,刚才贸然一试,这中间果有蹊跷,不然以公子的城府,何以会沉不住气。”

“你倒底想怎样?”楚煌见她如此诡诈,心中暗暗警惕。

“你帮我取天河四郡的江防图,我不但帮你们保守秘密,还会为你们遮护。”张浅语笑吟吟地道:“公子觉得这样可算公平?”

“张小姐,你太自以为是了。”楚煌冷冷一笑,摆手道:“你还是自便吧。”

张浅语微微一怔,眸中露出疑惑之色,旋又笑道:“看来公子是想赌上一赌了?浅语若被你虚声吓退,岂不枉负了智多星之名?退一万步说,我又何须向庄家父女挑明呢,只要旁敲侧击,让其疑窦自生,真的假不了,假的真不得,即便我输了,仍是坐稳了少夫人之位,若是公子输了,你们勾连起来,让赤飞霜易钗而弁,向蹁跹小姐骗婚,这居心何在呀。”

楚煌眉尖一挑,手掌一翻,暗中凝起金砂,呼的一声,飞身向张浅语抓去。炙气冲面,张浅语微吃一惊,只觉一股火炙之力逼人而来,连忙屏气敛息,掠身飞退,衣袖一甩,一道银链击射出来,飞打楚煌面门。

“来得好。”楚煌侧身微让,出手如电,将银链抓在手中。

“你竟敢以肉掌格挡我的八门玄机链。”张浅语气极反笑,这‘八门玄机链’虽不如十三神兵名闻遐迩,却也生具通灵,变化莫测。随手一抖,银链宛如灵蛇一般,蓦然伸展起来,顺着楚煌手臂极速攀上,须臾又绕着肩膀缠绕而下,将他由头至脚缠裹其中。

“楚公子,你自忖修为远胜我吗?竟然想杀我灭口。”张浅语扬了扬柳眉,意有不屑。

楚煌淡淡一笑,略一观想,眉心现出一道金线,霍然洞开,‘砰的’打出一道神光,乃是世间兵气所化,无坚不摧,张浅语不妨有此,被那神光打中手腕,不迭缩手。

“破,”楚煌暗驭‘北溟接引术’,银链上的灵力一泄千里,倏倏缩了回去,楚煌一把揪住银链,反手一甩,北溟神力倒贯,也如张浅语方才所施一般,银链急窜而起,反将她缠了几缠。

“你……你怎么会我的‘天织术’”?张浅语又惊又讶,瞪着楚煌咬牙切齿。

‘北溟接引术’原本就是‘琅環仙苑’镇派神通,善能驾驭各种灵力。楚煌一运此功化掉银链上的灵力,便对张浅语的‘天织术’有所心悟,虽然只有三分形似,张浅语陡失倚仗,斗志全失,哪里能够分辨。

“怎么样,张小姐,你可心服?”

“雕虫小技,若非你突施暗箭,我岂能被你所算。”张浅语怒哼一声。

“你想置我于死地,难道我还需对你退避三舍,再排兵布阵。”楚煌摇头失笑,抬手在她‘肩井穴’戳了一下。张浅语闷哼一声,陡觉一缕劲气透体而入,将她经脉截断,登时道息不畅,难以提聚元力。

“每次见你都戴着这劳什子面纱,难道你脸上有什么见不得人的缺陷?”

“你才见不得人。”张浅语怒目而视。

楚煌轻哼一声,伸手把面纱扯了下来。只见她瑶鼻挺直,红唇温润,不但一扫冷漠之感,更凭生几分风娇水媚。楚煌大感意外,顿时讶了一讶。

张浅语微微一呆,神情微微失措,遂即俏脸涨红,怒气勃发。

楚煌捉起她巧俏的下巴,低头吻了上去。张浅语大惊失色,红唇紧紧抿住,一边拼命挣扎。

楚煌伸手抚着她的乌发,狡黠一笑,用力吻住她的樱唇。张浅语‘咿唔’两声,被他吮吸的浑身火热,脑袋里乱轰轰的。无奈双手被绑,用肩头在他胸口攘了几下,楚煌环住她腰背一按,倒像她主动投/怀/送/抱似的。

再纠缠片刻,张浅语渐渐不敌,红唇微启,便被楚煌乘虚而入,不停啜吸她柔嫩的小舌。

“楚煌,你到底想怎么样?”

良久唇分,张浅语粉颊红透,又嗔又恼,娇躯微微颤抖。

楚煌舔了舔嘴唇,冷笑道:“先奸后杀。”

“你……恶棍,你有种现在杀了我。”

张浅语破口大骂,不妨浑身一麻,闷哼一声,却是胸前尖挺被楚煌抓在手中。

“难道你想让庄氏兄弟跑来看看我是怎么弄他娘子的?”

“姓楚的,我不会放过你的。”张浅语银牙暗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