修仙帝国

第268章 嵇鸣玉

第268章 嵇鸣玉

“呸,做你的春秋大梦。”庄蹁跹银牙暗咬,稍提道息,便觉着浑身躁热,脑中一片模糊。

“老穆,看招。”

眼见公孙穆对庄蹁跹虎视眈眈,楚煌自不能见死不救,抓起一把金砂暗捏一个‘风’字诀,金砂呼啸一声,飞打公孙穆面门。

公孙穆早就对他暗中堤防,见那金砂光焰闪闪,炙气逼人,连忙将衣衫一抖护住头脸。金砂打中衣袍,立时响起一阵噼啪之声,检视衣裳一看,上面焦糊一片,颇不雅观。

公孙穆勃然大怒,他这件衣袍虽不在‘十大宝衣’之数,却也是费尽心血炼成,功成之日犹如身外化身,无往而不利,岂料今日被楚煌一把金砂毁坏。

“小子可恶。”公孙穆一紧玉斧,掠起半空,对着楚煌头颈力劈而下。

“来得好。”

楚煌哈哈一笑,上身疾扬,伸脚在斧头上一踩,借力荡了开去。公孙穆挥斧追砍,楚煌虽被吊在半空,却以双腿迎敌,忽左忽右,颇为滑溜,公孙穆空自将玉斧劈的呼呼作响,却连他一根毫毛也未曾碰到。

“好小子,你倒还有些本事。”

公孙穆一阵无奈,脑光急转,飞扑到树丫之上,喀嚓一声,将整个树枝斩断下来。楚煌身躯急摆,将断枝捏在手中,随手一削,树枝上分叉枯叶一般扫落。

楚煌跃到庄蹁跹身前,喝道:“快走呀,你还愣在这儿干什么?”

“那你……”

“他的目标是你,又不是我。”楚煌眉头大皱。

“你两个谁也别想走。”公孙穆冷哼一声,追了过来。斧风霍霍,气势十足。楚煌以棍作矛,转身一记横扫。可惜上身被绑,两手活动不得,只能稍用腕力。略斗两合,一个避闪不及,木棍便被玉斧削作两断。

庞鑫这根商弦本是伏羲以五行之金所炼,神妙种种,难以尽言。被这琴弦绑住,身上便如加了重重禁制,经脉阻滞,道息不畅,一身修为便要大打折扣。

公孙穆连进数招,将楚煌逼的左支右绌,眼见便要将他伤在斧下,公孙穆心中正喜,耳听的‘铛’的一声,一道银光横刺里插入,却是庄蹁跹飞身赶来助了楚煌一锏。

这一锏她已是强提道息,勉力施为。被玉斧一震,道息更为涣散,额上细汗密布,面上满是痛苦之色。

“好啊,让你们见识一下我这柄神斧的好处。”

公孙穆嘿然一笑,玉斧在虚空劈了数下,斧风所及,竟然现出几个袅袅娜娜的女影,四面围上,将楚、庄二人围在核心。

那女影俱是乌发秀鬟,绮年玉貌,有的身披绛纱,有的身袭轻绡,雪肩**,若隐若现,云遮雾现之中,虽是面目难辨,直觉得妙丽无比。

庄蹁跹微微一呆,她本就身中迷香,情潮涌动,再看那些女子个个衣衫不整,香泽微闻,更是面红耳赤。

“小心。”

女影舞动片刻,便要投体入怀。楚煌疾退数步,却见庄蹁跹不知躲避,连忙推她一把,女影一闪即没,却是一道斧影迎面劈来,楚煌飞身急躲,差点遭了开肠破肚之厄。

他修习的‘化蝶离魂术’原本就是幻术的高明窍要,对这小小伎俩自不陌生,虽然双手被制,修为大减,也不至于被其所趁。

两声铮铮琴音传来,好似竹露清响,流泉入耳,让人心中一清。

“庞小姐。”楚煌觉得身上琴弦一松,心中大喜,握起琴弦随手一抖,兹兹穿入女影之中,将斧风绞作粉碎。

公孙穆大吃一惊,“何方高人,竟然破了我的‘香雾云鬟阵’?”一个闪避不及,早被楚煌曲指一弹,琴弦射出绕到斧柄之上。

“我的神斧。”公孙穆心惊欲夺,琴弦在斧柄上跳了两跳,疾刺他眉心。

公孙穆收斧疾挡,不妨楚煌操控琴弦一收一放,玉斧倒撞入怀,砰的一声,砸在胸口,公孙穆气闷欲死,琴弦跳起,在他颈上缠了数缠,楚煌掠身逼近,将琴弦接在手中,这只要稍一用力,公孙穆的大好头颅便要告别脖颈。

“这位公子手下留情。”

生死之际,一道黑影从密林中射了出来,那人一身黑衣,头发散乱,胡须如猥,腰畔挂着一个硕大酒葫,颇有几分放达之气。

“你莫非是这位公孙穆的兄长。”楚煌看这两人有五六分相似,试探着问。

黑衣人拱手道:“不才正是公孙朝。舍弟虽然性好渔色,也只是我长夜魔宗纵/欲尽性之旨,并无十恶不赦之罪。还请公子手下留情,留他一条性命。”

“纵情尽性?”楚煌冷笑道:“他这是好色无耻。中夏多少百姓,辛勤一生,温饱难求。‘郁郁涧底松,离离山上苗,以彼径寸茎,荫此百尺条。’不稼不穑,硕鼠而已,尔等有何能为,声色犬马如同禽兽,还敢托言纵/欲尽性,独酒色为尔之性耶?”

“今日就算你罪不至死,但死罪可免,活罪难逃。”

楚煌一抖琴弦,玉斧飞起半空,斫到一棵树上。“你不是喜欢飘飘/欲仙吗,今天我就成全你。”说着一提公孙穆,飞起一脚,将他踹的腾起半空,砰的撞到大树上面,脑袋一晕,顺势滑下坐到斧刃之上。

“啊……”惨叫声响彻夜空。

“穆弟,”公孙朝大吃一惊,掠起半空,将公孙穆救了下来,却见他满头冷汗,下半身血红一片。“你竟然将我穆弟废了。”

“我正是要救他性命,不然,以他这样的作为,总有一天要被人碎尸万段。”

说到此处,楚煌不由想到张浅语咬牙切齿的表情,“虽然是她胁迫我在先,不过以后遇见她还是躲远一点儿,除非杀了她以绝后患。”

“庞小姐。”楚煌想起弹琴相助之人,连忙跑进密林寻找,想着将琴弦还给庞鑫。

“咦,你是……莫非这世上还有琴音和庞鑫相上下之人?”

一个怀抱瑶琴的女道从林子里走了出来,楚煌微微一呆,大感匪夷所思。他先入为主,只道帮他解了绑缚的琴音定是庞鑫所发无疑,却没料道另有其人。

那女子一身月白道袍,发梳道髻,眉目清丽,温雅高洁,怀中抱着一具瑶琴,翩翩若仙,不类俗客。

“公子力挫公孙穆,真是可喜可贺。”

“多亏了道长相助,楚煌感激不尽。”楚煌拱手笑道:“还未请教道长大号。”

“楚煌公子,”女道浅浅一笑,“在下‘乘化道’嵇鸣玉。”

“乘化道?又是八大魔宗的人。”楚煌微微一讶,“素称神秘的‘八大魔宗’片刻功夫便见了两个,倒是际遇未有之奇。”既然同为‘八大魔宗’,嵇鸣玉为何要帮他对付公孙穆,楚煌正不得其解,刚要探询一下。

半空中一个声音道:“阮宗主,你我同为‘八大魔宗’之一,又是道门一脉,你为何要处处跟我作对。”

“哈哈……”一人笑道:“长夜魔宗厚诬我宗门先师,本宗主自然要正本清源。”

话声中,一辆坚车从密林中飞了出来,车上坐了个英俊男子,浓眉细目,隆鼻薄唇,头戴金丝蝉翼冠,颔有浓髭,颇有几分顾盼自雄的架式。此人便是长夜魔宗宗主杨假。

“宗主,……”公孙朝一见那人,喜形于色。

“左使怎么了?”杨假见公孙穆浑身是血,浓眉紧皱。

“哎,我穆弟技不如人,被人家给废了。”公孙朝无奈摇头。

“鸣玉,你在这做甚么?”一个半百老者本是追逐杨假而来,一眼晃见嵇鸣玉隐在密林中,顿时收起身法,停了下来。

“宗主,”嵇鸣玉见了一礼,给楚煌介绍道:“这位是我‘乘化道’宗主阮从啸先生。”

“阮先生,久仰。”楚煌看那老者头带葛巾,身披鹤氅,五绺长髯,鹤步龙形,衣袍轻缓,手持藜杖,哪有丝毫一门宗主的味道,不由暗暗称奇。

阮从啸摆手道:“什么宗主先生,不过是虚应故事,乡野之人,乐此沐猴而冠何为?”

“阮先生,杨宗主,你二人卖我庄某人一个薄面,今日暂且休战如何?”

声音传来,却是庄丕浑父子三人追了过来。庄丕浑瞧见阮从啸,远远便高声劝阻。

“我和杨宗主本是道不同不相为谋,要打也不争这一时半会儿。”阮从啸捋须笑道:“不过,庄兄你现在虽是劝我,呆会儿只怕要换我拦你呢?”

“阮先生,此言何意?”庄丕浑面露讶色。他知阮从啸不会无的放矢,一时却不知他话中所指。

“三妹,你怎么在这儿?”

“三妹,你怎么了?”

庄倏兄弟见庄蹁跹面颊红晕,目光迷离,顾视一眼,都是大感不对劲儿。

“我……我好难受。”

庄蹁跹被迷香折磨许久,方才一心抵御公孙穆还能勉强支撑,这时见到两位兄长,心头一松,登时摇摇欲倒,手中银锏‘铛啷’滑落在地。

“蹁跹小姐中了公孙穆的迷香,只怕有些不妙。”楚煌把公孙穆如何威逼庄蹁跹就犯的事说了出来。

“公孙穆在哪,让我先宰了他。”庄忽勃然大怒,拽起牛耳尖刀,就欲冲上。

“忽儿且慢,”庄丕浑面色微冷,沉声道:“让他先把解药交出来,救你妹妹要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