修仙帝国

第272章 云间三子

第272章 云间三子

“相传当今有四大天王,北海盗首领盖让,人称铁天王,乃是我黄天军盟友,新被小狄天王封为北王。其余尚有金、银、铜三个天王,原都是一方豪强。不过银天王在青雷国,铜天王在赤火国,只闻其名,不知究竟如何。”

张浅语淡笑道:“金天王则就在左近,这天王寨便是他的巢穴。当年,金天王势盛时,南方豪强都要仰其鼻息,甚么中天庄、飞虎岭、雁行寨、银蛟帮原都是金天王手下喽啰。可惜,金天王也不知怎么得罪了朝廷,势力一落千丈。旧家兄弟也都各扫门前雪,和他断了来往。金天王只得谨小慎微,煊赫地位也渐渐被中天庄取代。”

“怪不得如今只有铁天王声名独大。”楚煌恍然。

“俗话说,百足之虫,死而不僵。”金雕叹口气道:“如今兵连祸乱,天下大乱,虽不知金天王作何想法,他手上兄弟受了这么多年窝囊气,难免就有些按捺不住的,便撺掇金天王的儿子金西翰盗出虎符,号令一方。谁知消息泄露,不但虎符被人抢走,金西翰也死于非命。”

“金雕,你在这么短的时间便找到了三件宝贝,足见对我黄天军忠心耿耿,确是一员能将。”张浅语轻笑道:“待我回到大业,便禀明天公大将和小狄天王,为你加官晋爵。”

金雕大喜过望,抱拳道:“多谢仙姑提拔。”

张浅语点了点头,心头一动,“对了,为何不见你的兄弟银雕?”

金雕微一愕然,带着几分尴尬道:“禀仙姑,我和银雕得了宝物,在城中隐蔽了几日,银雕嗜赌成性,暗间赌瘾大发,便到附近玩耍去了。我因仙姑传唤甚急,不及寻他,只好独自赶来。”

张浅语娥眉微蹙,“这三件东西都是道术之士梦寐难求的宝物,得主失宝必不甘心,你两人务必远离此地,免得引火烧身。”

“卑职明白。”金雕迟疑道:“不敢欺瞒仙姑。这三件东西的确是云间三子强取豪夺而来。闻说是要献给黑水国护国大将鹿鸿的,好让他在龙门大会上贿赂几个显要之士。我兄弟曾在黑水国落脚,于那鹿鸿有过数面之缘,因此便由我二弟施展李代桃僵之术,骗过了云间三子,使得他们心甘情愿将宝贝送于我俩。云间三子自以为得计,这会儿只怕还蒙在鼓里呢。”

“原来这中间还有这段曲折。”楚煌微吃一惊,怪不得鹿鸿在大江上流连往返,漫无目的,原来是等云间三子和他会合。

“云间三子在道门名头不小。你们两个虽得计一时,难保三子见到真的鹿鸿,不回来找你们算账。”张浅语轻哼道:“你两个还是快回大业去吧,那里是我黄天军天都,强手如云,三子即便知道上当,也不敢拿你们怎么样?”

“是。”金雕恭身道:“卑职告退。”

张浅语挥了挥手,便要将三物收起。

“金雕,快快滚出来受死。”一声冷喝蓦的传来,震的梁上灰尘簌簌直落。

“不好,”金雕面色大变,“云间三子来了,仙姑快走,这里有我抵挡。”

张浅语俏色冷肃,缓缓点头。

砰!

庙门凭空碎裂,一条白影掠了进来,手持一把霍霍长剑,耀人眼目。

“原来还有同党?”

白衣人眼目一扫,冷冷一笑,身影一晃,便掠到金雕跟前,挥剑疾挑。此人面孔狭长,白衣如雪,一双眼睛冷如寒星,让人不寒而栗。正是云间三子之首的忘忧子。

“仙姑快走。”

金雕展开双翼,飞扑而上。两只小臂都泛起淡淡金色,十指如锥,锋利异常。忘忧子疾抖长剑,冷光呼啸,好像挑下漫天寒星,只听的铛啷金铁交鸣声不绝于耳,金雕奋起双臂连挡数剑,闷哼一声,肩头已经挂彩,他双翼怒扇,掠起半空,带起一阵狂风,当空扑下。

“我们走。”

张浅语打出银链,将一旁的门窗击碎,飞身跃了出去。

“捋愁子在此,快将宝物留下。”

一条银枪独龙般刺了过来,阴风飒飒,让人心底生凉。张浅语看了不看,银链一甩,将枪头缠上,手腕一陡,银枪斜刺里一送,‘卟的’一声插入土壁中。

“妖女休走。”

房顶传来一声大喝,却是弹寂子躲在上面,往来接应。他手上擎着一条竹节鞭,飞身直下,好似怒龙入海,砸向张浅语顶门,这一记要被砸实了,哪里还能活命。

“那个使鞭的,看招。”

楚煌随后冲出,正遇着弹寂子凶神恶煞挥鞭砸下,抖手就是一把金砂,弹寂子不妨有此,金砂罩顶,炙气熏人,顿时大吃一惊,百忙中将身一纵,凭空掠开数丈。

“好小子,你竟敢暗施偷袭。”

楚煌不等他落地来攻,手臂一转,亮出荒芜魔刀,御风追至,刷刷劈出数刀,刀风至柔,若有若无,让人难识奥妙,弹寂子勉强挡了两刀,后退不迭,楚煌劈手打出一条火链,诡秘莫测,弹寂子如何能挡,胸口如被闪电扫过,衣衫立着,大胡子也被烧去一半,滚身便倒。

“不要跟他纠缠,快走。”

张浅语逼开捋愁子,匆忙说了一声。楚煌也不欲恋战,两人腾起云雾,霎时走的无影无踪。

……

“好险,终于把这三个家伙甩脱了。”

两人腾云驾雾,又与寻常轻身术、提纵术不同,瞬息便在千里之外,丝毫不在羽族之下。

自西王母称制,尊天弱民,三界各有职守,五正五余各安本份,尚能相安无事。近年来,修道之风复又大盛,三界是非不免日多,是以要想不招惹是非,有些约定俗成的规矩就必须要知道一些。

譬如腾云术便不是每个修道者可以随意妄用的,如今神州道派不计其数,上有天元正宗,旁门三千,还只是其大端,其余的小帮小派哪里数的过来。若是刚学了一点腾云术便胡乱施展,万一碰到个仙人鸾舆,或是妖魔云兽,不小心冲撞了,岂不是死无全尸。

这且不说,整日介无有穷尽的道者在云丛飞来飞去,不但扰了仙人清梦,于天庭治安也大大不利,是以天庭便授权伏魔司颁发‘腾云箓’,无箓腾云,便是违反天条,不出事便罢,真要出了事端可是要受到裁处的。

曾经的仙人逍遥物外,连秦始皇、汉武帝这些人间至尊也羡慕不已,谁知如今人满为患,天条繁苛,哪还有丝毫乐趣。

楚煌两个虽有腾云之能,却并未在伏魔司签下‘腾云箓’,闻说这‘腾云箓’已经涨到一箓万金,尚且供不应求,虽有监云使不断开辟云路,仍然有不少道者驾云撞死,可怜一身珠光宝器,到头来不过一坨粪土。

古说:“晚食以当肉,安步以当车,无罪以当贵,清静贞正以自虞。”可惜人不悟此,都以仙道驾云为恒常,更以祥云、紫霞、鸾舆、云兽别其差等,彰显尊贵,‘上有所好,下必甚焉’,哪还有丝毫清虚无为的真旨。

当年帝俊失道,人们都骂他鸟人、鸟人,西王母专权,人们都骂她老母、老母,至今呼之不绝,谁知现在三界老母遍地走,鸟人多如狗。诚所谓蔑古而不知今也。

孔子说:“人皆曰予(我)知(智),驱而纳诸(之于)罟擭(网)陷阱之中,而莫(不)之知辟(避)也。人皆曰予知,择乎中庸而不能期月守也。”可不深思。

“我们下去,找个机会把宝物献给孙茗。”

两人按落云头,来到城中。

夜月消沉,晨曦初露。

道边的食摊已经开始忙碌,街旁的店铺也渐次开张。虽然大战在即,清晨的街市却是一如既往的安宁。

张浅语转到僻静处,从百宝囊中取了一件粗布衣裳,摇身换上,又将面上轻纱摘了下来。

楚煌微微纳罕,笑道:“你打扮成这样就能取信于孙茗了,莫说那件虎符,便是琼玉永好瓶和落霞衣的份量也不是寻常道者可以想望,孙茗也是个聪明女子,肯轻易接受你的宝物,惹祸上身?”

“是啊,若是你肯帮忙,一切问题都可以迎刃而解。”张浅语白他一眼,没好气地道。

“你看那是谁?”

楚煌回头一看,正见云间三子行色匆匆的赶来,连忙招呼张浅语。

云间三子跑到一间客店外面,敲了敲门,过了片刻,伙计惺忪着双眼将店门打开,还未及发问,便被三子一把撞开,大步抢了进去。

“这三个是要找甚么人吧。”张浅语怀疑道:“你猜这店中住得是谁?”

楚煌微微摇头,心中虽有人选,却没有说出口来。

张浅语话锋一转,“我要到督军行辕去见孙茗,你到底跟不跟我去?”

种种利害在脑中电一般闪过,楚煌叹了口气,点了点头。

张浅语笑了起来,竟然上前抱住了他的胳膊,“你就跟她说我是你姊姊吧,庄丕浑大军将至,咱们就算是关心她,特地前来报讯的。至于那三件东西,我便是真的献给她,也只是暂且让她保管一下。若能财不露白,便将事情办成,那是再好不过。”

楚煌见她巧笑嫣然,一股淡淡体香缭绕鼻际,胳膊分明感受到她胸前的绵软,顿时身体一僵,想起这下面的无尽春光。

张浅语发觉他神情怪异,心中想起甚么,别过脸去咬了咬红唇,连小耳都红透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