修仙帝国

第273章 隐身

第273章 隐身

楚煌两人赶到督军行辕的时候,却发现大门外面围满了人,这些人多是背刀挎剑,衣着整肃,不惟是江湖人士,更有不少帮派中人,两人大为诧异,凑上前来看个究竟。

“本以为我们已经是早的了,谁知今天督军大营这么热闹。”张浅语左顾右盼,瞅着楚煌抿嘴一笑。

一个面目清瘦的老叟从门内走了出来,目光扫过众人,拱手一揖,“监军大人已经接见了天王寨的金夫人,诸位所言之事,监军大人自会处理。你们还是尽早散去吧,大早上的,堵着督军行辕甚不雅观,若被寻常百姓瞧见,只恐引起不必要的慌乱。”

“请问这位大人是府中何人?”一个锦衣老者抱拳问道。

老叟谦谢道:“老朽孙安,并无官职,不过帮监军大人递个话。”

“阁下莫非是监军大人的管家。”锦衣老者听他自言姓孙,不由吃了一惊。

“呵呵……”老叟不置可否,只是笑道:“此事由监军和金夫人商议,足见非常注重,诸位还有甚么不放心的。”

锦衣老者轻声一叹,“最近黄天贼派遣高手,连杀我道门中人,公然抢夺宝物,我等江湖道派人人自危。监军大人为四郡魁首,手握重兵,若不能抓住罪魁,明正典刑,实在让天下正道寒心呢?”

孙安捋捋白须,“此事监军已命人彻查,若真的是黄天贼所为,自然是依律惩处,绝不姑息。”

众人听闻此言,顿时交头接耳,议论纷纷。

一个声音蓦地传来,“黄天贼祸乱天下,天河四郡岌岌可危,他们生怕修道之士相助镇南侯守城,于是派遣高手在城中到处暗杀,劫夺宝物。此乃尽人皆知之事,孙老不必存疑。”

众人回头看去,只见十多个衣着不俗的道者行了过来,为首三人皆穿道袍,戴道冠,有认得的不由‘呀’了一声,小声议论起来。

“原来是秋水门云间三子,在下天狼坡白念笙,见过三位道长。”锦衣老者排众而出,笑容可掬的迎了上来。

三子打个稽首,波澜不惊的点点头。

“云间三子也来了,”张浅语微微一讶,小声道:“你可认得他身边的人。”

“便是黑水国鹿鸿和他手下八骏。”楚煌早看见鹿鸿兄妹跟在三子身边,他和三子交过手,不想被他们认出来,躲在人群中,尽量不往三子身边看。

“三位道长,这些都是我天河四郡的好汉,有雁行寨,银蛟帮,飞虎岭……”白念笙一一为三子介绍。

忘忧子淡淡点头,上前道:“孙老,近日江湖道派多有重要人物遭人暗算,防身宝物也被抢夺。大伙儿都认定是黄天贼所为,奈何如今战事纷纭,镇南侯对我们修道人士多有防备,反而给了贼寇可乘之机。我们三兄弟本是奔着金秋十月上善峰的龙门大会而来,听闻此事,甚感不平,我秋水门既然厕身天元正宗,便应该为天下除魔布道,我三人身为秋水门弟子,惩恶扬善更是义不容辞。”

“三子大名,老巧素有耳闻。”孙安踌躇道:“只是此事查无实据,监军忙于练兵拒寇,一时恐怕难以顾及于此。”

“孙老要的证据我已找到。”忘忧子冷冷一笑,摆手道:“把人带上来。”

赤骥引着一个头戴斗蓬的汉子越众而出。张浅语心中‘咯噔’一声,暗叫不妙。

“这人是谁?”

众人盯着这个衣着诡秘的汉子,议论纷纷。

那人往前走了几步,将头上斗蓬摘了下来,露出一身黑色劲装,此人面孔瘦小,泛着淡淡银色,耳朵略尖,双眼不时转溜,显得灵动异常。

“这人是……”孙安迟疑着问。

“此人唤作银雕,乃是此次黄天贼派在郡中的刺客之一,他还有个兄长,叫作金雕,两人奉了圣善仙姑张浅语之命,在郡中犯案多次,据他招供,青松真人的‘琼玉永好瓶’,栖霞上人的‘落霞衣’,以及天王寨的‘藏兵匣’,都被他们抢夺得手。”忘忧子侃侃而言,眼皮都不眨一下。

“果然是银雕出卖了我们。”张浅语恨恨说道,她早就觉得金雕刚到庙中,就被云间三子追来,这中间定有蹊跷。银雕嗜赌如命,见利忘义,自然不是靠得住的主儿。

“更可气的是云间三子,人前冠冕堂皇,暗地里龌龊不堪,这些事情本都是他们做下,竟然一股脑儿的推到我的身上。真是岂有此理。”

“看来忘忧子是想利用这些江湖道派将宝物夺回去。”楚煌皱眉道:“这甚么飞虎岭、雁行寨又不曾死了喽啰,丢了宝贝,却为何也这般热心。”

“他们和天王寨原本有些交情,这回只怕是趁火打劫来了。信陵虎符是何等重要的东西,哪个修道之士不眼红。”张浅语冷笑一声,埋怨道:“我本只说让金雕寻几件宝物,谁知他这般没有轻重,将云间三子都给劫了,这三人修为如何暂且不说,却是秋水门的掌门弟子,狐朋狗友着实不少。”

“这个至善仙姑真是可恶,若是被我逮到,定要将她碎尸万段。”白念笙听了忘忧子的话,勃然大怒。

“黄天贼不过是些鸡鸣狗盗之徒,竟敢纠结乌合之众,扰乱郡县。我们四郡帮会若不联起手来,给他们些厉害尝尝,倒让他小觑我天河四郡无人。”一个银蛟帮的女首领高声嚷道。

“快说,那个至善妖女在哪里?”众人齐声斥责,吓的银雕面如土色。

“这些家伙真是无耻之尤,”张浅语又惊又怒,“我跟他们往日无怨,近日无仇,喊打喊杀还不够,居然要将我碎尸万段。”

“众口铄金,积毁销骨,千夫所指,无疾而终。”楚煌冷笑道:“这些人个个心怀鬼胎,污秽不堪,你既已成了众矢之的,那便没甚么道理好讲了。”

“各位豪杰请息怒。”银雕连连摆手,小心翼翼地道:“那至善仙姑说了,秋水门将要在巫山上善峰举行甚么龙门大会,到时天下的修行之士都要赶来凑个热闹,携着重宝的必定不少,让我兄弟两个招子放亮点,她好杀人夺宝。”

白念笙怒哼一声,“那你们是怎么害死三人,将宝物夺到的。”

“青松道长和栖霞上人仪表不俗,一看就是得道之人,我兄弟一拥而上,将两人杀了。又将他们毁尸灭迹。”银雕含糊其词,他倒是听三子说起过两人的死法。

“可恶。”众人闻言更怒,一边对张浅语三个大加谴责,又为两人之死叹息不已。

那女头领怀疑道:“就凭你,也能杀得了青松和栖霞两位?”

银雕面皮一红,“小人虽然本事不高,不过我大哥却是手段了得。况且,我兄弟混迹江湖多年,深知道不可力敌,便当智取的道理。”

白念笙急道:“那你们又是怎么害死了金西翰贤侄?”

“金西翰武艺高强,守卫众多,我两个万万敌他不过,却是禀告了至善仙姑,由她亲自出的手。”银雕信口诌来,倒也合情合理。

“这还用问嘛,定是那妖女使了美人计,金大少是英雄难过美人关。”一个豪客扯着喉咙嚷道。

一个笑骂道:“赵老三,你少说两句,没人把你当哑巴。”

“好了,既然三人接连作案,事实清楚,咱们还是请孙监军为我们主持公道,早日拿住至善妖女,为金大少三个报仇。”忘忧子生怕众人问来问去,银雕不慎露出马脚,连忙岔开话题。

“对,请孙监军主持公道。剿灭黄天贼,捉拿姓张的妖女。”众人挥臂高喊。

“他们简直欺人太甚。”张浅语俏脸阴沉,虽有满腔怒火,可又无处发泄。

孙安长叹一声,“既然如此,便请众位派出几个代表出来,和我入府拜见监军,当面说个备细。”

忘忧子点点头,笑道:“白坡主,你以为如何?”

“我等自然惟道长马首是瞻。”白念笙哈哈一笑。

当下便由几个帮派头领选作代表,再加上云间三子、鹿氏兄妹,青松道长和栖霞上人本是江湖散人,无甚相得的朋友,虽有一些豪客跟过来看看热闹,几大帮派自不会放在眼里,便将他们忽略不计。

若非张浅语横插一脚,这两样东西被鹿鸿送出去做人情,那些名门显要得了宝贝,只管称心如意,哪会管他是何来路,外人就更是不得而知了。

“这位是……”孙安指着鹿鸿,面有疑问之色,他见鹿鸿随从甚多,料想不是等闲之辈,少不了要盘问一下。

“哦,”忘忧子笑道:“这位鹿先生,也是我秋水门弟子,和孙监军份属同门,此次路过济陵,正好前来拜会。”

“鹿先生?”孙安点点头,也不多问。“众位随我来吧。”

“他们都进去了,咱们怎么办?”

孙安带着一众豪客走进行辕,大门随后阖上,众人微感失望,便三五成群,围着一处,相互交谈起来。

“走。”张浅语狡黠一笑,拽着楚煌绕到围墙外面的僻静处。“金雕将那落霞衣说的神妙无比,今天正好一试。”玉手一伸,光芒流转,‘落霞衣’现了出来,张浅语将衣裳抖开,往身上一披,便隐匿了踪迹。

“张小姐——哎……”楚煌喊了一声,脑门一疼,被人砸了一记。

张浅语‘卟哧’一笑,将帽子掀下,现了真身。楚煌刚要回头,张浅语在肩膀上拍了拍,“快,蹲下。我带你隐身进去。”

“好吧,”楚煌苦笑着摇摇头,背上一暖,张浅语伏了上来,‘落霞衣’盖住头脸,两人顿时隐了身形。楚煌一提道息,御风飞掠,翻进围墙里面。远远看到孙安引着鹿鸿他们从廊下走来,几个起跃追了过去,跟在众人身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