修仙帝国

第274章 一言而决

第274章 一言而决

孙安引着众人来到大厅门口,向三子告了个罪,先行走进大厅通报。

这督军行辕原是济陵郡一个大富人家,只因战事起来,盗贼横行,主人便携上细软逃到别处去了,南都军收复四郡,便把这座宅子拿来做了孙茗的府堂。

厅中经过一番修葺,粉墙朱户,焕然一新。孙茗坐在主位上,端了一杯热茶,叠起双腿,漫不经心的轻轻摇晃。她身穿黑缎锦袍,发簪云珠冠,头系红抹额,足登蛟皮靴,真是个粉面朱唇,翩翩一表。

她的下首坐着一个让人望而生怜的女子,一身白色襦裙,钗环皆素,脂粉不施,明眸皓齿,娥眉紧凝,也不知是谁家娇娜。

“小姐,几大门派在门外吵闹不去,却是秋水门的云间三子抓了一个唤作银雕的,说是此案的嫌犯,那银雕也自承是黄天贼部下,所为都是受了至善仙姑的指使,我已将他们带到门外,听候小姐发落。”孙安走进大厅,一五一十的说道。

孙茗将茶杯放到一边,欠了欠身道:“若惜,你看这事该当如何是好?”

“我公爹年老多病,早已不预闻江湖之事。实指望西翰能挑起天王寨的担子,谁知他好谋无断,竟然被奸人所乘。侄女如今别无所求,只盼能抓到真凶,为西翰手刃仇人。他即便到了九泉之下,也可瞑目安息了。”

孟若惜说着眼圈一红,连忙拿出手帕拭了拭眼角。原来她就是天王寨少主金西翰的夫人,天王金大鹏的儿媳。说来也巧,这孟若惜之姐孟若怜却是嫁给了镇南侯孙翊。因此上,金天王和孙翊之父孙翦生前来往颇密,后来,孙翦参与新法,被朝廷所害,金天王也失了靠山,天王寨的声势一落千丈。

“也罢,这事我是非过问不可的。”孙茗正襟危坐,挥手道:“让他们进来吧。”

孙安点头应是,出去将众人让了进来。

“孙师妹,多时不见,师妹风采依旧,可喜可贺呀。”忘忧子呵呵笑着,抱拳一礼。

“原来是云间三子。”孙茗淡淡点头,他们虽然都出身秋水门,但那秋水门是天元正宗上四门之一,徒属之众仅次于蜉羽门,和太乙门相埒,门人弟子不计其数,若非同师学艺,几乎漠不相识。

“是你……”孙茗目光在众人身上扫过,蓦的脸色一变,盯着鹿鸿神情变幻,香肩微微颤抖。

“孙师妹,”鹿鸿见她认出自己,拱手笑道:“当年山门一别,大家天南海北,难得相见,匆匆岁月,至于今日。所幸师妹神采犹昔,让人好生羡慕。”

“原来是鹿师兄。”孙茗暗吁口气,心绪平定下来,淡笑道:“请坐吧。三位道兄也但坐无妨。”

“小兄谢坐。”鹿鸿洒脱一笑,坐到右首。鹿静姑侄则站到他身后。云中三子也逊谢落坐。

孙茗淡眼一瞟,“多年不见,鹿师兄真是风流不减,走到哪里都有美人陪伴。”

“师妹误会了。”鹿鸿只当她未忘旧情,心中暗喜,“这位是我三妹鹿静,这……是小女鹿酥。”

孙茗微微一愕,打量着两女道:“令妹真是天姿国色,男子穿着仍是秀色夺人。令爱……”

鹿酥见她跟鹿鸿‘眉来眼去’,心中有气,冷哼一声别过头去。

“令爱也是可人的紧。”孙茗也不见怪,笑吟吟地道。

“小女生性顽劣,让师妹笑话了。”鹿鸿连忙谦逊。

“看来鹿鸿跟孙茗甚是相熟呀。”张浅语将厅中情景看在眼里,轻笑道:“说甚么同门兄妹,八成是旧情人了。”

楚煌轻哼一声,便在鹿鸿下首找了张空椅坐下,将张浅语塞到椅子里,她娇躯虽不甚重,老这么背着也觉得不惯。

张浅语粉颊一烫,两人在众目睽睽之下缠抱着坐在一起,若非有‘落霞衣’隐匿了行藏,她可真没脸见人了。

孙茗道:“这位是天王寨金少主的夫人,你们找到了甚么证据,直管说与她知道便是。”

“金夫人,凶手在此。”白念笙推了银雕一把。

“你就是银雕?”孟若惜冷声问道,俏脸含煞。

“是……是的,”银雕心头微突。

“你是如何害死西翰,夺走的藏兵匣?”

“这……”

银雕瞟了忘忧子一眼,“金少主并非小人所害,我只是帮着来回探路,下杀手的乃是黄天贼的至善仙姑。”

“至善仙姑?她又是如何下的杀手?”孟若惜继续逼问。

“这个,小人便不知道了。”银雕连连摇手。

“此事不难。”忘忧子道:“只要我们抓住了姓张的妖女,一问便知。”

孟若惜沉思着点了点头。

“至善妖女杀人夺宝既是黄天贼的计策,她理应不会就此罢手。不在城内,便在附近。”忘忧子分析道:“惟今只有请孙师妹下一道命令,允许几大门派出入城防,搜捕妖女。我料她插翅难飞。”

孙茗轻轻一叹,“近闻鹰愁崖的强寇庄丕浑也归降了黄天贼,目前已派出水师,兼程攻打我天河四郡。大战将开,城防也不得不谨慎。尤其是道术之士,出入城防更需严加盘查。时势如此,我也是无可奈何。”

“我家金天王膝下惟此一子,无端被妖女所害。是可忍孰不可忍。”孟若惜哀恳道:“还请监军看在你我两家通家之好的份上,给我一纸通令,待我抓住妖女,为西翰报了血仇。便率领天王寨上下,来监军帐下听令,赴汤蹈火在所不辞。”

忘忧子也道:“妖女在城中四处杀人夺宝,分明是挑衅镇南侯的军威,若任她逍遥法外,岂不徒增黄天贼的气焰。”

“两位所言也有几分道理。”孙茗眼眸一转,绽唇笑道:“不过,法由我定,又岂能由我破坏之,如此,我军法的威信何在?”

孟若惜俏脸一黯,“监军……”

“金夫人稍安勿躁。”孙茗端起茶杯啜了一口,缓声道:“夫人刚才说,要引天王寨归顺本监军帐下,我没有听错吧?”

孟若惜咬牙道:“只要抓住妖女,为我丈夫报仇,天王寨上下随时听候监军调遣。”

“这便好。”孙茗轻轻点头,“既然金夫人和天王寨都是我的属下,我自可发一道手令命你们出城寻找妖女的踪迹。”

“多谢监军。”孟若惜大喜过望。

“不过……,”孙茗叮嘱道:“这道手令只能让你带领天王寨的人马。”

孟若惜点头道:“我天王寨的事情自不敢劳烦旁人大驾。”

孙茗轻哼一声,从袖中掏出一面朱雀令牌,交到孟若惜手里。当年大景建基,便颁定四方侯各以四象为标识,镇南侯的令牌便都镌有鸟形。

“早去早回,事情若有差池,要及时知会本监军。”

“侄女理会得。”孟若惜接过令牌,心中悲喜交集,郑重点点头,转身出厅去了。

群豪相顾愕然,谁也未料到会是这般结局,忘忧子轻咳一声,“至善妖女精通左道之术,青松道长、栖霞上人都是道行有成之辈,却接连毁于他手。金少主也是一方豪杰,尚且被害,金夫人未必胜过其夫,况她是一介女流……”

孙茗冷哼一声,变了颜色,质问道:“怎么忘忧子师兄瞧不起女人吗?”

忘忧子愕然闭口,这才想起孙茗也是女流之辈,面上一热,忙道:“岂敢,岂敢,我只是……”

“金西翰被害,自有金夫人为他报仇。金夫人不成,还有本监军为他出面。天王寨既已归顺我帐下效力,本监军自会将此事查个水落石出,以正视听。不管杀害金西翰的是黄天贼的妖女,或是别的甚么人。本监军都会查明真凶,严惩不怠。”

孙茗淡眼一瞟,起身转入后堂,轻喝道:“将银雕给我押下去,好生看管。孙伯,送客。”

“孙师妹……”忘忧子还想再说,孙茗早就走得远了。

孙安挥了挥手,便有几个如狼似虎的兵士将银雕扑倒在地,五花大绑,押了下去。

“啊,干嘛绑我,忘忧道长,救我,捋愁道长,弹寂道长……”

忘忧子阴沉着脸,一言不发。

孙安笑着上前,“诸位也都看见了,我家监军已命金夫人缉拿妖女,查明真凶。各位也可放心回去了吧。”

“妖女生性狡猾,手段高强,但愿金夫人能够手到擒来,得偿所愿吧。”

群豪面面相觑,只好转身出了大厅。孙茗性情狠辣,早年便博下一个‘赤练仙’的名号,如今做了天河四郡监军,位高权重,群豪即便心中有些不服,又有哪个没长眼的敢宣之于口。

“鹿师兄,你看这事……”

忘忧子算盘落空,只好向鹿鸿重新问计。云间三子抢夺‘琼玉永好瓶’和‘落霞衣’,都是仗着天元正宗的身份,先结好青松道长和栖霞上人,趁其不备,突施杀手,事后将尸体抛下悬崖,或野火焚尽,手脚甚是干净。

至于金西翰却颇费了一番手脚,三人本不愿招惹天王寨这种一方豪强,实在是那‘信陵虎符’太过诱人,如今兵戈方兴,若能夺取此符,不啻手握百万雄兵。

云间三子和金西翰颇有交情,此次经过济陵郡,便在天王寨落脚。金西翰静极思动,趁着天下大乱,颇思成一番功业,因此将主意打到此符上面,千方百计将虎符从金大鹏处盗出,谁知交友不慎,反遭暗算。三人之所以没能和鹿鸿按约定时日碰面,就是在等金西翰盗取虎符,他们本没有打算将此符交与鹿鸿,谁知金雕扮的假鹿鸿知此消息,想瞒也瞒不住。他兄弟俩以有心算无心,将东西调了包,脚底抹油溜之大吉。

谁知青松道长和栖霞上人这次参加龙门大会,倒颇约了几个道友,事情也不知怎么宣扬开来,加上金西翰突然被害,飞虎岭、雁行寨、银蛟帮、天狼坡都出奇热心的要给他找出凶手,报仇雪恨。忘忧子灵机一动,便想将此事栽赃嫁祸到张浅语头上,打算在围剿她的时候,把东西趁机夺回来。谁知孙茗根本不买他们的账,一番计划全都泡了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