修仙帝国

第277章 天王寨

第277章 天王寨

“张小姐——”

楚煌拉门出来便看到张浅语背对房间站在廊下,轻咳一声。“你找我?”

“天都黑了你还不知道吧。”张浅语没好气的白他一眼。

楚煌老脸一红,岔口道:“银雕关在府中,必定让很多人不能放心。咱们去暗中守着,说不定能有些不寻常的发现。”

“那是当然。”张浅语冷笑道:“我料云间三子今夜必来劫人。”她忖度云间三子必不容许银雕落在别人手中,若是三人同来劫人,她一人未免顾此失彼,穷于应付。若非迫于情势,她不也好意思前来坏旁人的好事。

孙茗起先未觉得银雕是甚么要紧人物,只让兵丁将他绑缚了扔到柴房里,随便派了两个兵丁看守。

楚煌两人赶了过来,也不欲打草惊蛇。这院中栽了几棵高大树木,虽然时已近秋,倒还并未如何凋蔽。楚煌朝树上指了指,飞身掠了上去。

张浅语跟了过来,找了根枝丫坐下。楚煌则靠在树干上,这夜繁星寥落,四周一片悄寂,柴房中一灯如豆,隐约传来兵丁的低声笑谈。

张浅语伸出尖尖的丝履在他腰间点了点,楚煌疑惑望去,只见她眼波荡漾,赧然道:“楚煌,如今事过境迁,你虽未帮我拿到四郡防图,倒底也算将孙茗引介给我,这次,和镇南侯达成和议,也是我大功一件。我也懒得再去横江王面前搬弄是非,你该把那件东西还给我了吧。”

“那件东西?”楚煌恍然醒悟,翻了翻衣角,将那件白丝抹胸掏了出来,递还过去,“张小姐,上次是我多有得罪。”

张浅语飞快将东西拽了过去,捏进掌中,心头微动,奇道:“你怎么将它藏在衣角里?难道你没有百宝囊或者齐物袋?”她说的这两样都是道者常用的藏宝之物。因道者视宝物如性命,收藏起来自是格外小心,必要其无迹可寻才好,一般女道会将齐物袋做成身边饰物,至于百宝囊几乎是人手一个了。

“先前倒是有一个。”楚煌说的是‘紫芯梧桐’,神妙万端远在齐物袋之上,后来拿出破塔救人,便还给南葳了。他修行本以道法为上,不以灵丹宝器为意,自也用不着百宝囊。这次倒是一个意外,思来想去才找到这么个隐秘所在,所幸没有被孙茗发现,不然可就百口莫辩了。

张浅语捏着抹胸,心中暗自懊恼。那次在大雕上被他无端搂抱,已让她羞忿难抑,这次更被他取了贴身之物,半个身子都看去了,她心想本该对楚煌恨之入骨才对,可是自己非但没有将他视若仇敌,反而三番五次找他帮忙,心思复杂难以言说。

两人各怀心事,一边耐着性子等待。眼得见夜月寂寂,被一片纱雾笼罩,一阵沙沙阴风传来,两人对视一眼,暗道:“来了。”连忙紧紧盯着柴房观望。

一道金光射下,展出一个金光四射的将军,一身金甲,威武不凡,手握一柄长刀,整个人都隐在金色光团当中,面目难见。

“这人是谁?”两人大感诧异。

金甲将大步冲进房门,两个兵丁叫了半声,便没了声息。过了片刻,只见那人挟着银雕走了出来,纵身一跃,驾雾而去。

“追。”两人对视一眼,连忙展开身法,御风追去。

金甲将身法极快,宛如一道拖着火尾的流星,两人生怕被他走脱了,也是潜运道息,寸步不舍。

三人一前一后,足足赶了一刻钟功夫,金甲将降下云头,落入一片高楼繁阜之地。

楚煌两个赶了过去,面前却是一片山阜,山脚下一片灯火辉煌,中道立了一个牌楼,写着‘天王寨’三个字。

“难道劫了银雕的是天王寨的人?”

两人暗自惊异,本以为劫人的必是云间三子无疑,谁知还有人热心在三子之上。遥见金甲将顺着石阶登上石城,两人一心要探看究竟,也亦步亦趋的追了过去。

金甲将窜高伏低,一跃数丈,终于来到一所大宅的后院,纵身掠了进去。

两人伏到檐角观看,院中却是一个富贵人家,房屋相连,小楼互望,园中一片老大荷池,一个道者盘膝坐在假山下面,身穿八卦袍,头戴紫金冠,长须如墨,凝眉顺目,似乎正在使着甚么术法。一个身姿纤薄的女子站在一边,看到金甲将面色一喜,“爹爹,银雕带来了。”

金甲将跃了过去,将银雕扔在地上。

道者长眉一轩,睁开眼来,恨恨骂道:“蠢货,被人跟踪了都不知道。”

金甲将神情一怒,横着长刀,转过身来。

两人知道行藏泄露,便施展身法,跃入园中。金甲将低吼一声,也不答话,挥起长刀,反身劈来,浑身带着一股火炙之气,若是寻常之人,被他身上热气一冲,只怕立时便要晕了过去。

张浅语脚尖一点,两条银链激射而出,一条飞打长刀,一条缠向他脖颈。金甲将也不闪避,银链打到却如同击空了一般,与他身躯分毫无伤。金甲将大步冲上,哈的一声,喷出一口热气。张浅语吃了一惊,连忙祭起‘落霞衣’,躲了开去。

“小心,此人好像不是血肉之躯。”

“那又如何。”楚煌冷冷一笑,左臂一划,将荒芜刀凝在手中。金甲将掠起半空,一刀飞劈而下,炙气所至,燎人毛发。楚煌横刀疾挡,两兵相交,便如烧红的铁块投入水中一般,激起丝丝水气。楚煌鼓刀疾冲,猛削他十指。金甲将运转不灵,踉跄后退。楚煌得理不让,腾起半空,刀如闪电,一刀将他头颅斩下。

金甲将呃呃叫着退了两步,无头身体横刀冲来。楚煌虽惊不退,连劈两刀,将他双臂砍落。

道者吃了一惊,起身甩了甩拂尘,疾喝声:“退。”

金甲将浑身一振,俯身将断臂接上,捧起头颅,划作一条金光,被道者收入手中。

“你们是什么人,为何要跟踪我?”道者双目一厉。

“这个老道竟然已经修炼到元气化神的程度,想不到天王寨中有此高手。”楚煌暗暗一凛。

“你又是谁?”张浅语冷哼道:“竟敢私入督军行辕劫夺要犯?”

道者微微恍然,“如此说来,你们是对这个银雕感兴趣了。莫非,是三帮四派请来的高手?”

张浅语不答,瞟了旁边的白衣女子一眼,奇道:“这位不是金少主的夫人吗?我听她叫你爹爹,莫非你就是金天王金大鹏?”

“你们到底是谁?”孟若惜讶了一讶,“既然识得我,还敢擅闯我天王寨?”

“天王寨又如何?又不是龙潭虎穴。”张浅语眉尖轻挑,绽唇笑道:“金夫人想要审问银雕,尽可以在督军行辕审嘛,为何深更半夜出此下策,若是孙监军知道了,恐怕不好交待吧。”

“金夫人不必迟疑,这妖女便是杀害金少主的凶手。”突兀声音传来,却是云间三子从墙头掠了下来。他们本也打定主意要将银雕劫出,至不济也要杀人灭口。谁知晚了一步,赶到行辕时,正见金甲将把银雕掳走,楚煌两个随后追了出来,三子又惊又喜,未料到张浅语躲藏在此,这真是踏破铁鞋无觅处,得来全不费功夫,当下便来个螳螂捕蝉,黄雀在后,紧跟在后面。

“你就是黄天贼的至善仙姑?”道者眼睛一亮,瞟了三子一眼,轻捋胡须。

“不错,如今三宝确实在我手中,不过金少主却不是我杀的。”张浅语笑道:“金夫人,你既已投在孙监军帐下,我黄天军现今也和镇南侯结成了盟友,算来大家都不是外人,正应该同仇敌忾才是。”

“妖女休要狡辩,”忘忧子生怕她们言语一多,启人疑窦,厉斥一声,“你作恶多端,今日便叫你恶贯满盈。”伸指一弹,白光耀目,一柄长剑飞射出去,势如长虹贯日,风声呼啸。

“颠倒黑白。”楚煌抢上一步,毫无花哨的劈出一刀,只听铛的一声,刀剑交撞,气漩崩散打的荷叶哗哗直响,长剑猛的一震,打着盘旋飞了出去,忘忧子大吃一惊,纵身一掠,将长剑抄回手中。

张浅语银链一抖,将银雕卷到脚边,冷笑道:“金夫人若是不信,何不亲口问他。”

道者轻哼一声,却如半空响起一声闷雷,银雕身体一震,睁开眼来,目光一扫,骇然道:“仙姑……三位仙道,你们都在呀。”

道者低眉顺目,若无其事的摇摇拂尘。孟若惜抓起银雕身上的铁锁,将他提了起来,冷声问道:“快说,金西翰到底是谁害死的?”

“银雕,”忘忧子恻恻一笑,“既然金夫人动问,你就把白天说过的话再重复一遍吧。”

“是,是……”银雕浑身哆嗦,语不成声。

张浅语冷冷道:“你若有半句假话,小心你的狗命。”

“你这妖女今日是在劫难逃了,还敢虚声恐吓。”忘忧子道:“金少主若不是你杀的,藏兵匣又如何会落到你的手中?”

“当然是有些蠢货,事机不密,被我略施小计,从中劫获的。”张浅语笑吟吟地道:“我又未口蜜腹剑,杀人嫁祸。顺手牵羊,有何不可?”

“妖女无礼,你骂谁是蠢货?”弹寂子勃然大怒,他突然发作,倒让忘忧、捋愁两人怔了一怔。

张浅语更是洋洋得意,嫣然笑道:“谁是蠢货,我就骂谁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