修仙帝国

第280章 负云弓

第280章 负云弓

“负云弓?”楚煌迟疑道:“听闻荆威侯神通盖世,屡却北寇,平生有两件兵器不离其身,一是‘神飞焰云枪’,一为‘负云弓’,不知和前辈所言是否恰好同名。”

“不错,”老者霍然站起,走到墙壁跟前,一拳轰出,只听得砰訇巨响,冰室中一阵地动山摇,冰墙上破了一个大洞,一柄金光闪烁的长弓露出半边。

老者伸手握住,将长弓缓缓抽出,轻喟道:“相传此弓乃金神蓐收之宝,铁为昆仑之金,弦为杀伐之声,尧帝征天,大羿夺得此弓,用其射落九日,晋位为东君。大羿一死,此弓便不知所踪。当年瀛寇东来,神州陆沉,幸有卫国帅、荆威侯这一班雄杰,才得以保全。古人诗说,‘海角崖山一线斜,而今也不属中华’。那是何等沉痛。南渡之后还能北归,真是千古一见而已。”

“前辈究竟是何人,为何此弓会落在你手?”楚煌听他话语中颇多感慨,不由暗自诧异。

“哈哈……你来我天王寨,竟不识得金大鹏吗?”老者摩挲着长弓笑道。

“你便是金大鹏,金天王。”楚煌愕然。

“不错,你试试能拉得动几分?”金大鹏点头一笑,长弓往他身前一送。

“好。”楚煌握住弓背,触手只觉沉如寒铁。此弓较常弓为大,弓背镌着螭纹凤藻,弓角作飞鸟吞吐之状,一道弓弦若有若无,泛着淡淡银色。

楚煌伸手抚弦,只觉一股浓烈杀气弥漫开来,让人不寒而栗。他心中一凛,连忙凝眉顺目,收拢心神,拉了一个马步,使出浑身力气,贯注到长弓之上。

金大鹏退到一边,抚着髯须,微笑不语。

“开——”,楚煌调整道息,不觉用上‘叩鼎九问’的心法,长弓上灵芒流转,嗡鸣一声,好似飞鸟展翼,缓缓拉了开来。

金大鹏微微一怔,“你可懂得楚氏的‘破魔箭’,且试上一试?”

楚煌点了点头,催动元气,一道淡淡银箭从掌心凝了起来,附到弓弦之上,长弓上猛然传出一股浩然之气,倒贯入掌心。楚煌大喝一声,弓开如满月,气箭离弦飞出,好似一团流火,轰的一声,将一片冰壁炸为屑沫。楚煌腿上一软,坐到地上,擦着额上汗渍轻轻喘气。

“楚煌?原来你真是荆威侯的公子?”金大鹏呆了半晌,失神地道。

“金天王莫非识得荆威侯?”楚煌讶然问道。

“何只认识。”金大鹏叹道:“我当年追随荆威侯南征北战,便如同周将军服侍关老爷一般。威侯被害,帐下兄弟各奔东西,‘负云弓’便一直由我保管。拉开‘负云弓’须有扛鼎之力,大羿的‘贯日箭’虽然难觅,威侯却创下‘破魔箭’,乃是脱胎自贯日箭,你刚才施展虽不及威侯百一,倒也颇有几分神韵。”

“天王过奖了。”楚煌摇头一笑,他方才射那一箭,简直比大斗一场,还要耗力,哪里还敢轻易尝试。

金大鹏皱眉道:“当年秦琼之父为北齐将,死战不降隋,其后隋炀帝无道,秦琼效力瓦岗寨,诛灭暴隋。当今天下群雄争起,听闻任广图和楚庄王都揭竿而起,戮力成功。你身怀一身本领,为何不去相助?”

楚煌叹道:“我观天下汹汹,皆有乱天下之心,而无安百姓之志。是以不愿附骥尾。”

“你能作此想法,固然是好。”金大鹏道:“当年商容主持新法,稍能注意于百姓生计,可叹终被朝臣阻挠,惨遭放逐。镇南侯被害,威东侯被囚禁,当时我便知道大景终究不可救药,便在这里建下一座地宫,这些寒冰都是我四面八方收集而来,无人知其用途。却不知我一身无他技,惟对铸兵之道若痴若狂,有此天寒水,何怕炼不出好兵器。……你跟我来。”他招了招手,大步走出冰室。

楚煌疑惑的跟在背后,却见金大鹏走到一片略似的冰室外面,在门口的冰柱背后稍一摸索,一道冰门呼呼陷入地下,金大鹏拍拍手,快步走了进去。

楚煌跟着一看,心中暗暗纳罕。冰室中堆了数个铁箱,里面不乏金银之属,金大鹏看也不看,伸手将一口铁箱揭了开来。里面却是各式弓弩,制作精良,触手如新。金大鹏拿了一把,又从箱中的皮袋里摸出几个石子,一一装进射槽。

“看好了。”金大鹏轻喝一声,瞄准冰壁,扣动机簧,只听‘卟卟’几声,石子纷纷炸开,粘着冰壁熊熊烧灼。

“火灵弩?”楚煌吃了一惊,敢情那石子确是火质灵石。前时,他杀了‘十步杀’中的獐子精,也曾弄了两把火灵弩,金大鹏所藏,不论技艺威力分明犹有过之。他知这火灵弩是朝廷为了对付仙道,根据前古的火铳改制的,火铳虽是威力不小,却也只能伤得肉身,火灵弩打出的灵石,却能克制仙道术法,只不过做艺未精,大多只限于火质灵石而已。

“这是火质灵石,确实不怎么希罕。”

金大鹏见他神色如常,嘿然一笑,又掏了几枚黄色灵石装了进去,扣动机括,灵石卟卟发动,将冰壁打出几个深洞。“这是金质灵石,若是多几把火灵弩,一同施展,管他甚么仙道高手,都要低头认栽。”

楚煌暗暗点头,火灵弩虽不一定能把仙道制伏,倒也是一个绝大威胁。

金大鹏扔下灵弩,喟然道:“孙翦一死,我便不闻世事,日日躲在这冰窟之中,研究铸兵之技。我制的兵器,虽不敢说天下无双,自问也颇能收效于目前。如今天下变乱,我有心召集三帮四派,揭竿而起,谁知我儿好谋无断,竟然将‘信陵虎符’之事泄露了出去,以此召来杀身之祸。”

“天王,杀害令郎的云间三子刚刚已被孟家父女劫住,弹寂子也已死于非命,忘忧、捋愁两人料想也难以活命。”楚煌宽慰他道。

“楚煌你有所不知。”金大鹏苦笑摇头,“我儿其实是被孟公威所害,云间三子不过适逢其会罢了。当年,我见他修为不俗,便引为同道,还和他结成了儿女亲家。谁知此人包藏祸心,如今悔之已晚。”

“糟了,”楚煌霍然道:“我还有一个同伴被困在冰石之中,‘信陵虎符’便在她身上,这是孟家父女志在必得之物,如何肯放得她过。”

“信陵虎符……哈哈哈哈,”金大鹏冷笑道:“我知此物事关重大,岂会让人轻易盗去。”

“你是说?”楚煌心中一亮。

金大鹏轻轻点头,从怀中捣出一团物事,外面包以黄布,显见珍视异常。他将黄布打开,里面果是一块青铜虎符,状若虎伏,镌有古篆,不过仅有一半。

“我骗他们说,虎符能召集阴兵,不得其法,不能轻易开视。开都不能开,谁能识其真假。其实我手里的虎符只有一半,这也是威侯留下的,另一半我也不知其处。古时合符之法,一半归将帅保管,一半君主自藏,两符相合,方可发兵。‘信陵虎符’若真能征发阴兵,恐怕也需要两符相合才行。”

金大鹏将虎符包好,交到楚煌手中,轻轻笑道:“楚煌啊,我在八所冰室中都屯满了金银兵器,另有齐物袋一个,足以收纳。我能在临死之前,将‘信陵虎符’和‘负云弓’交还于你,也就没有遗憾了。”

“天王,”楚煌吃了一惊,抬头见他身上浮光大亮,身躯渐渐透明起来,分明是神魂飞散之象,伸手一抓,却是如中虚无。“你怎么了?”

金大鹏摆手笑道:“我一日不死,孟公威一日不肯死心,其实我肉身早丧,拼着一口元气逃到这里,死不足惜。天幸……天幸最后你来了。”

“天王……”楚煌喉头一紧,他和金大鹏虽只匆匆一面,却隐然有师徒之实。

“孟家父女都非常人,你遇见了千万小心。……孟若惜心性不坏,我能苟延一息,也是拜她所赐。你……”

“你放心。我知道怎么做。”楚煌忙道。

金大鹏笑着点头,神魂渐渐澌灭,终至无声无息。

楚煌坐在地上愣了一会儿,找到金大鹏说的齐物袋,再把八个冰室全都打开,兵器财宝一样不落的装了进去。

带着‘负云弓’走出冰室,楚煌暗暗心惊它的神威。不论走到何处,水波都避不沾身,冰石也远远退避,非但不敢拦阻,反倒在指明路径一般。

少了这些冰石的迷惑,道路便易行多了,楚煌捏个‘分水诀’,重新寻找张浅语的下落,不过片刻,便看到几座冰岩聚在一起,隐成阵势。他冷冷一笑,摘下雕弓,做一个拉弓的姿势,骇的冰岩纷纷避让,盖因五行生克,物各有神,‘负云弓’本是金神蓐收之宝,自有几分如神亲临的架式,冰石、寒水哪有不退避的道理。

冰石退开,果见张浅语伏在地上,楚煌连忙掠了过去,将她扶了起来。

“张小姐……”只见她面颊结霜,浑身冰冷,好在心口还有热气。楚煌暗自一叹,“寒水冰冷,不可久留。”抱起她的身子,向着上游飞掠。这半日功夫,他已渐渐熟悉寒窟地形,再加上‘负云弓’生具威慑之力,行不片时,便找到寒池出口。

楚煌抱着张浅语跃出寒池,扫视地宫,孟氏父女早已不知去向,便连忘忧、捋愁二子和弹寂子的尸首也不知所踪。奇怪的是,地宫的石门竟然开着,似是不及按动机关恢复原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