修仙帝国

第281章 若惜

第281章 若惜

张浅语中了孟若惜的迷烟,一直昏迷不醒,又被困在冰石阵里许多时候,若非她修为不俗,尚能以道息护住心脉,哪里还有命在。

地宫中甚是寒冷,楚煌一时也想不出良方助她驱除寒毒,所幸石门已开,可以免去一番手脚,楚煌不敢延留,抱着张浅语向外奔去。

先时,孟氏父子引着几人下来,实有重重阻碍,楚煌顺着原路出去,竟然发现甬道中的石门全都开启着,道上还遗落了不少火把,油焰都未燃尽。他心中暗暗奇怪,飞身掠出假山,陡觉得外间灯火通明,院落中竟聚了不少人。

楚煌游目一扫,观其装束,却是日间堵在督军行辕外的帮派中人,天狼坡的白念笙和银蛟帮的冉秋红都在其中,更奇的是,忘忧、捋愁二子和鹿鸿都站在头里,围着孟氏父女虎视眈眈。

“哈哈……久闻雁行寨,飞虎岭,银蛟帮,天狼坡,号称天河四派。令旗所至,人人退避三舍。孟某人真是好大的面子,竟烦劳几位当家的亲自出马。”

孟氏父女被四派围在核心,孟公威轻摇拂尘,却是夷然不惧。

原来云间三子起意劫出银雕,鹿鸿实是主谋之人,只是碍于颜面,不好亲自出头。三子现身戮破张浅语的身份,鹿鸿便在一旁观望。三子本想坐实了张浅语的杀人之罪,谁知孟公威提出两可之议,三子骑虎难下,便同他一起下了地宫,鹿鸿也把心提到了嗓子眼。

天河四派日间在督军行辕闹了一回,却没有占到半点便宜,自然也不肯死心,天王寨稍有异动,早有内线报与四派首领知道,四派一听闻是张浅语露了行迹,顿时大张旗鼓的赶了来。鹿鸿躲避不及,被四派堵了个现形。他也有心借助四派之力,便将张浅语的去向说了出来。四派自然不想让孟氏父女得了先手,派中不乏鸡鸣狗盗之徒,颇通机关暗道之术,费了九牛二虎之力,终于杀进地宫。

四派冲入地宫,眼前情形却让他们目瞪口呆,当时,孟若惜刚入寒窟夺取宝物,孟公威独自在寒池旁边等候,不妨四派忽然杀了进来,忘忧子两个大喜过望,连忙大声呼救。

四派满以为孟公威得了信陵虎符,又见他迫害正道之士,登时群起而上,誓要将他乱刀分尸。孟公威也真了得,只身大战四派数十高手,竟没让他们占到便宜。恰逢孟若惜从寒窟赶回,孟公威目的已达,更不恋战,父女两个连施杀手,夺路而逃。

天河四派威振一方,虽是良莠不齐,却也不乏高手。尤其四派首领更是其中佼佼,多有精通左道之术。四派高手一拥而上,孟公威父女想要脱身,又谈何容易。

“孟先生,我敬你是金少主的岳父,也算是江湖前辈,怎么今日为了一块区区虎符,竟枉顾江湖道义,不但对云间三子痛下杀手,便连天王寨的体面也不顾了?”

说话的是个中年男子,约摸四旬上下,身穿圆领文士衫,腰系犀角带,目光湛然,相貌俊雅,乃是雁行寨老大‘云中雁’韩复生,雁行寨有九大寨主,号称‘九雁’,在四派中实力最雄。

“原来是韩大寨主,彼此彼此。”孟公威眼目一扫,冷笑道:“今日大伙本都是为了信陵虎符而来,你们合四派之力围攻我父女两个,还谈甚么江湖道义,传扬出去,岂不叫九夏豪杰齿冷。”

一个虎须老者怒哼一声,轻喝道:“金夫人,尊夫尸骨未寒,你不思为他查明凶手,报仇雪恨,怎么反而穿红挂绿,成何体统。我金老哥年纪老迈,不能理事,金贤侄又英年早丧,怎么你父女两个倒要胡作非为,毁了天王寨不成。”这老者是飞虎岭三条虎之一,‘锦毛虎’燕翻。

“哈哈……,”孟公威笑道:“觊觎宝物也罢,维护道义也罢。四派都是济凌郡响当当的字号,几位当家的都在,何必派些喽啰们送死。老夫在此夸下海口,四派若有人能胜得老夫,我心服口服,信陵虎符双手奉上,从此不踏入济陵地界。若是无有能人,只妄想以多取胜,那便少说废话,亮兵器上吧。”

“老贼狂妄,我家九雁大王俱是武艺精熟,三招两试便可取了你的狗命。”

“俺们飞虎岭三条大虫,哪个不知,谁人不晓,老贼真是嫌命长了,竟敢如此胡言乱语。”

“剐了老贼,让他给弹寂道长偿命。”

四派一听孟公威公然叫阵,顿时大声议论起来,怒骂有之,担忧有之,忖度者亦有之。

白念笙轻咳一声,嘿然道:“孟先生既是划下道来,四派岂有不应战的道理。只不知孟先生这个比试是怎么一个打法,胜负又是怎么一个算法?”

“十阵,”孟公威伸出手掌比划了一下,缓缓道:“四派可派出十人和我单打赌斗,只要胜得了我,孟公威立刻践约,绝不反悔,若是无人能胜,四派威振一方,一言九鼎,想来也不会食言。至于这胜负之数么,刀枪无眼,术法无情,只有各凭本事,胜负各安天命了。”

“姓孟的好生狂妄,我四派人才济济,难道无人胜得了你。我冉秋红先来战他一场。”冉秋红一甩披风,迈步欲出。

“二妹且慢,听听韩大当家的如何说。”身旁一个面目黧黑的汉子喝住了她,却是银蛟帮帮主冉清江。

“何须十阵。”韩复生摇头道:“我四派各出一人与你赌斗便了。若是哪一派输了,便率众退出,永不再提虎符之事。”

几个当家的暗暗称是,若是四派真以十阵的车轮战法胜了孟公威,也不见得光彩,传扬出去,还如何在江湖上立足。四派各出一人,败者退出,合情合理,孟公威也无话可说。

韩复生笑了笑,瞟了一眼孟若惜,“并且,金夫人也可以代父出战,当然,金夫人若败,孟先生便也算败了,这是显而易见之理,想来两位也没有异议吧。”

孟公威轻轻点头,如此算来便是以一敌二,比起一战四或是一战十自是轻松不少。其实,孟公威提出十战决胜,也并无十足把握,雁行寨九雁,飞虎岭三虎,银蛟帮银蛟双煞,天狼坡一门四狼,虽然强弱不等,倒是并无庸手,况有几个精通左道之术,对战时更得提起几分小心。

四派则觉得孟若惜的修为应该不及其父,若是由她出战,或许胜面更大也未可知。

韩复生捻须笑道:“既然众位都没有异议,那便开始吧。咱们天河四派向来同气相连,本是无分彼此,胜固可喜,败亦欣然。不知几位当家的可有择定人选,若是还须斟酌,我雁行寨便占先了。”

“雁行寨是四派之首,九雁兄弟各有奇技,韩大当家自然应该稳坐压轴。这头一阵,便让我献丑吧。”冉秋红纵身一跃,凌空几个盘旋,落到场中。

韩复生微笑点头,后上场虽可占些车轮便宜,万一孟氏父女先被击败,虎符不免落入人手。这些利害,几个首领心中都有计较,银蛟帮实力居四派之末,冉秋红心知无法和三派相争,抢先出战不但可以示人磊落,若能获胜,更是意外之喜,即便拿不到虎符,日后在四派中说话也能响亮几分。

孟公威一甩拂尘,沉着脸道:“若惜,你先过去和冉副帮主过几招。”

“是。”孟若惜并不迟疑,缓步走到场中。

此时夜已入静,暮色重重,夜月不明,四派徒众全都高张火把,将四面团团围定。楚煌把张浅语放到假山下面,两人脱出地宫,张浅语身上生机渐显,冰霜褪尽,脸颊也现出红润之色,只是鼻息沉沉,好似睡着了一般。楚煌暗道:“那孟若惜也不知使了甚么邪术,让她如此昏睡,看来要解去此术,还非得着落到孟氏父子身上不可。”

扭头向场中看了看,孟若惜已经和冉秋红交上了手,那冉秋红使一双峨眉刺,神出鬼没,险招迭出。这回孟若惜却没有使出碧玉琵琶,反而幻出一对寒光闪烁的宝剑,和冉秋红杀到一处。一个如银蛟戏水,一个似游龙哺云,衣香袂影,寒光冷锋,招式之凌厉让人目不暇接。

冉秋红被她双剑变幻逼的一阵手忙脚乱,兵刃一挡,掠开几步,轻笑道:“金夫人好凌厉的剑法,你可敢和我到水中比试一番?”她说完将身一扭,几个起跃,扑入荷池之中,霎时没了形迹。

“有何不敢。”孟若惜淡然一笑,也不示弱。她知银蛟帮做的水里的营生,水中功夫乃是银蛟双煞的看家本领,不过两人赌斗未完,孟若惜若不迎战,便算是输了。她也一个起跃,掠入水中。

众人纷纷伸长了脖颈观看,只见水中波浪翻覆,涡漩越聚越大,隐现一条红影一条绿影往来交战,各不相让,水波被劲气激得起伏不定,时有冲天巨浪狂掀而起。

再过盏茶功夫,方见一条红影旋身跃出水面,踏波飞驰掠到岸上,一道寒光追了过来,疾如飞箭,冉秋红大惊回头,寒光嗡鸣一声,擦着她头发掠过,将她发上头巾挑落下来,铛的刺入假山之中。

几缕乌发落了下来,冉秋红脸上忽青忽白,心悸不已。

水面轰的一响,孟若惜掠身而出,走到假山旁观,将长剑拔了出来,淡淡道:“承让了。”众人看此情景,哪还不知道胜负已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