修仙帝国

第282章 解烦

第282章 解烦

“这第二场,便由我燕翻前来领教。”

虎须老者大喝一声,脱下锦袍,扔给身边弟子,接过一柄长柄虎头刀,挽起袖管。

“三弟,多加小心。”‘出林虎’赵坚在一旁道。

“二哥放心。”燕翻抱拳辞别,缓步出阵。

孟公威淡淡笑道:“素闻锦毛虎的‘虎啸功’凛然生威,百兽辟易。若惜,你不可掉以轻心。”

“是。”孟若惜应了一声,提剑迎上。

燕翻皱眉道:“孟公威,金夫人已战了一场,你怎不亲自出战?”

“你若能赢得若惜,信陵虎符便可到手。余事可不是你应该关心的吧。”孟公威不为所动。

“既然如此,就休怪老夫以大欺小了。”燕翻冷哼一声,横起虎头刀,摆了一个起手式。“金夫人,请吧。”

“请。”孟若惜抱了抱拳,一剑指天,一剑指地,形如舞鹤。

燕翻大喝一声,拦腰直劈,刀头才动,便有风啸之声随之而来,数丈高树全都簌簌抖动,真有猛虎出林之势。孟若惜使一招‘闻鸡起舞’,掠起半空,剑光霍霍,疾刺他面门。

燕翻猛转长刀,三步一劈,五步一砍,刀势连绵如狂风巨澜,孟若惜仗着身法灵动,双剑如游龙一般,往来穿梭,她方才和冉秋红在水底一场大战,颇耗元力,冉秋红久负盛名,要胜她却也不易,如今又碰上燕翻这等狂风暴雨的打法,只得步步为营,且战且退。

燕翻却没什么耐心和她慢慢周旋,六六三十六式虎行刀法使完,长刀一扬,面皮蓦的涨作血红,毛发森立,虎须飞扬,脖颈陡然粗了一倍,孟若惜暗暗心惊,便见燕翻吼的一声,一股磅礴气浪喷薄而出,众人都被惊的呆了一呆,离的近的不迭后退,数棵大树首当其冲,咯嚓声中拦腰折断,孟若惜腾空而起,双剑虚劈,灵力指处,一截断树呼的飞起向着燕翻砸去。燕翻闷哼一声,手起一刀,将断树砍作两断。在断树上一蹬,跃起半空,紧追不舍。

孟若惜绕场而走,不断牵引断树飞撞燕翻,都被他挥刀劈开,眼见得无路可退,孟若惜绕树一匝,倒掠而回,燕翻心中一喜,正要举刀扑上。不妨她手中剑脱手射出,疾如飞电。

“啊?”燕翻吃了一惊,百忙中闪身一躲,额上一凉,孟若惜飞身追至,剑锋离他额头不过半寸。这要稍一用力,他的脑袋早缺了半边。

“金夫人剑技超卓,老夫佩服。”燕翻长叹一声,将虎头刀扎到地上。

“燕寨主虎啸功天下一绝,若惜领教了。”孟若惜咳了两声,脸上殊无自矜之色。

白念笙见她面色苍白,心知她已是强弩之末,燕翻的‘虎啸功’霸道绝伦,众人远远听了尚且耳鸣头痛,孟若惜首当其冲,岂能安然无事。

“孟先生,这第三场,不知是你亲自迎战呢,还是仍由金夫人赐教?”

“白坡主莫非要自己上场?”孟公威微微哂笑。

白念笙嘿然道:“金夫人连赢两场,我身为长辈,与她交手,便是胜了,也是胜之不武。白某虽然不才,也算是一帮之主。岂能置道义二字于不顾。”

“白坡主既然以侠义为怀,我又何须阵前易将。”孟公威朗声一笑,盯着孟若惜道:“我想若惜定然不会让我失望。”

“好,”白念笙肃容道:“小贪,你去领教金夫人的高招。”

“嗨。”他身旁的高瘦青年应了一声,大步走出。天狼坡号称一门四狼,说的便是坡主白念笙和三个儿子。这白小贪虽是他的幼子,身手却在两位兄长之上。更兼身怀左道之术,白念笙深知其能,才特意挤兑孟公威,想要拣个大便宜。

“请。”白小贪亮出一根铜棍,冷冷盯着孟若惜,一脸桀傲之色。

“看剑。”孟若惜一反常态,雌豹一般扑了上去,一时间,场中到处都是剑光霍霍,好像她身化数人一般。白小贪举棍封挡,斗不数合,脚下一滑,忽然没了踪迹。

孟若惜微微一愕,耳朵微动,异响传来,白小贪顺着一棵大树扑击而下,形如恶狼,孟若惜挥剑挡格,边战边退。斗不数合,白小贪当空一翻,又变的无影无踪。

“难道是五行遁术?”

孟若惜心中起疑,背后哗然一声,白小贪倏的从土里窜出,双手疾撒,两把泥土漫天散开,迷人眼目。孟若惜何曾料到这种下三赖的招数,登时双目一迷,封剑飞退。谁知白小贪早算到她有此一招,也不知在地下如何一窜,扑到她背后,一棍砸下。孟若惜虽是侧身急挡,仍被铜棍砸的气血翻涌,远远滚了开去,半天爬不起来。

“我赢了,爹,我赢了。”白小贪欣喜若狂,刚要向白念笙跑去,不及妨脚踝一紧,猛的向上拽去。白小贪‘哎哟’一声,还未明白出了何事,便被倒吊到大树上面。

孟若惜翻身坐了起来,擦了擦唇角的血渍,眸光有些黯淡。

“你……你这个暗施偷袭。”突然之间,成败逆转,白念笙高兴了半截儿,不由暴跳如雷。

“令郎施展左道之术,又以泥土打人,我看也算不得甚么光彩。”孟公威反唇相讥。

“三派都已败北,看来只有韩某来领教孟先生的高招了。”韩复生缓步而出,走到孟公威面前。四目相视,两人都是淡淡一笑,也不知是何意味。

“都给我住手。”众人正聚精会神观看两人交手,不妨一声冷喝传来,数十衣甲鲜明的兵士冲了进来,手中各持硬弩,将众人围了起来。

“是督军府的人。”

“房檐上也有人。”

众人各持刀剑,四处戒备,却发现四周高阜处都伏满了手持弩弓的兵卒,竟然在神鬼不觉之中,将院子围了个水泄不通。

一身锦衣的孙茗排众而出,管家孙安竟也跟在身边。两个兵卒也不知从哪搬来一把靠椅,放到孙茗面前。谁知她一脚将椅子踹开,轻喝道:“滚开。”

孙安连忙上前挥了挥手,着两人退下。

“怎么,这深更半夜的,天王寨好生热闹呀。”孙茗扫了众人一眼,冷冷说道。

“孙师妹,你怎么来了?”忘忧子见她脸色不善,故作恍然道:“师妹莫非是发现银雕失踪,才寻来此处的?”

“你又为何在此?”孙茗轻嗯了一声,勉强点了点头。其实,银雕失踪是小,关键是楚煌跟着也不见了。孙茗刚刚得偿所愿,和情郎互诉衷肠,只盼形影不离才好,谁知楚煌被张浅语叫出去后,至今未归。恰好府中发现银雕失踪,孙茗心知其中关联,又有人报告天河四派大规模出动,孙茗便带着手下精兵赶了过来。

先前,他奉襄州侯孙贲之命,在飞熊寨监军,那真是孤家寡人,徒有其名。这回被孙绰派到天河四郡监军,境遇可大大不同,孙绰特别派了五百名‘解烦兵’随身护卫。这解烦兵乃是镇南侯的精锐,和平西侯的白马义从,定北侯的大戟士齐名并称,每个兵卒都有手搏猛虎之力,人手一把火灵弩,便有仙道当面也得避让三分。

“孙师妹你有所不知,我们也是发现了银雕踪迹,才跟了过来。谁知遇上了黄天贼的妖女,这个孟公威因为贪图妖女身上宝物,便要杀我三人灭口,可怜我弹寂师弟一世英雄,竟然死于非命呀。”忘忧子长声唏吁,云间三子共事多年,情谊甚笃,虽然行事有些不择手段,他这份伤感倒也不是假装的。

“弹寂子死了?”孙茗怔了一怔,弹寂子比起两个师兄的狡诈多智还不是那么讨厌,死了倒也可惜。

“孙小姐,多时不见,别来无恙。”孟公威朗声一笑,走上前来。

“孟先生,你也在呀。怎么弹寂子是你杀的?”孙茗娥眉微蹙,孟公威也是孙翊的岳父,孙茗对他自不陌生。

“不瞒孙小姐,云间三子才是杀害金西翰的真正凶手,我这也是为我女婿报仇而已。”孟公威一本正经地道。

“你血口喷人。”忘忧子跳起来道:“姓孟的分明是贪图信陵虎符,想要据为己有。若非天河四派的英雄及时赶到,我和捋愁师弟也必被他所害。他杀人灭口不成,反以莫须有的罪名诬我,简直是滑天下之大稽。”

楚煌暗暗摇头,听金大鹏的意思,显然孟公威谋害他们父子,谋取信陵虎符在先,而云间三子不过是适逢其会,替人背了黑锅尚不自知。不过,忘忧子口才甚好,众人听他这么一说,加上弹寂子确实死在孟公威手里,倒多半信了他的话。

孙茗俏脸微沉,“这般说来,那虎符是落到孟先生手中了?”

“不错。”忘忧子抢着招认。

“那……黄天贼的妖女呢?”孙茗急道。

“虎符在姓孟的手中,妖女自然是被他们父女杀死了。”忘忧子微微一怔,搞不明白孙茗为何要关心那妖女。

“那妖女可有同伴?”

“有……除了银雕兄弟之外,好像还有一个。”

“那人现在何处?”

“当时,孟公威要杀我三人灭口,妖女和她的同伴便跳入寒窟逃跑,谁知孟若惜从后追上,杀掉妖女,抢了宝物。那人当然也没有生还之理。”忘忧子奇道:“师妹为何要关心她的同伴,莫非……”

“不可能……”孙茗连连摇头,脸色苍白已甚,猛然道:“寒窟在哪,我要下去看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