修仙帝国

第293章 良弓赠佳人

第293章 良弓赠佳人

涟岚掠出一箭之地,回头不见楚煌追来,红光落地即隐,现出真身。

如今已是深夜,黄天贼营寨连绵,一望难尽。瞭望台上的兵卒都倚着长矛打起瞌睡,豪饮之声依约传来,旋又被夜风吹散。除了偶尔响起的金柝传更,天地间便是沉沉死寂。.

涟岚登上一个小土坡,踮起脚尖向辕门望了望,低声骂道:“楚煌,你这个大笨蛋。你要不来,我可真走了。”呆呆地瞅了半晌,辕门外一片空阔,哪里有半个人影。倒是营门官领了几个兵卒将守卫换下,指挥着将寨门也关上了。

涟岚大失所望,她不想被营中兵卒看到,转身往城外的林子里走去。

“难道是我的术法太过奇诡,七弟猝不及防寻我不到?他若是到处寻我不到,会不会很着急呢?不行……”

涟岚脑子一热,回头走了几步,心思一转,气道:“我干嘛去寻他,万一他根本没有把我放在心上,而是喝酒睡觉去了,我这般回去,岂不让他们笑话。”她倚着一棵树痴想了一会儿,倦倦的蹲下身子,想起方才楚煌追她出来,好言相劝,心中一阵甜蜜,转而又想起她堵起气来,在他手腕上咬了一口,心头微酸,眼泪便啪嗒啪嗒掉了下来。

“好端端地怎么哭起来了?”楚煌声音在耳边响起。

“七弟……”涟岚又惊又喜,连忙拭了拭眼泪,跳起来转了两圈,却不见楚煌身影,诧异道:“难道我听错了?”

“不对,方才明明是七弟的声音。”涟岚微微忐忑,“七弟,是你吗?”

楚煌应了一声,轻笑道:“想不到岚姐也会骗人。”

涟岚粉颊一红,这次听的分明,那声音确是从身后传来的,回头看了看,仍是空空如也,轻嗔道:“你还不快给我滚出来,干嘛装神弄鬼的吓唬我?”

“哈哈……我当我傻子么,若你再摇身一变,我却到哪里寻你去。”

涟岚抿嘴一笑,狡赖道:“我何曾骗你了,我只说不走,可没说不用术法。你看我刚刚是用走的吗?”

“这……,”

“况且,你不也追来了嘛,姐姐是跟你顽的,你要是再不出来,我就真生气了。”涟岚板起面孔,软硬兼施。

“好吧,我出来便是。”楚煌应了一声。

“算你识相。”涟岚左右看看,奇道:“人呢?”

“岚姐,我在这儿呢?”

涟岚听那声音好似从身上传来,吓了一跳,低头看时,前襟上浮着一条三寸长的白光,缓缓凝成个人形,正嘻笑着朝她招手呢,果是楚煌的样子。

“你作死呢?”涟岚唬的环抱胸前,生怕他有什么过份举动,瞪眼道:“还不快给我下去。”

“我也只答应了现身出来,可没说别的呀。”楚煌现学现卖,盘起双腿坐到她衣襟上,他这是魔刀化身,无形有质,轻若无物。前时涟岚施展云遁,楚煌便将计就计,化作一道金光粘到她后背上,涟岚心事重重,哪里能够察觉。

“坏蛋。”涟岚伸手欲打。楚煌乘势粘到她手臂上,流光四溢,现了真身。

“岚姐,你还是被我抓住了。”楚煌握着她柔滑的手臂笑道。

“你是不是还想让我咬一口。”涟岚抬起胳膊,似笑非笑的瞟着他。

“岚姐若是真的饿了,我也只好以身饲虎了。”楚煌拍拍胸口,腼着脸道:“不过,以后你的绰号可要改一改了,不能叫女神龙,应该叫母老虎,虽然意思还是差不多。”

涟岚闻言气结,轻骂道:“楚煌,我今天非教训教训你不可。”说着呼的一掌拍出,楚煌道息逆转,身形猛然变的奇薄如纸,凝成一片光影。涟岚连击数掌,此起彼落,倒也颇有章法,楚煌的身子却如风中落叶,左摇右摆,游刃于掌风之外。

“臭小子。”涟岚轻啐一声,玉手轻飘飘的一拢,风声呼啸,顿时被切割成数道利箭,张弓待发。涟岚平日以‘金批雕翎箭’为兵器,这套‘箭翎掌’便是从弓箭中变化而出,灵力凝而不散,可将风气削成五支利箭,暗藏指缝之中,涟岚虽不想和楚煌真个动起兵刃,这手连珠箭气也是非同小可。一掌拍出,五道箭气砰砰攒飞,将楚煌化身的光影打的千疮百孔,枯叶一般飘落地上。

“喂,你没事吧。”涟岚一掌拍出,心中也暗暗后悔,见他光影黯淡,不知是否受伤,正要上前察看。光影甫一落地,倏的弹身而起,扑到涟岚身上。

“啊……”涟岚不妨有此,骇了一跳,慌忙衣袖连拂,飘身飞退。后背砰的一声,撞上一棵大树,低头看时,楚煌又故伎重施,粘到她衣襟上面。

“你快点下去。”涟岚脸颊微红,挥袖去拂,光影荡了一荡,滑落下去,粘到她衣裙上。

“七弟,姐姐要生气了。”涟岚夹紧双腿,脸蛋娇艳欲滴。

“你若是再打,我便躲到你衣服里面。”楚煌嘻笑着道。

“你敢……”涟岚凤眼一瞪,见楚煌真要撩她衣襟,慌道:“不要,……姐姐怕了你了,你快下去吧。”

楚煌哈哈一笑,不为已甚,跳了下来,摇身现出本身。

“你跟谁学得这下

流伎俩。”涟岚轻嗔一声,背过身去。

楚煌见她衣衫单薄,风姿柔媚,更显得妙丽无匹,轻咳一声,笑道:“岚姐,我给你看样东西。”他生怕方才闹得过份,涟岚真的拂袖而去,那可不好收场。这些时日虽是经行曲折,倒没得到什么稀奇宝贝,想来想去,还是那把‘负云弓’有些意思。

楚煌微一观想,将‘负云弓’招了出来,拨了拨弓弦,讨好道:“我知岚姐素以‘金批雕翎箭’为兵刃,想必是位用弓的行家。你看看这把弓怎么样?”

涟岚好奇转身,见‘负云弓’金背银角,龙纹凤篆,眼中露出惊叹之色,接过雕弓,端详了片刻,试了试弓弦,点头道:“确实是把好弓。”

“岚姐何不开弓试试?”楚煌见她高兴,便在一旁凑趣。

涟岚想了想,提着雕弓走开几步,开个马步,扣着弓弦缓缓拉了开来,楚煌微吃一惊,这‘负云弓’的劲力他知之甚深,初开此弓时尚觉得十分吃力,想不到涟岚对弓性如此娴熟,只看她面不红,气不喘,柳眉轻扬,眼手笃定,确实让人自愧不如。

涟岚手拨空弦,弓弦嗡鸣一声,百步之外一棵大树哗然断为两截,竟是被气劲所激。

“好强的箭气。”楚煌拍手称赞。

涟岚轻声叹道:“想不到今时还能见到如此好弓。我自觅得那一支‘金批雕翎箭’,无时不在想寻一把良弓,可惜,我经手的所谓良弓不下数十,却没有一把能射出那支金箭。七弟,你真是福缘深厚,不知这把弓从何处得来。”

“不瞒岚姐,这把弓便是当年荆威侯所用的‘负云弓’。”楚煌道:“前些时日,我曾到济陵郡会过天王寨的金天王,他曾是荆威侯部将,保得此弓。也是一段机缘,蒙他将此弓相赠。”

“负云弓?”涟岚检视了片刻,送还到楚煌面前,“你既是荆威侯的儿子,这把弓送了于你,也算是物归原主。七弟技艺出众,何愁此弓不得其用?”

楚煌却不接手,笑道:“俗话说,红粉赠佳人,宝剑赠烈士。此弓在岚姐手中,远胜于我,我岂不能成人之美?”

“别傻了,‘负云弓’和‘神飞焰云枪’乃是十三神兵中排名第八,第九的兵器。”涟岚叹道:“当年荆威侯一人得两宝,不知羡煞了多少人。十三神兵,个个都是兵中之王,这‘负云弓’在弓道中已是绝无仅有,我岂能平白受你的。”

“原来‘负云弓’竟在十三神兵中排名第八,这我倒不知。”楚煌呵呵笑道:“岚姐果然是术业有专攻,你既然早知道十三神兵中有这么一件奇物,难道不想据为己有?”

涟岚正色道:“此弓自荆威侯死后,早就不知所终。我虽知有这么一件,却并未抱什么希望。”

“咱们是金兰兄弟,难道我便送不起你一件东西?”楚煌笑问。

“别的东西也罢了,‘负云弓’我绝对不能要。”涟岚仍是摇头。

四目相视,楚煌看她一脸坚决,不由笑了一笑,忽然捧住她的俏脸,低头在她唇上吻了起来。

涟岚咿唔一声,她双手拿着雕弓,这下措手不及,被楚煌衔住丹唇,吻了个不亦乐乎。

“这样可以吗?”涟岚刚要推拒,楚煌却抬起头来,微笑着问道。

“你……,”涟岚轻喘着横他一眼。

楚煌掠起她柔顺的发丝,定定的道:“岚姐,你真美。”

“油嘴滑舌。”涟岚轻啐一口,抱着雕弓,红着脸移开目光。

“哈哈……”楚煌抚上她的光滑细润的脸蛋,划着粉红的口唇,黠笑道:“你也是一样。”

“早知道你这么讨厌,当初就不应该认你作义弟。”涟岚轻轻握住他的手掌,不让他乱动。

“现在后悔不嫌太晚吗?”楚煌轻轻一笑,舒展手臂揽住她纤细的腰肢,往身上一带,涟岚嘤咛一声,不由自主的向前靠了靠,连忙伸手撑在他胸前,雕弓化作金光一缕,消失无迹。

“岚姐,你身上好香啊。”楚煌伏到她香肩上,嗅着她的体香笑道:“我倒是庆幸找了一个好姐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