修仙帝国

第295章 箭在弦上

第295章 箭在弦上

苍角军将围幔圈定,兵卒便开始擂木动工,楚庄王三人则坐在营中的空地上,商议些攻战之事。

“四叔……”

楚煌引着涟岚一阵风般闯了进来,卫卒只见得人影一闪,还道是自己眼花了,哪里拦得住术法之士。

“凤皇,你这些天跑哪儿去了?”楚庄王又惊又喜,那日在飞熊寨,两人分头御敌,之后便不曾会面,他一直甚为悬心。

“呵呵……这是我义姊涟岚,江湖人称女神龙。”楚煌介绍道。

“莫非是竹谷六友之一?”楚庄王微微讶然。

“正是。”

“竹谷六友不是都在任广图军中吗?听闻顺时风风郎空,财生主朱汉拔,骁勇善战,屡建奇功,如今已是任南王手下军帅。”

楚庄王和任广图立约,先至临安城下者为主。任广图能早他半日,顺时风兄弟陈力甚多,楚庄王和任广图颇有嫌隙,爱屋及乌,恶亦同然,对竹谷六友不免有些隔阂。

“我岚姐又无军职,你跟她谈甚么战阵攻守,”楚煌拽着涟岚,坐到一旁的马扎上,笑道:“岚姐,咱们坐。”

楚庄王微露尴尬,坐回主位上,轻哼道:“你倒还知道来我军中看看。”

“听闻你们以建威军相号召,临安城行将难保,兰修儒必死无疑,我哪里敢不来。”楚煌笑笑。

“兰修儒这个卑鄙小人,当年吃里爬外,致使建威军全军覆没,无数将士不死于外寇之手,反而丧生在同袍刀下。背主求荣,尸位祸国数十年。这回合该他恶贯满盈,城破之日,我必将他碎尸万段。”楚庄王怒气冲冲的道。

“四叔,你可知道我还有一个大哥?”楚煌开口问道。

“哦?看来此事你已知道。”楚庄王口气微缓,沉吟道:“当年新军围城,我带着你拼死杀出,你大哥被众将托与兰修儒照看,本意是要送给镇南侯抚养,谁知兰修儒早就暗藏鬼胎,羊入虎口,哪有幸理。这些年,我们都只道你兄长早已被害,是以这件事我也未有跟你提及。谁知近日楚钟艺成下山,到中天庄探访任广图,我们方知道他当年被异人所救,尚在人间。他这时还在任广图军中,不知你们有无见过?”

楚煌微喟道:“四叔只怕还不知道。任广图军中的楚钟本是兰修儒之子兰钟,而真正的楚钟早被兰修儒李代桃僵救了下来,辗转送交给镇南侯孙翦,现在的少侯孙翊便是。”

“这等讹言你又是何处听来?”楚庄王皱眉道:“是不是兰毓那丫头说与你的。我先时还只道她秉性纯良,不肖其父,想不到也是一丘之貉。红颜祸水,诚不我欺。凤皇,你可不能感情用事。”

“此事是否足信,的确有待查证。当年我大哥已有五岁,孙翦突然多了这么大一个儿子,不会没有蛛丝马迹可寻,少侯孙翊也必心知肚明。”楚煌顿了一顿,不悦道:“这事是楚钟入府刺杀的时候,我从兰修儒口中听到的。跟兰毓毫无关系,四叔你可不要口无遮拦,诬陷好人。”

楚庄王脸色微沉,他一意兴师问罪,如今胜利在望,哪里料到会有此一出。

侯嬴轻咳一声,拱手道:“大将军可肯听在下一言。”

“侯兄但讲无妨。”楚庄王忙道。

“两军攻战不比江湖行侠,快意恩仇。此事真假,容有可查。但如今兵临城下,断不可偃旗息鼓,自乱阵脚。”

侯嬴轻捋白须,晓以利害,“我军中精锐乃是飞熊寨守军,大半是昔年卢追星所率建威军旧部,我军席卷东南,战无不克,一来自是大将军一马当先,统领有方,二来也是建威军旧属感念威侯之恩,一心要将兰修儒生擒活捉,报仇雪恨。”

“箭在弦上,不可不发。骑虎难下,惧其反噬。若我忽言兰修儒不是仇人,不但非仇,而且有功、有恩。前后反复,自相矛盾,则人情必不能堪,人情不堪,则军心必乱。况且,大军十战之后,已养成其鸷猛之性,譬如苍鹰,若让它望肉而不攫,攫而勿食,岂可得耶?当此之时,也只有纵其一搏而已。若是大将军以为兰修儒可以不死,可以网开一面,也可以生擒活捉。独不可沮三军之志,若然,则非但我等主事之人命不可保,即如野马,断绝羁縻,鲜有不狂骋覆车的。何况以三军之盛,披甲执兵,散之四方,后果不堪设想。”

楚庄(字庄王)郑重点头,“兰修儒生死事小,我等起兵本为吊民伐罪,伸信义于天下,除非兰修儒开城归降,否则祸在目前,更无别的话好讲。”

他看了看楚煌,轻叹道:“凤皇,如今四方大乱,修行不过是细事,若能割据称雄,以安百姓,坐观风云,天下事可知矣。你何不留在我军中,咱们叔侄相聚,也好有个照应。”

楚煌见他目露殷切之色,便不忍一口回绝,笑了笑道:“四叔既有吞吐天下之志,小侄敢不效犬马之劳。”

“哈哈……”楚庄拍腿笑道:“有凤皇助我,东南半壁必在我掌中矣。”

侯嬴微微一讶,不知他何以有此豪言,朝楚煌拱了拱手,“少将军,我那几个兄弟自从追杀孙监军之后,一直下落不明,大将军曾言你或会知道。不知可肯相告?”

“实不相瞒,十步杀除了信陵君和五岳一死一逃之外,其它几人都被我施法收了。”楚煌沉吟道:“五岳心性惨毒,枉顾兄弟情义,信陵君实是死于他手。”

“老四功法智谋皆是上上之选,想不到持志如此。”侯嬴微微叹息,求情道:“如今咱们都在大将军麾下共事,侯某敢请少将军放了我那几个兄弟,让他们将功折罪,同为大将军效力,不知少将军意下如何?”

“十步杀倒非穷凶极恶之流,我本无意害他们性命。如今时移事易,你们既已和四叔化敌为友,这几人原是要放的。”

楚煌拂动衣袖,‘阎浮天书’飘到半空,金光闪耀,舒展开来,上面云气浮动。楚煌挥掌打出一道灵力,轻喝声:“开——”云气飘散,几道人影翻滚出来,落到地上,正是朱亥几个。

“三弟,五弟,老六……”白虹连忙离座而起,将几人一一扶起。

楚煌微微一笑,收起功法,将阎浮天书收回。

“二哥?咦,这是哪里。”几人好似大梦初醒,扶着脑袋一脸诧异。

“楚庄王?还有这小子也在?”朱亥瞪眼叫道。

“是害我们那小子?”

兄弟几个正自七嘴八舌乱叫,侯嬴轻叱道:“几位兄弟不得无理,如今我和老二都投在大将军楚庄麾下,方才求得少将军放了你们,还不快来拜见。”

楚庄笑着站起,摆手道:“几位都是绿林俊杰,初来乍到,不必多礼。咱们也算是不打不相识了。”

几人微微讪笑,勉强揖了一揖,见楚庄如此大度,才戒心稍去。

楚庄四下看看,轻笑道:“我看这营帐也扎的差不多了,几位兄弟阔别多日,想必有很多话要说。连日不得自由,腹中也饿的很了。不如先略作歇息,饱餐一顿,来日也好上阵杀敌。”

“多谢大将军。”几人正也求之不得,听楚庄如此说,便欢天喜地的告辞下去。

“凤皇,咱们也到军中走走。”楚庄招呼了一声,两人边走边谈,“你也看到了,军中多是飞熊寨旧人,我手下真正可以信任的没有几个。若是没有豪杰相助,终究是一盘散沙,乌合之众不堪一击。此次,我一路南下,收编兵卒甚多,十步杀中颇有几人可用,这固然是好,倘若派他们各自统兵,尾大不掉,却也堪忧,你若能统领一军,必能为我强助。”

“我倒觉得大战在即,仓猝之间,自将一军不如跟在四叔身边合适。”楚煌呵呵笑道:“十步杀中五岳和信陵君都是异类,本不足道。其余八人都颇知气义,可以一用。侯嬴之谋略善察,四叔知之已深,不用我来多说。其它如白虹、横剑质朴无华,可用为大将。吴钩、胡缨颇有勇锐,也不失为校尉之选。三杯通医术,可以为军医,照银鞍善驯马,又可日行万里,可以掌斥候。朱亥则心雄万夫,膂力过人,可以带卫军。有此数人,大军之规模可定,张无缺仅用为细作之流,视勇士为莽夫,不能谓知才。”

“听你如此一说,十步杀确实堪用。”楚庄拊掌大喜。感慨了一会儿,沉吟道:“我想派人去查证当年之事,你看如何?若是真的如你所言,兰修儒虽然卑劣,总算保全了你大哥性命,功过参半,似可对他网开一面。再者,兰毓对你一往情深,若能消弭仇怨,也可成全你们。”

“查自是要查的,不过远水难救近火。”楚煌听提及兰毓,也不辩驳,“一人生死是小,一城生灵是大,还愿四叔以战胜攻取为上,不要徒施杀戳,上干天和,下失民心。至于此事,则年代久远,并不好查。最好还是找镇南少侯孙翊求证,却也并不易为。”

“你倒是心明如镜。也罢,我听你的便是。””楚庄摇头而笑,回头瞅了瞅,皱眉道:“还有那个女神龙涟岚是怎么回事?我看你们的关系可不一般呀。”

“我和竹谷六友八拜为交,关系当然不一般。”楚煌故作不知。

“你小子有几根花花肠子,我还能不知。”楚庄嗤之以鼻,“不过话又说回来,我往日闯荡江湖,倒也颇闻女神龙的雅号,以我看来,远胜那些郡主小姐,要不四叔出面,给你把这门亲事定下来。你年纪也老大不小了,有个人管着,我也放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