修仙帝国

第296章 一晌贪欢

第296章 一晌贪欢

“岚姐,”楚煌兴冲冲地跑回帐中,便看到那个修长窈窕的身影,涟岚正绕着大帐四处观看,玉容淡漠,很有几分较真的神色。

楚煌心中一热,揽着她的柳腰轻轻一带,大手按在温暖的小腹上。涟岚仰头看了一眼,靠入他怀里,舒服的叹了口气。

“岚姐要回任南王军中吗?还是留在这里?”楚煌笑着问道。

“你方才跟大将军谈了什么,为什么你们看着我笑的贼兮兮的?”涟岚见他两个笑的怪异,便觉得浑身不自在,才跑进帐中躲了起来。

“也没什么。”楚煌笑道:“四叔说我眼光不错,将你夸赞了一番,说要代我向你提亲呢?”

涟岚娇躯微颤,转过身盯了他一眼,咬着口唇道:“那……你是怎么说的?”

“我当然求之不得了。”楚煌拉起她的玉手紧了紧,“我说几位义兄都在任南王军中,四叔若是有心成全,便可向风大哥他们商议。你看这样说行吗?”

“你真得想娶我为妻吗?”涟岚眼眸清亮。

“当然,娶到你是我的福气。”楚煌认真点头。

“你的心意我明白,我的心思你也深知。”涟岚偎在他的胸口,轻轻道:“若是清平时节,咱们结为夫妇,粗茶淡饭,不离不弃,这一生也便足了。可如今风高浪急,兵连祸结,有志之士谁不思有所作为,你既答应投在军中,朱二哥的心思,你又不是不知道。若让大将军前去提亲,眼下却不是善策,弄不好还要伤了咱们多年的兄妹情份。其实你我相知,贵在知心,天人可鉴,不能算非礼,至于世俗礼仪,倒不必急于一时。”

“岚姐果有先见。”楚煌苦笑道:“我方才跟四叔如此说,四叔也有些踌躇。他们都是有军职在身的,一举一动都大有干系。”

“老子说,兵者不祥之器,不得已而用之,应以丧礼处之。”涟岚道:“此时此地,岂是谈婚论嫁之时。”

“岚姐读过[老子]?”楚煌微感讶然。

“修道之人哪个没有读过[老子]五千言。”涟岚轻哼道:“我自是读书不多,你若想娶个女学士,就别来找我。”

“哈哈……”楚煌笑道:“古人说,女子无才便是德,也不过说[牡丹]、[西厢]容易启人相思,吟风弄月无非自眩才思而已。古来以才相试,不过科举一途。既不允女子作官,则有才难施,岂独女子,天下士都是一般,又有何德可言?至于[老子]五千言,本尚女权,言简意赅,人尽可读,胜过[女诫]之流多矣。”

“就你会哄人。”涟岚抿嘴一笑,“若非大将军说起,我都不知你跟兰修儒的女儿交情不俗,看来此番你未必不是为兰修儒作说客,怎么听那侯嬴一段言语,便闭口不言了?”

“侯嬴所言正是道理,此老以人情为言,深通战局,我若强作辩解,岂不反而害了四叔。”楚煌淡笑道:“况且兰修儒暗通新军,并非空穴来风,做了这么多年兰泽王,也是乏善可陈,虽说时事如此,也是他自作自受。”

“那兰毓呢?”涟岚瞪着眼问。

“岚姐可见过兰毓?”楚煌试探着道。

涟岚轻哼道:“我和三哥奉命接应楚钟兄妹,当然不能离得远了。你和兰毓眉目含情可瞒不过我的眼睛,今听大将军一说,果然关系不浅。”

“任南王一会儿只怕要击鼓聚将,商议攻城之事。卢追星夫妇所率大军也离得不远,岚姐一夜未眠,最好休息一会儿,免得大战起来,精力不足。”楚煌拉着她往后帐走去,笑道:“我们看看这睡榻铺的怎么样?”

涟岚知他有意岔开话题,手上挣了两挣,无奈地白他一眼。

帐后地方不大,地上铺了数重毡毯,床褥也掖的挺厚,楚煌在上面坐了坐,轻笑道:“还不错,我睡的话是足够了。岚姐试试怎样?”

涟岚抱臂站在一旁,红唇微撅,也不理他。

楚煌笑了笑,一个急跃,揽着她的粉背,抄起双腿抱了起来。

“啊……坏蛋,吓我一跳。”涟岚轻嗔薄怒,使劲捶他。

楚煌大笑一声,将她放到床褥上,涟岚弹身欲起,却被他抓住两手,钳住双腿,紧紧按住了。他俯下身去,在她香滑的脸蛋上亲了亲,小声道:“岚姐,要不咱们把林子里的事接着做完?”

“不要……”涟岚脸颊绯红,扭着娇躯道:“坏蛋,你快起来。不然,我喊人了。”

“别动。”楚煌原本只是开个玩笑,她这么一扭,火热的娇躯便如一点火种,迅速将他点燃了,贴着她翘挺的臀部,顿时火冒三丈,伸手揉捏她胸前的柔挺。

“好弟弟,这里不行。你先放过我吧。”涟岚娇躯发软,摊在床褥上轻轻娇喘,迷糊中听得自己轻吟出声,慌忙掩住小口,细瓷般的脸蛋红的直欲滴出水来。

“叫哥哥,我才饶你。”楚煌舔着她柔滑的粉颈,笑嘻嘻地道。

“臭楚煌,你不要太过份。”涟岚羞不可抑,衣结松开,露出精致的锁骨和大片雪白细嫩的肌肤。

“叫不叫?”楚煌伸进衣服里,抚着她饱满的胸肌。

“臭……哦,我不会放过你的。”涟岚勉力捉着他手,谁知被楚煌反握了,按在玉球上,轻轻揉动。

“岚妹妹,咱们互相叫着玩,你也不吃亏,对不对?”楚煌笑了笑,一手捏着她丰翘的雪臀。涟岚本就娇躯丰润,肌肤细滑富有弹性,臀部翘而不肥,羞涩的掩在裙子里。这时,天已大亮,比起林子里的夜月昏昧大为不同,涟岚娇躯微弓,睫毛上粉泪荧然,感到臀部也被他恣意摸索,羞得夹紧双腿,红着脸轻啐道:“你休想,……你。”

楚煌轻轻一叹,直起身子,涟岚疑惑抬头,以为他要知难而退,微微松了口气。不料楚煌挥起手掌,在她翘臀上拍了两记。涟岚半边身子一酥,双腿乏力,被他大手趁机插到两腿中间,手指按住柔嫩的所在。

“啊……快拿开,别……,我叫了……哥……哥哥……”涟岚娇躯急颤,麻痒的感觉传遍全身,丰润的大腿怎么夹也夹不紧。

“岚姐,你……。”楚煌觉着指尖一热,笑容微僵。涟岚羞恼的盯他一眼,趴到枕头上轻轻啜泣。

“这个,岚姐……”楚煌腼着脸躺到她身边,抚着她的乌发,小声劝慰。

涟岚抄起枕头在他脸上砸了几下,咬着口唇道:“坏蛋,让你欺负我……”

楚煌见她罗衫半解,秀发微乱,一张俏脸妩媚横生,竟是从未有过的美丽,心中怜意大起,揽着她的纤腰,低头噙住红润的口唇。

涟岚也不抗拒,两人轻怜蜜爱了一会儿,倦意袭来,便交颈睡去。

……

也不知过了多久,呜呜号角声响起,轰隆的鼓点犹如急雨,肃杀之气侵入枕衾。

楚煌神思一醒,温暖的触感袭来,虽无有斗绡罗帐,却有美人在怀,比起外间的料峭秋气自是迥然两异。

涟岚娥眉微凝,玉容恬静,光洁的玉臂搭在他胸前,紧致的大腿贴在身侧,她身上仅着亵衣,骨肉丰盈,香泽微闻,风光旖/旎无逾于此了。

涟岚被他占了偌大便宜,羞恼之后,便也无可如何了。纠缠之下,反被楚煌宽衣解带,展玩玉体,只差了行云布雨,摇闪打雷。涟岚娇躯敏感,小丢了两次便困倦不堪,缠着楚煌沉沉睡去。两人一时忘却所在,浑不知外间正兵凶战急。

这一阵号角轰鸣,鼍鼓雷阵,鹰见而鹰决,兽见而兽走。两人都是道术之士,神识异于常人,哪有不醒的道理。

涟岚睁开眼来,睹此情景,免不得一阵脸红,她素来端庄自持,这半日和楚煌极尽缠绵,无所不至,放在以前,可是做梦都未想过。连忙挣扎起来,手忙脚乱的穿起衣衫。

楚煌跳了起来,他下身却是光裸的,那物经了方才的刺激,也变得气势昂扬起来,峥嵘尽显。涟岚一眼瞟见,不由轻啐一口,“看你的丑样子,难看死了,还不快点穿上衣服。”

楚煌嘿笑道:“先时是非要看,现在又说难看,岚姐你可不能翻脸无情呀。”

“你再说,信不信我拧你的嘴。”涟岚羞愤欲死。

“不是,岚姐,你是不是把裤子穿错了,为什么我的找不到?”楚煌遍寻不到,也微微着慌了起来。

“那怎么会?你再找找,会不会被野猫叼走了。”涟岚同情地看他一眼,也不知从哪变出一把梳子,慢条斯里的篦着秀发。

“哎呀,我想起来了。”楚煌叫了一声,从床褥的夹缝里翻出一条纨袴了,抖开看了看,面上露出奇怪之色,“岚姐,你看这条裤子是谁的?”

涟岚瞥了一眼,微微一呆,小口微张着半天合不拢,两人玩闹之时,楚煌脱了她的绣袴藏了起来,后来涟岚困极欲睡,她倒知道不能光着,伸手摸了一条,只道是自己的便迷糊穿上,全然忘了绣袴被匿的事情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