修仙帝国

第297章 会盟诸侯

第297章 会盟诸侯

号角长吟,鼓点骤如密雨。

楚庄率着数十精骑冲入任广图营中,左首楚煌、涟岚,右首侯嬴、白虹,军甲齐整,刀枪如林。

大寨中早已严阵已待。黄天军列作数个方阵,持戈抱戟,旌旗如云。

中军帐离地数尺,以示郑重。右首是一群带甲士卒,挥刀舞盾,声容沉着,正跳着一段破阵乐。左首燃着几堆篝火,上面架好汤锅,剥好了牛羊准备开煮。

任广图一身戎甲,按剑立于帐前,两旁站着数十军将,头缠黄巾,衣甲鲜明,风朗空、朱汉拔都在其中。

楚庄远远见了这等阵势,便也按辔徐行,到了仪仗队前,便由哨令官引着一众骑兵到大寨后面等候,楚庄几个则翻身下马,径入中帐。

“大将军、须立侯楚庄到!”唱礼官扬声报上名号。

任广图远远听见,便带着风朗空、朱汉拔两将迎上数步,拱手道:“楚大将军,一路辛苦了。”

“楚庄见过任南王。”楚庄报拳为礼。

“大将军不必客气,快请入帐。”任广图大笑上前,挽着楚庄的胳膊相携入帐,不管此人腹心如何,以他的地位还能如此守礼,确也让人心折。

“侯将军、白将军,两位请。”风朗空上前迎迓。

“两位军帅请。”侯、白两人拱手入帐。

“五妹、七弟,你两个怎么去了这么久?”风朗空迎完客人,回头问道。

“小妹无状,让大哥担忧了。”涟岚微感歉然。

楚煌笑道:“岚姐嫌军中沉闷,我们便到平旷处说了些话,正巧碰到我四叔赶至,便到他营中休息了些时候。大哥莫怪。”

“自家兄弟有什么怪不怪的,你们没事就好。”风朗空摆手道:“快进帐吧。”

“两位兄长也请。”楚煌谦谢道。

风朗空携着楚煌进帐,涟岚紧跟其后,朱汉拔面有尴尬之色,迟疑道:“五妹……”

涟岚娇躯微震,回过头来,浅笑道:“二哥,有话要讲?”

“昨晚我酒后失言,还请五妹不要见怪。”朱汉拔一脸殷切。

“昨晚之事,二哥不必放在心上。”涟岚淡笑道:“只要二哥不忘咱们兄妹情谊,小妹待你还如往日一样。”

“那是自然。”朱汉拔勉强笑了笑。

任广图让着楚庄到右边首位坐下,侯、白两人则到后排就坐。楚煌跟涟岚本是入不得大帐的,不过他是威侯之子,又是楚庄之侄,身份特殊,任广图便请他到楚庄下首坐下。涟岚身份更是古怪,按说她是风、朱二将义妹,在任广图军中也已多时,以往不过是个庄客,如今算个行人。照理是参与不了机要的。不过楚庄既有提亲之议,心中早对她刮目相待。楚煌招手让涟岚坐到身边,却也无人反对。

任广图坐到主位上,摆手让人侍者奉上香茶,对此事一笑置之,算是给足了楚庄面子。

其实若论战力,韩志公所部是几族拼合而成,参差不齐,任广图所部则是绿林啸聚之辈,虽有风朗空、朱汉拔颇通兵机,装备上比起兰泽军仍有不小差距。倒是楚庄所部多是飞熊寨守军,兵精粮足,装备精良,实是精锐中的精锐,是以卢追星一关寨门,许一飞、成坤两大军帅率数万兵力都难以寸进,决非偶然。任广图有此计较,怎能不对楚庄另眼相待。

“飞熊侯卢追星总制、飞岈侯万荻花总制到!”

唱礼声传来,任广图放下茶杯,站到门口迎接。

卢追星夫妇仍是全身甲胄,夫唱妇随,形影不离。

“卢老弟,万总制,咱们多年不见,两位风采可是丝毫不减呀。”任广图拱手笑道,一脸热络。

“卢追星、万荻花见过任南王。”双方相互礼见过。

万荻花笑道:“要说风采甚么的,还是任南王让人艳羡。在野为雄,在朝为王,从来春风得意,岂是我等穷家舍的可比。”

“万总制取笑了。”任广图摆手道:“两位清寒自守,谁人可比,以两位德才,富贵唾手可得。苟且取容,又岂是二位所愿。”

“任南王说起话来,总能让人高兴。”万荻花浅浅一笑。卢追星面容冷毅,素来不苟言笑,听他两个寒暄,也不插话。

“青阳侯韩志公总制到!”

“火罡侯火弩总制到!”

“风峭侯风野总制到!”

“赤云侯赤暗沙总制到!”

“赤翼侯赤飞羽总制到!”

“血东侯血腥总制到!”

“血西侯血仇总制到!”

唱礼官一声声报来,显是韩志公所督诸军都到了。他们也都如楚庄一般只带了数十骑前来,大军则屯在四门,严阵待命。

任广图请卢追星夫妇到右首入座,楚煌不好让他们坐到涟岚下首,便起身请两人挨着楚庄坐,涟岚挨着万荻花,楚煌坐在外围。

这时,韩志公随从被哨令官引下,他才翻身下马,率着一僧一道大步入帐。

任广图对待他们又有不同,返回主位端起茶杯,眉毛都没有抬一下。

韩志公内穿青袍,身披金锁甲,头戴冲天冠,腰佩属镂剑,凛凛一表,确是意气风发。身后一僧一道,便是雷宝和尚和一真道长,他两人是张无缺派在军中的监军,地位仅在总制之下。

“韩志公见过任南王。”韩志公在帐内立定,拱手为礼。

“韩总制请坐。”任广图端坐主位,微微抬手。

“谢坐。”韩志公到左首坐下,雷宝、一真坐到身后。他看到楚煌面上讶色一闪即逝,端坐一旁,眼观鼻,鼻观心,便如老僧入定一般。

稍时,火弩、风野联袂而至,火弩身高一丈,一身轻袍,头戴纶巾,步履潇洒,风野蓬髯披发,一身玄甲,目光迥迥,上下翻飞,一看就不是善类。火弩身边却还跟着一将,身披烂银甲,披发浓须,身躯壮硕,五官方严,眸光清正,和风野恰似一黑一白,对比强烈。

楚煌淡眼一瞟,认得是白禺族武士白元,他本是白天亲传,雷鸣、秦筝推定的新任族长,不过听兰毓说他的处境可不太妙。

“火弩,风野见过任南王。”

“两位总制请入座。”

“谢座。”

火、风两个在白禺族久居长老之位,势力根深蒂固,白天、雷鸣虽都将族长之位传于白元,但白元心术功法都不及两人,虽有白通、白显、雷泽、雷被四将拥护,但四将也都是年轻后劲,难成气候。是以白禺族遂被火、风两人分而统之。

火弩心术更胜风野,他极力笼络白元等人,授以重任,势力实较风野为大。白元在火弩军中也是军帅之职,不过火弩只是借重他的威望,统兵之权全在雷被四将手中,此次面见任南王议事,他也不敢将白元留在军中,行止常带在身边,看似引重,实际却是监视。

“火总制,你身后这员战将又是谁人?”任广图见白元相貌勇毅,开口问道。

“哦,此是我族中勇士白元,现授军帅一职。”火弩微笑答道。

“壮士衣袍敝破,本王想送你一领。”任广图招手道:“来人。”便有侍者端上一件簇新的红袍,送到白元面前。

火弩微微皱眉,笑吟吟地道:“白元,任南王如此雅意,你还不快快谢过。”

“末将谢南王赏赐。”白元先行拜谢,恭身接过衣袍。

“来,本侯为你穿上。”火弩拿过红袍,抖散开来,给白元披到身上,系起领带。退开两步,打量道:“不错,白元穿上任南王赐下的锦袍,果然更精神了。”

“总制谬赞了。”白元淡淡道。

“招摇山一别,未曾想在此遇到楚兄。”火弩轻笑上前,“楚兄对黄天军颇有微词,我本道咱们是‘道不同,不相为谋’,想不到几经辗转,还是同处一军。世事无常,真不易言。”

“火长老如今春风得意,难得能不忘故交。”楚煌微微笑道。

“哈哈……我火某人最喜结交天下奇士,楚兄少年英豪,让人一见难忘。今日更能同仇敌忾,真是可喜可贺。”火弩洒然笑道。

“什么事让火总制如此高兴。”

一个阴恻恻的声音传来,赤暗沙、赤飞羽父子走进帐中。身后还跟着两个火云般的大汉。

赤暗沙面孔干瘦,白须疏落,赤飞羽则是相貌英俊,顾盼自豪,父子两人俱是衣红袍,披铜甲,腰系玉带,神采奕奕。更兼身材高颀,远过常人,这也是赤鹤族固有之相。

他们派遣赤百炼伺机加害赤飞霜,得知她被恶将但边生击碎羽翼,去除了心头大患,从此坐稳族长之位,自是得意非常。不过赤鹤族高手缺乏,自从赤尊信身死,赤飞霜被排挤,实力更是大不如前,在三族中仅居末位。

白禺族原本高手最多,实力最强,无奈白天、雷鸣俱逝,火弩、风野又各持己见,分成两派,也是原气大伤。反倒青狐族经过韩志公一番整合,实力强劲,被张无缺授命总督三族军务,地位超然。

那两个火云般的大汉便是血影魔大将血腥、血仇。两人均是身高九尺,面如朱砂,须眉皆赤,身披革甲,护住要害,发如秋蓬,全是一般模样,外人真不好分出谁是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