修仙帝国

第299章 临云塔

第299章 临云塔

“南王,恕我直言,韩总制所说诚然是釜底抽薪之计,却也未免有些思虑不周之处。”

楚煌离席而起,微笑着说道。众将原本都在计议破塔人选,不料他有此一说,纷纷诧异的扭头望来。

韩志公正襟危坐,神色不动。

任广图心头微动,捋须笑道:“世侄有什么高见,不妨直言。”

“若如韩总制所说,兰泽王收集城中存粮屯聚临云塔内,倘能破塔烧粮,确可使城中不战自乱。可是我军攻城,岂是为图一时之快,以杀人为乐吗?老子有言,‘夫乐杀人者,则不可以得志于天下矣’。一旦我军打破城池,百姓又是谁人之百姓?况且,我军一路剽掠,衣不解甲,再破坚城,诚所谓强弩之末,不可以穿鲁缟矣。临云塔屯粮,我军岂不欲得耶?”

楚煌淡淡笑道:“是以韩总制所划,攻城之策也,而非得城之策,倘若我等千辛万苦攻破城池,所得却是千疮百孔,饿殍遍野,此是蛮寇入侵之举,岂是仁义之师所为哉?”

“楚公子所言甚有道理。”卢追星附和道:“我军长途奔袭,将士劳累,每日介数米为炊,甚为艰苦。临云塔既有若许粮食,就此烧毁实非上计。”

任广图微微皱眉,“临安城防坚固,又新建八门,奇奥莫测,若是战局失利,不免进退维谷,相持一久便于我军不利。韩总制所虑亦非失计。”

“既然如此,不如双管齐下。”楚庄从容一笑,沉声道:“一面派人打探八门虚实,一面察看临云塔动静。到时,诸军齐出,若能先破它一二门,那是最好。倘若急切难以攻下,则就与临云塔四周放火,守军不知虚实,定然生乱。至于塔中屯粮,不到万不得已,总以保全为上。”

“大将军言是。”任广图面容一整,扬声道:“八门虚实便由诸将各自派人打探。至于临云塔还是楚钟兄妹走一遭。你两人只管查看塔中防守,切莫轻举妄动,打草惊蛇。”

“小侄遵命。”楚钟恭身领命。

“诸将若无异议,便下去准备吧。”任广图眼目一扫,按剑而起。

“诺。”众将也忙离席站起,恭身应了一声,络绎出帐。

大帐外面支了十几口大锅,热气腾腾的肉汤早已炖好,诸将所带亲卫人人有份,都端着大碗聚了几堆吃的津津有味。几个总制也无特别优待,各自上前盛了一碗,草草吃了,便引着亲卫赶回驻地。

楚煌仍是跟着楚庄回到营地,涟岚却没好意思追来,一来两人名义上还只是结义姐弟,二来这一半天被楚煌欺负的很了,生怕把持不住,真的做出事来。

“大将军,少将军——”

“大哥,二哥——”

几人回到营地,便有朱亥等人接着一同步入帅帐。

楚庄在虎皮交椅上坐定,右首侯嬴、白虹、朱亥,胡缨,左首楚煌、横剑、三杯、照银鞍、吴钩,也算人才济济。

楚庄先将大帐议事说了一遍,总结道:“我军奉命攻打艮山门,一来要趁着这两日略作休整,二来须派一二高手摸清这山门的虚实。诸位,谁愿担此重任?”

“禀大将军,末将愿往。”照银鞍挺身而出。

侯嬴拱手道:“我九弟的‘白马步法’天下一绝,由他潜入城中,绝无问题。”

楚庄微微沉吟,询问道:“照兄弟的神行术虽是无双无对,最好再得一人,彼此也好有个照应。”

侯嬴轻捋白须,推荐道:“我三弟性情沉稳,一身技术在我兄弟中也是数一数二,有他同去,可保万无一失。”

“横剑兄弟可愿同往?”楚庄笑问。

“末将愿往。”横剑应声而起。

“那本将便祝两位马到成功。”楚庄霍然站起,朝两人拱了拱手,一脸肃然。

两人对视一眼,抱拳一礼,大步走出营帐。

楚庄目光一扫,郑重说道:“诸将各自勤练士卒,厉兵秣马,静候本将号令。”

“诺。”几人领命出帐。

“四叔,临云塔事关重大,也不知兰修儒派了谁人看守,若是楚钟兄妹应付不来,不免要耽误大事。我想到临云塔查探虚实,四叔以为如何?”楚煌等众人一一出帐,才和楚庄商量。

“你方才在大帐驳斥韩志公的计策,陈议甚好。诸将一心求胜,全都计不及此。经此一事,已可看出你见识远在众人之上。不过战场情势瞬息万变,总以战胜攻守为上。韩志公所言也是求胜之道。你到临云塔看看也好,知己知彼,百战不殆。总要好过清谈坐议许多。”楚庄点头答应。

看了楚煌一眼,顿了顿又道:“涟岚肯留在任广图军中,确实是个识大体的女子。战阵攻杀不是儿女情长的时候,四叔也希望你能以大事为重,涟岚如此,兰毓也是一样。”

楚煌微微一怔,笑了笑道:“我理会得。四叔保重。”

“去吧。”楚庄挥了挥手,展开案上的地图,低头看了起来。

……

金光寺位于玉娘湖边,乃是临安城第一个香火鼎盛的所在。临云塔又在金光寺中,数里外便可看到高崒的塔体,不过,等闲却难得其门而入。

楚煌赶到寺外的时候已是薄暮,如今黄天军兵临城下,八门封锁,道路不通。城中到处风声鹤唳,天一入暮,街上便少见行人。

楚煌摇身一变,化作一道薄光,洒在地上和月华毫无二致,寻常修为休想分辨出来。

寺中果然屯住了不少兵卒,四面驻扎,将临云塔围得水泄不通,五步一岗,十步一哨,随处都有兵丁巡逻,瞧这阵势,只怕一师一旅都难以讨得好去。

楚煌籍着魔刀之形,在寺中大摇大摆走动,观看片刻便觉得守军也是外张内驰,无甚士气,甚至有不少兵士聚在一起赌博的,浑不知祸在眉睫,想靠他们守卫王城,岂非是痴人说梦?

楚煌暗自摇头,径向临云塔掠去。走不十步,只听得倏倏异响,两道黑影一闪即逝,飞鸟般掠了过去。

“这兄妹两个果然来了。”楚煌一眼便看出黑影正是楚钟兄妹无疑,他俩一身夜行衣,和前日刺杀兰修儒的打扮一般无二。

临云塔在寺后的一所禅院里面,也不知是何时建造,历经多少岁月,只这座塔通体黝黑,全是铁打,檐角四望,造相庄重。难怪号称水火难侵,果然有些奥妙之处。

禅院外面也驻扎着两哨人马,比起寺中的又要精干许多,楚钟两个窜高伏低,趁着守军不备,扑到院墙上查看。

禅院中一片静寂,铁塔矗立远处,门口站了两个黑衣人往来走动。塔中灯火通明,直达于顶,这塔有十数丈高,望之巍巍,便有目眩之感。

楚钟低声道:“这寺中不过是些寻常士卒,若有道术高手必在这塔中无疑了。我们设法进塔中看看,是何深浅便可了然于胸。”

“大哥切莫莽撞,任南王曾言不可打草惊蛇。”楚齐沉思着道:“不如我们多观察片刻,这塔中高手还能不出来走动。到时伺机打杀几个,扮作他们的人,才可收奇兵之效。”

“小妹真是妇人之见。谨小慎微如何能成大事,南王远在城外,哪里知道此间之事。所谓‘将在外,君命有所不受’。要想查清虚实,不进塔中如何能知底细。你要害怕便在这里守着,让我入塔打探一番,若是无甚高手,我便顺手结果了,你我两个守在塔中,一夫当关,万夫莫开,那时才见得我楚钟的本事。不然我每日厮混军中,身无寸功,又有何益。”

楚钟微微哂笑,便欲施术上前。楚齐忙唤住道:“大哥且慢,你既必欲见功,我也不拦你。不过为了万全起见,我们最好一内一外,声东击西,使其首尾不能相合,将来脱身也容易一些。”

“也好,”楚钟点头道:“你去将塔中守卫引出来,我进塔察看备细。”

楚齐纤眉微蹙,迟疑道:“大哥化身硕大无朋,不易隐蔽。还是我进塔去吧,你在外面吸引追兵。”

楚钟一想也是,楚齐化身青鸟,确实比他灵便许多。叮嘱道:“那你小心一些。我先下去。”

楚钟跃下围墙,大步走出。两个黑衣人看见,顾视一眼,轻喝道:“口令?”

“口什么令?”楚钟大笑一声,电般冲近,在一人胸口拂了一下,那人微微一愣,元力冲撞而来,腾云驾雾一般飞了出去。

“你是何人,竟敢擅闯军机重地?”另一个人醒悟过来,拔出腰刀,力劈而至。楚钟随手划了个圈,云气浮动,那人身形一滞,再也难以寸进。楚钟冷笑一声,飞起一脚,将那人踢的高高跃起,他一手扣住,疾上两步,砰的砸到面前的木门上。沛然元力透体而过,木门哗然一声,炸为碎屑。那人面露骇然之色,身躯慢慢软倒。

“何方鼠辈,竟敢到临云搭撒野。”

一人大喝一声,摇动尖叉疾冲而至,楚钟衣袖微拂,倒掠数丈,站到塔前空地上。

几个身披麟甲的大汉跃了出来,为首一将,身穿苍青色细麟甲,头戴雁翅盔,背插两把宝剑,手持三股钢叉,面如寒铁,散发着淡淡青气,神情睥睨。他身后排开四员战将,也都身披麟甲,手持刀剑,将那人护卫在中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