修仙帝国

第300章 郁火功

第300章 郁火功

“你又是何方鼠辈,竟敢藏头露尾的躲在这临云塔中?”楚钟看几人形貌妖异,面露不屑之色。

“哈哈……实话说与你,我乃证龙魔宗青龙使,今奉裴行寂丞相之命镇守临云塔,你深更半夜,鬼鬼祟祟打伤我门下守卫,眼见的必是黄天贼的奸细。”

青龙使摆笑道:“青龙四卫,给我拿下这小子。”

“是。”四人飞身抢上,脚步变幻,各站四象之位,将楚钟围在中间。

“证龙魔宗的人?”楚钟暗暗冷笑,手掌一翻,现出一把寒光闪烁的短匕。

青龙四卫分别唤作角、爪、鳞、尾。角卫使一条铜棍,爪卫使两只银抓,鳞卫展出两柄短剑,尾卫拿出一条软鞭,四人群起而上,各施兵刃,寒光闪闪,爪影幽幽,攻守之间颇有法度,显是训练有素,楚钟手持短匕左冲右突,一时倒颇不易应付。

“青龙摆尾。”青龙使拄着钢叉,在一旁喝道。

角卫大喝一声,挥舞着铜棍砸下,爪卫银抓翻飞,飞插楚钟两肋,鳞卫则剑光闪烁,疾刺他胸前大穴。楚钟深吸口气,催动元力将铜棍砸开,短匕斜拨挑开双抓,袖手在来剑上一拂,让过鳞卫,这几式兔起鹘落,拿捏的极有分寸,还未能暂缓口气,尾卫软鞭一抖,直扫他下盘。

楚钟吃了一惊,摇身现出羽翼,掠身开去。

“这小子有些门道。”青龙使见他展出黑翼,微感讶然,急喝道:“亢龙有悔。”

尾卫快步冲近,软鞭挥出丈余,飞缠而上。楚钟只觉腿上一紧,眼前抓影连闪,剑光摇曳,角卫更是大喝一声,铜棍横冲直撞,戮向他面门。

“岂有此理。”楚钟急使一个‘缠云手’,将铜棍拿在手中,轻喝声中,短匕流星般流窜出去,爪卫、鳞卫缩身不迭,纷纷中招,楚钟身形急旋,掠在半空,尾卫惊呼一声,软鞭拿捏不住,脱手飞出。眼前一黑,楚钟飞到面前,两翼拍击,便如云雷在耳畔震响,尾卫惨叫一声,耳鼓破裂,七窍都流出血来。

“小子休得狂妄。”青龙使见四卫溃败,一振钢叉,冲了上来。

……

“想不到防卫临云塔的竟是证龙魔宗的人,这青龙使口说是奉裴行寂之命,也不知兰修儒是否知道此事。”楚煌在一旁暗暗盘算。

眼见楚钟和青龙使杀在一处,楚齐也不敢耽搁,娇躯微颤化作一只青鸟,展动翅膀飞到铁塔上面。楚煌心头一动,也急忙跟了上去。

这铁塔有十八层之高,下面几层都有高手防卫那是无疑了,楚齐躲到窗户外面观看,各层窗口都被铁板盯死,只能从缝隙中看到一些情状。塔楼里果然堆满了粮袋,每层都有两三个黑衣人在一旁看守。

楚齐接连看了几层,都是一般模样,倒也不见什么异处,到了第六层,却听的脚步声响,一个黑衣人从楼道跑上,恭身道:“小人见过龙使大人。”

“我听的下面有些打斗之声,可是出了什么状况?”一个黄衫文士背窗而坐,抚着一团毛绒绒的物事,慢条斯里的问。

楚齐仔细一看,那物却是一只狸猫,陡见窗外落了一只青鸟,顿时挥动毛爪,似要飞扑过来。

“怎么了,狸让。不许淘气。”黄龙使卡住它的脖颈往怀里按了按。狸猫轻叫了一声,心有不甘的伏下身子。

黑衣人躬了躬身,肃然道:“回禀黄龙使,传报有黄天贼的奸细前来刺探军情,青龙使已带人出去抓捕,请龙使大人和宗后放心。”

黄龙使轻嗯了一声,摆手道:“下去吧。”

“是。”黑衣人恭谨退下。

楚齐听的他是证龙魔宗五龙使之一,生怕他有甚异术,露出马脚。不敢多呆,扑扇着翅膀继续向上飞去。

连上几层也都无甚奇特,到了第十一层,里面却坐了个黑衣老者,楚煌冷眼旁观,认得是黑龙使岳季常。暗暗算盘,“这五大龙使已现了三个,听闻宗后伏蓉也在上面,证龙魔宗的高手倒有一半守着这临云塔。风回天却不现身,也不知打的什么主意。”

楚齐一层层的看上去,到了十六层,便不再堆放粮袋,也不见黑衣人踪迹,反而有几个妙龄女子守在楼下,塔中布置也讲究起来,四壁都贴满纱纸,桌椅井然,颇不简陋。

十七层坐着一个青衣女子,肤色白晳,眉眼盈盈,颇为动人,身后站着两个抱剑女侍,楚齐本道她便是宗后了,谁知听三人口中言谈,这女的却是什么圣使。楚煌却认得这少女便是伏青袅,上次在双雀庄还有过一面之缘。

楚齐料想宗后定在顶层无疑,行动益发小心起来,展动翅膀飞到檐外,心头微微一讶,底下十七层的窗口依例都以铁板钉死了,只有这十八层竟然窗口洞开,想来这宗后伏蓉自负其能,并不惧什么变化之术。

楚齐小心翼翼趴到窗口,一瞥之下,不由目瞪口呆。这顶层四壁也都贴满了纱纸,布置的甚为静雅。正对着楼口放了一架梳妆台,一把红木坐椅,都极尽工致。挨着妆台摆了一张凤榻,纱幔低垂,雕花刻镂,大有富贵之气。

床榻上轻纱低拂,帐幔却被银钩挂着,轻纱后面侧躺着一个美貌女子,乌发高挽,眉目如画,眼眸闭阖,似乎正在沉睡。她身上裙襦尽除,上面只穿了一件细珠连缀的抹胸,下身则是相同式样的小裤,深勒着臀腹。那细珠颗颗莹白,点点似玉,和她白腻的肌肤相互辉映,衣饰上连缀着少许薄纱,护着胸胯,瞧来更增几分迷离之感。

“呸,怪不得人都说证龙魔宗是八大魔宗之魁首,这宗后果然一身妖气,衣不蔽体的,也不知道个羞丑。”楚齐轻啐一口,惊愣之下差点从塔檐上滑下去。

伏蓉嘤咛一声,似欲醒转,娥眉微微凝起,却没有睁开眼来。

楚齐静伏不动,呆看了片刻,心头微奇,伏蓉的睡姿乍看无甚异处,细看来却颇有蹊跷,她一手支颐,手指却按着‘百会穴’,另一只手搁在腰侧,指尖不离脐窝‘神阙穴’,分明是在修炼一种高明术法。

楚齐心中一喜,恍然道:“原来伏蓉正在行功的要紧关头,大哥一心想建立功勋,若我将证龙魔宗的宗后生擒活捉,岂不是大功一件。”她心知机不可失,飞身掠入塔中,现出真身,手中灵芒闪动,展出一把精巧鸾刀。

楚齐刚想上前,心念一转,反手劈出一道刀劲,床前纱幔被刀气划断,缓缓飘落榻上。

伏蓉玉容恬淡,浑不知危险将至。她越是不动声色,楚齐越是笃定她有所顾忌,微一沉思,掉转鸾刀,向后飞掠,同时间鸾刀嗡声射出,飞打她‘膻中’要穴。这‘膻中’穴是人胸口要穴,元气运转必经之处,若被击中则道息涣散,重则有丧魄之险。

伏蓉娇躯一震,睫毛轻颤,明眸霎时亮如辰星,右手微抬,将鸾刀捏在手中。风声止息,好似收雷霆于一发,让人叹为观止。

“小姑娘,你是谁的属下,竟敢对我下手?”伏蓉俏脸微沉,伸手虚招,一领绣裙掩在身上。

“伏宗后果然术法神妙,小妹今天长见识了。后会有期。”楚齐心知不是对手,身形一动,飞身掠向窗口。

伏蓉随手一指,方才被鸾刀划落的纱幔飞射出去,兹兹缠住楚齐双足。楚齐大吃一惊,整个身躯被倒拽回来,砰的摔到楼板上,她还没来得及有何动作,伏蓉倏然掠近,伸指在她眼皮上抹了一下,楚齐顿觉双目沉重,脑袋昏沉,脖子一歪睡了过去。

“宗后——,属下来迟,请宗后恕罪。”

伏青袅听到响动,慌忙带着两个女侍冲了上来,眼见楚齐倒在一边,伏蓉则衣衫不整,心头一惊,赶忙俯身请罪。

“起来吧。此女有几分道行,既然能到我这里来,你们也拦她不住。”伏蓉摆手道:“我练功之时,向不许你们接近,出了岔子,也怪不得你们。揽琴、抱月、你们先将她带下去,好生看管,今天的事情,不准泄露给任何人知道。”

“是。”两女恭身应命,上前提起楚齐,走下楼去。

“青袅,你去给我倒杯茶水。”伏蓉淡淡吩咐了一声,坐到妆台前面,一脸懊恼。

伏青袅依言倒了一杯凉茶,看了看她的脸色,迟疑道:“宗后方才修炼‘郁火功’第三重,被那女娃无知闯入,没出什么岔子吧。”

伏蓉轻轻一叹,“我证龙道肇自人皇,从来都是宗主修炼‘青阳功’,宗后修炼‘郁火功’,方可有成。自从上代宗主得了龙族重宝‘五蕴黄金塔’,便把‘青阳功’搁下,到了风回天更是自幼修炼‘五脏藏’,我伏蓉虽不信命,修炼这‘郁火功’却是事倍功半,苦无进展,到如今才炼到区区第三重境界,从古以来,只怕还从未有过五重以下的宗后吧。”

“宗主一心修炼‘五蕴黄金塔’,自是因为此塔元力浩大,修炼起来比‘青阳功’为易,待得宗主修炼‘五脏藏’大成,回头再修炼‘青阳功’也是一样,到时他根基浩博,对宗后的助益必定更大。”伏青袅在一旁小心宽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