修仙帝国

第301章 伏蓉

第301章 伏蓉

“风回天我是指望不上了。”伏蓉微微哂笑,“他对五蕴塔过于依恃,‘五脏藏’炼的还是肾中藏。取意金生丽水,欲借五蕴塔元力哺养周天,可惜强宾压主,难以调和,他又难以割舍五蕴塔之利,以致于骑虎难下。五蕴塔庞然大物,地皇祖龙所创,证龙道虽有些奇功秘法,想要驭使此物,仍是蚍蜉撼树,难以为力。风回天贪心太重,弄成这个样子,也怪不得谁人。”

“宗后是说宗主已经肾水衰竭,炼不得‘青阳功’了?”伏青袅大为讶异。

伏蓉轻声一叹,也不答话,举起手中的茶杯啜了一口,脸蛋浮起一抹红艳之色。

“该死,那小丫头要打我‘膻中穴’,我不得已只好松开脐上‘神阙’,元气却没能及时收入气海。”

“那该如何是好?”伏青袅面颊一烫。

伏蓉轻颤着抓住她的小臂,咬着粉唇道:“你来帮帮我吧。”

“我……”伏青袅娇躯一软,被伏蓉使劲一拽,跌入她怀里。伏蓉轻吟一声,她刚才急于御敌,仓猝间只来得及披上一件衣裙,这一挣动,衣裙便滑落肩头,露出大片滑腻的肌肤。

伏青袅趴在她胸口,低声喘息,她虽然对师兄风承宗倾心已久,但证龙道门规极严,没有宗主首肯,也不敢跨越篱樊。伏蓉的‘郁火功’炼到第三重,时常遭受情欲反噬,忍耐不过,也会找她做些假凤虚凰之事。

伏蓉被情火烧灼,力气大的惊人,她身上的裙衫早已落下,露出一身小巧的‘细珠缕’遮住羞处。伏青袅被她抱住亲吻,柔嫩的手掌不停在身上摸索,她生怕伏蓉情火焚身之下,不知轻重,若是扯坏了衣衫,被手下侍女见到,却不好看。连忙解开衣带,脱下衫裙,远远的丢在一边。

“青袅……姐姐好难受。”伏蓉抓住她的手掌按在胸脯上,娇躯微微耸挺,娇媚横生。

伏青袅目瞪口呆,伸手将她的小裤扯落下来,这套‘真珠缕’触手轻凉异常,一来可以遮蔽羞处,二来修炼郁火功的时候可以抑制情火,也是证龙道历代相传的宝物。伏青袅在她腿间一摸,触手一片湿腻,伏蓉娇哼一声,按着她的乌发向**贴去。

伏青袅有过经验,知道症结所在,手指在她下面一阵摸索,取出一颗碧绿的珠子,这叫‘含素珠’,也是辅炼‘郁火功’之物。她将湿淋淋的珠子放到‘真珠缕’上,还没回过神,便被伏蓉扶着后脑按到秘/处。

……

远处的打斗声渐渐停止,也不知楚钟和青龙使胜负如何,楚齐被证龙魔宗抓住,她害得伏蓉差点走火入魔,这回只怕难以全身而退。她和楚钟形影不离,又是兄妹相称,楚煌未听过威侯生前尚有一女,也不知这妹子从何而来。不过,楚齐并无大错,失手被擒,既然遇见了,又岂能见死不救。

伏蓉两人正亲昵的热火朝天,娇腻的肌肤一丝不挂,看她的神情,也不知还有几分功力存在。

楚煌心头一热,不敢多看,闪身进了顶楼,掠过楼道,向着下面行去。

伏蓉微阖着眼眸微微一怔,细滑的肌肤泛起一丝冷栗,舒畅的感觉传来,慌的她掩住小口,眼角泛起几点泪花。

揽琴、抱月趴在一起,指着楼上面露怪异之色,不时轻轻娇笑。显然对伏蓉的事情也是心知肚明,只是不敢宣之于口而已。

楚齐被反绑了系到床槛上,双目紧闭,只怕一时半刻还醒不过来。

楚煌悄然靠近过去,迅速现出真身,在两人腰间戮了一下,两人都觉得半边身子一麻,哼都未哼一声,便软趴在桌子上,除了眼珠子尚能转动外,别的地方一概动弹不得。

楚煌修炼‘化蝶离魂术’,对全身气窍的了解程度,实在远过常人,不管截气、送气,用起来都是得心应手,功效便和武术中的点穴一般无二。不过点穴非按时辰运行不易点中,截气则可以随心所欲,手到擒来,实际便是以自身元气阻断别人气脉运转的霸道手法。穴位便如经脉之港口,必须血气过港才能令止,当然无法跟截气相比,不过点穴术寻常武人都能练习,截气则非勾通魂魄不能有成。

楚煌轻手轻脚的走到楚齐身边,观察片刻,也不知伏蓉使了何种手法,让她昏睡如死。没奈何,只好将她揽抱起来,等到出了铁塔,再另想办法。刚要上前将钉住窗口的铁板震碎,倏倏两道人影从顶楼掠下。

“恶贼,哪里走?”伏青袅伸手一抖,青丝软鞭激射而出,柔若无骨,运转随心,宛如一条大蛇。

楚煌微吃一惊,身形微侧,百忙中让了开去。软鞭势头不绝,砰的一声甩到窗拦上,铁板碎为两截,远远飘落下去。

“伏圣使好大的火气。”楚煌瞟了两人一眼,淡淡一笑。

伏蓉俏脸微红,她穿了一身白色裙裳,衣带齐整,只不知衣下是否也打理停当。

“原来你们是一伙的?”伏青袅咬牙切齿地道。

“我们?”楚煌奇道:“伏圣使莫非认得我?”他记得自己并没有以真身和他们照过面。

“何只认得。”伏青袅冷哼道:“你不就是那把妖刀,你不是跟骊龙宫的臭丫头在一起吗?她到底把我师哥怎么样了?”

“你既然这般记挂风承宗,为何不去骊龙宫寻他?”楚煌淡笑道。

“我……”伏青袅看了伏蓉一眼,默然无语。她在证龙魔宗中虽看似地位尊崇,但这种身份颇有一些狐假虎威的味道,在风回天的积威之下,当然不敢拂逆他的意思。方今黄天军气势正盛,风回天也想混水摸鱼,一时却无暇顾及风承宗的事。

“你们可是黄天贼的细作?”伏蓉冷着脸问。

“我本道风宗主被南方凤皇追的无处安身,应该龟缩起来,小心度日。想不到你们还敢出来兴风作浪,真是让人刮目相看。”楚煌哈哈笑道。

“你知道的倒是不少。”伏蓉轻哼道:“可惜你是没有机会出去报与南葳知道了。”说着衣袖微抖,水袖匹练一般射了出来,柔软如水之物,偏有石破天惊之势。

上次在双雀庄,龙曼歌力战风回天,楚煌也未见伏蓉出手,刚才她数合拾掇下楚齐,虽是身法奇诡,也未见如何了得之处。这时,使出水袖功夫,直如浊浪排空,气势峻急。楚煌曾见张无缺兄弟和孟公威以柔化刚,将拂尘使的出神入化。伏蓉的‘流云水袖’随意招展,忽刚忽柔,难得是刚而能敛,柔而有势,单这一手功夫便不在张无缺之下。

楚煌数度想扑出窗口逃生,都被伏蓉轻描淡写的截了回来,躲闪片刻,怀中一紧,伏蓉衣袖微抖,缠住楚齐的头颈,他要是使力坚拒,只怕楚齐立时便要脑袋搬家。

楚煌微一犹疑,楚齐已被她拽了过去,挥袖一拂,一股沛然元力将楚齐推的横刺里飘出,伏青袅连忙接住,冷冷的瞅了楚煌一眼。

“宗后的‘流云水袖’果是天下一绝,好生让人佩服。”楚煌呵呵一笑,手掌一转,荒芜刀凝气而出,宽仅两指,毫芒吞吐。

伏蓉水袖一翻,飞打他头脸,脚下微动,横掠五步,玉掌轻飘飘的按他胸口。楚煌微吃一惊,荒芜刀和水袖迅速交换数合,水袖刚击柔翻,变化莫测,他连削数下,都难以得逞。

伏蓉已逼至当面,楚煌边战边退,这楼层空间本就不大,两人一追一退,瞬息便逼近墙壁。这墙壁外面是沉铁烧锻,里面却是砖石结构,坚固异常。楚煌暗暗咬牙,这伏蓉一副娇滴滴的样子,想不到打斗起来,竟如此凶猛,两条水袖倏出倏没,便如同手舞两条银蛇,奋力应付尚且不暇,哪还有余力转身破塔。

再斗数合,楚煌抓了一把金砂在手,冷喝一声,“看打。”金砂灼灼,让人气息一紧。

伏蓉冷冷一笑,玉掌一翻,掌中云气浮动,一式‘鲸吞百川’将金砂拢到掌中。她勤炼‘郁火功’虽然进益不大,但那法门却是道门上乘,楚煌见她掌心凝如冰霜,金砂遇之即被抽去火炙之气,不由暗暗心惊。

“宗后好俊的功法,咱们就此别过。”

楚煌得此喘息,脚步一错,飞向窗口掠去。

“哪里逃。”伏蓉俏脸微沉,伸指连弹数弹,几个泛着金芒的光团飞了过来。楚煌识得厉害,反手疾劈数刀,将光团挡开。

伏蓉默念法咒,光团一炸即合,倏的粘到楚煌脖颈上,化作一个黄澄澄的项圈,伏蓉挥动水袖系到金圈上面,扬手一拽,楚煌‘哎呀’一声,倒掠而回。

伏青袅拍手笑道:“我家宗后给你戴个金项圈,看你小子还往哪跑。”

伏蓉‘卟哧’一声,笑吟吟地收回水袖,娇媚无限。

楚煌冷哼一声,心念转动,又作化魔刀之体,只是这回任他如何变化,即便薄如纱纸,那金镯还是牢牢的箍在上面,一点也不放松。

伏蓉冷眼旁观,待他施尽解术,曲指弹出一道劲气,楚煌身体一震,只觉一缕元气透体而入,道息微微一滞,运转不灵,顿时现了真身。

“启禀宗后,宗主和裴大将军来了,请你下去相见。”一个女侍站在楼口恭谨说道,伏蓉曾有严令,他手下这些女侍是上不得最后两层的。

“知道了。”伏蓉冷冷应了一声。她瞟了楚煌一眼,吩咐道:“青袅,你把这两个人送到顶楼,好生看管。这小子术法奇特,虽被我暂时制住了,我不在跟前,恐他会耍些机诈,伺机逃跑,不管他说些什么,你最好不要答应,明白吗?”

“属下明白。”伏青袅恭身应道。

“嗯。”伏蓉点头道:“你帮揽琴、抱月两个推拿一下气血,我去去就来。”

“是,恭送宗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