修仙帝国

第302章 大小周天

第四卷 名动八表 第302章 大小周天

伏青袅望着伏蓉下楼而去,回头瞟了几人一眼,揽琴、抱月被楚煌‘截气手’所伤,虽是神志清楚,却难以移动分毫。楚齐则被伏蓉所制,酣睡不醒,毫无知觉。楚煌被伏蓉送入了一道元气,亘断气脉,道息难以周流全身,想要遁逃是万难如愿了。

伏青袅见他闭目调息,不由微微冷笑,刚想讥讽两句,心念转动,想起伏蓉的叮嘱,顿时泛起寻思。

“宗后让我不要跟他说话,分明是怕我心忧师哥的下落,误了大事。再说这小子道法不俗,又有魔刀化身,变化莫测,宗后尚且跟他斗了数十合,才将他拿下。万一真像宗后所说,一个不慎着了他的道,未免得不偿失。”

伏青袅想到这里,便依伏蓉所说,将楚齐扛到肩头,再一手提起楚煌,放到顶楼。回来帮着揽琴、抱月两个推拿气血。

“宗后不让我问他话,我便干脆连顶楼都不上去,又有揽琴、抱月这两个小妮子作证,料想宗后也不会起疑。”

楚煌这时也无心找她答话,伏蓉素有‘金镯连环’,上次用来禁锢南葳,自谓可以阻断神识,隔空拿人也不亚于捆仙绳之流。好在荒芜刀也是盖世奇兵,楚煌挥刀劈砍,虽是脖颈上着了一道,倒没有让其组成连环。不过伏蓉送入他体内的元气却是她修炼的‘郁火功’,精纯无比。这郁火功修炼的是阴极之火,和宗门另一路‘青阳功’向来是相生相克。

这道元气刚猛霸道,在他体内横冲直撞,却和他以往所炼格格不入。

……

其实修行一道,本有大乘、小乘之分,小乘即是人体小周天,注意于炼精化气,锱铢累积,未始不能有成。凡间宗主多是此类。大乘则是身外大周天,人仅为世间一物,和天地相交通,天地万物莫不挥之即去,招之即来,魔王妖圣,诸天圣人莫不有此境界。

而修行之人,最重法门,古来不乏为一奇功秘笈争的头破血流的,倒也不是空来风。不过所争者也未必都名符其实,老子说,‘人法地,地法天,天法道,道法自然’,天地大道昭昭可见,必不许私心藏匿也,故而,可以秘不示人的断非大道。道门第一经典老子所传[道德经],言简意赅,人人可读,不过,真要有所领悟,却要看个人造化。

证龙魔宗号称道法人皇,虽然不知真伪,但门内流传的两门奇功‘青阳功’和‘郁火功’,却是大乘法门。楚煌修过六魅玄藏的‘化蝶离魂术’和瑯環御苑的‘北溟接引术’,这两种法门都在突破小乘,递接大乘,然而‘离魂术’本是奇人异想,并无邃密之思,‘接引术’法大术小,沦入小乘而不自知。另有家传‘叩鼎九问’,也算小乘的顶尖法门,观楚霸王当年力可拔山,终不免乌江自刎,便知道此法终难超凡入圣。况且,楚煌辗转习来,楚庄资质不佳,自也难以悉心传授。

楚煌上次在桃源谷和妖族六君大战,被大风罡劲所伤,离魂术敝病尽显,小乘而不以气海收束,大乘却难吸取万物,几乎酿成大祸。多亏荒芜刀魂魄相感,从此成就魔刀之体。自那以后,离魂术已和他功法不合,便不再炼,接引术不过是取巧小技,不知别择,则无益有害。至于叩鼎九问,则本非全篇,修炼下去也难以大成。

楚煌眼界一脯便觉得三种功法都非大乘正道,是以伏蓉送入一道‘郁火功’元气,他便难以化解。不过,他以离魂术开辟魂窍,使魂魄相合,既不同武术的专炼阳魄,也不同道术的偏重神魂,只可惜未通洗炼天地阴阳的法门,便如同空有广厦万间,却无人入住。

伏蓉所炼‘郁火功’精纯无比,若是寻常武者被他打入元气,必是经脉尽毁,魂飞魄散,若是道门炼气士,也难免道息紊乱,烧伤神魂。相比之下,楚煌已算幸运。

“他可是‘龙城凤都’的赫赫有名的龙城四圣之一,被兰泽王派到裴阳秋军中作了监军,明天是一个大日子,裴氏父子将有大动作,嫌此人碍手碍脚,便邀我和宗主将他擒了来。你们先将他看好了,看看明天情势,再作计较。”伏蓉轻声一笑,快步走向顶楼。

楚煌暗吃一惊,“兰修儒也要在明日设计擒捉裴氏父子,想不到他们却已抢先下手。‘青龙’庞入霄功法不弱,即便不如风回天,和伏蓉应有一拼之力。连他都被捉了来,兰修儒情势不妙。”他心念电转,这一迟疑伏蓉便快步上楼而来,眼见是跑不成了,他也想从伏蓉口中多听些裴氏父子的计算,便坐回原处,将金镯放回颈上。”

“他们两个还算安稳吧?”伏蓉扫了两人一眼,笑着问道。

“回宗后,这两人一整天都在沉睡,想是宗后术法高妙,他们根本无力破解。”伏青袅走到桌爆倒了一杯热茶,送到伏蓉面前,小心地道:“宗后出去一天,必是劳累的紧了,不知明天还有什么事情?”

“嗯,确实有些累了。”伏蓉接过茶杯轻啜一口,揉着香肩道:“这些年养尊处优,几乎没怎么和人交过手,一连斗了三场,来回奔波许久,一时还真不习惯。明天有白龙、赤龙两位龙使相助宗主,我再派黄龙使前去接应,料想也足可应付了。临云塔也是要紧之地,和他俩同来的那个小子,昨晚被宗主惊走了,难保不会复来。黄天贼攻城在即,临云塔更是万万不能有失。”

“以宗主和宗后的修为,什么样的蟊贼不是手到擒来。”伏青袅娇声笑道。

伏蓉放下茶杯,摆手道:“你先下去吧,我还要炼一会儿‘郁火功’,龙城凤都的功法和我们证龙道颇有可以相互引证的地方,可惜绝学失传,庞入霄也不知根细。否则,宗主旧伤未愈,以我的三重‘郁火功’未必是他的对手。”

“是,”伏青袅应了一声,又道:“这两人怎么办?”

伏蓉娥眉微凝,淡淡说道:“他俩就先留在顶楼吧,我们既然志在天下,便不易多竖强敌,他俩都是黄天贼的人,功法不弱,必非籍籍无名之辈,敢闯我的临云塔,也算有些胆识。万一黄天贼杀来,是战是和,都有用处。”

“是,青袅告退。”

“去吧。”

伏蓉待伏青袅下了顶楼,走到楚齐面前,故伎重施在她眼皮上抹了一下,楚齐顿觉大脑昏沉,歪头睡了过去。他又来到楚煌面前,瞟了他一眼,微微一讶,伸手拿住他腕脉,愕然道:“你竟然将我的郁火元气化解到这种程度?”

楚煌暗道惭愧,他见伏蓉过来,生怕她看出破绽,已将郁火元气尽数放出,做出到处冲撞的样子,不过伏蓉修炼‘郁火功’多年,对元气的熟悉远非他可比,些许碍眼法自然瞒她不过。

“我倒要看看郁火元气能不能奈何得了你。”伏蓉冷淡一笑,抓起他双手,顺着腕脉同时攻入两道元气。楚煌闷哼一声,额上冷汗直落,半个身子顿如浸在火盆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