修仙帝国

第304章 福祸相倚

第304章 福祸相倚

楚煌哭笑不得,捉起她的下巴将香舌咂进口中,伏蓉咿唔一声,凤眼眯了起来,抓着楚煌的大手按到胸脯上。

“伏蓉……醒醒……”楚煌摸索着将她身上的珍珠小衣解下,一边揉捏着雪腻的胸肉,笑着在她脸蛋上拍了拍。

“怎么……”伏蓉娇吟着眼眸微启,疑惑地望着他。

楚煌抱起她的臀部几步走到床前,将她放到榻上,伏蓉娇躯一软,躺在锦被上,捂着胸前的美肉,一脸羞涩。

“转过去。”楚煌笑了笑,抓起她的细腰让她背过身跪到榻上,伸手在丰盈的翘臀上拍了两记,将细珠小裤扯了下来。

伏蓉娇羞难禁,趴到锦被上轻轻低泣。楚煌在她腿间摸了一把,知她已经差不多了,便抓住绵软的臀瓣,使劲一撞。

“什么东西?”伏蓉轻吟一声,楚煌也禁不住一个哆嗦,打了个冷颤,眉头微紧,也不管伏蓉大呼小叫,摸了半晌,才将‘含素珠’拿了出来。

“你的花样还真多,还有别的吗?”

“没……”伏蓉红着脸,浑身乏力,这片刻她已丢了两回。

楚煌重振雄风,抄起她修长光滑的美腿,狠狠压了上去。伏蓉小口微张,柔臂紧紧揽抱着他的肩傍,娥眉凝了起来,颤声道:“轻……轻些……”

两人一个是血气方刚,一个是娇娆久旷,自不肯草草了事,伏蓉看似娇柔不堪,竟也极耐挞伐,口中虽是‘轻些’‘饶我’的乱叫,四肢相缠却一点也不肯放松。到了梅开三度,伏蓉猛一哆嗦,抓紧楚煌的脖颈,低声道:“别动,我来了……”红唇微启堵住他的嘴唇。

楚煌微微一怔,遂即觉得一股冰凉之气从下体传入,冲融气窍,运行一个小周天,反顺着‘百会’‘曲池’通过舌尖返回她体内。

那‘青阳功’和‘郁火功’一个质阳一个质阴,必须通过一番洗炼,才能阴阳化合,楚煌虽未炼过‘青阳功’,但这两种功法原本就是质同秉异,‘郁火功’经他一番洗炼,便可谓作青阳功,这也是他的‘离魂术’接近大乘法门,颇有一些底子,‘叩鼎九问’又正好是质阳之功的缘故。

元气运行一周天,两人同时睁开眼来,楚煌见伏蓉明眸清亮,雪白的脸蛋泛着动人的红润,和先前的冰雪之色大不相同,心知这一番化合,伏蓉获益非浅。他的根基虽远不如伏蓉,但得了她的红丸和津液,加以炼化,也算初窥青阳郁火功的门径,从此筑下根基。况且,伏蓉元气在他体内运行,被他轻车熟路炼化了不少,也是机缘不小。

伏蓉紧了紧娥眉,推他道:“你出来吧。”

楚煌嘿然一笑,挺了挺腰道:“蓉姐这里很温暖,我再呆一会儿。”

“你怎么又……”伏蓉轻咬粉唇,抚着他的脸颊,轻声一叹,“小哥哥,蓉姐只怕喜欢上你了。”

“是真话?”楚煌抓起她胸前的粉肉捏了捏。

“嗯。”伏蓉粉面通红,忍不住夹着他的腰胯,怔怔地道:“我都还不知道你叫什么名字呢,你是黄天贼的人吗?”

“我叫楚煌,城外的须立侯楚庄是我的四叔。”楚煌抬头笑了笑,含住她的粉粒。

伏蓉娇吟一声,挺了挺胸脯,轻叹道:“蓉姐被你害死了,小坏蛋,你再来爱我吧。”

“蓉姐真是一个尤物。”楚煌啜着她的耳垂,小声说了几句。伏蓉面红耳赤,握起拳头轻轻捶他胸口。

楚煌哈哈一笑,抄起她细嫩光润的美腿,压到胸脯上,猛虎扑食一般大动起来。两人不知疲倦的弄到深夜,伏蓉把嗓子都喊的哑了,才抱在一起,沉沉睡去。

……

楚煌醒来的时候天光已经大亮,他怔了片刻,想起今天还有大事才着了慌,伏蓉仍缠紧了他睡的正熟,床褥上秽迹斑斑,可见战状的惨烈,楚煌看着床单上的血迹微微苦笑,风回天不能人道也就罢了,伏蓉炼那邪门的‘郁火功’还能留着落红,倒让他稍感意外。

楚煌轻手轻脚的从她身下将衣服拽出来,伏蓉嘤咛一声,醒转过来,看着他怔了一会儿,默然无语的起身穿衣。

“蓉姐,我今天有点要紧事,晚些再来看你好吗?”楚煌穿好衣衫,转见伏蓉坐在梳妆台前,对着镜子,呆呆的篦着头发,上前抚着她的香肩笑道。

伏蓉轻轻一颤,面无表情地道:“你走吧,想活命的话就不要回来。”

“我可以把她带走吗?”楚煌一指楚齐。

“她是谁?”伏蓉轻咬粉唇,忍不住问了一句。

“这是我妹妹,唤作楚齐。”楚煌走到楚齐跟前,微微一怔,这小姑娘一脸憔悴,也不知何时醒了过来。

“可以。”伏蓉点头。

楚煌伸手在楚齐肩上拍了一下,他现在对‘郁火功’也颇为熟稔,要解开她身上的禁制便不很难。

楚齐觉着一股热气从足下‘涌泉’传来,不由跳了起来,瞪了楚煌一眼。

楚煌莫名其妙,他却不知道楚齐听了半夜**,不对他咬牙切齿才怪。走到窗口衣袖轻拂,将法阵解开,回头笑道:“我会回来看你的。”

“你可别指望我会手下留情。”伏蓉冷着脸道。

“蓉姐你好好修炼‘郁火功’,下次我再来帮你。”楚煌语带谑笑,摇身化作一道金光,消失无迹。楚齐也忙化作青鸟,扑扇着翅膀飞了下去。

伏蓉面颊微烫,对着镜中那个如花似玉的人儿,轻柔一叹。

……

“楚齐,你可有办法和楚钟联络?”两人下了临云塔,飞身到寺后的竹林里,才停下脚步。

“有是有,不过大军午时便要攻城,现在联络也来不及了。我大哥心高气傲,只怕不会出城复命。我还是先向任南王说知塔中情况,免得耽误了大事。”楚齐确是对楚钟知之甚深,这番分析也入情入理。

楚煌点头道:“那好。你回去汇报临云塔的情况。我先到兰王府看看。”

“那你多加小心。”楚齐叮咛了一声,转身化作青鸟飞向城外。

楚煌匆忙赶到兰王府,老远便看到府门张灯结彩,香车驷马络绎不绝,长史卫都一身锦衣,站在门口答礼贺客。

“卫长史——”楚煌喊了一声,笑嘻嘻的走上前来。

“行素道长,”卫都一见是他,微吃一惊,连忙小跑几步,挽住他的手臂走到一旁,小声道:“你可算来了,大王早有吩咐,说是你一回来,便请到书房找他。”

“哦,那你忙吧,我认得路。”楚煌见此处人声嘈杂,也不是说话处,便撇下卫都,大步走进府去。

府中也到处张挂红绸,一团喜气,不少兰泽官员聚到回廊下,厅堂里,相互攀谈,一脸热络,浑不知贼寇即将攻城。

楚煌正思量着先看兰毓,还是先见兰修儒,一阵香风飘来,肩头被人拍了一下,扭头看时,照胧云正对着他笑。她穿着一身烂银甲,乌发结成马尾以丝带束住,英气勃勃,很是干练。

“胧云,你怎么在这儿?”

“你也不看看现在是什么时候了,再不露面,郡主都急死了。快走。”照胧埋怨了两声,拽起楚煌便向后园跑去。

“兰泽王准备的如何?黄天军也熟知城中之事,万一突起变故,局面难以收拾,他们必会乘乱来攻。”楚煌边走边说。

“抱香姐就只让我保护郡主的周全,别的事我哪管得了呀。你先去见见郡主,让她安心。”

两人快步来到后园,照胧云却未在兰毓房前停下,反而更向园里,穿过一条回廊,绕过一片花圃,走到一座小楼跟前。

“子衿不在外面吗?”楚煌心知兰修儒对兰毓定有一番安排,既来之,则安之,也不十分疑惑。

“为了万全起见,郡主现在和夫人、小世子住在一起,由我、太史紫仪和几个龙城凤都门人一起保护。”

照胧云口中解释,正要上前将房门推开,却听的‘吱呀’一声,有人听到动静,将房门从内里拉了开来。

门里站着一个玄甲红袍的女将军,头戴凤翅盔,腰系狮蛮带,威风凛凛,器宇不凡。

两人四目相对,都是怔了一怔。楚煌轻笑道:“紫仪,好久不见。”

“嗯,楚公子一向可好?”太史紫仪让到一旁,两人虽是前两天才照过面,却未有交谈,她性情沉静,听楚煌如此说,便也一笑了之,自不会出言讥讽。

“还算平顺,你何时回了龙城凤都?”楚煌好奇问道。

“此事说来话长。”太史紫仪默然道。

“原来你们认识呀。”照胧云诧异地看着两人,指了指顶楼,“郡主在上面。”

“你们上楼去吧。我到楼外守着。”太史紫仪站到门口,四处观望。

“我先去看看郡主。”楚煌轻咳一声,径自沿着木梯走上。

龙城凤都三个女弟子,红珠、云霞、月绡守在房中,陈鱼守在榻边,哄着小双入睡,兰毓则坐在桌旁,漫不经心翻一本书册。她早听到楼下的谈话声,无奈房中有这么多人,她可不好无遮无拦的跑下去。

“夫人,郡主——”楚煌在楼口站定,拱手和陈鱼见了一礼,和兰毓四目相视,便觉有无限满足。红珠三人也都扭头过来打量着他,眼中露出怪异之色。

“行素道长匆匆而来,莫非大王有什么吩咐?”陈鱼暗自一叹,她知楚、兰两人关系匪浅,总是不足为外人道,她算是兰毓的长辈,不得不出面敷衍一番。

“有龙城凤都几位师姐照料,大王可无后顾之忧。他让我来巡看一下,询问夫人和郡主还有什么要交待的?”楚煌信口胡诌。

“我和小双都很安好,请大王不必顾虑。”陈鱼淡淡说道。

“是,夫人的话我定会送到。”楚煌微微颔首,扭头看着兰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