修仙帝国

第305章 灵弩齐发

第305章 灵弩齐发

楚煌从小楼中退了下来,由始至终也没跟兰毓说上两句话,一来红珠三个在场,诸多不便,二来兰王府形式严峻,徒为甜言蜜语所惑不过是饮鸩止渴。眼下最要紧的还是尽快了解兰修儒的通盘计划,并把这两天得到的消息告知于他。

楚煌走出后园,便听到府门前一阵噼啪鞭炮声,骑着高头大马,一身喜服的裴阳秋被人簇拥着走进府门,依例应该到兰修儒的书房奉茶,等待兰毓打点完毕,好迎上花轿,返回丞相府。

卫都带着几个园仆将裴阳秋送进书房,回过头高声道:“裴将军现在房中喝茶,请诸位大人先到园外等候,稍时一同到丞相府观礼。”

“那是自然。裴将军既是丞相之子,又是大王之婿,这顿喜酒那是无论如何都要吃的。”贺客们纷纷拱手,哄闹着返身出园,有些性急的便驾着自家马车,先一步往丞相府去了。

楚煌心头一动,摇身化作一道薄光,粘到卫都衣襟上。现在将近午时,光天化日,乾坤朗朗,这点明光自是毫不起眼。

书房中已经过一番布置,几个大案被撤了下来,显得敞亮许多。兰修儒坐在主位,玄衣红袍,发束蛟带,脸上挂着一丝笑意,端茶坐饮,镇定自若。于采湘也坐在一旁相陪,轻嘘着热茶,眸光时或一转。

裴阳秋还带了几个接礼之人,围着桌子两边坐定,不紧不慢的吃着茶点。

卫都走进房来,不动声色的微微点头。

兰修儒轻咳一声,欠了欠身道:“卫长史,你去催一下毓儿,让她快点准备,别让新贵人等急了。”

“是,我这就去。”卫都缓步退出。

“且慢,郡主玉体娇贵,自是须打理停当,大王不必催促。”裴阳秋眼珠一转,举着茶杯道:“小婿正好恭聆大王的教诲。咱们以茶代酒,大王请。”

“好,难得裴小侯这般懂事。”兰修儒拿起桌上的茶杯。

两人相视一笑,茶杯轻轻碰到一起,发出叮的一声,两只茶杯哗然碎裂,摔到桌案上。两人微微一怔,他们都暗施劲气,将手中茶杯震碎,却未料到对方也是一般心思。

裴阳秋下首那人古怪一笑,撩开衣袍,一团毛绒绒的物事扑了出来,飞抓兰修儒的面门。却是一只棕毛黑纹的狸猫,这狸猫凶猛善斗,扑抓甚捷,大出众人意料,兰修儒挥袖击打,不妨裴阳秋早从袖中一探,拔出一把寒光闪烁的短剑,飞刺兰修儒胸口。

房门砰的一声被人撞开,穆雄带着一队兵卒冲了进来,他们也都以兰修儒碎杯为号,却不知裴阳秋也有准备,竟然抢了先手。

兰修儒暗施劲气,将桌案高高掀起,借机阻了裴阳秋一阻,衣袖虚拂,木案哗然一声,裂为数段,一柄鲨皮包裹的长剑展露出来,兰修儒伸手一招,长剑脱鞘飞出,落入他手。反手一剑将狸猫扫开。剑名‘斩鲨’,长可五尺五寸,冷寒如冰,清光照眼。

这一串动作虽是迅疾,衣袖仍是被狸猫扯落下来,手背上现出几条血痕。他心头恚怒,沉声道:“裴阳秋,你竟敢私携利刃,想造反吗?”

“兰修儒,你昏政失德,人人得而诛之。死到临头,还不觉悟么。”裴阳秋急递数剑,扭头道:“白龙使、赤龙使,你俩守住大门,黄龙使,于采湘便交给你了。”

“裴将军放心,你只管动手便是。”黄龙使嘿然笑道,伸手入袖,掏出一把铁扇,撑开来轻轻摇晃。

白赤两龙使掀开衣袍,各自在腰间一摸,一个使一条白杆银枪,一个横一条狼牙短棒。他们使的都是‘五行藏’,腰间缀有金钮,可藏刀剑。

修行之士为图省便,灵器即要隐蔽,又要便携。通常便有三才藏、五行藏、五官藏、五脏藏等法门。

三才即是天、地、人,藏于三才,以神识感召,招之即来,挥之即去,匿神兵于无形,让人防不胜防。管方衡的天月刀,楚煌的地裂矛都是此类。

五行便是金、火、木、水、土,将兵器炼作五行之属,佩带身上,乃是最实用的法子。

五官则是眼、耳、鼻、口、舌,譬如剑仙藏飞剑于鼻,用时哼为白气,美猴王藏金针于耳,都是此类。

五脏则为心、肝、脾、肺、肾,风回天藏五蕴塔于肾,便是此种,大成之时,可与天地灵宝相互哺养,受益无穷。

两龙使大喝一声,截住穆雄搏杀,穆雄所率虽是五卫军精锐,近身交斗却不是两人对手,白龙使的银枪好似一条银蛇,抖散开来,幻影重重,众兵卒肉眼凡胎,哪里识得,惨呼声中,纷纷中招。赤龙使大吼冲杀,一条狼牙棒挥舞起来,携有百斤之力,当者立靡。

“奸邪小人,我为政如何,哪里轮得到你来指手画脚。”

兰修儒挥剑疾斩,剑气纵横,自有种逼人之势。他出身战阵,早年也蒙荆威侯传授过一些‘叩鼎九问’的心法奥妙,剑法大开大阖,寒人胆魄。

裴阳秋虽也是统兵之将,却无甚壮勇敢死之气,加之一寸长一寸强,两人所持均是宝剑,裴阳秋短他数寸,哪里占得到便宜。

黄龙使站在一旁观战,于采湘低头品茶,却也不忙动手。房间中刀光剑影,什物翻飞,一片狼籍。黄龙使见裴阳秋渐渐处于下风,口中唔咿连声,狸猫低伏于地,嘶叫一声,蓦的长大数倍,赫赫如一头猛虎,飞扑兰修儒而去。

“孽畜,找死。”

兰修儒正和裴阳秋近身搏杀,何曾妨得此招,剑下不敢稍忽,顿被狸猫一个起落,扑倒在地。眼见便要遭了虎吻,一道金光飞窜而至,绕着狸猫脖颈一扭,那孽畜吃疼不过,伸爪向金光抓去。金光幻了一幻,化作一个人形,楚煌凝出荒芜刀,飞快在它腹上划了一下。

狸猫惨吼一声,趴伏下来,浓血流了一地,复又缩回原状。

“你是何人,竟敢杀我爱兽?”

黄龙使变了颜色,刚要上前,于采湘暗施灵力,茶杯倏的一声,携着一股劲气,飞打他面门。黄龙使连忙张扇一挡,茶杯卟的碎裂,劲气凝而不散,好像一个千斤大锤猛砸过来。

黄龙使疾退数步,铁扇飞旋,将劲气泄去。于采湘轻叱一声,手中展出一柄青气勃郁的长剑,飞身刺来。黄龙使不敢怠慢,见招拆招,挺身斗在一起。

楚煌观看场中形势,低声道:“大王,裴阳秋早有准备,他手下几人都是证龙魔宗龙使,术法不俗,房屋狭小,不利弓弩,中卫军施展不开,于我们不利。”

“好,咱们先退出去。”兰修儒也深知其中利弊,让开众人,疾步向门外走去。

“三位龙使不要恋战,抓住兰修儒要紧。”裴阳秋忙喊一声,挺剑攻上。楚煌微微冷笑,疾劈数刀,劲气犹如海潮,一波才动,万波相随,波澜相击,充塞斗室,裴阳秋只得掠身退开,避其锋锐。

“穆统领,速调弩士上阵。”兰修儒仗剑而立,高声吩咐道。

“是。”穆雄退开两步,猛一挥手,手持灵弩的兵卒掩了上来,扣动机括,火灵石砰砰打出,激起火光一片。于采湘舍了黄龙使,飞身疾退。黄龙使紧追而来,穆雄急喝声‘放’,灵石震响,迅如流火,饶是黄龙使躲避的快,肋侧仍是着了两颗,火毒攻心,血流如注。

赤、白两个也大惊后退,推过一个高大书柜,躲在后面。几人虽是颇通术法,但灵弩之劲之捷都堪比术道高手,几十张灵弩一字排开,便是一门宗主也不敢轻撄其锋。

几轮灵弩扫过,书柜上千疮百礼,四人都已狼狈不堪,眼见得便是釜底游鱼,命在顷刻。

兰修儒沉着脸道:“围上去,格杀勿论。”

几十个弩士分成两队,各端着灵弩缓缓逼近。四人面面相觑,额头都已见汗。沙沙脚步声好似细雨,房中静的落针可闻。

“你们快走。”白龙使大喝一声,一手抓透书柜,如同举着一面大盾向着兰修儒等人逼去,一手摇动银枪,将逼到近前的弩士挑翻。

楚煌冷哼一声,挥手劈出一道刀气,书柜哗然断为两截,露出白龙使半个身体。众弩士灵弩齐发,砰砰数响,将他打的面目全非。

赤龙使举起狼牙棒轰隆两锤将墙壁砸出一个大洞,裴阳秋和黄龙使缩身跃了出去,等到赤龙使矮身欲跑,不妨白龙使殒命当场,他后背空门大露,弩士一拥而上,砰砰几响,全打在后背上,骨肉翻飞,眼见也难活了。

“裴阳秋跑了,快给我追。”

穆雄正要率兵返身去追,一股磅礴劲气从后面压来,一条黑影大鸟般掠至,出手如电,在后排弩士背上飞快拂过,几人哼都未哼一声,纷纷软倒。

众人大惊回首,园中已站了一个玄锦蟒袍的中年人,头戴金冠,黑须如墨,眸光幽冷,大有威凛之气。

“风回天?”楚煌心头微突,忙道:“大王当心,此人是证龙魔宗的宗主。”

“真是物以类聚,人以群分。”兰修儒轻嗤一声,“风宗主,别来无恙。”

风回天冷笑道:“兰泽王你自命清高,不识英雄。当日我诚心谒见于你,你却拒不为礼。如今各为其主,你可别风某辣手无情。”敢情他曾经晋谒过兰修儒,却被拒之门外,之后才投了裴行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