修仙帝国

第306章 黄雀在后

第306章 黄雀在后

风回天突然现身,眨眼功夫便杀死数个弩士,穆雄无暇再去追赶裴阳秋两个,挥了挥手,弩士冲出房门,排开阵势,将兰修儒护在中间。

兰修儒冷眼一瞟,说道:“风回天,你只怕是来迟了一步,你的两个龙使都已在火灵弩下做鬼,你即便手段高明些,自信能在我的弩士下讨得好去吗?”

“兰泽王你休要得意。裴丞相算无遗策,他手下的卸甲死士早已潜入后园捉拿你的家小,你今天是回天乏术,还不快点束手就擒,当心祸及妻女,鸡狗难全。”

风回天扬声大笑,听闻两个属下惨死,也了无顾惜之意。

“卸甲死士?”兰修士脸色一沉,裴行寂是十大神将之后,有些卸甲死士相助,一点也不足为奇。

“邪魔外道安得猖狂。且和我于采湘斗几合。”

白影飞出,于采湘抖开长剑,光影闪烁,将风回天半个身体笼罩剑下,剑气流溢,激得他衣发猎猎作响。她使的是凤都心诀‘翔梧八式’,衣影蹁跹,宛如飞鸟翔舞,寒剑点刺,又全是一副破气手法。

风回天无心和于采湘久战,脚踏八卦九宫,飞起数掌,将寒剑逼开。反手一招,紫芒暴涨,一尊金光四射的宝塔祭了出来,落地猛涨,变作一人多高,从他头顶罩了下来。

众人莫名其妙,只见那宝塔罩在风回天身上,好似一件甲胄,风回天面如淡金,浑身光芒流溢,目如点漆,唇如涂脂,颇有妖异之相,让人望而生栗。

“妖贼,使得甚么邪术?”

于采湘冷叱一声,旋身欺近,一式‘有凤来仪’,疾刺他咽喉。风回天冷漠的看她一眼,直到寒剑刺破肌肤,他才猛一低头,下颔将长剑压住了。

于采湘又惊又怒,她和人交手无算,还从未见过有人如此托大,竟敢用下颔夹她的长剑,偏生风回天身上元气弥漫,她的长剑好似在他颈下生根一般,任她如何贯注元气,都难以拔出。

“于道长,小心。”

兰修儒看出情势不对,急喝一声。风回天蓦的抬手,掌中黑气一片,无数幽寒刀芒飞射出来,兹兹贯入她胸口。于采湘闷哼一声,浑身罡气被破,双目圆睁,唇角都溢出血来。

“看来风回天的‘五脏藏’又有精进,他方才使的莫非是五蕴塔中的‘铁围玄刀’?”楚煌暗暗吃惊。

“龙城凤都又如何?待我修炼‘五蕴塔’大成,神仙眷侣来了我也不惧。”

风回天仰天大笑,曲指一弹,颈下寒剑顿时断为数段,于采湘朝后便倒。他说的‘神仙眷侣’便是龙城凤都的门主,和三垣、四象、七星、八愿同为天元正宗顶尖人物。

“于道长?”兰修儒见于采湘殒命丧生,一惊非小,急喝道:“快,灵弩侍候。”

穆雄应声上前,摆手道:“放——”

弩士对准风回天,灵弩齐发,无数灵石卟卟打出,火光弥漫,便是一头犀牛也要炸个稀烂。风回天双臂一张,坦然领受,灵石打到五蕴塔上,瞬间即消融无迹,不但难以伤他分毫,只怕灵石都要给宝塔炼去。

“哈哈……穹苍紫雷——”

风回天渐渐收声,伸掌挥斩,隆隆紫电应手而出,平地交击,当者立靡,弩士惨叫连声,灵弩断折,顷刻便送了性命。

“大王快走,此人术法难敌。”穆雄大喝一声,将兰修儒推开,身体被紫雷击中,转眼化作焦炭。

“你们保护大王先走,我来阻他一阻。”

楚煌将吓呆的弩士一一掷了出去,反观内视,脚下传来一声裂地嘶吼,‘地裂矛’盘旋而出,妖蟒化身将风回天缠了数缠。

“都给我退下,”兰修儒推开身边弩士,催动神识,掌中白光环绕,展出一条九尺碧枪,枪柄如碧翠,枪头赤红如火,灵气流溢,不是凡品。

“此枪莫非神飞焰云枪?”楚煌眼目一亮,以他的修为自不难看出这条碧枪的灵气绝不在‘地裂矛’和‘负云弓’之下。十三神兵都是兵中元魁,各有妖相,相传‘神飞焰云枪’乃是火凤所化,论其神异本不在天月刀、地裂矛之下,不过凤之为物,孤高不群,好似花中之莲,不入俗眼,何足为奇。凡俗之名爵自也不能折其云翼。

“不错,”兰修儒微微点头,摩挲着枪头叹道:“当年威侯驰骋天下,一枪一弓都在十三神兵之数,勇略盖世,一世所无。十三神兵,天下所宝,一人得其二,也是从古少有。自威侯殁后,我辗转觅得此枪,可惜负云弓终是下落不明。”

楚煌刚要答话,风回天断喝一声,挣开妖蟒缠缚,掌中冰菱如霰,尽数打到妖蟒身上,将它生生冻住。

楚煌疾劈一刀,浩然元力击到冰柱上,哗然一声,碎为冰屑。妖蟒抖了两抖,紫芒闪动,盘绕到他掌中,化作一条双锋湛然的蛇矛。

“风回天用的是太古龙族至宝——五蕴黄金塔,不是血肉之躯所能抵挡,黄天军即刻攻城,三军不能无帅,大王理应聚将守城,张明裴氏父子之罪,而不是逞血气之勇,作匹夫之斗。”楚煌横持‘地裂矛’,挡在兰修儒身前,飞快说道。

“想跑?兰修儒,你今天注定要命绝此处,让你尝尝我五蕴真气的厉害。”

风回天双手箕张,小臂以下俱都化作青碧,肉掌虚拍,无数幽幽碧火卟卟射了出来,好似下了一场火雨,让人无处遁身。

“小心,黄泉碧焰。”

楚煌疾喝一声,飞身躲避。他认得此火是幽冥阴火——黄泉碧焰,前时伏天一修炼一手鬼火,尚不及黄泉碧焰精纯,赤、青、白三族高手无一能挡,遑论修炼五蕴塔颇有所成的风回天了。

众兵卒大惊躲避,流火铺天盖地,一旦沾身,便如附骨之蛆不死不灭,卫军十死六七,未死的都抱头鼠窜,士气一泄千里。

兰修儒使开‘神飞焰云枪’,将流火拨开,边战边退。风回天注意全在他身上,火团一朵接着一朵,兰修儒应接不暇,衣袖早着,手中枪法一乱,火炙缠身,立时冷汗直冒。

风回天哈哈一笑,大步向兰修儒逼去。楚煌挥动蛇矛将碧焰扫落,飞身掠近,劈手一把金砂直打他面门。

“小子,找死。”风回天脸色一沉,抬手放出数道紫电,楚煌旋身急躲,横矛跃起半空。

风回天脚步微缓,一条黑影从檐上飞掠而下,冲到兰修儒跟前,黑翼猛拍,将他身上碧焰扑灭,挟起兰修儒,飞身而去。

“楚钟——”楚煌认得那人正是楚钟,这一横刺里杀出,却是风回天始料不及,他背生双翼,精擅驾云之术,眨眼便失了踪影。风回天恚怒暗生,舍了楚煌,腾身追了上去。

园中突起打斗,众贺客生怕殃及池鱼,早就散的散,逃的逃,风回天连施五蕴真气,穹苍紫雷、黄泉碧焰、血海冰魄、铁围玄刀,哪一种不是惊天地泣鬼神,虽是他修为未臻绝顶,一番施为也打的园中狼籍满目,破败不堪。

楚煌早知风回天术法不俗,却也未料到他竟将五蕴塔修炼到这种程度,于采湘也是龙城凤都的一号人物,却因料敌不足,当场殒命。

听风回天的说话,裴行寂还派了卸甲死士控制兰修儒的家小,楚煌挂念兰毓安危,连忙使个‘遁地金光术’,飞奔陈鱼所住的小楼。

踏进后园,楚煌顿时吃了一惊,园中到处花木伤残,柱壁毁裂,也与外间一般无二,分明经过一场激烈打斗,小楼的房门也都敞开着,楼上空空如也,只有几个满身血迹的黑衣人,有的被刺穿咽喉,有的被砸碎肩骨,楚煌知道照胧云使的是豹骑枪,太史紫仪使的是八棱铜鞭,至于红珠三个使的都是长剑,这显然是照、史两女的杰作。

“若是紫仪他们逼退了来敌,定然不会走远。倘若失手被擒,裴氏父子定会用他们来要胁兰修儒,现在兰修儒被楚钟所救,裴行寂未必找得到。”

楚煌从小楼出来,正好撞见卫都气喘吁吁的跑来,“卫长史,可有看到郡主她们?”

“行素道长,”卫都一把抓住楚煌,慌张说道:“不好了,夫人他们被一群黑衣人抓走了,我方才躲在园外,正好看到他们从后门溜走。”

“你可有听到他们去往何处?”楚煌问。

“临云塔,”卫都咽口气道:“我听他们说了,要到临云塔会合。”

“我去救她们。”楚煌转身就走。

“等等,”卫都忙道:“马厩里有良马数十匹,道长若有需要,尽管取用。”

“不必了。”楚煌摇头失笑。

卫都轻叹道:“我知道长术法高强,可夫人不懂武艺,若无健马代步,只怕会成为道长的累赘。即便能将她们救出,想要从容脱身也是不易。”

楚煌讶然的看他一眼,“卫长史思虑周详,让人佩服。这样吧,你驾好马车到临云塔外面的竹林里等我,我一旦得手,便可带她们速离险地。”

“如此甚好。”卫都拱了拱手,“道长保重,我现在就去。”

楚煌微微点头,摇身化作一道金光,直奔临云塔而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