修仙帝国

第311章 有美一人

第311章 有美一人

四马奔腾,车尘飞扬。

卫都坐在车辕上急加了两鞭,马车飞快的穿出竹林,冲到大路上。

金光寺已被韩志公率军攻克,卫都暗暗心焦,躲在竹林里不敢露面,却不知兰修儒随后便带着中军卫杀入,就此失之交臂。

楚煌飞身离去,卫都也阻拦不过,好在他身为王府长史,娴于事务,驾车之技也算精熟。他认了认方向,赶着马车向望乾门飞驰,心头盘算着如何跟郡守章迟陈说战事。

刚刚行了一箭之地,猛见的前路烟尘四起,马蹄杂沓声中,一队骑兵飞驰而来。

卫都心头微突,连忙勒住健马,站到辕板上张望。只见来骑头裹黄巾,衣甲破败,分明是黄天贼的军马。

“卫长史,出了何事?”红珠觉着马车停住,推开车窗询问。

“是……是黄天贼。”

卫都大惊失色,脚下一滑,摔到车辕上,他也顾不得疼痛,一手急拽马缰,一手连连挥鞭,将马车掉了个头,放开四蹄就跑。

来骑也早发现了马车的异样,这辆马车雕饰华美,又是四马驾辕,一看便不是普通人家,卫都只顾着往来迅捷,也未有作何掩饰。一彪人马从骑队中飞驰而出,摇着刀剑,一边追赶,一边叫骂,这山路颇为颠簸,道旁密林丛布,并不好走。卫都马车自不及单骑快捷,行不片刻,便被后面的骑兵赶上,团团围住。

“你是……卫长史?”为首的军官看是卫都,不由微微一呆。

“邵统领?”卫都也认出那将是左卫军统领邵广,看他身边兵士,全都头裹黄巾,哪还不知就里。“想不到邵统领竟然投降了黄天贼。”

邵广脸面一红,轻哼道:“大王派左卫军驰援丽城,却又任得裴阳秋抽调我卫军精锐,只剩些老弱病残,这哪里是什么救援,分明是让我邵某前去送死。兄弟也是百般无奈,黄天贼势大难敌,朱军帅骁勇善战,我不归降,难道还为着昏王佞臣效死。”

“人各有志,那也罢了。”卫都摇头一叹,“邵统领若还念几分旧日情面,便请放我们一路生路如何?”

“车中到底是何人?”邵广问道。

卫都沉吟未答。朱汉拔引着大队人马赶到近前,摇鞭笑道:“邵旅帅和这人认识?”

“哦,回禀军帅,此人是兰王府长史卫都。”邵广恭谨答道。

“长史,卫都?”朱汉拔一瞥卫都,指着车厢道:“这里面载着的又是何人?”

“军帅休得唐突,这是我兰泽王妃陈夫人。”卫都见邵广不为缓颊,只得如实说道。

邵广投在朱汉拔帐下时日虽短,却深知他外粗内细,智敏过人,想要在他眼皮底下弄些玄虚,只怕会弄巧成拙,适得其反。

“兰修儒大势已去,他的夫人还和本帅摆什么臭架子。”朱汉拔冷笑道:“请夫人下车相见。”

“军帅不可。”卫都慌忙叫道。

朱汉拔‘啷呛’一声拔出佩剑,架到他脖颈上微微冷笑。“便是兰修儒在此,也不敢跟本帅说半个不字。”

邵广见朱汉拔冷眼瞟来,心头一突,连忙挥手道:“去,打开车门。”

早有几个如狼似虎的兵卒跃下马背,拽住车门上的把手,振臂拉了开来。

朱汉拔冷笑一声,缓辔向车厢内看去,就见两壁各坐了两个女子,中有一个尤为姝丽,绣襦罗裙,面容似玉,堪称天香国色。情态倒和五妹涟岚有几分相似。

自从那晚被涟岚所拒,朱汉拔如骨梗在喉,一直颇不痛快,今日见了陈鱼这般姿色,不由呆了一呆。色授魂与,不能自已。

“军帅……军帅,”邵广见他半晌无语,心头暗笑,上前唤了两声。

“哦,怎么?”朱汉拔轻咳道:“邵旅帅有何话说?”

“此女便是兰泽王妃陈鱼陈夫人。”邵广小声道。

“沉鱼?”朱汉拔回味一番,赞不绝口。“果有沉鱼落雁之容,闭月羞花之貌,容色非凡,难得一见。”

邵广见他语无伦次,忙道:“军帅若是喜欢,不如小人先将她送往你的营帐,军帅则继续攻取临云塔,以成大功。如此则两全其美,各不相失也。”

“如此甚好。”朱汉拔搓着手道:“那就有劳邵旅帅了,等我拿下临云塔,先为你记一大功。”他也深知临云塔的关要,是以一攻破庆泽门,便兼程赶来。大功唾手可得,自不能半途而废。

“多谢军帅。此事包在邵某身上。”邵广拍着胸口担保。

“好,我去去就来。”朱汉拔摇鞭欲行,猛醒道:“对了,若是见了我的几个兄弟,……”

“军帅但请放心,只要我不透露陈夫人的身份,风军帅他们也都盼着您得其所爱,岂会妄加阻挠。”邵广笑道:“今日临安城易主,兰修儒也命不久矣。军帅是南王新贵,声名显赫谁人能比,久后便是此事泄露出去,也无人可以奈何?”

“不错。”朱汉拔微微点头,“此事你若办成,我升你为师帅。”

“卑职为军帅效劳,岂敢居功。”

邵广退到一旁,目送朱汉拔带着骑兵绝尘而去。摆手道:“来,带上车门。随本将返回大营。”

“邵广,你身为左卫军统领,兵败投敌尚且不说,安敢卖主求荣,欺侮君上?”卫都怒声叱责,咬牙切齿。

“如今兵慌马乱,兰泽王自身难保,还谈什么君上臣下。往日他高高在上,作威作福,我等卑躬屈膝,任他驱遣。也尽对得起他了。”邵广漫声笑道:“而今树倒猢狲散,他撇下这么一个娇滴滴的夫人,谁见了不垂涎三尺,倘若能用作进阶之资,也算他向我等回报一点为君之义,有何不可?”

“你……无耻之尤。”卫都面皮紫涨,怒不可遏。

“卫都——,”邵广冷喝一声,板起面孔道:“我念着咱们旧日同僚的情份,原想拉你一把。以你的才能,也不难在军中谋份职事。若是冥顽不灵,不识抬举,哼哼,你私自载着陈夫人跑到这荒郊野外,置兰泽王生死于不顾,莫不是贪恋夫人的美色,想要趁火打劫,此事若传扬出去,你还想做忠臣孝子吗?”

“你……血口喷人。你……”

“来人,把他绑了,咱们走。”邵广挥手让兵卒上前。

一声冷哼响在耳畔,几条白影倏倏从车厢里射了出来,手舞寒剑,光芒吞吐,邵广大吃一惊,刚要指挥兵卒上前,耳听的惨呼声不绝于耳,身边兵卒纷纷被一剑封喉,跌下马来。

红珠、云霞、月绡都是龙城凤都弟子,修炼的是道门真诀,拾掇几十个寻常兵卒还是绰绰有余,盏茶功夫不到,邵广所率骑兵便死无余类,只剩他自己孤零零的骑在马上。

“师姐,这人恁的无耻,一个小小旅帅便如此张狂,若被他坐了任广图的位置,那还了得。”月绡冷冷说道。

“此人留着无用,一剑杀了,我们好赶路。”红珠睨了邵广一眼,扭身掠入车厢。

“两位姑奶奶,有话好好说。”邵广一脸苦相,见了三人的手段,他连挥剑反抗的勇气都没有了。

“师姐说的对,像他这种德性,九夏大地如今遍地都是,毫不足惜,还是死了干净。”云霞撇撇嘴。

“驾。”邵广勒转马头,飞奔而去。

两人对视一眼,云霞伸手一招,一个倒毙兵卒腰间的钢刀离鞘而出,跃在半空,月绡曲指一弹,钢刀嗡鸣一声,倏的掠过长空,划出一道鸿迹,从邵广后背透体而过。邵广勉力回了回头,伏在马上,再不动了。

一阵急骤的马蹄声从身后传来,两人抬头一望,却是朱汉拔又率着骑兵赶了回来,不由相顾愕然,月绡疑惑道:“他怎么又回来了,难道姓邵的报了讯?”

“不可能,我们并未留下活口,姓邵的武艺粗劣,他要报讯,哪能瞒过我们的眼睛。”云霞微微摇头,“再说了,便是有人报讯,朱汉拔也难以这么快赶回。”

“朱汉拔追来了,两位姑娘还不快上马车。”卫都又将马车掉转过去,连声催促两人上车。

两人微微苦笑,掠身钻入马车。卫都一甩马鞭,驾着马车飞快奔行。

“朱汉拔竟能未卜先知的赶了回来,真让人难以置信。”云霞一脸懊恼。

红珠忖思着道:“朱汉拔便是竹谷六友中的财生主,他本就精通术法,或许看出了我们身怀道术,这本不难猜测。”

“这么跑下去,迟早被他赶上。师姐快想想办法。”月绡催促道。

“可惜我们马术不精,否则单人只骑或能跑得快些。”

“不行,若是他们从后面放箭,我们要顾着陈夫人,反而更加危险。”

“难道我们凤都三秀就这样坐以待毙,朱汉拔发现死了那么多手下,岂肯善罢干休。”

三人讨论半晌,却也不得要领,她们的术法还算扎实,应变却都非所长了,平日里也自诩什么凤都三秀,以为一出山门,定可大放异彩,声名鹊起,而今危难当头,才发现和预想全不是一回事。

陈鱼淡笑道:“三位姑娘不必为难,贼寇所欲得者,不过是我一人。以你们的修为,想要脱身并不太难。”

“夫人千万别这么说。”红珠勉强安慰了一句,也是忧形于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