修仙帝国

第319章

第319章

陈鱼正要说话,只觉眼神一暗,硕大木箱便遮住视线,她对着箱子呆看了半晌,猛然转过身子,用棉被遮住头脸,这样过了片刻,又觉得憋闷的难受,掀开被子大口喘气。静听了半晌,也不闻异动,忍不住轻声问道:“公子,你睡了吗?”

“夫人有何吩咐?”木箱那边传来楚煌的声音。

陈鱼一时语塞,她生就美貌,聪慧过人,虽然少时贫贱,却从未俯仰由人。她生父也是一好道之士,后来入山不返,母亲他适,她依祖父母而居,自小即操持家务,绝非弱不禁风的贵家娇女。十六那年,本县县令入乡劝农,府吏裴行寂对她一见不忘,惊为天人,之后极力聘她为妾,陈鱼自谓一浣纱贫女,所遇如此,亦可知足。

谁知主妇妒悍,裴行寂畏妻如虎,未得入门便将她置之外室,陈鱼正苦于遇人不淑,无所适从,裴行寂却为她延揽名师,遍授她琴棋书画,学无不精,其师皆自知叹弗如。

如此二三年后,裴行寂即借兰修儒巡查之机,巧设安排,使她误奏琴曲,拨动兰修儒丧妻之痛,因此夤缘求进,竟尔成了兰泽王妃。

陈鱼想起往事不由怔忡了起来,楚煌唤了一声,又不见她答应,心中暗自奇怪。两人一里一外,隔着箱子想着各自的心事,便都无心言语,睡梦之中也不知走了几多山路水程。

……

缺月朦胧,夜气袭人。

击柝之声传来,多有几分清旷之意。楚煌听的更点已是四更,兵士都已眠熟,守备多有懈怠,此时不走更待何时?

楚煌一跃而起,待要将陈鱼唤起,却见她眼眸清亮,无一毫迷蒙之色。见楚煌走近,连忙坐了起来,低声道:“要走吗?”

楚煌点头道:“还要委屈你在箱中躲藏片刻,等出了大营,我再放你出来。”

陈鱼应了一声,卧到箱中藏好。楚煌锁上箱子,如法收进齐物袋中,略一思忖,又把被褥卷好,一股脑收了进去。打点停当,便摇身一晃,化作荒芜刀光影,这口刀白日里无形无质,只在月光下才有薄薄光影,若以灵力贯注,却能暴出万丈光华,威棱尽显。

想那光影本是阴质之物,飘渺往来,神鬼不觉。楚煌透过营帐走将出来,又使个遁地之法,翩若惊鸿,捷如雷电,煞时便去的远了。

如是匆匆忙忙赶出数里,营中击柝早已渺不可闻,临安城也隐没在无尽的夜色中,楚煌才收起化身,将陈鱼从木箱中放出。

“终于出来了。”陈鱼四下里望了望,喜滋滋的说道。

楚煌呵呵一笑,忖思着道:“兰毓姐妹被照胧云、太史晴(紫仪)两人护卫逃脱,胧云是金风国人士,紫仪也曾在洞庭龙宫供职。他们得知兰泽国失陷,想必会一路南行以避凶险。”

“但愿她们全都安然无事。”乾坤广大,要寻找一二个人谈何容易,陈鱼虑及前途难卜,不由面带忧色。

“我这两日先传授你一些炼气的法门,你若能小有所成,便可免去长路跋涉之苦。”

楚煌一语未落,忽尔面容一肃,陈鱼刚要点头称谢,猛觉得劲风压顶,好似一头劲隼扑击,让人胆颤心摇。

说时迟,那时快。果有一条黑影从腾空掠至,手握铁拳,犹如两把重锤,冲着楚煌颈、胸猛然击落。

楚煌闷哼一声,袍袖拂动将陈鱼挡开,电光火石间竖掌急封,同时飞起一脚,横扫那人腰胯。那人冷然一笑,浑然不惧。拳掌相撞,楚煌变掌为抓,五指如同扣在铁板上,火炙灼人。

楚煌料不到此人有此功法,但他炼有赤凤炎气,刚炙之处也丝毫不弱,那人见占不到便宜,便使个崩字诀,滚滚灵力如火山暴发,悍然冲撞。楚煌暗暗冷笑,他的北溟接引术已经大成,百脉俱通,如同河汊,火炙灵力在经络中绕行一周,便倒撞而出,势头之猛,更胜于先时。

那人怒哼一声,握拳疾退,飞鸟般掠到三丈以外。

“原来是庞先生,别来无恙?”楚煌见那人面孔精瘦,浓髯蓬蓬,认得是‘龙城四圣’中的‘青龙’庞入霄。兰修儒曾封他为右国师,被裴行寂视为大敌,是以派遣风回天夫妇提前翦除。伏蓉将其生擒活捉,放在临云塔城中看管。后来金光寺大战,风回天放火烧塔,证龙道弟子只顾夺路逃命,无暇顾及于他。可怜一代高手,差点葬身火海。尚幸庞入霄根柢深厚,及时冲破禁制,逃出生天。之后发现临安城失陷,兰泽王战殁,同门于采湘也于役身亡。几个弟子全都下落不明。

庞入霄纵横一世,名扬四海,何时受过这般挫折。此次损失折将,连都主爱将于采湘都未能保全,不但一世英名付之流水,回到门中亦必要受到责罚。他正是怒愤填膺,却发现楚煌堂而皇之的出入王府,似是在黄天军中地位不低。

庞入霄暗觉蹊跷,楚煌曾被兰修儒封为左国师,还自称是太乙门下,两人本无甚交往,但现在城池陷落,国主身亡,楚煌却在敌营中出现,不容他不起疑心。庞入霄正愁无颜回门中交差,有此发现登时让他精神大震,楚煌是营中主将,出入都有兵士随行,前呼后拥,庞入霄纵然自恃身手了得,也不敢贸然接近。他乘隙化作兵丁,混入营中,直到今日南王府封赏完毕,诸将都有些懈怠,又盯紧了楚煌回帐之后未曾出现,本待入待之后将他生擒活捉,谁知扑入帐中之际,却分别人去楼空。

庞入霄成名已久,于望气潜踪之术也有所成,再加上楚煌未料到有这等高手窥伺在侧,两人一前一后离营,竟然被他赶将上来。

“原来你竟是黄天贼的内应,兰泽王戎马一生,想不到却被孺子所卖。”

楚煌淡笑道:“庞先生是不是自觉损失折将,生怕门规处置,所以急于找一个替罪羔羊?”

“你……”庞入霄被他戳破心事,禁不住老脸一红,冷哼道:“你本是楚庄的内侄,大战前假释穆雄,骗得他的信任,又诓言为太乙门下,坐上左国师的高位。暗地里却阴谋交通黄天贼,充当内应,害死兰泽王,黄天贼论功行赏,封你为一等勀侯。我说的可有半句假话?”他在楚庄军中潜伏多时,这些事情又非机密,要打探出来自是毫不费力。

楚煌啼笑皆非,他与楚庄确实亲比叔侄,处此嫌疑之地,纵然掬三江之水,也难以洗脱干净。

“庞先生你误会楚公子了。”陈鱼开口道:“临安城失守,实由裴行寂父子包藏祸心,兰泽王遇害也皆因黄天贼势大,韩志公心切父仇,裴行寂结交匪类,百般构陷。”

“你是……兰泽王妃?”庞入霄打量陈鱼,不由疑心大起。

“正是。我此番逃出生天,还多亏了楚公子搭救。”陈鱼歉然道:“庞先生是正道前辈,此次为兰泽鞠躬尽瘁,极力护持,于道长不幸罹难,我兰氏好生伤悼。无奈贼人势大,我等也回天乏术。”

庞入霄道:“王妃既然逃得性命,何不随老夫上摩云峰见过我家城主,由他主持复国大计。外间兵荒马乱,王妃手无缚鸡之力,势必寸步难行,可莫要误信奸人,介时悔之晚矣。”

陈鱼淡淡一笑,轻叹道:“多谢庞先生好意。只是郡主和世子受裴氏所迫,尚且生死未卜,复国之事若无世子可辅,岂不是纸上空谈。”

“哈哈……”庞入霄朗声笑道:“我龙城凤都乃天元正宗,海内钦仰,神仙眷侣名扬四海,领袖群伦。王妃试思,找寻世子郡主,是王妃独力容易,还是责之我宗门可期。况且此人暗怀谲诈,临安失陷他纵然不是内应,也难逃干系。王妃岂能受他巧言蛊惑?”

“哼哼……”楚煌冷笑道:“庞青龙所言也无非是你悬揣之辞,说我交通贼首,根本就毫无证据。庞青龙被兰泽国封为右国师,监军五卫,我倒想问问,城破之时,你又在何处?是不是结交匪类去了?”

“你……”庞入霄双目圆瞪,气的说不出话来。他失手被擒乃是平生的奇耻大辱,如何肯明白说出。“老夫乃是龙城凤都门下,岂能跟黄天贼有甚瓜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