仙疆魔域

第1章 传说

第一章 传说

很久很久以前,这生机盎然的世界本是混沌一片,没有天,没有地,没有太阳,没有月亮,没有星星,也没有水,没有草木,有的只是无边无际的黑暗,无尽的空虚和寂寞。

终于,也不知过了多久,一位伟大的尊神就这样在这混沌世界中孕育而生,当他醒来时,触目之处只是无边无际的黑暗,他心情十分不好,于是顺手也不知从那里拿来一把可以开天辟地的巨大斧头,然后猛地劈开了这混沌不清的天地!

于是轻气上升,浊气下降,就这么形成了蓝天和大地,但天地间的距离却是很矮,那神人怕天和地再合在一起,于是他化身一位巨人,就这么手托着苍天,脚踩着大地,把天一直往上托去,每当天长一丈,他的人也长一丈,天长百丈,他的人也长百丈,就这么他手托着天,脚踩着大地,也不知过了多久,终于,天和地再也不会合上,而他也精疲力尽而亡!

这一位有着开天辟地伟大功勋的尊神就是盘古!

盘古死后,他的左眼变成了太阳,右眼变成了月亮;他呼出的气变成了四季飘动的白云,他的声音变成了雷霆;他的头发和胡须变成了天上的星辰,他的身体变成了东、西、南、北四极和雄伟的三山五岳;血液变成了江河;筋脉变成了道路;肌肉变成了农田;牙齿、骨骼和骨髓变成了地下矿藏;皮肤和汗毛变成了大地上的草木,汗水变成了雨露。

传说,盘古的精灵魂魄也在他死后变成了人类。

可是,民间又有一个传说!

天地万物,谁也避不开生、老、病、死,爱恨别离,谁也避不开光阴的流去,任谁都在这漫长岁月的长河中漂流着,忍受着岁月慢慢逝去的折磨,哪怕是神仙也不例外。

于是,这个传说就诞生了,传说:只要找出天地间最珍贵的七种东西,然后在最高的山脉上,把这七种最珍贵的东西集齐,就能唤醒上古第一尊神盘古死去的灵魂,然后就可以向尊神盘古许一个愿望,无论任何愿望盘古都能帮你实现。

这世间的生灵,有的人想长生不老,有的人想青春永驻,有的人想富贵一生,有的人不想再受苦受折磨,有的人不想再忍受岁月的煎熬……

每一个人都有不同的愿望,都有不同的梦想,你的梦想又是什么?

不但是人类,就连那些具有灵根的非人类牲畜也有梦想,于是,为了这个梦想,为了找到实现梦想方法,所有的生灵都想到了这个传说,也都相信这个传说。

但是,世间最珍贵的七种东西究竟是什么?

是武器,是神兽,是神仙,是魔鬼,是山,是水?

没有人知道,但人们却依旧相信这个传说,就连神仙也不例外。

这个世界不但有人,而且还有花、鸟、鱼、虫、兽、神、鬼、妖、魔、仙等等,但万物之灵却是人类。

因为人类是这世上最聪明的动物,乃是上古女神女娲创造出来的,就连神都是人做的,所以,人就备受天地间神灵的宠爱。

于是,这万物的世界俨然成了人类的世界,万物的主宰俨然成了人类。

人类可以杀猪,杀羊,杀狗,杀鸡,杀虎,杀兽,人类可以决定一切牲畜的生死存亡,究竟谁给的人类这个屠杀万物的权利?

人类残不残忍?人类可不可怕?人类又有什么权利主宰所有生命的一切?

这世上并不只是人类一种生灵,还有千千万万别的生灵。

这世上每一条生命都有它们存在的空间,存在的价值,每一条生命都应该是平等的,人凭什么凌驾于众生万物之上作威作福?

人类想征服这些生灵,而这些生灵又怎能甘心屈服于人类?任凭人类主宰它们的生死存亡?怎么肯任凭人类欺凌它们残杀它们?

所以,人类和万物之间,已经成了死敌。

在人的眼中,人屠杀万物都是正确的,可在其他不是人类生灵的眼中,人类又有什么权利奴隶它们,霸占他们的家园?剥夺它们的生命?

人类跟强盗贼寇又有什么区别?人类跟魔鬼妖魔又有什么区别?

也许,在众生万物的眼中,真正的魔鬼反而是人类。

于是,神鬼妖魔,天地万物,为了家园,为了梦想,为了自由,为了平等,为了世间的统治权,也不知爆发了多少争斗!

人类把那些敢于背叛反抗的生灵就称之为兽、魔、万恶不赦的魔鬼,可杀不可留的魔徒。

于是,天地间,又分成了天、地、人、神、鬼、魔、兽、妖几类,总体的又可分为五界,神界,人界,兽界,魔界,鬼界五大类。

而天帝山九子就是仙界中留在世间让人可以修行成仙普救万民,降妖除魔,让人类可以做世间主人的人界中的守护神,凡人中的卫护者。

据说,天帝山乃是神山,也不知什么时候,出了一位了不起的修仙真人,人称圣帝真君,据说,圣帝真君乃是真龙神种转世投胎,乃是天帝真神派下来降世于凡尘普救万民的,他法力高强,斩杀了不知多少妖魔,造福了不知多少人类。

终于,圣帝真君阳寿已尽,功德也圆满,于是修道成仙,脱离了**,荣登了神界,在他得道成仙之前收了九个徒弟,这九个徒弟据说乃是真龙所生的九子,个个都是法力高强,深得圣帝真君的真传,当圣帝真君羽化成仙后,天帝九子就继承了圣帝真君的衣钵,创办了玉清道观,也就是玉清教,然后在天帝山授徒传艺,广收门徒,为的就是扫清天地间那些不听从人类管制的妖魔鬼兽,让万物之灵的人类成为天地间的主宰。

当时的人世间,大大小小有数不尽的国家,数不尽的族类,数不尽的珍禽异兽,有的几个人就是一个国家,几个人就是一个族类,可以这么说,一个族就是一个国家,大地上不知有多少个国家,也不知道有多少个族,但渐渐的,这些族类慢慢的灭绝,慢慢的吞并,慢慢相互残杀,那些珍禽异兽也就此慢慢的灭绝。

那些族类之所以灭绝,也就是不够强大!没有人类聪明!

适者生存,强者为霸,天地间根本没有公理,谁的拳头硬,谁说的就是真理,就像人一样,所以,人即使做的事畜生不如,说的话也永远都是真理。

若这世上狗比人有本事,狗统治了世界,做了主宰万物生灵生命的主人,那么,狗说的话就是正义,就是真理,狗的一言一行就是正义之举,哪怕那条狗是疯狗,说的也是真理!

人类就是这样,用武力和智慧征服了世界,做了主宰这世界生灵的主人,他们想吃肉就吃肉,想杀生就杀生,他们就是这世间的主人,哪怕他们十恶不赦,说的话也是真理,做的事也是正义之举。

这就叫弱肉强食,强者为尊,根本没有公平,根本没有平等!

只因为人类比动物强大,所以,人类屠杀万物,就是正义的行动,就是除魔卫道,而动物比人类弱小,若是伤害了人类,就是十恶不赦,其罪可诛,若是像狗一样的对人类摇尾乞怜的不知羞耻的讨好人类,就是人类忠实的奴仆,这就是所谓的正义,这就是这世间的公理。

世间就是这么残酷无情,就是这么毫无人道,没有公平,没有自由,没有平等,这就是这个世界的真面目。

就在这纷乱的有神,有鬼,有妖,有魔,有好人也有坏人的种种稀奇古怪的世界中,而人类中却只有一个族,是最讲公理,最讲自由,最讲平等的族。

这个族,族人并不多,这里的族人从不以强凌弱,从不欺凌弱小,也从不遵从那些俗世俗礼,这族的人讲究的是平等,追求的是自由和快乐,不过族人虽然都很善良,族人也不多,可是,但天生有一身傲骨,有一股傲气!

在他们这个族中,年少者见到年老者不必磕头跪拜,子女见到父母,不必磕头跪拜,学生见到老师不必磕头跪拜,甚至于人死后,后辈埋葬长辈父母,也不必磕头跪拜,追求爱情女人,不必跪拜,总之,他们从不卑躬屈膝,从不低下高傲的头,从不放弃做人的尊严,若是在自由、平等、尊严以及苟活于世千百年之中让他们选择一个,那他们这族的族人一定选择的是自由、平等和做人的尊严!

他们宁愿放弃生命,也不愿卑躬屈膝没有尊严的苟活于世!

这个族最讲究的是自由、平等,最厌恶的就是俗世俗礼,这个族的人民最是自尊自爱,为了骨气和做人的尊严哪怕牺牲也绝不妥协。

他们与生俱来的就有一种傲气和骨气,一种傲视天地万物神鬼妖魔的傲气和骨气!

这个族就叫做——傲人族!

天地间所有的人类中,只有这一个族的人民才是最可敬最可爱的!

这个故事就是从傲人族开始的。

如今的傲人族,老人,孩子,妇女,男女老少加起来,共有族人一百一十一人,是一个小族,这个族的人之所以少,也是因为这世上没有尊严的人太多,追求虚荣的人太多,而真正像他们族这样不卑躬屈膝,不趋炎附势,追求自由平等的人真是太少了,所以他们族注定不能壮大。

这里的人民就生活在一座小山脚下,过着平静、平等、自由、快乐、互尊互爱的生活,每个人过的都很开心。

尤其是孩子们,傲人族的孩子最开心的一件事恐怕就是去傲人族旁边的山上听故事了,因为山上住着一位老爷爷,一位神秘的老爷爷,据说,他也是傲人族的一员。

傲人族附近有一所小山,这座山根据那老人的到来,取名为留经山。

山上住着一位也不知活了多大年纪的老人,那个老人没有人知道他叫什么名字,傲人族的族人就尊称他为山海老人。

因为这个老人最善于讲故事,据说,这老人的祖祖辈辈,为了写一部奇书,走遍了这个世界的各个角落,搜罗了各族各类各国各兽的种种传说和故事,那本书,就取名为山海经。

山海老人的一家人,知道如今人类渐渐的主宰了这个世界,而那些稀奇的珍禽异兽慢慢的就会被凶残的人类所屠戮殆尽,所以,山海老人一家,为了搜集全世界的珍禽异兽,风俗文化,人文地理,风土人情,好留给后人一个青史的记载的回忆和研究历史的凭据,于是走遍了天涯海角的各个角落,才写成了山海经这部奇书。

终于,也不知过了多久,走了多久,搜集了多少年,才写完这部山海经,这部山海经,乃是用山海老人一家人的心血写成,山海经全书共计一十八篇,记载了四百多个珍禽异兽,一百多个传说中的人物,还有形形色色的花草树木等等,山海经集合了地理、物产、神话、巫术、宗教于一身,乃是一部了不起的奇书!

时至今日,这部山海经依旧流传至今,成为人类了解历史,回望历史,研究历史的一部了不起的上古奇书!

山海老人的一家终于走完了全世界,写完了这部奇书!

正是由于这部奇书也记载了很多珍禽异兽,故此,贪婪的人类就想凭借此部奇书找出那些奇珍异宝的藏匿之处,然后得知,占为己有。

所以,等这部奇书一写成,一经传出,山海老人就成了人类、兽类、魔类种种生灵的寻找对象,人人都想抓住山海老人,得到这部山海经奇书,所以,山海老人不得不隐蔽山林,于是他选择了傲人族附近的一处小山隐居。

傲人族是全人类中最值得信赖最值得做朋友的族类,他们知道山海老人的遭遇,颇感同情,更是敬重山海老人一家人的壮举,于是,就把族中的山让山海老人居住,而且不管是大人孩子,凡是傲人族的子民,没有一个透漏出山海老人行踪的,都替山海老人保密,拿山海老人当作自己族人一般的看待和保护照顾。

傲人族的族人尊敬山海老人一家人的壮举,尊重山海老人的为人类所做出的贡献,所以,拿山海老人当作了亲人。

其实,据说,山海老人一家也是傲人族的成员,只是年代久远,无从查考,故此,山海老人又回到了故乡,开始整理山海经。

他需要一个最安全、最清净、最可靠的地方整理山海经的记录笔记,所以,他选来选去就选中了傲人族的不高不起眼的小山洞内。

他知道傲人族的可靠和可信,所以信赖傲人族,因为这世上除了傲人族的子民,每一个人类都贪婪的想得到他的这部奇书和他身上的宝贝。

只有傲人族的族民没有,他们无欲无求,明明知道山海老人奇书的珍贵,明明知道山海老人身上怀有奇宝,但却从没有动过半点歪念,而且还极力的保守秘密,把山海老人保护了起来。

山海老人最喜欢讲山海经中的奇闻轶事,傲人族的孩子们也最喜欢听他讲故事,所以,没事的时候,孩子们就去听故事。

山海老人居住在留经山中一个神秘的山洞,没有人能找到他,没有人能伤害他,因为傲人族的族民都是那么的善良和重诺,即使牺牲全族人的生命,也绝不会做出出卖山海老人的卑鄙行径。

傲人族的族长是一个年逾古稀的老者,姓凌,人都尊称他为凌公公,凌婆婆也健在,二人甚是相爱,一生从没有拌过嘴吵过架,日子总是过的那么和和美美。

老两口只有一个儿子,名叫凌云翔,凌云翔是傲人族中最勇敢的勇士,凌云翔的妻子也是傲人族本族人,叫做冷柔柔,是一位十分温顺贤惠的妻子,二人有一子一女,长女叫冷玉蝶,儿子则叫凌玉霄,在傲人族中,男女平等,子女既可以随父亲姓,也可以随母亲姓,这个没有规定,故此,他们的一子一女一个叫凌玉霄,一个叫冷玉蝶了。

冷玉蝶刚满十二岁,生的是美丽漂亮,性格温顺,而凌玉霄则刚刚十岁。

凌玉霄恰恰跟冷玉蝶相反,玉蝶性格温顺、温柔,是一个乖乖女,而玉霄则活泼调皮是一个十足的淘气鬼。

天气炎热,玉霄在池水边跟几个小伙伴洗了洗澡,玩了一会水,然后又想去找山海老人听故事了。

傲人族的村民并不多,像他们这样大小的小孩子也不多,只有七八个,玉霄的小伙伴有奸小子毛毳毳,壮小子牛犇犇,白小子白皛皛,鱼小子鱼鱻鱻,以及龙小子龙等人。

族中的像他们这般大的小女孩也不多,但也有七八个,除了玉蝶之外,还有囡囡,悠悠,秀秀等小女孩。

他们都叫乳名惯了,而且她们这么小,就连大名也还没起,故此,小伙伴们只叫乳名,连彼此互相姓什么也大都不知道。

几个小伙伴正在水中玩耍,这时悠悠,囡囡等小姐妹来池塘边洗衣服了,奸小子毛毳毳坏笑道:“悠悠,囡囡,秀秀,妮妮,飘飘……天这么热,下来一起玩呀。”

悠悠嗔道:“胡说八道,我们是女孩子,娘说过,女孩子不可以跟男人一起玩的。”

玉霄笑道:“为什么不可以?难道女孩子不是人吗?”

囡囡轻轻呸道:“你们才不是人呢,霄霄,你再要欺负我们,我们非要告诉你姐姐不可,叫你姐姐回家狠狠打你屁股。”

玉霄哈哈一笑,淘气的用手撩起水就往囡囡悠悠几个女孩子身上泼水,嘴里大笑道:“喔喔喔,新娘子来了,新娘子来了。”

另外几个小孩子也一起凑趣,撩起水也泼向了岸边上的女孩子。

几个小女孩赶忙躲避,也用手撩水泼向了几个淘气鬼。

但她们那里是玉霄几个淘气鬼的对手,一会的功夫就弄的衣服**的了。

囡囡气呼呼的道:“好呀,你们又来欺负我们,霄霄你等着,我非要告你状不可。”

飘飘扮了个鬼脸道:“你们欺负我,看我们把你们衣服都给你们丢到垃圾堆去,叫你们光着屁股回家,嘻嘻……”

悠悠道:“这是个好主意,就这么办。”

几个小女孩刚想捡起他们的衣服拿走,玉霄大叫道:“我们可都没穿裤子,弟兄们,抢呀。”

说着,几个小男孩从水中站起来就来抢衣服。

几个小女孩闻听没穿裤子这几个淘气鬼就跑了出来,羞的妈呀一声,赶忙背过了身子,丢下了衣服,不敢再看。

玉霄得意的笑笑,大声道:“弟兄们,咱们比赛撒尿谁撒的远好不好?”

“好,来……”

“好呀,噢噢噢……”

玉霄大声道:“赢得就娶悠悠做老婆,噢噢噢……”

几个小男孩说着话,真的比起了赛,羞的几个小女孩连动都不敢动了,简直红透了脸。

悠悠不敢看,嘴里骂道:“臭玉霄,坏玉霄,你总是欺负我,我告诉娘去……”

玉霄哈哈笑道:“哈哈,我赢定了,悠悠我娶定你了,你就等着做我的新娘子吧……”

最后,还真是玉霄赢了比赛,玉霄边笑边道:“你们女生要是不服,谁敢跟我们比比撒尿谁撒的远?哈哈,不敢了吧。”

这种事谁会跟他比,而且女孩子那里能比得过男孩子,又怎么能跟男孩子比这个,那简直羞死人了。

“她们比不过我们的,因为她们是蹲着撒尿的……”

几个小男孩嬉笑玩乐,直臊的几个小女孩羞的抬不起头来,悠悠手捂着眼睛,嗔道:“你们有完没完了,就会欺负人,穿好衣服了没?”

玉霄几个小孩子已经穿好了裤子,但玉霄却故意在悠悠耳朵边吹着气,依旧道:“没有没有,我们就这么回家了,衣服都被你们弄湿了,除非你做我新娘子,那我就穿上衣服。”

悠悠闻听吃吃而笑,猛地转回身,用手重重的在玉霄头上敲了一下,嗔道:“做你的春秋大梦吧,谁做你的新娘子,我就知道你骗我,你说没有的时候,一般就是有,你骗不了我的,姐妹们,打流氓呀……”

几个小女孩吃吃而笑,拿起手中的洗衣棒子就劈头盖脸的几乎都奔玉霄而来。

玉霄边摸着头边跑边道:“喂,不公平,不公平,为什么都冲我来了,他们也泼你们来,为什么都打我一个?”

囡囡格格笑道:“因为就你这坏小子最淘气,坏主意都是你出的。”

玉霄跑着跑着眼看就要被追上,忽然大叫道:“我要脱裤子啦,你们来吧。”

他说着,猛地转过身,就解腰带,吓得几个小女孩子连忙掩上了面,但却偷偷的从手指缝里往外好奇的观看。

只见玉霄只是比划比划,并没有真的脱裤子,悠悠嗔道:“好呀你,又骗人了。”

玉霄哈哈大笑,用手指着悠悠道:“哦,原来你没有真的捂住眼,你们都在偷看呢,我要真脱裤子你们不就看到了,原来你们心里想看,假装正经呢,噢噢噢……羞羞羞,不知羞,羞羞羞……羞羞……”

几个小女孩又被他戏耍了,但却也是真的这么回事,不由得又红透了脸,嗔道:“就你最坏了,都是鬼心眼,打他,打他……”

玉霄双手连摆道:“别打,别打了,我可告诉你们,你们别骂我呀,也别打我呀,难道你们没听说,打是亲,骂可是爱的,来吧,谁想爱我就骂我吧,来吧,谁想亲我,就来打我吧,打吧,骂吧……”

他说着嘻嘻笑着,就这么走向了这几个小女孩,这几个小女孩被这几句话说的一愣,随即也没了主意,打又不是,骂又不是,打了说亲他,骂了说是爱他,这谁受了了,她们怎么办?

最后还是悠悠坏主意多,上下看了一眼玉霄,然后呸的一声向他身上吐开了口水,悠悠不由得格格笑道:“那我们不打你不骂你,我们用口水淹死你,你总没话说了吧,啊呸,呸……”

另外几个小女孩也是用口水吐向了他,就见玉霄不躲不避,反而笑道:“好香呀,嗯,这是悠悠吐的,我的老婆真是吐气如兰,口水最是香了,嗯,这个好臭,应该是囡囡的,看来囡囡今天早上没刷牙,这是飘飘的,飘飘吐得口水最是散了,到处乱飘吐沫星子……哈哈,使劲点,洗个口水澡,可并不是每一个人都有这个福气的……”

几个女孩子被气的脸红一阵,白一阵,但就是说不过玉霄,但也不知为什么,她们却总喜欢找玉霄斗嘴玩,也许这就是男女之间的好感,可是就连她们恐怕也不会明白。

玉霄逗了她们一会,笑道:“不闹了,不闹了,我提议咱们去山上听老爷爷讲故事好不好?”

“好,好,走一起去。”

玉霄道:“不过,大家都听明白了,无论谁问起咱们去做什么,都不要说去找老爷爷,谁要是对外人说老爷爷在咱们族的山上,被坏人发现了老爷爷,那我可收拾他,就是悠悠也不例外,都知道吗?”

“知道,知道,咱们傲人族的人什么时候做过对不起良心的事?”

玉霄道:“悠悠,囡囡,你们去不去呀?”

悠悠皱眉道:“不去了,爬山好累的,我还要洗衣服呢,不去了,改天吧。”

玉霄不高兴的道:“就你最懒了,洗衣服洗什么呀,这么干净还洗,你们女孩子真是麻烦,衣服这么干净还要洗,你看看我,一件衣服穿一个月都不带洗一次的。”

悠悠吐了吐舌头,装出要吐的样子,道:“喔,我要吐了,你真是脏死了,臭死了。”

玉霄道:“怎么,你怎么知道我臭?你闻来呀?谁说我身上臭,这刚洗的澡,而且衣服上又刚打了玫瑰香水,你闻闻多香,香不香,你闻闻。”

悠悠讶异的道:“香水?你什么时候喷的香水?”

玉霄嘻嘻笑道:“就是刚才呀,你们吐的口水这么香比花都要香呢,你要是嫌臭,再给我喷点吧,不过,囡囡的不要,臭死了,回家刷了牙再来给我喷点。”

悠悠嗔道:“你又来了,又开始调皮了,真是讨厌。”

囡囡鼓着嘴道:“好呀,嫌我臭?那好吧,我就臭死你,呸,呸呸呸呸……”

玉霄哈哈笑道:“你又中计了,其实你的最香了,我要是不这样说,你怎能中计呢,其实嘴臭的是悠悠的香水,最香的是你……”

悠悠气鼓鼓的伸手就拧住了他的耳朵,嗔道:“你这臭小子,就会发坏取笑人。”

“我娘就喜欢拧我爹的耳朵,你怎么跟我娘一样呢,是不是以后我做我爹,你做我娘的位置?”

悠悠半天没明白什么意思,慢慢的一想,才明白是变着法说她是他老婆呢。

气的悠悠扬起拳头就打向了玉霄,玉霄哈哈直笑,道:“不闹了,不闹了,你到底去不去?你要是嫌累,那我背你就好了,反正男人都是要背媳妇的嘛。”

悠悠嗔道:“你还闹?你怎么这么爱闹,真是讨厌。”

玉霄忽然板着脸道,正色道:“悠悠姐姐,囡囡姐姐,飘飘姐姐……请问各位大小姐可否赏脸陪同我们一起去听故事呢?在下这里有礼了,嘻嘻嘻……这样你们满意吗?”

逗得小伙伴们又是一阵嘻嘻哈哈,悠悠道:“好吧,这还差不多。”

玉霄道:“那咱们先回家拿点礼物给老爷爷送去,记住呀,要拿个筐子,有人问咱们,咱们就说上山砍草喂猪的。”

这些人答应一声,刚想走,玉霄又拉住悠悠坏坏的说:“悠悠,你不用带礼物了,我也不用带了。”

悠悠奇怪的道:“为什么?你什么意思呀?”

玉霄道:“其实你带着礼物的,你现在身上就有两份礼物,你就借我一份吧,别小气嘛,你们女孩子就是小气。”

悠悠大奇,道:“我有什么礼物?我那有带礼物呀?除了这根棍子,还有什么?送你一棍子?”

玉霄哈哈笑着,忽然伸出手使劲在她脸蛋上拧了一把,然后就跑,边跑边道:“哈哈,你脸这么红,像两个大苹果,这不就是礼物吗?你带着两个红苹果去就行了……”

悠悠在后就追,嗔道:“你这坏小子,又戏弄人,看我不打你……”

玉霄一路跟悠悠嘻嘻闹闹,一路小跑就赶回了家中。

上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