仙疆魔域

第8章 聪明人 机灵鸟2

第八章 聪明人 机灵鸟2

这三个人也都近百岁左右的年纪了,这时被这十岁的孩子摸着头叫小弟弟,一个个想哭,欲哭无泪,想笑,又笑不出,当真是哭笑不得。

玉霄微笑道:“第一次见面,小哥哥我呢,没有什么东西送给三位小老弟的,这样吧,我就请三位弟弟喝杯酒吧。”

他说着,拿出了小葫芦,微笑道:“这个呢?是山海老爷爷的宝贝,装了不少酒,都是我们傲人族酿造的酒,我请你们喝一杯吧,喂,二弟……”

小糊涂仙脑子里乱哄哄的,也不知想什么,听到叫二弟,根本没反应过来。

玉霄一看他不答应,过去用手拍了拍他的秃头顶,然后使劲一捏他的酒糟鼻子头,大声道:“喂!叫你呢,二弟!”

小糊涂仙摸了摸鼻子,苦笑道:“你还想做什么?就不要整我们了,算我们怕了你了还不行?”

玉霄微笑道:“你这人,我说给你们酒喝的,你这么喜欢喝酒,我请你喝点,也算咱们兄弟相识一场嘛,喂,你喝酒不会没有喝酒的杯子吧。”

小糊涂仙皱眉道:“有呀。”

他说着,拿出三个精致的琥珀杯,这是他们三兄弟常用的,他们三人都喜欢喝点,所以他这酒杯常常是跟他形影不离。

玉霄笑道:“我请你们喝酒,我这大哥可没说的吧?”

他一把拿过三个杯子,然后拿起小葫芦,默念口诀,只见一道道白练从葫芦口中慢慢的射出,就斟满了三个精致的酒杯。

玉霄把三杯酒一一递给三个老头,笑道:“喝吧,尝一尝我们傲人族酿造的酒怎么样?”

三个人你看看我,我看看你,几乎异口同声道:“你到底想干嘛?”

玉霄道:“干嘛?请你们喝酒呀!怎么,你们以为我酒里下了毒了不成?真是岂有此理,好心没好报!你们也算是个半仙,这酒里有没有毒难道还看不出来?”

三个人互相看了看,又看了看这清澈芬芳的酒,用鼻子闻了闻,均不住的点头。

尤其是小糊涂仙,最是好饮酒,这才有小糊涂仙的雅号,这时,看到这么好的酒,而且这酒的确没毒,也的确是好酒,但这小孩子太坏,为什么忽然请他们喝酒,他还是怕中了计。

小糊涂仙道:“你有什么话就说,不要耍我们。”

玉霄微笑道:“我也没什么事,只是想请三位老弟帮个忙,我要去天帝山找天帝九子那九个牛鼻子去学道术,好为我家人报仇,你们就陪我走一趟,给我带带就行,这点要求还很困难吗?”

三个人这才放下心,暗暗的道:“原来是这么回事。”

谈天笑哈哈笑道:“你要拜师呀?哈哈,我表哥就是天帝九子之一的嘻嘻哈哈陶天喜,这个没问题,没问题。”

他心里暗笑,心道:“只要你做了我表哥的徒弟,拜了天帝九子为师傅,那我们就是你的长辈了,这辈分可又回来啦。”

玉霄照着他的头敲了一下,道:“你高兴什么?我可告诉你,我拜师归拜师,一码是一码,你见到我还是要叫我一声大哥的,明白吗?”

谈天笑摸着头,暗暗的道:“这小子究竟是什么变得,简直就是人肚子里的蛔虫,连我想什么都知道。”

叶方士道:“你要我们带你去天帝山拜师,这个没问题,我们可以帮你说说好话,我们跟天帝九子是朋友,不过,我有个请求,还请……还请大哥答应。”

玉霄嫣然道:“嗯,你说吧。”

叶方士立刻苦着脸道:“就算我们求求你,求你不要把今天的事说出去好吗?你不说出去,只有我们四个人在的时候,我们还是承认你是大哥,只求你不要叫我们当众丢人,不要当众叫我们小弟,这就行,你看好不好,算我们求求你了,这小小的要求,不知大哥,能不能答应?”

小糊涂仙也哀求道:“是呀,就当我们求你了,以后你有什么事要我们帮忙,我们一定帮你还不行?只求你在人多的时候,给我们留个面子,不要把这事说出去,不要叫我们小弟,行吗?”

看到三个老头这般模样,玉霄心里暗笑,伸出小手拍拍小糊涂仙的头,又摸摸叶天士的白头,然后揪揪谈天笑的小辫子,这三个老头连动都不敢动,哪里敢再得罪这小魔性,只好随着玉霄高兴,随意叫玉霄玩,而且还陪着他一起笑。

菁菁鸟儿看的呱呱呱的笑了起来,玉霄瞪了一眼菁菁,喝道:“菁菁,今日之事,你要是说出去,害我三个小老弟没面子,我把你烤了吃了,听到了没?”

菁菁吓得用翅膀捂住了鸟嘴,连声道:“啊,我知道了,不敢,不敢,我怕你了还不行,大哥,大哥……”

玉霄微笑道:“三位老弟,你们放心,我一定不会说的,除了咱们四个人之外,我要把这件事告诉第五个人知道,我就是乌龟王八蛋,这行了吧?三位老弟,请喝了此杯,咱们就是兄弟啦。”

三个人不住的称谢,小糊涂仙道:“大哥,我们喝酒,你怎么不喝?”

玉霄用手照着小糊涂仙的头敲了一下,吃吃笑道:“你傻呀你,我是个十岁的孩子,我能喝酒吗?你喝你们的吧,怎么,怕有毒?”

小糊涂仙摸摸头,连忙道:“哪里,哪里,这酒是没毒的,二弟,三……哦不,三弟,四弟,咱们干吧。”

三个人碰了碰杯,然后把酒喝了下去。

玉霄笑道:“怎么样?这酒怎么样?”

小糊涂仙赞道:“呀,真的是好酒呀!好酒!”

玉霄得意洋洋的道:“我们傲人族酿的酒不错吧,这可是我亲自酿的呢,既然三位老弟喜欢喝,那就再多喝几杯。”

他拿起小葫芦,又连着给三个人斟了三杯酒,三个人这次再也没有怀疑,知道这真是好酒,于是又干了。

玉霄微笑道:“我再请三位老弟喝几杯,我这做大哥的绝对大方,也绝对够朋友的。”

他又给满了三杯酒,三个老头这一次没有干,慢慢的喝着酒,慢慢的品尝着,小糊涂仙叹道:“真是好酒呀,怎么这酒这么好喝?”

叶方士道:“是呀,大……大哥,这酒用什么酿造的?”

玉霄得意的道:“这酒我酿造的,这酒不是一种酒,是把高粱酒,葡萄酒,水果等东西掺合在了一起,不过,不是酿酒的时候搀和的,是因为我每天给山海爷爷送酒,送的都不是一种酒,他喝不了就都放在了小葫芦里,他葫芦里什么酒都有,有什么女儿红了,竹叶青了等等吧,各种各样的酒就这么乱搀和在一起了,所以味道就不同了。”

谈天笑道:“原来如此呀,真是调和的好呀。”

玉霄神秘的故意道:“而且这酒还有一种特殊的东西,所以才这么好喝。”

三个人齐声道:“什么东西?”

玉霄悠然笑道:“就是马尿呗,这酒掺了马尿,所以好喝呀……”

他说着话,三个人喝着酒,没想到玉霄竟然说这好喝的酒竟然是用马尿做的,三个人几乎同时哇的一声,就把酒全吐了出来!

三个人俯下身,恶心了好半天,半天,谈天笑第一个跳起来,怒道:“你!你气死我了,你又捉弄我们!看我不打你!”

叶方士也拿出了拂尘,怒道:“三弟你按着他,我好好打他的屁股!”

小糊涂仙道:“对,好好教训他!气死我了!”

玉霄连连摆手道:“喂喂喂,你们要造反呀!我只是开开玩笑,你们就当真了?这酒是好酒,我只是形容酒的味道是马尿的味道而已,又不是真的掺了马尿,你们耳朵可能有毛病了,话都没听清就冤枉好人?”

三个人气呼呼的,真是被气坏了,若这世上能有人活活的气死他们,那个人一定就是这小孩子。

玉霄微笑道:“这酒是干净的,我是形容酒像马尿有什么好喝的而已,你们就当真了,再说了,这可是我山海爷爷的酒葫,他喜欢喝酒,我怎么能这么做呢?唉,说你们什么好呢?真是三个老糊涂,看看,多好的酒就浪费了,来,大哥我再给你们斟一杯吧。”

这三个人那敢再喝,连连摆手,他们算是怕了这个又坏又鬼的小孩子了。

玉霄也不勉强,嘻嘻笑道:“咱们上吧。”

谈天笑道:“我说,你要拜师的话,可不能再这么淘气了,天帝山玉清门下可是门规森严,你要是淘气惹了祸,那我们可帮不了你。”

叶方士道:“还有,你去拜师,拜师礼节这个还是少不了的,要三跪九叩,这个可是必须的。”

玉霄哈哈一笑道:“我要拜师,根本不必磕头,他们也会收我。”

小糊涂仙叹道:“你莫非有病?疯了?谁拜师不叩头,那个师傅能收的?虽然我们给你做保人,推荐你去,介绍你去,可是,你若是拜师连头都不磕,这个我们也帮不了你!”

玉霄微笑道:“这个就不劳三位老弟操心了,山人自有妙计!”

叶方士惊道:“你拜师不用磕头?杀了我都不信!还妙计,什么计也不好用!礼仪不可少的!”

玉霄哈哈一笑道:“怎么,你还不服气?要不咱们再打个赌?”

三个人一听还要打赌,一个个头晃得跟拨浪鼓似的,这一次他们可真是怕了这小魔星了。

玉霄微笑道:“你们不妨再赌赌,我要是输了,我就不做你们大哥了,你们看好吗?”

三个人立刻眼中露出了光,齐声道:“真的?”

玉霄悠然笑道:“当然是真的,不过,我要是赢了的话,我不做你们大哥,我做你们爷爷,你们说好不好?”

“啊……啊……”

三个人刚刚满是欢喜,刚想打这个赌,但听这话,一个个惊得张大了嘴,愣是没敢应声。

玉霄微笑道:“怎么,你们不是想赢我吗?咱们赌赌如何?”

半响,谈天笑干咳一声,嘿嘿笑道:“嘿嘿嘿嘿,我这人最讨厌赌博,从此之后我老人家戒赌了,不再赌,不好意,我不能奉陪了。”

小糊涂仙尴尬一笑道:“是呀,你……你做我们大哥我们都很满意,就……就不必再赌了。”

玉霄微笑道:“我说三弟,你不是算命厉害吗?你可以先算算,然后咱们再赌,若是我拜师免不了的磕头,那就算我输,要是我拜师不磕头,照样能拜师,那就算我赢,你可以先算算,未卜先知嘛,等你未卜先知了后,咱们再赌,你说这公平吧。”

叶方士脸涨的通红,虽然玉霄口气这么大,他不相信,但要是再赌一次,他是真不敢了,他知道这小孩子诡计多端,万一真要不用磕头就拜了师,那他输了,可就要做这小孩的孙子了,这简直太荒唐了,他如何能输的起?

但他知道,连着赌了好几次,每一次都栽在了这孩子手里,实在是没把握能赢得了这鬼灵精的孩子。

之再三,觉得还是不要赌的好,因为他真的赌不起,也输不起了。

叶方士尴尬一笑,也连连道:“嘿嘿,俺娘自小就告诉我说,赌博不是好孩子的,我最讨厌赌博了,所以,我才不跟你赌呢。”

玉霄哈哈大笑,暗暗的道:“怎么样,怕了吧,叫你们一个个的神气,现在知道我的厉害了吧。”

玉霄看了看三个人冷笑道:“算你们识相,你们等着看吧,我不用磕头,照样可以拜师,到时候你们就知道我的厉害了!”

他沉了一会,然后道:“你们三个等着我,不要走开,若是一个个偷跑了,那可别怪我到处说,倒时候丢人的可是你们。”

谈天笑连连道:“放心,我们答应带你去天帝山的,不会食言的。”

玉霄道:“我先去准备一下,我跟我鸟儿说几句话,你们不准偷听!”

他说着,独自一人往前走了五六十丈,看到离着远了,这三人听不见了,这才把菁菁鸟放在手心,对菁菁鸟道:“菁菁,我这就要去天帝山拜师,不过我们傲人族最注重自尊,永不会屈膝跪拜别人,但拜师必须要磕头,不过我不能磕头,不能做出有辱傲人族尊严的事,现在我有一计,你按我说的办,若是你不听话,我拜不成师,那这血海深仇就没法报了,你知道吗?”

菁菁鸟是一只神鸟,什么都明白,连连道:“明白,明白,菁菁明白,你说吧,你说吧。”

玉霄轻轻道:“菁菁,你不是会背山海经吗?”

菁菁道:“会,会,我都能背下来。”

玉霄微笑道:“那就好,等到了拜师的时候,你看我只要跟天帝九子说,‘让我磕头拜师办不到,告辞了’的时候,等咱们就要走的时候,你呢,就大声的背山海经的内容,明白吗?”

菁菁道:“明白,你放心,我明白。”

玉霄道:“好叫他们听的明白,你背山海经的时候,就这样背,你说,山海经什么什么海外,海内经什么的,一定要把开头这山海经三个字叫出来,让他们知道你背得是山海经才行。”

菁菁鸟用翅膀捂着嘴笑道:“嘎嘎,嘎嘎,你这坏玉霄,我明白了,我明白了。”

玉霄笑道:“还有,为了不让那些人按山海经的内容找到那些珍奇异兽,找到那些宝贝,你呢,就从山海经海外经开始背,海外这么远,背了也没事,嗯,就这么定了,从海外第一经开始背,也就是从海外南经开始背吧,明白吗?”

菁菁不住的道:“嘎嘎,明白,明白。”

玉霄敲了它鸟嘴一下,道:“先别忙,我还没说完了,你记住,背可是背,一个月就背一条或者两条,不准你都背了,我叫你背你才能背,懂吗?而且你要背的话,一定要先背给我听,我还不认字,要是那条经上有宝物,咱们就除去不背就是,不管怎么样,也不能叫这些人按着山海经所说去伤害那些珍贵的动物,否则,山海爷爷一定会怪我的,咱们就定好了,你单月背一条,双月呢,就背两条,单月指的就是一,三,五,七,九,十一月份,这几个月,你就背一条,余下的一个月你就背两条,这样的话,一年你就只能背个十八条,那样的话,十年就可以背上个二百来条,山海经这么多条,最起码这么背也要背上个几十年才背完,而且也许不用十年,我就可以学好道术,都时候,就可以报仇了,你也就不用背给他们听了。”

菁菁不住的道:“我懂了,懂了。”

玉霄又叮嘱道:“记住了,我的好菁菁,你要是不按我说的做,说不定我真的要把你烤着吃啦,报不了仇,我也活着没意了,等把你烤着吃了后,我就自杀。”

菁菁连连道:“不要,不要,菁菁明白啦,我听你的,听你的,你要走的时候,我就背山海经的海外南经,然后按着单月背一条,双月背两条来背,一年背十八条,别人叫我背我不背,只有你叫我背我才背,是不是这样?”

玉霄高兴的抱住菁菁鸟的小嘴亲了一口,摸弄着菁菁鸟的羽毛,赞道:“你真是天下第一聪明鸟……哦,不……是比人都聪明,就是这样!”

他暗暗的打好了主意,叮嘱好了菁菁鸟,这才放下了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