仙疆魔域

第17章 斗气4

第十七章 斗气4

秦扬就是一愣,这弟子见师娘,哪一个都是进门就跪倒在地磕头了,可是眼前这小孩子竟然只是作了个揖,实在是有点不像话了。

所以,她是一愣,实在不明白,这孩子为什么不对自己大礼参见,拜倒在地。

曲仙儿坐在娘的坏里,道:“娘,您是不是在奇怪他为什么不叩头对吧?”

秦扬微微点点头,曲仙儿叹了口气道:“别提了,他就连拜师,都没给爹爹他们叩头,就连祭拜祖师爷,他的拜师礼都是爹爹他们九人代替的呢!”

楚桂儿叹道:“这可以说是天下奇闻了。”

洪袖儿笑道:“师娘,你猜猜那个击夔牛鼓的人是谁?就是这坏小子。”

秦扬更是惊异了,这种怪事还真是闻所未闻,就连做梦恐怕她都没梦到过。

曲仙儿道:“娘,这件事说来话长了,他呢,是傲人族的人,傲人族的族规是不能屈膝跪拜于人,所以他拜师见娘是不会磕头的,娘你别怪他,这也是爹爹他们许可的,至于具体什么事,我看你还是问爹吧。”

秦扬是个聪明人,虽然女儿说的不明不白的,可是也大体明白了点,知道其中必有原因,于是也就不再勉强,微笑道:“不要多礼了,起来吧。”

她话一出口,就觉得有点不对头,因为这孩子也没跪倒,谈不上什么起来不起来,只是她习惯了的口头语而已。

玉霄答应一声,道:“多谢师娘,非是弟子不懂礼貌,只是由于族规有令,弟子不敢违背,还望师娘见谅。”

秦扬摆摆手道:“算了,仙儿,去,给他找个凳子,叫他坐下说话吧。”

曲仙儿答应一声,玉霄也不客气,就坐了下来,偷眼观看秦扬,不由得暗自称赞,暗暗的道:“师娘真是漂亮,看来,不愧是玉龙九女之一,看来那玉龙九女的确都是美若天仙的了。”

的确,秦扬可以说在玉龙九女中论人品论美貌可以说是数一数二的人物了,虽然上了点年纪,可是看上去跟二十左右岁的姑娘也没大的差别。

秦扬微笑道:“抬起头来吧,让师娘看看,看看这敢击夔牛鼓,又不用磕头就能拜师的能人吧。”

玉霄抬起头来,微笑着看了看师娘秦扬,笑道:“师娘,是弟子顽皮,不明就里,才惹得各位师傅劳师动众的赶来,至于拜师礼的问题,徒弟也是有交换条件的,师傅们一个是看在三仙的面子上,一个是因为弟子身世可怜,再一个就是,弟子用山海经做进见之礼,顶了拜师礼,故此师傅才答应收了弟子为徒。”

秦扬闻听更是惊异,再看这少年肩膀上落着一只鸟,怀里抱着黑不溜秋的什么东西,而手臂上趴着一条金光灿灿的大鲤鱼。

她更是惊异万分,仔细的看了半天,不由得失声道:“霄儿,你这手臂上趴着的大鱼,若是我没猜错的话,是不是传说中的龙鱼?”

玉霄点头道:“师娘说的不假,正是龙鱼,这鸟是精卫鸟,不过却是精卫鸟跟最聪明的鹦鹉所生的后代,所以,这鸟也会说人话,而且精通人话,这鸟和龙鱼都是山海老人一并给了我的灵物,来,菁菁,叫师娘好。”

菁菁鸟答应一声,呱呱叫道:“师娘好,师娘好。”

秦扬被逗得也笑了,暗暗的道:“难怪丈夫肯免了他的拜师礼,原来他居然有这么些秘密。”

玉霄看到师娘吃吃而笑,不由得又想起了娘冷柔柔,暗暗的道:“师娘好漂亮呀,跟我娘长得真像,唉,可惜我娘她……”

他痴痴的看着,竟然想起了往事。

曲仙儿不高兴的嗔道:“喂,你干嘛这么看着我娘?”

玉霄这才醒悟过来,叹道:“师娘真漂亮,好美。”

这若是一个大人说这么一番话,出自大人之口,那就是轻薄无礼,出语调戏了,秦扬一定恼怒,可他是一个孩子,说出这么一番话来,她却是暗地里欣喜。

哪一个女人能不爱美?听到一个孩子诚心的赞誉自己的美貌,当然会很开心。

玉霄道:“师娘这么美貌,若是不知道的,还以为师娘是个大姑娘呢,师娘美的就像我娘似的,唉……只是我娘她……她却被坏人害死了。”

说到这里,他悲从心发,泪水流了下来。

秦扬闻听玉霄死了娘,一看这孩子看到自己想起了娘,不由得也是心酸,走过来,附身抱起了玉霄,就犹如抱着自己孩子一般,柔声道:“好了,好了,不要哭,以后呢,师娘就是你的娘,有什么委屈对师娘说,师娘会照顾你的……”

玉霄再也忍不住悲痛,哇的一声抱住师娘的脖子就痛哭了起来,多日来,他一个孩子就好似一个成年人一人,忍受着内心的巨大悲痛,装作若无其事的样子,而且为了拜师,还巧设计,于九子斗智,所做的一切,简直令他心神疲惫。

如今见到了秦扬,又想起了死去的娘,简直把这温柔的师娘当作了死去的娘了。

秦扬的心一酸,也陪着落了泪,心中母爱萌发,不由得更是对这孩子有一种亲切之感。

也许在母亲的怀中,他才能回归到一颗孩子般一颗童真的心,玉霄就这么哭了一会,忽然觉得太过无礼,赶忙就要下来。

秦扬没有放下他来,而是抱着他,然后又抱住了曲仙儿,揽住了洪袖儿和楚桂儿,笑的是花枝乱颤,笑盈盈的道:“哎,你们这四个小娃娃,以后呢,要相亲相爱,记住,不可欺负小师弟,尤其是你这个淘气鬼。”

她说着,用手指刮了自己女儿鼻子一下,曲仙儿嗔道:“还我淘气?还我们欺负他?我们三个加起来都不及他,我们三个加起来,都被他捉弄,哼,你不知道呢,他有多坏……”

曲仙儿连说带比划,就把玉霄怎么骗她们三个叫哥哥,又骗了糖吃,然后转头就赖账的事说了一遍,听的秦扬吃吃直笑,她真没想到,玉霄竟然这么坏,这么机灵,还这么会捉弄人,简直太有趣了。

屋内一片笑语欢声,秦扬本就是一个活泼开朗的女子,这时被玉霄的事这么一逗,更是开心了。

几个人说说笑笑,坐了一会,这时,就听到外面有人也笑道:“什么事这么开心?看你们高兴的。”

说话间,曲天赋走了进来。

玉霄赶忙躬身施礼见过师傅。

秦扬眼中满是笑意,笑道:“你回来了,很好,你这徒弟收的真是不错,我很喜欢,以后你要好好教导他,让他成才才对。”

曲天赋心中也是十分偏爱这个小徒弟,虽然玉霄没给他行过拜师礼,可是玉霄的可爱淘气却令他很是开心。

闲谈了几句,曲天赋道:“玉霄,你叫菁菁背背山海经,我抄录一下,以后好令山海经流传于后世。”

玉霄答应一声,心中却暗暗的道:“看师傅和师娘对我这么好,我是不是该把山海经送给他们?”

但他转念又是一想,暗暗的道:“不能,玉霄呀,玉霄,这世上人心险恶,谁知道是真是假?万一给了他们山海经,再借故逐我出师门,不传我道术,我怎么报仇,而且我这一计不是白白作废了吗?而且,师傅他们也梦想得到那些珍禽异兽,那些珍禽异兽若是真的因为山海经的缘故,被捉到抓到,然后绝了种的话,我怎么对得起山海爷爷的关照呢?不行,我不能给他们。”

想到这里,对着菁菁道:“菁菁,给师傅背背山海经。”

他早就叮嘱过菁菁,菁菁早就会意,于是呱呱叫着,又背开了山海经海外南经的开场白。

转瞬间,菁菁就背完,而曲天赋也拿出笔墨在竹简上抄录了起来。

菁菁背完,看了看玉霄,那意思是说,我没做错吧,玉霄微微一笑,告诉菁菁鸟做的很好。

曲天赋抄完了,问道:“还有呢?”

玉霄微微一笑道:“师傅,我忘了告诉你一件事,菁菁山海经虽然差不多都能背过,不过呢,听山海爷爷讲过,每个月呢,它就只能背两条,背完两条之后,就再也不会背了,因为当时山海爷爷就是这么教给它的,它也是这么记得,它虽然是神鸟,可毕竟不是人呀。”

玉霄暗暗的道:“师傅师娘对我好,我就不叫菁菁单月背一条,双月背两条了,干脆一个月叫它背两条,一年背二十四条就是了,也算是我还你们点人情吧。”

曲天赋失声道:“你是说,菁菁每个月除了能背两条之外,再也不肯背了?”

玉霄叹道:“不是不肯背,是它想不起来,除非到了下一个月,好像才能想起来,山海爷爷说,他怕鸟儿忘了,一个月就教它两条背诵,然后就这么轮换交替的,一直背下去,菁菁就死记硬背的,虽然记得牢,但却养成了习惯,一个月只能背两条,多的就背不出来,菁菁这个月呢,正巧背到了海外南经,若要背下一条,估计到月底吧。”

曲天赋大失所望,喃喃道:“这要到那年那月才能背完所有的山海经?”

玉霄叹道:“我也不清楚,估计需要十五六年吧,不过,山海爷爷为了写山海经,走遍了大江南北何止走了十几年,最起码七八十年才写好的,他的鸟也是跟他一样了,一个月大约走两个地方,就背两条,所以,我也不太明白,我甚至都不明白菁菁是鸟怎么都记住了这么长得山海经,也真是奇闻了。”

曲天赋长叹一声道:“唉,没想到前辈的一生心血付之一炬,只能靠他的神鸟替他完成遗志了,幸好他调教好了菁菁鸟,否则,岂不是一切都完了?多年的心血不就白费了?”

玉霄叹道:“是呀,都怪那个狼王妖魔,山海爷爷不想山海经落入狼王手中为非作歹,所以宁愿毁掉,估计他也是怕山海经失传吧,这才偷偷的教会了菁菁,以防万一吧。”

秦扬皱眉道:“这也是没有办法的事,只能一条一条的记录了。”

玉霄道:“是呀,而且山海爷爷为了写山海经耗费了近百年的时间,咱们整理山海经却仅用十几年的时间,比之百年又算的了什么?”

曲天赋点头道:“此话有理,前辈百年心血,后人一天就读完,读起来容易,可谁知写的艰难和不易?整理咱们都嫌耗费光阴,可是写起来又该如何的艰辛?唉,只有如此了,你叫菁菁再背一背,我仔细验证一下,别有什么错误,咱们抄录万不能再出错了。”

这种事就是这样,一本小说,要写上一年,十年,可看的人却一个月,几十天就看完,一首曲子,又写几十天,可听的人却几分钟就听完,其中创作的艰辛,只有亲身体会的人才会明白其中的艰难和不易。

玉霄点头,道:“菁菁,再背一遍听听。”

就见菁菁十分不耐烦,摇头叫道:“不背啦,不背啦,这么绕口,好烦,好烦。”

玉霄心里暗笑,这也是他早就教给菁菁做的,若是随便一说就背,没有人会以为他说的是真的,也一定怀疑菁菁还会背其他的,这也就有破绽了,所以他才这么嘱咐。

玉霄温柔的抚摸着菁菁的羽毛,柔声道:“好菁菁,乖菁菁,就再背一次嘛,好菁菁,再背一次,再背一次,我给你吃好东西吃,好不好?”

菁菁鸟呱呱叫道:“好好,不过,先吃后背,先吃后背。”

曲仙儿轻轻道:“这死鸟,跟它主人一样,就会讲条件,真是有其主必有其鸟了。”

玉霄微笑道:“师姐,师娘,这里可有点吃的?菁菁什么都吃,花鸟鱼虫,冷热荤腥,肉食素食,给它点吃就行。”

曲仙儿顺手拿起一个大红苹果,递给了玉霄道:“那,给你,好好哄哄你的宝贝。”

玉霄把苹果往手中一拿,微笑道:“来,菁菁,吃吧,吃完了听话啊。”

就见菁菁鸟呱呱开心的叫着,然后开始啄食了起来,吃了几乎大半个苹果,这才得意洋洋的住了嘴。

玉霄把剩下的半个苹果递给了龙鱼和飞飞马。

飞飞马连理都不理,似乎对这水果没什么兴趣,可是龙鱼却开心的咬起苹果来吃了。

人们是啼笑皆非,没想到这鱼竟然吃水果。

曲仙儿惊道:“呀,这鱼是什么变得?连苹果都吃呀?”

玉霄笑道:“龙鱼是神鱼,它有牙的,不管是什么,它也吃,很好养活的。”

就见龙鱼吞噬了苹果,然后也得意洋洋的躺在了玉霄的手臂内。

玉霄柔声道:“菁菁,快背吧。”

就见菁菁打了个哈欠,呱呱道:“啊……我累了,明天再说吧,明天,明天……”

玉霄这个气,暗暗的道:“我不是告诉你来吗,叫你背的时候,你就先背一次,再叫你背,你就要好东西吃,吃完了,我再叫你背,你就再背一遍的,怎么现在私自给我玩起了新花样?”

玉霄板着脸道:“你背不背?”

菁菁鸟呱呱叫道:“明天,明天。”

玉霄气呼呼的伸手在它鸟嘴上拍了一下,叱道:“你要是不背,我现在给你拔毛,然后把你烤了吃鸟肉,叫你不听话。”

菁菁原本无精打采懒懒的样子,闻听这话,立刻就机灵了起来,呱呱叫道:“这就背,这就背,怕了你了行了吧?”

三个小女孩被逗得哈哈大笑,就连秦扬和曲天赋也被逗得开怀大笑。

这么有意思的鸟,他们还真是第一次见过,这鸟简直也太顽皮了,不但学玉霄那样骗吃骗喝的,而且也学着人那样摆架子,不过幸好遇到个小魔头,它还有个怕的人,否则,这鸟都反了天了。

就听菁菁鸟不耐烦的又背了一遍,曲天赋仔细的听着,然后用心的校对,一看没有什么错了,这才点点头,知道背的是真的山海经。

曲天赋问道:“还有呢?菁菁,你再背一条试试?”

菁菁哪里肯听他的话,不耐烦的叫道:“忘了,忘了,让我好好想想再背,这么绕口,忘了,忘了。”

玉霄心中暗笑,暗暗的道:“还好菁菁听话,也很聪明,对,就这么做,任谁也拿咱们没办法。”

玉霄叹道:“对不对师傅?我说它一个月就只能背两条,背完一条,要想好久,才能记起来其他的,我看就不要勉强它了,否则它乱背一通,就算背出来,也是没用的。”

曲天赋一听只好如此了,长长叹了口气,但也无可奈何。

曲天赋道:“仙儿,给你师弟找个房间,带你师弟下去休息去吧,从明日起,你师弟跟你一起去认字,下山砍竹子,开始学道,你要好好教导你师弟,不可以大欺小。”

曲仙儿答应一声,然后四个孩子蹦蹦跳跳的下去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