仙疆魔域

第19章 学艺5

第十九章 学艺5

气的三个小姑娘一个个直瞪菁菁,但也是无可奈何。

每每读一个时辰的书,就会休息半个时辰,中间休息的时候,玉霄谁也不理,就抱着自己的三个不是人的朋友玩,那些孩子是又羡慕又嫉妒。

也不知为什么,这些孩子一见到玉霄就嘻嘻哈哈的直笑,也不知笑玉霄什么。

三个小姑娘叽叽喳喳也不知商量什么坏注意,然后跑回了住处,也不知做什么去了。

曲仙儿回来就笑道:“乌龟呀,乌龟,哈哈,嘻嘻……”

洪袖儿也笑道:“是呀,好好玩呀……”

三个小师姐叽叽喳喳,指指划划的只是笑玉霄,笑得玉霄浑身不自在,皱眉道:“喂,你们有毛病呀?笑什么呀?”

他这么一说,三个小姑娘更是笑弯了腰,不但是她们,那些孩子们一个个为了讨好这三个祖宗,一个个也不住的笑着。

一个小男孩哈哈笑道:“乌龟,大乌龟,哈哈……”

玉霄皱眉道:“什么乌龟?你什么意思?”

“你的……”

他刚说了一半话,就听曲仙儿咳嗽一声,吓得这孩子不敢再说,赶忙住了口。

玉霄越想越有事,这时,忽听菁菁也呱呱的叫道:“哈哈,玉霄,乌龟,乌龟,玉霄。”

玉霄更是生气了,伸手拍了菁菁鸟嘴一下,叱道:“他们都是一些神经病,你不跟好人学,跟这些有毛病的人学什么?”

菁菁呱呱道:“不是,你身后……身后……”

玉霄一听,顿时明白了**分,暗暗的道:“难道我身后有什么东西?”

他想到这里,伸手脱掉了短衫,三个小师姐吓得哎呀一声,羞红了脸,捂住了眼睛,从手指缝里却偷偷的瞧着。

曲仙儿嗔道:“小师弟,你好无理,你怎么随便脱衣服的?”

玉霄不理他,翻过衣服看了看,一看气的脸都青了,原来,他自己的衣服上不知什么时候,被人用黑墨给画了个大乌龟!

难怪这么多孩子见到要笑了,他衣服上被画了个大乌龟,又有谁不笑?

玉霄气呼呼的道:“喂,曲仙儿,洪袖儿,楚桂儿,我问你们,谁给我画的?”

曲仙儿吃吃笑道:“我怎么知道?我又不是你的管……”

说到这里,她的脸红了,她刚想说,我又不是你的管家婆,但一想,这管家婆也就跟老婆的意思差不多,说这个这不是自己找亏吃嘛。

玉霄气呼呼的道:“一定,一定是你们,哼!你们真是坏死了!”

楚桂儿微笑道:“你有什么证据?做什么事都要有证据的,你有吗?你看到我们画的?”

洪袖儿道:“就是,要拿出证据来才行。”

玉霄气呼呼的道:“你们好呀,好!”

他气呼呼的把衣衫翻了过来,穿在了身上。

紧接着,又开始读书了,玉霄叫菁菁鸟,看着这三个小姑娘,要不他真不知什么时候又被捉弄,但刚开始还好,可不知为什么,又有人掐他了,他暗暗的道:“菁菁呢,菁菁怎么不报信呢?怎么回事?”

他转头一看,气的差点吐了血,只见菁菁鸟正在吃着三个小姑娘给它的虫子吃,吃完了虫子,又吃上了水果,那有时间去管他。

玉霄暗暗的道:“嗨,这三人真会收买鸟心,竟然用这种手段对付我,真是气死我了!”

气的玉霄照着菁菁鸟的鸟嘴就使劲敲了一下,骂道:“臭菁菁,为了几口吃的,就出卖我?给我不准吃,再要吃,我拔光你的毛!”

他气呼呼的把菁菁嘴上的东西给打落在地上,恨恨的道:“听到了没,给我好好看好她三个,别吃她们的东西,再不听话,我把你烤着吃了。”

菁菁鸟满脸委屈,但只好乖乖的答应几声。

玉霄越想越气,暗暗的道:“你们总是捉弄我,看我怎么捉弄你们,叫你们也知道我不是好捉弄的。”

他暗暗的拿出小葫芦,把葫芦嘴朝后,穿过桌子底对准了三个小师姐。

然后他暗暗的念动小葫芦的口诀,就见葫芦口中一道道白练直喷向了三个小师姐。

就听身后三个人齐声惊叫,都跳了起来。

玉霄赶忙又把葫芦藏好,也故作惊讶站了起来往后看。

只见三个小姑娘全身的衣服几乎都被喷湿了,湿漉漉的衣衫贴在了她们的身上,一个个的狼狈不堪,就连玉霄的身上都不小心溅满了水滴。

曲仙儿第一个就跳了起来,大怒道:“凌玉霄!你!”

玉霄站了起来,失声道:“哎呀,三位师姐?你们……你们怎么尿裤子了?哎呀,羞死人了,真是的,若是憋不住的话,就跟大师兄说去方便嘛,你看看,不但你们自己尿了一身,还弄的我身上都湿了……”

他话音刚落,在场七八个孩子实在忍不住了,一个个哄堂大笑,就连尹宫都被逗得啼笑皆非。

气的曲仙儿跳过来,照着玉霄的头就敲了一下,然后洪袖儿拧住了玉霄的耳朵,楚桂儿捏住了玉霄的鼻子。

玉霄赶忙挣脱开,摆手道:“喂喂,你们讲不讲理?你们自己尿裤子,关我什么事?为什么打我呢?唉……三位师姐必经还是孩子嘛,尿裤子很正常,不过,最好晚上少喝水呀,小心再尿床呀……”

三个小姑娘又气又怒,又羞又臊,她们是女孩子,玉霄竟然偷偷的喷了她们一身水,却口口声声的说她们尿裤子了,虽然大家都知道这不是真的,可也怪丢人的了。

气的三个小姑娘也不管有没有人看着,也不管什么学堂不学堂,就在课堂内就追打起玉霄来了。

玉霄哈哈直笑,也连跑带躲,时不时的还出言讽刺。

尹宫被气的哭笑不得,这课堂竟然成了四个小孩子玩耍打闹的地方了,但这四个孩子都不简单,尤其是三个小师妹,更是不能得罪,只好苦笑着直摇头。

终于,四个人也玩累了,三个小姑娘也追累了,气呼呼的道:“凌玉霄,你这大坏蛋,你等着我们的,我们会让你后悔的。”

玉霄吃吃直笑,道:“喂,这不关我事,我是冤枉的,明明就是你们三个自己尿裤子的,怪我什么?我还没怪你们尿湿了我的衣服呢。”

“你还说!你这混蛋,无赖,大乌龟!”

尹宫一看实在是不像话,咳嗽一声,和蔼的道:“好了好了,都不要吵了,小师弟,你也真是,你三位师姐小,你老气她们做什么?”

曲仙儿撒娇道:“大师兄,你看看他,多可恶,给我罚他。”

玉霄微笑道:“你有什么证据说是我做的?我还没找你来,我衣服上又是那个小狗给我画的呢?”

三个人刚刚生气的脸,想起玉霄衣服上的乌龟,又扑哧笑了起来。

尹宫暗暗苦笑,道:“好了好了,都不要闹了,快去,你们四个先把衣服换了去,回来再学字。”

曲仙儿答应一声,看了看玉霄,嗔道:“走吧,大乌龟。”

玉霄也不示弱,微笑道:“我自己走,我离着你们远点,你们刚尿了裤子,好臭的……”

“你!你这混蛋……”

玉霄说完哈哈大笑然后从前面就跑,三个小姑娘气的在后就追。

尹宫望着四个顽皮胡闹的小孩子,真是哭笑不得,最可气的是,他还不能得罪这四个小孩子,三个小女孩是师傅师娘的掌上明珠,这个小师弟别看三个小师姐常常捉弄他可以,可他要是罚他,那三个小姑娘就不答应了,这个他怎能看不出来。

而且不要说三个小姑娘不答应,就算师傅也会不高兴,所以,这四个淘气的孩子,他是真没办法,只好听之任之了。

四个人嘻嘻闹闹又跑了回去,从此之后,四个人依旧是你捉弄我,我捉弄你,依旧是打闹不断,嬉笑不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