仙疆魔域

第20章 戏弄3

第二十章 戏弄3

他尽量的跟着,可是越落越远,三个小姑娘虽然一直往前跑,可是也时不时的回头看看,一看玉霄被自己甩出了几十丈远,心中才放了心,但即使这样,她们怕输,依旧是使出了全力往前飞奔。

眼看着还有五六十丈远就到了竹林了,就到了四老站立的地方了。

玉霄一看差不多了,于是,暗念追日靴的口诀,就见脚下忽然生出一股无穷无尽的力量,犹如闪电一般,就往前飞驰而去!

一刹那,就超越了三个小姑娘,然后玉霄默念口诀,止住了追日靴的速度,又凭着真本事往还差一两丈远的竹林奔去。

三个小姑娘就觉得一阵风疾驰而过,玉霄忽然加了劲超越了她们,一个个急的齐声惊叫,但离着竹林已经不远了,而玉霄还差一丈就到了,想要追上都来不及了,而且她们是累的精疲力尽,更没有了这种爆发力了,就这么眼看着玉霄比她们快了三四丈的距离冲进了终点!

玉霄也是够坏的,虽然冲到了终点,虽然有点累,可是也并没有多么累,但他却装作很累的样子,坐在地上喘着气,似乎这一次是尽了全力,累的爬不起来了。

只是苦了三个小姑娘,一个个当真累的精疲力尽,真的拼了全力,竟然依旧输了,当真是输的窝心加窝火。

三个小姑娘也气喘吁吁的坐在了地上,曲仙儿上气不接下气的道:“怎……怎么……可能……怎么会输……”

玉霄也学着她喘着气道:“女人……始终是……女人……没有后劲嘛……后来我……拼尽了全力,这才赶上了你们……师姐们当真是了不得,我很佩服呀,要是……再短一些,我不会赢的。”

洪袖儿喘着气道:“你……你是说,越长,对……对你越有力?因为我们不能坚持?”

玉霄哈哈笑道:“聪明,这就是我跟你们打赌的原因了,因为长了,一口气跑下来,后面当然不会比前面那么有劲了,而你们又是女孩子,当然更不如男孩子有耐力了,所以,我前面尽量的紧跟着你们,落下不远的距离,然后呢,等快到终点的时候,再拼尽全力超越你们,还有,有个道理,你们不明白呀?”

曲仙儿皱眉道:“什么道理?”

玉霄嘻嘻笑道:“你们在前头跑,没有一个竞争的目标,不知道该跑多快,而我在后面跟着呢,却有一个明确的目标,那就是跟着你们,超越你们,把你们当作了目标,所以呢,你们没有目标,就没有了动力,而我呢,有明确的目标超越,就有了动力了,所以呢,你们才会输的。”

他说的话完全有道理,就好似运动员比赛跑步一般,赢得人一般不是跑在头里的第一个,而是紧随其后的人,就是因为这个原因了。

可是今日他赢,可并不是这个原因,若是没有追日靴,他是赢不了的。

但三个小姑娘哪里会想到他有这个法宝,当真是对这一席话信之不疑。

因为她们自己也感觉到了这点,三个人就这么跑,玉霄又被甩了很远,觉得很安全了,虽然依旧没有松懈,可是依旧是慢了不少。

四老这个气,他们当然明白怎么回事,可是却不敢说破,陶天喜虽然是后来才知道玉霄怀有追日靴的法宝,但答应过表弟,不能说,所以只好忍住不说。

玉霄假装喘了半天气,一看三个小姑娘也差不多休息好了,这才笑着来到四老的面前,微笑道:“四位老人家,请宣布结果吧,谁赢了?”

谈天笑咳嗽了一声,正色道:“这次赢的人,是玉霄!”

玉霄坏笑着来到三个小姑娘的身边,微笑道:“三位小师妹,听到了没?你们输啦,输啦该履行诺言了。”

曲仙儿气呼呼的道:“不算不算,你早有预谋,才用这个计策赢得我们,我们再比一场!”

陶天喜轻声道:“喂,还比?你们赢不了的,还是会输的!”

谈天笑也道:“就是,别比啦,再要输,可赌注更大啦!”

玉霄微笑道:“比也行,不过咱们一码归一码吧,这一次输了,最起码等我给你们脸上画好了大乌龟才行吧?”

曲仙儿气的嗔道:“你!你敢!你真画呀?”

玉霄正色道:“那当然,愿者服输,即使是师傅师娘也不例外的,对不对三位老……叔叔?”

叶方士赶忙点头,不住的道:“对对对,愿者服输,对……”

小糊涂仙道:“没错没错,很对很对。”

曲仙儿苦着脸道:“那……那多难看呀?”

玉霄微笑道:“没事的,我早就准备好了,只是画画没事的,又不是在你脸上雕乌龟,能洗掉的。”

他说着,从怀中拿出了一支含有墨的毛笔,不住的在曲仙儿三人面前乱摆。

曲仙儿失声道:“你!你早有预谋呀!”

楚桂儿都快要哭了,苦着脸道:“我说不赌吧,就知道他坏了。”

洪袖儿道:“那……那怎么办?”

玉霄嘻嘻笑道:“不管怎么样,反正这次我赢了对不对?咱们总不能说话不算数吧?不过呢,你们要是不想脸上画乌龟也行,除非呢……”

三个人面有喜色,齐声道:“除非怎么样?”

玉霄微笑道:“除非咱们不赌了,再要赌的话,你们输了,可就不是画乌龟了,那就要在脸上雕乌龟了,要是你们不赌的话,小师弟不会过分,这样吧,给你们免了画乌龟怎么样?而且,我答应你们,有人的时候,我叫你们大师姐,没人就咱们四个人的时候呢,你们就叫哥哥,这个太便宜你们了吧?究竟是赌还是不赌呢?你们商量着办。”

陶天喜拉过三个小侄女,连连道:“不赌不赌!叔叔怎能让你们吃亏呢?再赌你们还是输,你们现在累的精疲力尽了,怎么去赢他?而且他不是说了吗?男人的耐力比女人强的,你们不还是输?”

谈天笑也道:“是呀是呀,只是叫他声哥哥,又免了给你们在脸上画乌龟,多便宜的事,要是你们再赌,脸上画着乌龟,就算赢了,不也是受罪吗?你看看那墨,多脏呀,画在脸上多难看,聪明人不会再赌了,就按他说的办,免得他赖账。”

三个小女孩闻听这条件,当真是诱惑的很,再要赌下去,别的不说,脸上被画个大乌龟,万一叫人看见,那可就羞死人了,而如今,玉霄主动给她们免去了画乌龟,这条件简直太诱惑人了,而且玉霄还说,在人多的时候依旧叫她们师姐,只有他们四个人的时候,叫他哥哥,这更是可以接受的条件了。

曲仙儿当机立断,笑道:“此话当真?不要反悔!”

玉霄微笑道:“那是当然,怎么样,还赌吗?”

洪袖儿叹道:“还赌什么?要是赌跑一里多地,那还行,跑这么远,还是你占便宜,傻瓜才去赌呢,不赌了,不赌了。”

楚桂儿微笑道:“再说了,我们做师姐的让一让小师弟,这又有什么,大家说对不对?”

“对对对,是咱们让着他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