仙疆魔域

第20章 戏弄4

第二十章 戏弄4

玉霄心里暗笑,得意洋洋的道:“那既然不赌,还不快过来叫哥哥?来,六师姐,从你开始吧。”

曲仙儿万般无奈,红着脸慢慢走到玉霄近前,张了半天嘴,好不容易才挤出俩字:“哥哥。”

玉霄皱眉道:“你今天的饭吃的是蚊子呀,怎么声音小的跟蚊子叫似的?”

曲仙儿气呼呼的对着玉霄耳朵大叫道:“哥哥,玉霄哥哥!听见了吗?”

玉霄哎吆一声,揉揉耳朵,道:“喂,你要把我吵聋呀?”

曲仙儿气呼呼的扭过头,这就要走,玉霄赶忙走过去双手拦住她道:“喂喂喂,仙儿妹妹,先不要走,我还没说完呢,画乌龟虽然免了,可是呢,你总敲我的头,我最起码要敲回来吧。”

曲仙儿嗔道:“你……你敢!”

玉霄微笑着晃着手中沾满墨的毛笔,微笑道:“你自己选择吧,是选择叫我敲你一下呢?还是让我给你画个大乌龟呢?哥哥我不喜欢勉强人的,你自己选吧。”

曲仙儿一看浓墨,就觉得心中欲呕,暗暗的道:“这要是在脸上画个乌龟,那多难看呀,而且万一洗不掉怎么办,那我不毁容了?不行,不行,算了痛一下总比画乌龟的好。”

女孩子总是爱美的,她那里能让别人在白净的脸上用墨乱画呢,不要说是女孩子,就算是男孩子,若是给他们两个选择,一个是在脸上画乌龟,一个是疼一下,那百分之百的人也会选择后一种。

曲仙儿嗔道:“好吧,那你敲吧,我可告诉你,你轻点!”

玉霄嘻嘻笑道:“轻点?你敲我的时候怎么不轻点?哼哼,这一下,我要给你头上敲个大包,让你疼三天!”

他说着,活动活动手臂,然后左右还甩了甩,曲仙儿看着,就觉得心忽悠一下就提了起来,暗暗的道:“我的天呀,这臭小子这是故意设计要报仇呢,完了,这一下,我的头说不定真的疼好几天呢,哎呀,臭小子,你等着我的,我非要敲回来不可……”

就见玉霄大吼一声,然后猛然跳起,伸出手就照着曲仙儿的满头青丝拍了下去!

四老不忍再看,暗暗的骂道:“这臭小子真是可恶,你还真敲呀。”

曲仙儿失声惊叫,不敢再看,赶紧闭上了眼,咬紧了银牙。

所有人都以为这一下当真是不轻,不把曲仙儿当场敲哭,那也差不多。

玉霄一看她怕成这样,暗暗的好笑,他那里能真打,他只是淘气吓唬吓唬她,让她以后不要总是捉弄自己罢了,她一个女孩子,玉霄哪里忍心真打,而且在他的内心中,他也不舍得真的欺负她哭了。

一刹那间,他就感觉自己的心也是忽悠一下,看到她可怜的模样,他的心竟然生出一种保护她爱怜她的冲动,原本他本想重重敲她一下的,虽然不能太重,可也不能这么轻就算了,可是手落了下去,他的心就软了。

就见这一掌看似出手挺重,但拍下去,竟然轻若无物,还没有他平时敲她的时候重。

曲仙儿紧绷的心一阵缩紧,但就觉得一只小手只是轻轻的拍了自己头一下,根本不痛,她睁眼观看,只见玉霄微笑着看着她,一只手轻轻的摸着她的头,微笑道:“算了,算了,师姐对我还是很好的,我怎么真的打师姐呢?仙妹妹,以后呢,见到我就要叫哥哥,好了,就这么样吧。”

曲仙儿就觉得脸发烫,心不住的乱跳,不禁轻声道:“算你有良心。”

玉霄微笑着,摸摸她的头,道:“小妹妹,去玩吧。”

曲仙儿嗔道:“谁是小妹妹?不知羞……”

她装作气呼呼的,跺跺脚转身就走。

四老这才放了心,暗暗的好笑,心道:“这臭小子还真会耍手段,这么一来,这丫头以后就会感谢他,不再捉弄他了。”

玉霄招手唤洪袖儿,微笑道:“来,七师姐,轮到你了,过来,叫哥哥。”

洪袖儿也是万般无奈,只好没好气的喊了声哥哥。

玉霄微笑道:“哎,乖,好妹妹,再叫声,再叫声。”

气的洪袖儿拽着玉霄的耳朵连声道:“哥哥……哥……哥……你满意了吧?”

玉霄揉揉耳朵,坏笑道:“满意了,满意了,哥哥叫了,我问你,你是喜欢叫我画乌龟呢,还是叫我拧你耳朵下呢?你平日里最喜欢拧我耳朵,这一次,该我回敬师姐了吧?”

洪袖儿气的哼了一声,嗔道:“你扭吧!”

玉霄叹道:“师姐平日对我也不错,哥哥我怎能下手太重呢?算了,轻轻教训你一下就算了。”

他说着,微笑的伸出两只手来,揪住了洪袖儿的双耳,洪袖儿就觉得心中一荡,一种异样的感觉油然而生,不但不觉得不舒服,反而希望玉霄的手多停留片刻。

洪袖儿还以为玉霄真的不会拧她,跟曲仙儿一样,只是轻轻的而已,所以连眼睛都没闭上,只是微红着脸看着玉霄,心中也不知想些什么。

就见玉霄那张完美无缺的英俊脸上都是笑,玉霄轻柔的摸弄着她的耳垂,洪袖儿就觉得痒痒的感觉好是舒服,正当她觉得挺舒服的时候,可忽然间,就见玉霄猛然用力,伸手就揪住了她的双耳,大笑道:“小白兔,白又白,两只耳朵竖起来……”

虽然他没有多用力,可是也疼的她哎呀一声,气的扬起拳头就打玉霄,嗔道:“臭玉霄,你竟然敢真的拧我,你坏死啦!”

玉霄喝道:“喂,住手,现在呢我是你哥哥,怎能这么无理?而且是你同意的,我只是让你知道,拧耳朵多疼,下次你再要扭我耳朵的时候,知道我的苦楚,轻点就行了。”

洪袖儿嗔道:“轻点?下次我拧下你的猪耳朵!”

她说完自己却扑哧一声笑了,也红着脸走开了。

这一下玉霄的确拧的她不算重,她也清楚,知道玉霄手下留情了,心中也是暗暗感激。

玉霄戏弄完洪袖儿,然后对着楚桂儿微笑着招招手,道:“现在有请八师姐登场,大家欢迎。”

他自己哈哈笑着,稀稀落落的鼓着掌。

楚桂儿也气呼呼的道:“好吧,你随便吧。”

玉霄笑道:“程序呢,你也清楚了,小妹妹,你要是哥哥叫的甜,越甜呢,我下手越轻,来,叫几声好哥哥吧。”

楚桂儿气呼呼的道:“我叫你个大头鬼。”

玉霄道:“怎么?不叫想赖账?你是想让我给你画乌龟吗?”

楚桂儿万般无奈,只好盈盈而笑,故意对着玉霄轻轻柔柔的甜声撒娇的叫道:“哥哥,哥哥,哥哥……”

她一声比一声叫的温柔,玉霄的身子一阵乱抖,赶忙道:“停停停,我的天,肉麻死了,好冷,好冷,行了,你别叫了。”

玉霄看了看楚桂儿,微笑道:“你平日里呢,喜欢捏我鼻子,这样吧,我就捏你鼻子一下就得了,而且你刚才果然叫的温柔,就捏你一下算了吧。”

玉霄伸出手,坏笑道:“喂,你有鼻涕没有?要是有的话,别给我弄一手,先去把鼻涕甩掉了。”

楚桂儿这个气,他捏人家鼻子,竟然先叫别人甩掉了鼻涕,简直太坏了。

楚桂儿嗔道:“你到底动不动手?你不动手,就算了吧,我就不甩鼻涕,弄你一手,脏死你。”

玉霄笑道:“你要弄我一手鼻涕,那更好了,那我就顺手把你的鼻涕摸你脸上,恩……这个可真是美容养颜的好东西呢……”

楚桂儿气的哭笑不得,嗔道:“你……”

她刚说了个你字,就见玉霄已经伸出手,捏住了她的鼻子,微笑道:“来,学声鸡打鸣我听听……”

楚桂儿也笑着伸手捏住了玉霄的鼻子,使劲捏了一下,然后甩开玉霄的手,嘻嘻哈哈的笑得直不起腰来了。

玉霄揉着鼻子,叫道:“喂,你竟然敢还手?你赖皮!”

楚桂儿吃吃直笑,捂着嘴笑道:“你又没说,你捏我的时候,不准我捏你,怎么能算我赖皮呢?哈哈哈,嘻嘻嘻……”

玉霄挠挠头,苦笑道:“唉,看来我疏忽了,叫你钻了空子,失策,失策……”

曲仙儿笑道:“看不出,八师妹比咱们都聪明呢,哈哈哈……”

几个人又是一番嬉笑,刚刚过去的那场闹剧,似乎已经随风而逝。

只是她们始终不明白,难道真的是因为路远,玉霄的耐力好,才赢了她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