仙疆魔域

第22章 修道4

第二十二章 修道4

天马飞飞似乎也是兴奋无比,一会钻入了云端,一会飞进了雾中,一会又追逐天空中的飞鸟,一会又跟龙鱼、菁菁相互嬉戏,笑声就这么回荡在天际中。

睚眦峰离着天帝山囚牛峰并不远,囚牛峰就在八峰大约的中间位置,离着周围八个山峰几乎都是二三百里,若是御剑飞行,只需半个时辰足矣,可若是骑着天马遨游飞翔,不过就是转眼间就到。

睚眦峰在囚牛峰的东南方,也是一处高耸入云的秀丽山脉,骑着天马俯瞰睚眦峰,只见云雾飘渺中,一座仙山若隐若现,闪着神秘的红光。

睚眦峰跟囚牛峰不同的是,这里的树木并不是以桂树为主,而是以枫树为主。

如今,正是春暖冬逝的交替日子,本该是万物复苏的季节,除了秋天之外,枫树不该这么红,可是这里的枫树却不同,一年四季都是那么的红,红的犹如鲜血一般,红的犹如二月花儿一般。

也不知这是什么仙种,一年四季,这里的枫树,红了凋零,凋零了又开始发出嫩叶,接着又开始红了起来,所以,这里始终都是火红一片犹如火烧云一般。

熊天燚告诉玉霄,一直往东南飞,只要见到一处红红火火的山峦,就是睚眦峰了。

玉霄暗暗称奇,暗暗的好笑,心道:“二师傅是龙之九子的第二子,本性好杀戮,好血红色,争强斗胜,就连他的仙剑都是血红色的,没想到,就连他的山都是红色的,简直太有趣了,他真不愧叫做炽焰真君熊天燚,果然火红的犹如火焰一般。”

玉霄喃喃道:“大师傅外号叫做仙音琴剑,二师傅叫做炽焰真君,三师傅人称玉璧无瑕,四师傅人称戏水蛟龙,五师傅号称与天同寿,六师傅乃是开山力神,七师傅称为铁面无私,八师傅雅称妙笔生花,小师傅外号嘻嘻哈哈,哈哈,真是有趣,他们的外号真是贴切的很呀。”

他落下尘埃,从天马上下来,直奔中央的大殿。

他天马飞行的速度太快,已经把三位师傅甩出去不知多远了。

玉霄只好慢慢的等待,带着三个异兽宠物,漫步在犹如繁花似锦的火红枫林中。

中央的大殿也是高耸入云,香烟袅袅,大殿的正中,是黄底红字,血红血红的三个大字,写道:上清宫。

这里可没有囚牛峰那么热闹,人烟鼎盛,这里静的很,人也少的很。

玉霄听闻熊天燚只收了三个入门亲传弟子,其余的徒弟也就只有百十来人,跟囚牛峰比起来,人少了很多。

熊天燚的三个徒弟跟师傅一模一样的性子,又急又躁,也是好勇斗狠,争强好胜的很。

大徒弟名叫血红,用一把嗜血刀,生的是彪悍凶恶。

二徒弟名叫落日,用一柄残阳剑,剑身也是血红色的,但生的却是斯文的很了。

三徒弟名叫索命,人称赤血追魂,悟性最高,可是性子最急,脾气也最暴躁,手中一把赤血魔枪,枪身如血,也不知饱饮了多少妖魔的鲜血!

玉霄刚迈入枫林,还没等走到大殿,忽听一声厉喝道:“什么人敢私闯睚眦峰?”

只见枫树上忽然飘落一个人,只见此人年纪在二十左右,比玉霄差不多大了七八岁,可是就见此人满脸杀气,手提着一柄红如血的锋利的铁枪,铁枪上飘荡的红缨也是红如鲜血!

这年轻人一看来的是个十几岁的孩子,面色和缓了许多,但一看玉霄身边左有天马,右有龙鱼,上有飞鸟,不觉又是惊异又是羡慕。

玉霄一看来人这般打扮知道是三师兄索命,赶忙抱拳微笑道:“喂,你是三师兄吗?哈哈,我是玉霄呀,凌玉霄,天帝山囚牛峰玉清宫的凌玉霄呀,我师傅是仙音琴剑曲天赋,我也是你小师弟呀,二师傅炽焰真君熊天燚马上就到。”

这年轻人果然是熊天燚的三徒弟索命,索命闻听是玉霄来到,立刻脸上的杀气不见,微笑道:“哦,原来是凌玉霄师弟,下次不可直呼师傅的名字了,知道吗?这样是对师傅的不尊重。”

玉霄连声称是,微笑道:“我是怕师兄误会,以为我是什么邪魔外道,一枪再刺死我,所以就解释一下。”

索命被玉霄逗得也笑了,亲昵的拉住了玉霄的手,微笑道:“常听闻九位师傅收了一个徒弟,这徒弟顽皮的私自敲击夔牛鼓,令得我们九峰不宁,还以为出了什么大事,是妖魔入侵了呢,于是,我们整装待发,可是半就接到通知,说是孩子胡闹,哈哈哈,当时可气死我了……”

玉霄不好意的一笑,歉意的道:“三师兄,小弟当时年幼,年少无知,也不知道那是夔牛鼓,害的众位师兄白白的走一趟,真是惭愧,小弟给师兄赔不是了。”

索命别看脾气暴躁,可是却十分的豪爽,当下朗声大笑道:“哪里的话,没说的,师傅都不怪罪,我还能说什么?难怪师傅总夸你,你果然是能说会道呀,师傅简直把你夸的我都想找你比试比试了,今日一看,真是比不了你呀,只是你这份运气我就比不了,你看看你,拜师不用叩头,不用费力,就得到了三只灵兽,真是福泽深厚,难怪师傅对你另眼相看呢。”

玉霄苦笑道:“多谢师兄夸讲,玉霄真是惭愧。”

索命好像挺爱说话,拉住玉霄问长问短的,最后看了看鸟儿菁菁,笑道:“听说它会说人话,还坏的在师傅的头上拉屎,哈哈,可有此事?”

玉霄的脸色微红,轻声道:“是小弟胡闹,幸好师傅不怪罪。”

索命大笑道:“师傅一生都没有吃过这种亏,可是他乐的见人就说,说是你聪明,弄的他一头的鸟屎,令他都生不起气来,你真行,哎,师弟,叫你的菁菁鸟说句话我听听好吗?”

玉霄微笑道:“当然行了,来,菁菁,叫三师兄好。”

菁菁更是伶俐,落在索命的肩头,呱呱叫道:“三师兄好,三师兄好。”

索命真是张大了嘴合不上了,一时间暴戾的脾气似乎都烟消云散,竟然伸出手轻柔的摸摸菁菁的羽毛,哈哈大笑。

玉霄也是微笑着跟三师兄说着话,暗暗的道:“听闻睚眦峰的人都是脾气火爆不好相处,今日一看,这三师兄为人还是不错的呀。”

索命笑道:“来,小师弟,我给你引见一下大师兄和二师兄,他们也早就盼着你来呢。”

二人犹如多年不见的好友,携手往殿内走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