仙疆魔域

第27章 比斗2

第二十七章 比斗2

它肋下生着一双肉翅,它的翅膀越长越长,一条翅膀就有一丈左右长,双翅伸展出来,足足有两丈左右长,而且双翼洁白如雪,片片羽毛犹如天鹅身上的毛一般,一层层的白羽,闪着银白色光芒,它全身洁白如雪,除了嘴巴鼻子处有一点黑的毛之外,其余的地方都是雪白的,而且它头上的龙角也越来越长了,在它脑门中间的额头上,生出了一根约一尺长的犄角,当真是威风凛凛!

也不知有多少人羡慕嫉妒,羡慕这两大灵兽竟然会成为了玉霄最好的朋友,成为了玉霄飞天遁地的坐骑!

现在的玉霄,就骑在了天马飞飞之上,天马飞飞展开双翼,在半空中,玉霄就开始练起了神龙御剑术!

凌玉霄大喝一声:“冲!”

只见背上的一把竹剑应声而飞,射向了远方!

然后他又大喝道:“破!”

另外一把剑又飞了出去!

两把剑左右交叉,犹如两条飞龙一般就飞向了他想要击中的目标。

就听到轰隆两声巨响,再看两株巨大的枯木就被他的两柄竹剑给惯透了树身,然后轰然倒下!

然后玉霄左手一引,右手一招,就见两柄竹剑倒射而回,又飞回到了他的身边,自动插入了他后背中的空囊内。

常人的御剑术,通常都是叫‘出鞘’,亦或者是不发一声,用意念驱动,而玉霄的御剑术却不一样,他出剑的时候,有两个字,一个是冲,一个是破!

冲,代表着勇气,勇往直前的勇气!

破,代表着信心,完胜敌人的信心!

故此,他才用了这两个字作为自己出剑杀敌的口令!

忽听三声银铃一般的笑声在林后传来,就听有人道:“好,好剑术……”

不用看,听这声音凌玉霄也知道是三位师姐到了。

当先一个少女身穿粉红色的衣裙,披着粉红色的霞披,浑身上下犹如一团熊熊燃烧的火焰,而她的人也是娇艳无比,妩媚动人!

这正是曲仙儿,如今的曲仙儿也已经十八岁了,已经出落成一个大姑娘了,高挑苗条的身躯,丰满酥胸,粉嘟嘟的肤色,一双水汪汪的大眼睛活灵活现,当真是娇艳的犹如一朵桃花一般的美。

旁边一人,身穿翠绿色的衣衫,但却有两条看似红袖的飘带,这正是洪袖儿。

而另外一人,一身鹅黄色的衣裙,腰中却系着一条七色飘带,这正是楚桂儿。

三个小姑娘一个比一个清秀,一个比一个的可人,一个个的都出落成了大美人,倾国倾城的大美人。

洪袖儿甩甩自己心爱的法宝流云飞霞袖,吃吃笑道:“师姐,师妹,这小子这几年真看不出来,真是长成人样啦,原先那么一丁点的,还流着鼻涕,吃着鼻涕呢。”

楚桂儿嘻嘻笑道:“我看你是说你自己吧?”

洪袖儿嗔道:“你这臭丫头,这几年你就爱跟我们姐妹唱反调,怎么,你被他俘虏了?也成了他的神兽了?”

楚桂儿气呼呼的道:“胡说八道什么?谁跟你们唱反调了?咱们姐妹始终是一条战线的!”

曲仙儿吃吃笑道:“只可惜,咱们姐妹三人这些年来,就始终没有占上风,始终被他欺负咱们,你说咱们是不是也太窝囊点了?真是给咱们女人丢人。”

凌玉霄看到三个小师姐,眼睛中都是笑意,故意叹道:“唉,人呢笨没办法,谁叫我这么聪明,你们这么笨来?就凭你三个笨蛋想欺负我呀,没门,还差的远呢!”

曲仙儿气呼呼的过来对着玉霄的头就重重的敲了一下,嗔道:“谁笨?我们让着你呢!别自以为是了,你以为我们真的没你聪明?”

洪袖儿又拧住了玉霄的耳朵,也嗔道:“你就是欠打,是不是一不收拾你,你就忘乎所以了?怎么跟师姐说话的?”

楚桂儿捏住了他的鼻子,吃吃笑道:“臭小子,我们做师姐的,是看你是小师弟才让你的!别不知趣了,还沾沾自喜呢……”

凌玉霄也不动,嘴也懒得张,但却说道:“喂,你们忘记了?咱们四个人的时候,要叫我哥哥的,你们三个人就这么点本事,说不过人,讲不过理,就野蛮的撒泼耍赖,唉……你们能不能有点进步呢?”

曲仙儿道:“喂,快算了吧,人家不用嘴都能说过咱们,你们羞不羞呀?”

楚桂儿道:“他会腹语,咱们有什么办法。”

曲仙儿道:“这还不怪你们自己?为什么当时不好好的学学呢?不过,我有一件事始终不明白,也想不通呀。”

凌玉霄挣脱开,在曲仙儿的头上敲了一下,在洪袖儿耳朵上扭了一下,然后捏捏楚桂儿的鼻子,哈哈笑道:“有什么不明白的,问问大哥,大哥告诉你们?”

楚桂儿叱道:“什么大哥,叫师姐!”

凌玉霄皱眉道:“怎么,你们打赌不认输吗?”

曲仙儿重重的敲了玉霄一下,嗔道:“还提打赌的事,这些年我就这件事始终想不通,你刚学爬天梯一个来月,而我们练了那么久,你怎么可能赢呢?真是越想越不对呀。”

凌玉霄哈哈大笑,看了看三个小师姐,微笑道:“你们真想知道?”

曲仙儿白了他一眼道:“你可别跟我说,你是男孩子耐力好,我们跑远路就不及你了,这答案不用你说了。”

凌玉霄微笑道:“其实真相呢,我也能告诉你们,不过呢,你们三个要先叫我一声好哥哥。”

洪袖儿道:“这些年,你别的本事没学会,趁机钻空子,提条件的本事倒是越来越见长了!”

凌玉霄道:“那你们叫不叫呢?不叫的话,这秘密我可不说了,那可是一件秘密,算了,既然三位小师姐不感兴趣知道,我也不勉强。”

洪袖儿连忙道:“慢慢慢,你赢我们的那次,真的……真的是偷巧了?”

凌玉霄微笑道:“你不是不想知道嘛?”

曲仙儿嗔道:“你倒是告诉我们呀,你不说干嘛又要说,说了干嘛又不说?你这不是故意气我们?让我们心里着急吗?你怎么这么坏,坏玉霄,臭玉霄,你说不说!”

凌玉霄微笑道:“当然可以告诉你们呀,不过呢,你们三个要叫我声好哥哥才行,这样才告诉你们呢。”

楚桂儿最是圆滑,当下立刻换了一副笑脸,两只眼睛不断的眨着,对着玉霄不断的放电,轻轻的摇着玉霄的手臂,娇里娇气的道:“好哥哥,你就说嘛。”

凌玉霄笑着伸出手来照着她的小嘴就是一巴掌,笑道:“叫你别这么说话,真是肉麻,你要冷死我呀?”

曲仙儿也道:“八师妹,就连我们都怕你这么说话。”

楚桂儿立刻鼓着小嘴,没好气的叫道:“好哥哥,好哥哥,行了吧?满意了?”

凌玉霄哈哈笑道:“你这什么态度?温柔点不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