仙疆魔域

第28章 凝冰剑3

第二十八章 凝冰剑3

他转念一想,心道:“说不定这柄剑还真是震慑它的宝物,要不这么多年,它一直被压在石头下都没出来,怎么这柄剑一飞了出来,它就出来了?”

他又想起了刚刚跟这柄剑之间的一场殊死搏斗,暗暗的道:“我刚刚明明看见一条小白龙的,怎么等我制住它之后,成了一柄剑了呢?难道这柄剑真的是世间的奇珍异宝,比上古十大神器还要神的那柄玄寒凝冰剑不成?看来,等回去我要问问师傅才行,说不定师傅能认识。”

玉霄不敢大意,看了看那俯首帖耳的赑屃,暗暗的道:“它要真的是龙之九子之一的话,而我这柄剑真要是小白龙的精气所化成的话,那就难怪它怕了,它是龙生的九子其中的一个,那这小白龙岂不就是它的爹爹不成?哈哈,有趣,有趣,难怪它会服帖害怕了,原来是这么回事。”

玉霄本就是聪明人,这么一想什么都明白了。

他骑着天马,让天马落在了地上,然后他一扬手中的凝冰剑,就见那怪物一声闷吼,然后低下了头,不住的摇着头,看那意思似乎在说,我都不动了,你还拿它吓唬我做什么?算了吧,别吓唬我了。

玉霄扑哧一声笑了,然后跳下了天马,手中拿着这柄剑一步步慢慢的逼近了赑屃,微笑道:“喂,你是什么玩意呀?你怕这柄剑吗?”

赑屃似乎听懂了一般,赶忙后退了几步,然后又是摇头摆尾,那看似龙头又像蛇头一般的头不断的摇着。

玉霄更明白了,暗暗的道:“它果然是怕这柄剑的,哈哈,这就好,只要你怕,不伤害我,我也就没必要伤害你了。”

他微笑道:“喂,你不要怕呀,我不会伤害你的,这样吧,我把剑收起来好不好?咱们做个朋友好吗?”

说着,他把这柄银白色的剑插在了身后的剑鞘里。

玉霄摸了摸剑,暗暗的道:“这把剑若再变成小白龙,那可就惨了,我还真不一定能降的住它呢!”

但他停了一会,只见那柄银白色奇寒无比又神奇无比的剑安安静静的一动不动,似乎刚刚那条龙已经消失不见,如今只是一柄没有生命的剑而已。

凌玉霄微笑着,然后慢慢的伸出手,轻轻的摸了摸它的金鳞,微笑道:“喂,你是不是也是龙之九子之一呢?看你的样子一定是了,喂,这里就你一个吗?你不寂寞吗?这样吧,你跟我走好吗?我带你回天帝山,哪里有你的大哥囚牛,二哥睚眦,你这么大的力气,六师傅洪天福一定会喜欢你的……”

他说到这里,忽然失声道:“呀,对呀,你这么大的力气,而六师傅也这么大的力气,六师傅住的山峰叫做赑屃峰,你……你难道就是赑屃不成?”

就见赑屃不住的点头,似乎在回答玉霄,它就是赑屃。

玉霄喃喃道:“既然你是赑屃,也是灵兽,可为什么会被压在石头下呢?难不成你因为淘气,喜欢背重东西,这才背着玩的,可没想到背不动了,才被压在这的?咦,不对,不对,你要是背不动,可刚才为什么能破石而出呢?哦……一定是因为这柄剑了,说不定你背着背着,这柄剑也不知那里飞来,插进了这块石头中,于是你就背不动,也甩不掉这块石头了,唉……你也真够笨的,就多了一柄剑的分量就不行了呀?唉……走吧,跟我走吧,好不好?”

赑屃还是在点头,玉霄道:“那你是愿意跟我回去了?只是,我的天马只能载我一人呀,而且你这么重,天马可驮不动你。”

想到这里,他忽然一笑,暗骂自己糊涂,暗暗的道:“它既然是神兽,难道不会飞?而且看它刚才明明都飞了起来了,不过,看它这笨样子,要飞还真的不容易。”

凌玉霄接着问道:“喂,你会飞吗?你要是不会飞,我可没办法了。”

赑屃不住的点头,似乎告诉玉霄不必为它担心。

玉霄微笑道:“那咱们走吧,离开这鬼地方吧。”

他说着,然后上了天马飞飞,就见天马张开双翼就往涯上飞去。

玉霄本来还担心这个笨东西不会飞,哪曾想,这赑屃果然会飞,竟然随着他飞了上去!

玉霄的天马在前面飞,它就在后紧紧的跟随,虽然没有天马飞的快,可是也能跟得上。

就这么,天马扇动着双翼,就往几千丈高的山顶飞去!

还没等到山顶,就听顶上有人不住的大喊道:“凌玉霄!凌玉霄!喂,喂!”

三个小师姐齐声大喊,但任凭她们怎么喊,也传不到下面的山谷去。

凌玉霄快要飞到山顶了,才听到她们的呼喊,不由得在天马上大叫道:“喂,你们快退后!快点,别吓着你们!”

三个小姑娘似乎听到了,就听曲仙儿开心的大叫道:“喂,你没有事吧?快上来,找不到就别找了,快上来吧!”

玉霄心中感动,曲仙儿肯为了他舍弃她心爱的宝贝凤凰栖霞披,可见在她的眼中,他的安危远比宝物重要,他如何能不感动?

凌玉霄不由得大叫道:“喂,三位师姐,快先闪到一边去,我这就上去了,我还带来了一个怪兽,别吓坏了你们,快退开一边去!”

说话间,玉霄骑着天马已经飞到了山顶,曲仙儿一看玉霄飞了出来,赶忙迎了过来,被玉霄顺手抱在怀里,随着天马一起飞了出去。

玉霄一只手搂着曲仙儿的腰肢,一面大叫道:“喂,袖儿,桂儿,快后退,怪物就在后面呢,快退后,别吓着你们!”

于此同时,就见洪袖儿和楚桂儿也已经看到了那个怪物,吓得妈呀一声,赶忙驱动手中的法宝倒飞而去,飞到了玉霄的身边。

曲仙儿的脸已经红透了,轻声道:“还不快放我下来?”

凌玉霄心一颤,就觉得触手之处就是曲仙儿娇软的身躯,不由得心中一荡,赶忙松开了手。

再看一声闷吼,赑屃也飞了上来!

三个少女看到赑屃这怪模样,一个个惊叫连声,吓得脸都变了色!

洪袖儿颤声道:“这……这是什么玩意?”

楚桂儿道:“咱们……咱们快逃吧!”

曲仙儿惊呼道:“我的天!这到底是什么?好凶恶!”

凌玉霄微微一笑,轻声道:“不要怕,有我在呢,我刚刚叫你们躲开,一个是怕这怪东西太沉,万一不长眼落地时砸到你们,再就是怕惊吓到你们,故此才叫你们快躲开。”

玉霄跳下天马,微笑道:“三位师姐不要怕,它虽然生的凶,可是很可爱的,它也是龙九子之一,就是那个力大无比的赑屃,喂,赑屃,这三个都是我的师姐,不要吓唬她们呀。”

就见赑屃似乎十分听从玉霄的话,不住的点头,乖乖的趴在了地上一动不动,似乎已经憨憨入睡一般。

三个小姑娘大奇,不但是她们,就连玉霄那三只灵兽都不仅惊奇的很,就见龙鱼晃动着四条小短腿,慢慢的凑近了赑屃,菁菁鸟也飞到了赑屃的头上不住的盘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