仙疆魔域

第28章 凝冰剑4

第二十八章 凝冰剑4

赑屃看到了龙鱼,张开口不由得大叫了一声,再看龙鱼龙龙一个机灵,立刻全身的龙鳞就抖立起来,不由得也是闷吼一声,对着赑屃不断的示威。

凌玉霄走到龙鱼的身边,伸手照着龙鱼的头就是一巴掌,叱道:“龙龙,你的脾气是越来越坏了,好好的又来生什么事?你看看人家飞飞和菁菁,那像你这般的爱惹事?不准你打架,听到了没?一边去!”

龙鱼龙龙发出奇怪的叫声,轻轻的将龙头在玉霄的腿上蹭了蹭,然后晃着尾巴,迈开小短腿,犹如鳄鱼一般的晃晃悠悠的走到一边去了。

三个小姑娘这个笑,但也很佩服玉霄,这三只灵兽是对玉霄百依百顺,十分的温顺,可对别人却是凶的很,就连她们都不例外。

虽然她们跟玉霄天天在一起玩,这三只灵兽经常见到她们,也一起玩,可是除了菁菁不这么凶之外,这天马和龙鱼简直太凶了,除非是玉霄在身边叫她们动动,否则,她们私自动的话,天马一定飞起蹄子踢她们,龙鱼一定张开嘴就咬她们,故此,这么多年了,她们始终不敢跟这龙鱼和天马玩,除了玉霄在之外。

凌玉霄走到赑屃的面前,也伸出手摸摸赑屃的**,微笑道:“大家都是朋友,不要伤了和气,明白吗?”

就见赑屃一个劲地点头,动也不动,似乎没有玉霄的吩咐要是动,怕触怒了玉霄似的。

凌玉霄从怀中拿出了凤凰栖霞披还给了曲仙儿,微笑道:“师姐,你的宝物找到了,再要被风刮跑了,我可就不管了,为了这栖霞披,差点被小白龙杀了我,差点被这赑屃吓死我。”

曲仙儿惊道:“小白龙?”

凌玉霄微笑道:“是呀,就在这呢!”

他说着,抽出了刚刚得来的那把奇寒无比的剑,微笑道:“就是它了!”

三个小姑娘围住了这把剑,不住的打量玉霄手中这把晶莹剔透如冰似的剑。

曲仙儿刚刚伸出手,就觉得还没触到这柄剑,一股奇寒无比的寒气逼了过来!

那股奇寒之气,简直直刺骨髓!

饶是她练得也是寒功玉女玄冰诀,可也抵制不了这股寒气!

凌玉霄赶忙道:“师姐,不要碰,这柄剑太冷了,小心伤了你!”

曲仙儿的手还没碰到剑上,就见那柄银剑跳动不停,似乎要脱手飞出,把妄自轻薄它的人一剑毙命一般!

凌玉霄呀的一声,叫道:“别碰它!它好像就是龙变得似的,我擒住它的时候,好像看到的就是一条小龙,可是等我制服了它之后,却成了一柄剑,现在我感觉它又开始不安分了,可能它不喜欢陌生人碰它吧。”

吓得三个人赶忙退后几步,再也不敢触碰这把剑。

凌玉霄使劲在这柄剑的剑柄上拍了一巴掌,怒骂道:“你跳什么跳?哪里这么多毛病?不服吗?不服咱们再比比?”

再看那柄剑似乎不再颤动,又静静的一动不动了。

凌玉霄握着剑柄,笑道:“师姐,这柄剑叫做九子凝冰剑,我怀疑就是师傅说的那柄天下间最阴寒的玄寒凝冰剑,走,咱们回去吧,让师傅看看,说不定他们会知道的。”

曲仙儿一指那赑屃,皱眉道:“它呢?你难道也带它走吗?”

凌玉霄微笑道:“是呀,我要带它回去。”

洪袖儿失声道:“你带它回去?万一它发了狂,伤了人怎么办?”

凌玉霄微笑道:“不怕,我的这柄剑好像就是它的克星,跟它的父亲一样,而且我跟它已经交了朋友了,既然是朋友了,它一定会听我的话的,不会伤害人的,对不对赑屃?”

那边赑屃一个劲地点着笨拙的头,似乎在附和玉霄的话。

凌玉霄看看洪袖儿,微笑道:“袖师姐,说不定你爹爹会喜欢它的,这家伙力大无比,我怀疑它就是赑屃,等六师傅看到了,就知道了。”

洪袖儿道:“真的?哎呀,那可太好了,我听爹爹说过,他早就想找到赑屃,然后养着它,可就是找不到,这要真的是赑屃,他一定很开心的。”

凌玉霄看了看三个小师姐,微笑道:“咱们这就走吧,六师姐,七师姐,你们就乘坐我的龙龙吧,八师姐,你的七色彩虹桥长大,你就系在赑屃的身上,就叫赑屃驮着你如何呀?”

三个人失声道:“啊!这能行吗?它们肯听呀?”

凌玉霄微笑道:“放心,没事的,你们御空飞的太慢了,坐着它们多好玩,而且也飞的快,我去叮嘱一下,就没事了。”

他看了看龙鱼,叫道:“喂,龙龙,你过来!”

就见龙鱼摆着龙尾,晃晃悠悠的爬了过来,不住的摆动着龙尾。

凌玉霄摸着龙鱼的头道:“喂,你也这么大了,看看你现在,胖胖的,跟一头猪似的,叫你出点力,就带着我两个师姐飞回去,听到了吗?你要是咬她们,我可不答应,到时候,我把你烤着,当熏鱼吃,明白吗?”

菁菁鸟在玉霄的肩膀上不住的叫道:“呱呱,坏玉霄,就会吓唬鱼,就会吓唬鸟……”

凌玉霄嘻嘻而笑,照着菁菁鸟的嘴巴打了一巴掌,喝道:“闭住你的鸟嘴!”

龙鱼摆摆尾,似乎是同意了玉霄的吩咐。

就见曲仙儿却叫道:“喂喂,我可不坐它,我讨厌鱼。”

凌玉霄苦笑道:“那你自己飞回去呀?我们的速度会很快的,要不你跟桂儿妹妹坐赑屃?”

曲仙儿微笑着挽住了玉霄的手臂,笑道:“我坐你的天马,咱俩坐天马飞回去呀。”

楚桂儿和洪袖儿不愿意了,嗔道:“凭什么你坐天马?我们也要坐!”

曲仙儿嗔道:“你们争什么?我是师姐!”

楚桂儿轻声嘟囔道:“师姐了不起呀,就知道拿师姐来吓唬人,哼!”

曲仙儿扮着鬼脸道:“师姐就了不起,气死你,气死你!”

凌玉霄苦笑道:“好了,不要争了,二位师姐,谁叫六师姐比你们小来,就让一下这小孩子吧。”

他还没说完,曲仙儿就在他头上重重敲了一下,嗔道:“谁小?你糊涂啦?”

凌玉霄苦笑道:“我小,我小还不行吗?二位师姐,下一次我再让你们骑天马好不好?”

“真的?一言为定呀!”

凌玉霄点点头,然后又来到赑屃的面前,微笑道:“喂,你这么有力气,就麻烦你把桂儿师姐驮着回去吧,我这师姐太重,像猪似的,没有力气驮不动,故此就拜托你了,好吗?”

他话没说完,楚桂儿就跳了出来,一把揪住了玉霄的耳朵,嗔道:“喂,你说谁是猪呢?我有这么沉吗?你真是坏透了。”

凌玉霄苦笑道:“我是比方说嘛,比喻,比喻嘛。”

楚桂儿嗔道:“那你怎么不说自己跟猪似的?哼,你怎么不说我身材苗条呢?你怎么不说我貌美如花呢……”

“呕……”那边曲仙儿和洪袖儿一个个的俯下身子,装作恶心的样子呕吐了起来。

楚桂儿气呼呼的哼了一声,然后掏出七色彩虹桥,就缠在了赑屃的脖子上,嗔道:“我送你个围巾,你要是不听话,我勒死你,哼!”

凌玉霄拍拍赑屃,微笑道:“喂,别跟孩子一般见识啊,你跟在我后面,不要走丢呀,咱们一会就到家了。”

赑屃任凭楚桂儿把七色彩虹桥围在了脖子上,摆出一副瞧不起的模样,那意思好像是说,就这么个破飘带就想勒死我,你做梦吧你!

凌玉霄一切安排停当,就见洪袖儿上了龙鱼,拍了拍龙鱼的头道:“喂,可是你主人叫我坐的,你可不要摔我下来,你要故意摔我,你主人可真会把你烤着吃了的,明白吗?”

凌玉霄不住的苦笑,然后也上了天马,就见曲仙儿红着脸看着他,似乎是等待着玉霄的约请。

凌玉霄没有办法,用手做出个请的姿势,微笑道:“请小姐上马,请吧。”

曲仙儿这才展颜欢笑,拉住了玉霄的手,飞身上了天马,然后紧紧的抱住了玉霄的腰,将头靠在了玉霄的后背,一脸的幸福之色。

玉霄一切准备就绪,安排停当,然后道:“走吧,飞飞!”

再看天马飞飞一声鸣叫,然后展开双翼载着玉霄和曲仙儿飞上了白云间,往天帝山囚牛峰飞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