仙疆魔域

第29章 重逢1

第二十九章 重逢1

天帝山囚牛峰,玉清宫大殿。

曲天赋正在殿中,龙女山忽然有人来了,而且代表居然是玉龙九女中的两位,一位是玉龙七女苏冰,另外一位就是玉龙八女姚霞。

苏冰人如其名,冷漠如冰,但却美艳绝伦,风华绝代,也是一位美人,不过却是一位冰美人。

玉龙九女嫁给天帝九子的人有五个,但是没有人喜欢苏冰,因为这个女人虽然美貌,但却是太过冷漠,不但对别人冷漠,就算是对自己,也是冷漠如霜,人送外号冷艳仙子。

而姚霞却是跟她截然不同,其实她本该有一个好的归宿,只可惜陶天喜的为人却是疯疯癫癫的,而且最不想有什么牵挂,所以,始终不肯接受她,虽然她对陶天喜很有好感,可是她毕竟是个女人,而且是不一般的女人,又如何能主动去追求男人?

故此,她也一直守身如玉,待字闺中。

姚霞虽然在九女中并不能算是魁首,可也是生的貌美如花,绝不是一般的女子。

姚霞性格活泼好动,能说会道,也是好热闹好玩笑之人,这一点倒是跟陶天喜很是般配,而她也是喜欢上了陶天喜这一点。

这二人带着十几个女徒弟,就这么来到了囚牛峰玉清宫。

曲天赋赶忙迎了出来,微笑道:“二位仙姑到来,真是有失远迎,赎罪赎罪。”

天帝山跟龙女山渊源极深,而且玉龙九女又有五人嫁给了天帝九子,就连曲天赋自己的妻子都是玉龙九女之一,他当然很是热情了。

曲天赋低声告诉大弟子尹宫道:“去后堂把你师娘请来,就说她师妹玉龙九女到了。”

尹宫答应一声赶忙去送信去了。

苏冰脸上没有什么表情,冷的就好似一块冰,冷冷的道:“曲掌门,有礼。”

姚霞则赶忙亲热的打过招呼,半开玩笑的笑道:“吆,四姐夫,别来无恙呀?四师姐还好吧?你没有欺负她吧?”

曲天赋苦笑,心道:“玉龙九女的老八姚霞当真是跟九师弟陶天喜差不多,爱说爱笑,总是没个正经,他们的确是一对,唉……只是可惜,我这小师弟……”

曲天赋微笑道:“岂敢岂敢,你师姐不欺负我就不错了,快里面请。”

姚霞道:“等会我见到四师姐,若知道你欺负她,那我可不饶你!”

曲天赋微笑道:“是是是,请。”

姚霞嘻嘻笑道:“先不忙,喂,曲掌门,我们俩这次来呢,是下战书的,九年一次的比武大会还有一个月就要到了,请曲掌门召集师弟们一起商量商量咱们比武的细节问题吧?”

曲天赋苦笑道:“姚师妹,冷师妹,师傅和祖师婆婆都过世了这么久了,咱们还比什么?算了吧,我看这九年一次的比武大会,就这么从此之后就取消吧。”

苏冰冷冷的道:“笑话,这已经成了惯例,如何能废?而且你们九子也有传人,我们也有传人,虽然咱们不用再比,可是门下之人比比,也是道术印证的好办法。”

姚霞笑道:“而且咱们点到为止,以武会友,又有什么不可?哈哈嘻嘻……”

说到这里,她自己嘻嘻哈哈的笑了起来,吃吃的笑道:“而且你们天帝九子的弟子中还有不少都是光棍,万一你们的徒弟像你们这做师傅的一样,勾引到我们的弟子,那这一场场比试,岂不又成了比武招亲了吗?这如何能不比呢?难道你们做师傅的有了老婆,就不管徒弟了呀?哈哈哈……”

苏冰脸一沉,冷冷道:“师妹,你话太多了,又再胡言乱语了!”

她们也就是师姐妹,又在一起这么多年,苏冰不好说什么,这要是出自一个女弟子之口,恐怕她早就一个耳光甩了过去了。

姚霞微笑道:“开个玩笑嘛,有什么了不起的,七师姐你呀,就是太古板了。”

曲天赋不由得苦笑连连,这姚霞就跟陶天喜一样,有什么说什么,而且从来不管别人什么感受。

曲天赋叹道:“好吧,那容我和师弟们商议商议,再给二位个答复如何?”

苏冰道:“那你就赶快召集九子会齐,我们现在就等着答复。”

曲天赋皱眉道:“现在?”

苏冰道:“你不是有夔牛鼓吗?敲击夔牛鼓,召集九子,我们就等着你,卓霜雪,去,去敲夔牛鼓。”

苏冰身后一个白衣女弟子答应一声,然后直奔夔牛鼓而去。

那女子就跟苏冰一样,都是白衣如雪,冷漠如冰,好似人类的笑她们根本不会一般。

那叫做卓霜雪的女子,虽然冰冷如霜,可是却美艳绝伦,甚至比玉龙九女中最美丽的玉洁都不逊色半分,论美貌丝毫不在曲仙儿师姐妹三人之下。

只是她太冷,一双本应该灿如花儿一般充满阳光和秀丽的脸上却笼罩着一层寒霜,眼角眉梢中透出一股凌厉的杀气,令人只是看上一眼,就如同堕入地窖寒冰中!

姚霞赶忙叫道:“慢着,要击鼓也要我来敲呀。”

她连忙跑过去,拦住了卓霜雪,道:“喂,你回去吧,你这样子敲打夔牛鼓,也打不出什么节奏感来,就算你敲,也敲得不好听,犹如死了爹似的一般的难听,回去吧。”

那个叫卓霜雪的女子闻听柳眉倒竖,一双冷如冰、寒如雪的凤目冷冷的看了一眼姚霞,那目光就如一把冰做的利剑一般,令姚霞只是看了一眼,就寒到了心窝。

姚霞知道矢口了,也知道这女徒弟的脾气冷漠的很,知道她动了怒,赶忙笑道:“嘻嘻哈哈,哈哈嘻嘻,你干什么?想打师叔呀?我又不是故意的?”

苏冰喝道:“雪儿,回来吧,叫你师叔敲就是。”

卓霜雪一言不发,冷冷的看了姚霞一眼,看那样子,若不因为姚霞是长辈,就因为她胡说八道的这句话,她都能将她一剑刺死在当场。

姚霞嘻嘻笑笑的拿起了夔牛鼓的鼓槌,喃喃道:“我早就想敲敲这玩意了,哈哈,今日好好玩玩。”

玉清宫的人这个气,人人都知道,夔牛鼓是不可乱敲打的,而龙女派的人居然来这里敲打夔牛鼓玩,曲天赋其余的弟子一个个脸上有怒色,二弟子岳商道:“师傅,就叫她胡闹吗?”

曲天赋苦笑,摆摆手道:“就叫她敲着玩吧,反正也是要召集你师叔他们的,谁敲不是敲?”

曲天赋陪着笑道:“姚师妹,召集人的鼓点是这样的,咚咚,咚咚咚,咚咚,咚咚咚,请按鼓点敲好吗?”

姚霞顽皮的吐吐舌头,笑道:“你管我怎么敲了?我自然敲的好听就是了。”

她嘴里哼哼着小曲,喃喃道:“滴滴答,答答滴,滴滴答答……”

她似乎在想着该敲什么旋律好,自己琢磨了半天,然后抡起鼓槌就按着自己寻思的鼓点旋律敲击了起来。

她刚敲了几十下,忽然就觉得眼睛被一双温软的手捂住了,就听来人怪声怪气的道:“猜猜我是谁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