仙疆魔域

第29章 重逢4

第二十九章 重逢4

凌玉霄看了看来这几个女子,就知道是师娘的师姐妹到了,是龙女山的人。

就见卓霜雪走出人群,激动万分,脸上再也没有了冷漠之色,而是走到玉霄近前,颤声道:“你……你怎么会有菁菁鸟的?这……菁菁鸟你怎么得来的?”

凌玉霄打量了眼前清秀俊雅又看似十分冷傲的女子,微笑道:“这只菁菁鸟是我的呀,我自小就有的呀,怎么,有什么事吗?”

卓霜雪颤声道:“你……你叫什么名字?”

凌玉霄还没说话,曲仙儿却是醋意大发,一拉玉霄,挡在了玉霄的面前,嗔道:“干什么?他叫什么名字关你什么事?”

卓霜雪忽然流出了泪,颤声轻轻唱道:“风吹过,雨飘过,白云脚下是我家,我家就住在这宁静的村落,这里没有苦恼和烦闷,只有快乐和欢笑……”

凌玉霄心中猛的一颤,刹那间就呆在了当场!

这首歌曲是傲人族他们小时候一起唱过的歌,她怎么会这首歌曲的?她究竟是谁?

卓霜雪唱着唱着,已经泣不成声,抽泣道:“你……你听过这首歌吗?”

凌玉霄忽然如梦初醒一般,走上了几步,仔细的看了看这少女,但怎么看,也不认识了,只是有一种似曾相识的感觉,好像认识了已经许久许久。

曲仙儿嗔道:“喂,你这么看着她做什么?她很漂亮吗?我不如她漂亮?”

凌玉霄没有理曲仙儿,把曲仙儿推在一边,颤抖着声音道:“你……你怎么会唱这首歌的?谁教给你的?你……你是谁?”

卓霜雪哭道:“你是不是叫凌玉霄?是不是,是不是呀!你说啊!”

曲仙儿噘着嘴生着闷气,实在没想到,玉霄竟然不理自己,把自己推在一边去,这时她嗔道:“是是是,他就叫凌玉霄,臭玉霄,那又怎么样?”

凌玉霄点点头道:“不错,我是叫凌玉霄啊,你呢?你叫什么?”

姚霞道:“她叫卓霜雪,你认识?”

凌玉霄听这名字真不认识,不由得摇摇头。

卓霜雪轻轻啜泣道:“我再问你,你是不是傲人族的人?”

凌玉霄道:“是啊,我是傲人族的人,我爹叫凌云翔,我娘叫冷柔柔,我还有个姐姐叫冷玉蝶,这只菁菁鸟是山海老爷爷临死时送给我的,你呢?你怎么知道我的?”

卓霜雪不由得长叹一声,再也忍不住了,已经哭成了一个泪人!

哭着哭着,她轻轻道:“咱们比赛,赢了的娶悠悠做老婆,恩……这是悠悠的口水,又甜又香,这是囡囡的……”

凌玉霄已经傻住了,他脑海中又浮现出内心中那刻骨铭心的记忆,那曾经是他顽皮捉弄村落里要好的几个小女孩所说过的话,怎么她都知道?

卓霜雪擦了擦泪水,然后呸的一声,就吐了凌玉霄一脸的口水,然后又是放声痛哭。

就连苏冰都愣住了,自己这徒弟,一向从不流泪,冷的就好似一块北极的寒冰,可是今日竟然如此的反常,简直就不可思议!

曲仙儿一看这女子用口水吐玉霄,不由得怒道:“喂,你做什么?怎么这么恶心?”

洪袖儿也骂道:“真是没有教养,怎么乱吐口水呢?你刷牙了没?”

楚桂儿掏出手绢,轻柔的给玉霄擦了擦口水。

凌玉霄已经傻住了,整个人的灵魂似乎都已经被掏空!

就见卓霜雪痛哭道:“如果这样你都认不出我,那我何必再告诉你我是谁?”

凌玉霄猛地推开了围在他身边的三个小师姐,然后扑过去就抱住了那女子,痛哭道:“你……你是悠悠!你是悠悠!你一定是悠悠!”

卓霜雪也不顾这么多人的目光,也大哭着抱住了玉霄,哭道:“你终于认出我了,是呀,我就是悠悠呀,我是悠悠呀!”

凌玉霄这么多年来几乎没有再流泪,他已经把泪水化作了血和恨,可是今日再也忍不住了,不由得抱着这女子痛哭起来。

二人谁也没有再说话,只是抱在一起哭,哭成了一团!

这么多年来,那心中最惦记的人那!

这么多年来,那心中最牵挂的人那!

时光如水,转眼人就长大老去,那曾经消逝的甜蜜回忆,究竟能留下多少痕迹?

曾经稚嫩可爱的小女孩,已经出落成一个美丽的少女,他如何去认得?

这么多年来,心中最牵挂的人会是谁?

谁又能在你心中留下抹不去的回忆?

多少年来的牵肠挂肚,只为见她一面,只想知道她还活在世上,生活的快乐,多少年来的魂牵梦绕,谁又能明白相思的苦楚?

这世上他已经没有了亲人,最亲的人只有两个,一个是,不是亲生姐姐的姐姐,一个就是这个最要好的异性朋友乳名叫做悠悠的女孩。

曾经少年时的伙伴,多年过去,还会有多少留在你心中,能令你牵挂怀念?

多年过去,你还会想着谁?是否还会记得那曾经的甜蜜和欢笑?

人生如梦,原来所能留下的只是一段段浪漫而又心酸的回忆!

她哭了,她没有被岁月折磨的落泪,没有为人生的坎坷而落泪,也没有被仇恨所击败,她始终都保持着那么冷,那么傲,冷如寒冰,傲如霜雪,始终没有屈服,没有低下头!

可是如今,往事最美好的回忆打败了她,童年的友谊打败了她!击溃了她看似坚强而又脆弱的心。

在场所有人都惊得目瞪口呆,一时间寂静了下来,整个空旷的山谷中似乎只有他们彼此的哭泣声。

他们的眼中已经没有了任何人,如今,他的眼中只有她,她的眼中也只有他,他们紧紧的相拥,用泪水庆贺这不易的重逢。

他们紧紧相拥相泣,天地万物再也没有什么力量能让他们分离,无论天塌地陷,还是海枯石烂,亦或者是炼狱血海,也再也没有人能把他们分开,哪怕是死,也要死在一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