仙疆魔域

第30章 往事2

第三十章 往事2

什么徒弟师傅关系,说到底还不是成了一场交易?成了一种利益的关系?

但勇于认错,也是一个做师傅的美德,曲天赋就是这么种人,也许,天帝九子都很喜欢玉霄,恐怕不单单只是因为玉霄的可爱和聪明,恐怕在内心中或许还有那一丝丝的歉意和惭愧吧。

曲天赋叹道:“是玉霄聪明,菁菁鸟会背山海经,为了不让前辈们的心血从此毁灭,我们只好用山海经免了他的拜师礼,唉,真是惭愧呀,惭愧……”

卓悠悠凄然一笑道:“唉,你总是这么运气好,也总是这么聪明,可是我们,又哪里有你这种好运气?唉……人在矮檐下,怎敢不低头?不磕头拜师,谁又肯收你?为了傲人族的血海深仇,不要说叫我磕头拜师,就算将我千刀万剐,那又有什么了不起?”

凌玉霄漠然长叹,人在矮檐下,怎敢不低头!

多么无可奈何的一句话,这其中的心酸和无奈,谁又能懂?

人生真的这么无可奈何吗?人生真的这么令人痛心吗?

难道一个人追求自由,追求做人的尊严错了吗?

难道磕头跪拜,这种俗世没有尊严的礼节,人真的在大众的潮流中无可抗拒吗?

难道这世上真的应该有这么礼节吗?难道这种礼节真的是神圣不可侵犯的吗?

在自由和尊严面前,人真的会被无情的世界所改变吗?

在理想和梦想之间,难道真的不该痴迷,而应该放弃吗?

顺应潮流,顺应大众,即使是错的,只要大家都错了,个人也应该跟着错不成?

多年后,谁又能不变?谁又能抗拒这世上的不合理和不公平的俗礼?

我没变,我依旧是为自由和尊严活着,可是你呢?

这世上执着的人究竟能有几个?

凌玉霄漠然长叹,但他知道,不能怪她,因为她要报仇,她要活下去,唯一的办法,只有放弃自己的尊严,适应当今的环境,这样才能活下去。

这个世界就是这么无情,你只能去适应世界,而不能让世界的潮流适应你。

但也有一种人,宁愿死也不会放弃自尊,这种人就是英雄!

他无疑就是这种肯为了自尊和自由,牺牲生命的人,他无疑就是这种人。

这种人世上能有几个?也许,这种人在俗人的眼中,根本就是愚不可及的傻瓜!

但他宁愿做傻瓜,做一个有自由有理想有尊严的傻瓜!

凌玉霄长叹了半天,忽然抓住了卓悠悠的手,道:“对了,你……你不是跟我姐姐一起逃走的吗?我姐姐呢?我姐姐呢?她……她在哪里?她在哪里啊?”

卓悠悠又哭了,轻声啜泣道:“我们被贼人追,无可奈何之下,只好分开逃命,因为只要能逃出去一个,才能为咱们傲人族男男女女老老少少一百多条人命报仇!所以,我跟你姐姐分开逃走,你姐姐我不知道她在哪里。”

凌玉霄也又哭了,找到了她,却依旧不知姐姐的行踪,她究竟还在不在人世?

凌玉霄叹道:“唉,但愿我姐姐逢凶化吉,我知道,她一定没死的,一定。”

卓悠悠苦笑道:“玉霄,我真羡慕你,你依旧活的是那么开心快乐,你不但运气好,还聪明,那一日,你去找山海爷爷,结果躲开了此劫,然后又得到了山海爷爷的菁菁鸟和龙鱼,恐怕山海爷爷的其他宝贝都给了你,唉……玉霄,你知道咱们族被谁灭的吗?你难道忘记了这血海深仇?也许,你不知道我们的亲人死的多惨,你知道我受了多少苦才拜到名师?你知道我受了多少罪,你若是有我这种遭遇,也许你就会明白,为什么我不顾傲人族的族规了,为什么不顾尊严了,唉……”

凌玉霄紧紧的握住了她的手,连声道:“我知道,我什么都知道,我什么都看到了,我已经通过天机镜看到了过去所发生的一切!我一直在努力的修道,为的就是报仇呀,为的就是手刃妖魔呀!我时时刻刻都没有忘记,真的没有忘记!”

卓悠悠轻声道:“真的?”

凌玉霄轻柔的给她擦擦泪水,柔声道:“你放心,从此之后我不会再叫你受一点苦,受一点委屈,再过几天,我就打算找寻仇人为咱们傲人族血恨!”

卓悠悠咬着牙道:“我要这些妖魔血债血偿!我要将多臂族的畜生斩尽杀绝!我要杀!”

凌玉霄看到她这个样子,只觉得寒从心起,曾经那可爱善良淘气活泼的她已经不见了,如今的她已经冷的像一块冰,没有感情,心中只有仇恨!

玉霄苦笑道:“悠悠,你不是叫卓悠悠吗?为何叫卓……卓霜雪呢?”

卓悠悠一字一字道:“这是我自己改的名字,我要像霜雪一样的冷,一样的无情,在这无情无义的世界上,人只有够狠够毒,才能在这残酷的世界上生存!从此之后,我决定再也不会流一滴泪!所以我才改名叫卓霜雪!可是……可是除了你……”

除了你,这世上,除了你之外,谁又能令我落下泪?

这是一种什么样的感情?是依恋,是回忆,是喜欢,还是那深埋在心中那最善良的心在作怪?

凌玉霄更觉得一阵发寒,她真的变了,变的冷漠无情,冰冷如霜,可是幸好她的心中还有自己,还顾念着曾经的那份美好的回忆和最纯真的友谊。

她虽然变了,可是在他的心中,她依旧是那么的可爱,善良,依旧是那么的完美无缺!

正在他们叙旧的时候,再看半空中又是一条条人影飘落了下来,天帝九子陆陆续续的都赶了来。

玉霄只好暂时的放开了她的手,然后过来见过其余的八位师傅。

三个小姑娘这时也恢复了正常,一个个撒娇一般的来到父亲身边,就把玉霄在断崖的奇遇讲诉了一边。

众人是又惊又喜,最开心的莫过于开山力神洪袖儿的父亲洪天福了。

洪天福看见赑屃简直高兴的跳了起来,哈哈大笑道:“哈哈,赑屃,是赑屃,真的是赑屃呀!”

凌玉霄微笑道:“师傅既然喜欢,那霄儿就送给你了,也算是霄儿对师傅多年来传艺的感谢吧。”

洪天福兴奋的不知怎么好了,高兴的抱起了玉霄,平地里就转了三个圈,然后在玉霄的脸蛋上就亲了一口。

众人简直是啼笑皆非,玉霄已经长成了个成人了,再也不是小孩子了,可是他竟然跟见到孩子似的,依旧像以前那样。

洪天福高兴的一步就跳到了赑屃的面前,刚要伸手去摸。

凌玉霄赶忙叫道:“喂,师傅,小心呀,它不认识你,别咬到你。”

果不其然,赑屃十分恼怒,恐怕连它心里都在想,刚刚由于主人发话,驮着那个小姑娘,被那个小姑娘用飘带拴着脖子也就算了,这次主人没有发话,这莽汉竟然敢私自前来触摸它,简直太欺人太甚了。

就见赑屃一声怒吼,张开嘴就咬向了洪天福,两只龙爪也拍向了洪天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