仙疆魔域

第30章 往事4

第三十章 往事4

三个小姑娘又闹成了一团,卓悠悠看在眼中,也不知为什么,就感觉有一根刺在刺着她的心一般的不是滋味。

凌玉霄苦笑着摇摇头,问道:“赑屃,咱们不管他们,我问你,你喜欢我师傅吗?我把你送给我师傅你同意吗?”

就见赑屃一个劲地摆尾,似乎是不想离开玉霄,玉霄苦笑道:“既然你不同意,我不会勉强你,唉……洪师傅,它不同意怎么办?”

洪天福哈哈大笑道:“不同意就不要勉强它,就叫它先住在囚牛峰就是了,没事的时候我经常看望它,等它跟我熟悉了,就会跟我走了,现在咱不勉强它。”

凌玉霄赞道:“师傅真是深明大义,难怪你这么丑陋,师娘那么漂亮的大美人会嫁给你,原来你真的是有可爱的一面。”

洪天福被玉霄气的哭笑不得,轻轻的在玉霄头上敲了一下,笑骂道:“你这臭小子还是这么坏,你这是夸我呢?还是损我呢?”

凌玉霄嘻嘻而笑道:“当然是称赞师傅啦。”

他看了看赑屃,微笑道:“喂,赑屃,既然你现在不想离开,那我不勉强你,不过呢,下次我师傅跟你玩的时候,不准你对我师傅无理明白吗?你要是无理,我可不答应,到时候,我就把你爹爹叫出来,好好教训你。”

就见赑屃一个劲地点头,那意思似乎是说明白了。

洪天福皱眉道:“它还有爹爹?”

凌玉霄抽出九子凝冰剑微笑道:“不就是它啦。”

只见赑屃看到这把剑,似乎十分惧怕,连连后退了数步,眼中满是畏惧之色。

凌玉霄微笑道:“不要怕,有我在,你爹爹不会伤害你的,没事的,喂,赑屃,你见没见过你的大哥囚牛呀?我叫人带你去见你哥哥怎么样?叫你们兄弟团聚好吗?”

赑屃似乎听懂了,不住的点头,似乎知道有这么个囚牛是它哥哥一般。

凌玉霄微笑道:“你若是跟你哥哥对脾气,那就陪你哥哥住在碧水潭吧,龙龙,过来!”

再看那条龙鱼晃着尾巴走了上来,等着玉霄的吩咐。

玉霄摸摸龙鱼的头,微笑道:“我交给你个任务,现在呢,你带着赑屃去找囚牛去,记住,看着它们不要叫它们打起来,明白吗?它们是哥俩呢,要是它们打起来,你就回来给我送信,懂吗?”

龙鱼不住的点头摆尾,似乎听懂了一般,然后冲着赑屃晃了晃头,然后在头前一摇一晃的往碧水潭囚牛待的地方而去。

凌玉霄微笑道:“洪师傅,你要是想见赑屃,就去碧水潭好了,囚牛也是认识你的,等你们熟悉了,我再叫它跟你回赑屃峰好吗?”

洪天福笑道:“好,听你的,真是太谢谢你了,我这一生能看到它一眼,我就已经很知足了。”

凌玉霄笑了笑,然后捧着手中的剑来到曲天赋等师傅的面前,微笑道:“几位师傅见多识广,你们看看,这柄剑是不是就是嘴里常常提起的那柄至阴至寒的宝剑玄寒凝冰剑呢?”

九子挨着个的接过凝冰剑看了看,一个个不由得都变了颜色。

陶天喜高兴的跳了起来,大叫道:“哈哈哈,我早就知道你这臭小子就是福气大,我早就说了,若是这两把剑有人能得到,一定就是你了!”

曲天赋也是十分的兴奋,笑道:“霄儿,你真是好福气呀!正是呀!这正是玄寒凝冰剑!”

凌玉霄苦笑道:“可是它剑柄上明明写的是九子凝冰剑呀?这是怎么回事?”

曲天赋皱眉道:“这个我也不清楚,不过,有可能名字错了罢了,但说它是玄寒凝冰剑又有什么不可?这股寒意不是玄寒又是什么?”

原天宁就用的是一柄至阴至寒的剑,这时不由得点点头道:“不错,可以肯定的说,这绝对就是传说中的玄寒凝冰剑,除了这把剑之外,再也没有别的剑的寒气能比的过我的这把白玉辟邪剑了。”

应天生正拿着这柄剑来回的翻看,忽然就被陶天喜一把把九子凝冰剑夺了过去,陶天喜道:“喂,都看够了没?这柄剑可是属于玉霄的,谁也不能打这柄剑的主意,那,霄儿,快收起来。”

他拿着凝冰剑塞到玉霄的手中,神秘的道:“霄儿,以后不可以把宝贝乱给别人看知道嘛?这世上坏人可多啦,贪心的人可多啦,师傅也不例外的,记住了,傻小子。”

凌玉霄哑然失笑,但也知道陶天喜是向着自己呢。

凌玉霄微笑道:“师傅这话说的,在座各位都是我的恩师,对霄儿又有再造之恩,若是师傅们喜欢这柄剑,我送给师傅就是了,各位师傅又怎会抢我的剑呢,哪里的话呀,九师傅过滤啦。”

陶天喜戳了玉霄额头一下,叱道:“傻瓜,这剑你的就是你的,是天命该属于你的,我看谁敢抢你的剑,我可不答应,我的宝贝徒弟可不能吃这哑巴亏。”

曲天赋笑道:“霄儿,傻孩子,你送给师傅们,我们也不能收呀,这柄剑很有灵性,正如你所说,剑上有龙的灵魂,它认定你是它的主人,除了你能驱使它之外,任凭谁也无法驱使它了,把剑收好吧。”

玉霄答应一声,把剑收了起来,曲天赋笑道:“来来来,咱们坐下慢慢谈。”

忽听一声轻叱道:“慢着,我有话说!”

说话的是谁?这人有什么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