仙疆魔域

第31章 巧戏2

第三十一章 巧戏2

来得正是凌玉霄,他再也看不下去了,这明明就是羞辱人,明明知道他关心她,这女人故意的用冠冕堂皇的理由来令他心痛!

他的心在滴着血,她每每磕一个头,他的心就犹如被锋利的利刃戳了一刀一般的难受!

九九八十一头要是叩完了,她会被折磨成什么样?

这样活着,没有半点尊严,没有半点主见,做人又有什么意思?

他绝不能让心爱之人再这么受折磨和委屈!

他绝不能让这可怜的弱女子再受这种侮辱!

什么师命不可违,去他妈的吧!

什么男女之礼,俗世文明的礼仪,去他妈的吧!

凌玉霄也不顾男女之嫌了,就抱住了悠悠的腰,把悠悠横抱了起来!

三个小师姐看在眼里,一个个气的直哼哼,是又羡慕又嫉妒,真是醋意大发。

但玉霄现在是什么都不管了,任谁也不能阻止他了,他绝不能再让悠悠受辱!

卓悠悠羞的脸色通红,双手敲着他的胸膛,连声道:“喂,你放我下来,放我下来!”

凌玉霄放开了她,但依旧握住了她的手,对着苏冰怒吼道:“你这毒妇简直太恶毒了!我磕头不磕头是我的事,你凭什么欺负她?叫她替我叩头?”

卓悠悠嗔道:“玉霄,你别对我师傅无理!磕头是我自愿的!”

凌玉霄双手扶住她的双肩,摇着她道:“你自愿的?你难道忘了傲人族做人的尊严了吗?你难道忘了所有的一切?从今日开始,我不许你再给任何人叩头,包括这老太婆!从今日起,你要做一个人,做一个堂堂正正,有自由,有自尊,快快乐乐的人,而不是什么都唯命是从的人!听明白了没有?”

卓悠悠自从认识玉霄,就从没有见到玉霄发过这么大的怒火,她心目中的玉霄,始终都是一个嘻嘻哈哈,能说会道,机灵滑头的少年,可是如今,玉霄真的怒了,为她而怒,为她而出头,哪怕是为此得罪了人,招致杀身之祸,他也在所不惜!

她早就在十岁的时候,就对眼前这个男人动了心,那时的她,就时时在想,我长大后,嫁人难道真的要嫁给他?他这么油嘴滑舌,没个正经的,难道我真的会喜欢他吗?

分离这八年来,每当她就要为困难和挫折失去信心时,她就会想到他,每当她被折磨的就要崩溃时,她就会想到他,她总是在想,自己绝不能倒下,无论如何都要活下去,哪怕再见他一面也死而无憾了!

她那时才明白,眼前这男人在自己的心目中是何等的重要,重要的已经成了自己精神上的支柱,活下去的信心和勇气的来源!

没有了他,活在世上还有什么意义?

没有了他,人生还有什么意义呢?

这世上,她就有他一个最亲人了,他不但是她的亲人,也是她心中曾经深深爱慕彻夜思念,牵肠挂肚的人!

卓悠悠没有说话,泪水又流了下来,已经泣不成声!

苏冰气的脸都青了,气的浑身颤抖,玉霄竟然骂她是毒妇,她那里能忍受的了这种羞辱?

她缓缓拔出腰中的法宝九寒冷艳剑,冷冷的道:“畜生!你胆敢以小犯上,我就代你们天帝山清理门户!”

姚霞被逗得嘻嘻哈哈直笑,暗暗的佩服玉霄,心道:“这小伙子真不错,胆子是真大,唉,陶天喜要是能有他这胆量,我们又怎能这样……”

现在一看师姐亮出法宝,要取玉霄的性命,赶忙拉住了师姐的手,微笑道:“算了师姐,他一个孩子,你跟他生什么气?”

秦扬叱道:“霄儿,还不快跟我师妹道歉,快!”

她冲着玉霄使了个眼色,那意思是叫他说几句好话,别再伤了和气。

凌玉霄是何等人,哪里能不明白师娘是好意。

但他却暗自冷笑,心道,我非要好好气气你这恶妇,替悠悠出出这口恶气不可,他假意微笑,道:“前辈,玉霄有点失言,实在不该骂前辈,玉霄向前辈赔礼了,请前辈谅解,你是老人,我是孩子,你这么大岁数了,怎能跟个孩子一般见识呢?老前辈已经是个老太婆了,又怎能怪孩子呢?而且人都说,生气容易老,前辈这么老了,又长的这么难看,再要生气,就更难看了,更成了丑八怪啦,那就更嫁不出去啦,所以呢,老前辈应该多笑笑才对嘛。”

曲仙儿、洪袖儿和楚桂儿实在忍不住了扑哧一声就笑了,她们最了解玉霄,知道玉霄这又是故意惹人生气呢。

苏冰虽然上了点年纪,可是看上去就跟个二十多岁的少女也没什么区别,可是玉霄一口一个老字,一口一个难看,把苏冰气的浑身颤抖,她一辈子那生过这么大的气,但她实在没想到,玉霄的一张嘴竟然这么损。

苏冰颤抖着手道:“你……你……”

凌玉霄微笑道:“我怎么了?我很好呀?哦,多谢前辈赞誉,不过我很奇怪呀,为什么你们玉龙九女嫁出去了五个,而你没嫁出去呢?唉……现在看来,你也难怪嫁不出去,你看看你冷如冰霜,又有那个男人能喜欢呢?我看前辈还是改改脾气,那晚辈也好做个大媒人,我还有几位师傅没老婆呢,这样吧,你是冷如冰霜,我四师傅龙天罡也最喜欢水,水和冰本就是同一种物质,就让我四师傅的水,把你这冷冰融化了,你俩倒是挺般配的,怎么样?我给你们介绍介绍?”

龙天罡这个气,暗暗的骂道:“这臭小子真是越大越坏了!”

苏冰更是气坏了,玉霄竟然要给她做媒人,而且又是把她这么一个美貌如花的大美人介绍给瘦小枯干生的难看的龙天罡,这简直也太羞臊人了!

苏冰厉声道:“你!你这臭小子,你找死!”

凌玉霄心中暗笑,心道:“气不死你,我都不叫玉霄,看你刚才那恶毒样,简直是可恶透了!”

凌玉霄皱眉道:“干嘛,老……前辈莫非不愿意?看不中我龙师傅?那么你是喜欢我陶天喜陶师傅啦?哎呀,不巧呀,贵师妹和我陶师傅好像是一对,你可不能第三者插足呀,虽然我龙师傅是难看点,不过呢,你都这么大岁数了,要求也不能太高了,常言道,找不到和尚,秃子代替,有总比没有的强呀,对不对呀,而且我龙师傅人真的挺好,常言道,丑男人家中宝,不惹花,不拈草,牢靠,对不对呀?”

卓悠悠都被玉霄气的啼笑皆非,实在没想到,玉霄这么大了,还是跟以前一样的顽皮淘气,把自己的师傅都能给气死!

龙天罡大踏步走过来,照着玉霄的头就使劲敲了一下,佯怒道:“畜生!你放的什么臭屁?还不给我闭嘴,滚了下去!师傅我招你惹你了?你这么胡说八道的?”

凌玉霄嘻嘻一笑道:“嘿嘿,四师傅莫要动怒嘛,徒弟也是好心呀,你看看,你单身,她独处,到老了,你们不都孤独吗,由于她是悠悠的师傅,对悠悠有传艺恩,而你呢,是霄儿的师傅,对霄儿也有恩,所以呢,霄儿才好心好意的撮合你俩鸳鸯戏水成一对,你说说,我这不是好意吗?”

龙天罡简直被他气笑了,照着他的头又重重敲了一下,笑骂道:“好你个大头鬼!胡说八道,还不快下去玩去,带着你的悠悠玩去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