仙疆魔域

第31章 巧戏3

第三十一章 巧戏3

陶天喜也照着凌玉霄敲了一下,皱眉道:“你怎么胡说八道的?又扯到我身上干嘛,快带着你的小媳妇叙旧去吧,还不快走?”

凌玉霄知道二位师傅是好意,怕再这样闹下去,万一动手真的打了起来,那真的是不好了。

凌玉霄微笑道:“唉,好吧,既然好人难做,那就算我白做媒人了,算了算了,还是看缘分吧,走吧,悠悠,咱们去玩呀。”

苏冰厉声喝道:“慢着!不要走!好你个畜生,你胡说八道羞辱我,就这么一走了之?”

凌玉霄微笑道:“哎……前辈此言差异呀,你叫你徒弟代我拜谢师恩,这么好心,我又怎能不报答?我是诚心关心你的终身大事呀,这难道错了?大家评评理,我诚心给你保媒,难道不对呀?这世上保媒的人不都这样吗?媒人是可敬的,你应该谢谢媒人才对,人家媒人给你保媒拉线,那就证明媒人关心你,看得起你,你要是辱骂媒人,以后谁再敢给你保媒?唉……难怪你始终没嫁出去,你这么不知好歹,这么对待媒人,那个人敢给你保媒呢?”

苏冰厉声道:“你这畜生!简直太可恶啦!你们九子就这么溺爱徒弟,没有一点规矩吗?应天生,你执掌玉清教刑法,就这么纵容徒弟胡闹?”

应天生喝道:“霄儿,不准胡闹!再要是胡闹,我可要刑法处置了!”

凌玉霄微笑道:“请问师傅,你说玉霄胡闹,可犯了那条刑法呢?请师傅明示。”

应天生虽然人称铁面无私,但内心中对这顽皮的徒弟也真是容让的很了。

但今日实在是没有办法,只好训教玉霄几句,也好有个台阶下。

曲天赋也是一样,其余的九子也是同样,知道确实不该让玉霄这么胡闹了,实在是把人家气的够呛。HTTp://

曲天赋把脸一沉,叱道:“霄儿,不可胡闹了,再要胡闹,师傅们可真的生气了!”

苏冰厉声道:“你们九子若不处罚他,我绝不答应!你是叫我动手,还是你们自己动手?”

凌玉霄冷笑道:“好,咱们就讲理好吗?要处罚我可以,请说出道理来,不要以师傅的身份去压徒弟,这样算什么本事?请说出道理来吧,老人家,您先说!”

苏冰简直气的为之语塞,玉霄说她老,说给她保媒,这虽然是捉弄她,可是于情于理还真说不出什么来。

凌玉霄微笑道:“怎么,说不出来了吧?好吧,我就说说我的道理吧,是,一开始我不小心骂了您一句,可是呢,我已经诚心的道歉了,请问我道歉了没?既然我已经道歉,你是老人不计小孩过,还能处罚我吗?我还算是犯了教规吗?请问应师傅,我道歉了,还算有错吗?还应该处罚吗?就算应该处罚,我言语冒失,那好吧,就打我几个嘴巴,也算不了什么吧?而且前辈也骂了我,咱们可算是扯平了吧,对不对师傅?”

应天生暗自骂道:“这臭小子跟我讲理,唉……他还真是道歉了,而且还真不是故意的,还真没违反教规。”

应天生只好点头道:“恩,这个就算了。”

凌玉霄接着道:“再说第二件吧,我叫她老前辈,哪里错了?而且常言道,情人眼里出美人,她又不是我的情人,在我眼中就是不好看,难道让我说她生的好看,连我都动了心,这样就对吗?而且她难道不老嘛?请问前辈芳龄几何呢?就算比我师娘秦扬小,也小不了几岁吧,我师娘中年人了,你也是呀,论年纪,你的确老了,我叫你一声老前辈,何错之有呢?请问师傅,我叫她老前辈,错了吗?我不称赞她美貌错了吗?”

就连应天生都为之语塞,心中暗暗的佩服,心道:“这臭小子句句在理,明明知道他故意讽刺,却叫人说不出理来,让人无话可说,他这么解释,还真的没什么错,的确也没触犯教规。”

原天宁不住的点头赞许,虽然他是九子中很有智谋的人物,现在一看玉霄,当真是深感不如了。

玉霄明明羞辱了对方,而却令对方说不出道理来,这一点就连他都无法做到。

应天生叹道:“是,这也没什么不妥。”

凌玉霄暗自好笑,心道:“当然没什么不妥了,你们总不能说,女人都是爱美的,就应该称赞她美貌,而不是丑陋吧,而且你们要是说我错了,那我就称赞她美貌,那就成了调戏了,你们当然不会说什么了,就连这毒妇也没法说,她总不能说,我喜欢听人说我美,不喜欢别人说我丑吧,哈哈,气死你都叫你没话说。”

凌玉霄接着道:“还有,我看她对悠悠有传艺之恩,大家试想,我怎么报答她呢?她叫悠悠磕头代我谢师恩,我更是感谢的很,看她孤单,才好心好意的决定给她保媒,给她找个伴,找个知心人,这也难道错了?唉……我这要是错了,那这世上的媒人岂不都错了?都该处罚甚至杀了对吗?那月老牵线,是不是就该碎尸万段了呢?大家评评理,叫全天下的人都评评理,各位出去向百姓们打听去,若是说有人给别人好心好意的保媒,被人处罚责打,那这还有天理吗?再说了,谁说保媒的一定是老太婆呢?谁规定保媒的媒人不能是男人,不能是晚辈呢?请问应师傅,若是有人肯给你儿子应刑保媒,难道是罪不容恕吗?触犯了教规吗?”

应天生也有个儿子,叫做应刑,跟玉霄也是年纪相仿。

应天生暗暗道:“你可真厉害呀,竟然又给我端了回来,唉,他说的还真不错,保媒的人理应该受人尊敬,也的确没有规定必须是女人,上了年纪的人才能保媒,这晚辈虽然给长辈保媒不多见,可也不是什么错,我要是说,他错了,反过头来,他就质问我,若是有人给我儿子保媒了,那我就该把媒人打出去,那我儿子以后怎么办?嗨,这小子真是够坏的啊,行了,只能这么得了,真的说不过他。”

应天生对玉霄也是无可奈何,只好道:“这你也没错,行了吧?”

凌玉霄满意的点点头道:“恩,果然是公道自在人心呀,好人不会没好报的,我说老前辈,您还有什么话要说嘛?你可不要说我师傅袒护徒弟,就算要处罚我,也应该摆出个理儿来才对吧,请老前辈说说,我说的对不对呢?”

苏冰简直都要气疯了,但玉霄头头是道,句句在理,叫她明知道是被羞辱,都无法答辩,简直就是哑巴吃黄连有苦说不出。

凌玉霄更是坏,缓缓走近苏冰,微笑道:“若是老前辈蛮不讲理,一定要杀玉霄,那玉霄就只能自认倒霉了,谁叫我瞎了眼看错了人了呢?前辈若是不讲道理,要想杀我,或者教训我,那前辈就请动手吧,我们后辈本来就应该被你们当师傅的前辈欺负,这只能怪我们做后辈的倒霉,唉,做好人难呀,真是不识好人心呀,唉……苍天呀,公理何在呀?”

苏冰剑已经握在了手中,但却无论如何都无法对玉霄下手,她要是动手,就会被人说以大欺小,不讲道理,不明是非,她那里能下的去手。

凌玉霄接着笑道:“若是前辈喜欢别人奉承呢,晚辈也会奉承人的,是不是前辈喜欢别人夸你漂亮你就高兴了呢?喜欢别人说你年轻你就高兴了呢?要是这样的话,那晚辈就会专拣前辈爱听的甜言蜜语说,好不好呢?晚辈就会夸前辈,貌美如花,风华绝代,倾国倾城,清秀动人,宛如九霄仙子降凡尘,恰似瑶池月宫嫦娥下凡到了人间,真是风情万种,妩媚动人,令男人都神魂颠倒,颠倒众生,当真是人见人爱,花见花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