仙疆魔域

第31章 巧戏4

第三十一章 巧戏4

卓悠悠简直被玉霄逗得不知怎么才好了,赶忙一伸手捂住了玉霄的嘴,嗔道:“行啦,别贫了,你怎么这么淘气?别胡闹啦,师傅真生气了,师傅,他自小就这样,您别怪他了。”

苏冰冷冷的道:“怪他?怪他什么?你没看到人家句句在理,师傅能以大欺小,不讲道理吗?”

众人又是想笑,又被玉霄气的够呛,明明玉霄这是羞辱人,眼看着小命不保,不是被人杀,就是被人责打,反正不管怎么说,这责罚是免不了的了,可是玉霄几句话,弄的想杀他的人找不到借口,要处罚他的人又无从处罚,真是弄的人人啼笑皆非。

曲天赋的五大弟子,一个个捂着嘴都笑个不停,他们知道小师弟的本事,当真是能说会道,就是做错了,也能站在理上,让人无话可说。

曲天赋皱眉道:“好了霄儿,别胡闹了。”

凌玉霄微微一笑,点点头道:“霄儿有分寸。”

他拉着卓悠悠的手,微笑道:“既然前辈不怪霄儿,那就多谢了,不过,前辈要是有心成家,霄儿依旧可以为前辈操操心,保保媒的。”

苏冰冷笑道:“真是有劳贤侄费心了,多谢多谢。”

凌玉霄笑道:“不客气,不客气。”

众人真是啼笑皆非,刚刚苏冰还要打要杀的气的不成样子,现在竟然跟玉霄寒暄起来了。

苏冰微笑道:“刚才那柄凝冰剑,可否借我观看一番?”

凌玉霄暗暗道:“干嘛,你刚刚出言阻止,我猜就是为了我的剑,莫不是你想强要了我的凝冰剑不成?你以为我是傻瓜?我能借给你看?你想的美。”

凌玉霄心里暗自盘算着,但脸上依旧挂着笑道:“怎么,前辈也对这剑有兴趣?”

苏冰道:“这柄剑有很大的来历,我只想看看,才能确定。”

凌玉霄哈哈一笑,然后抽出九子凝冰剑,微笑道:“既然前辈要看,那我……”

他故意的拉长了声音,别人还以为他要说,那我就只好给前辈看看了之类的话了,谁知道,玉霄拉长了声音,然后叹道:“那我就只能不给前辈看了,抱歉,抱歉,十分抱歉,这剑是我的,我有权利决定。”

苏冰这个气,暗暗的骂道:“这小子真是坏透了,你不给我看,你拉长了声音做什么?气死我了!”

苏冰微笑道:“我只是看看,看是不是玄寒凝冰剑,确定一下而已。”

凌玉霄哈哈一笑,然后把剑紧紧抱在怀里,微笑道:“不行,我小师傅说啦,这世上无耻之人太多,这是把宝剑,不能随便给人看的,我这人最听师傅的话了,对不对小师傅?”

乐的陶天喜嘻嘻哈哈直笑,心道:“这臭小子简直是坏透了,竟然借着我的话,顺便骂她是无耻之人,还叫她无话可说,简直是太有趣了。”

苏冰气的拉出了冷艳剑,凌玉霄道:“喂喂喂,干嘛,在我们天帝山你就敢明抢吗?怎么,欺负我们天帝山的人好欺负?小师傅,来,教训教训她!”

陶天喜咳嗽了一声道:“苏师妹,何必呢,这剑可是我徒弟的。”

苏冰厉声道:“若是玄寒凝冰剑,就应该属于我们龙女派的!”

凌玉霄微笑道:“此话怎讲?有何为凭?”

苏冰支吾道:“因为……因为我们师傅见过这把剑,叫我们好好寻找,这当然就能证明我师傅用过,只是不小心丢了,现在找到,理应该归还我们!”

陶天喜气的跳了起来,怒道:“什么?这玄寒凝冰剑和天地苍穹剑天下间根本没有主人,谁得之,就证明跟这柄剑有缘,难道见到过就算是它的主人?那我师傅圣帝真君也见过此剑,他算不算是这把剑的主人呢?”

姚霞笑道:“天喜说的没错,师傅虽然叫咱们寻找这把剑,可是她老人家也说过,说是有缘人自得之,现在人家玉霄得到了,当然就是人家孩子的了。”

陶天喜嘻嘻笑道:“霞妹总算说了句公道话。”

姚霞对着陶天喜温柔的一笑,轻轻道:“我本来就是公道人,哎……有时间咱们一起玩呀?好不好?”

陶天喜赶忙又退后了几步,苦笑道:“好好,等有时间再说吧,我现在很忙,抱歉,抱歉。”

姚霞又噘起了嘴,嗔道:“你总说忙,真是讨厌。”

苏冰更生气了,叱道:“师妹,你是那头的?”

姚霞气呼呼的道:“我站在理的一头,谁说的有理我帮谁。”

凌玉霄微笑道:“那既然前辈说玄寒凝冰剑是你们的,那抱歉的很,我这把剑叫做九子凝冰剑,不信前辈请看,这剑柄上还刻有字呢,前辈一定是认错东西了。”

陶天喜笑道:“是呀,这把是九子凝冰剑,不是什么玄寒凝冰剑,你认错啦。”

凌玉霄微笑道:“在下虽然很大方,不过呢,要是我师傅们喜欢,我可以奉送,不过前辈却不是我师傅,抱歉抱歉,恕在下不能从命了。”

苏冰这个气,但也无可奈何,一个是自己师傅虽然说过这话,虽然见过此剑,可是圣帝真君也见过,人家天帝山的人也有权利得到,她还能说什么?

就听凌玉霄接着道:“还有,前辈说见过就算拥有,恐怕站不住理吧,你说龙女婆婆说的,可是谁又能作证龙女婆婆说过这话?除非前辈把龙婆婆请出来,那在下就相信这话,否则,前辈无凭无据的就说这剑是你们的,你这跟明抢有什么区别?”

苏冰心里暗骂,暗暗道:“这小畜生简直坏透了,也真是难对付,明知道我师傅早就过世,他竟然提出找出人证,这小畜生,真是没法跟他讲理。”

苏冰看了看,卓悠悠和玉霄手拉着手,气呼呼的道:“霜雪,还不过来!以后我不准你再见他,你一个女孩子跟他手拉手像什么话?快过来!”

卓悠悠一愣,但还是乖乖的像师傅身边走了过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