仙疆魔域

第32章 约战1

第三十二章 约战1

师命难违,这世上能有几个人敢违抗师命?就算师命是错误的,又有几人能拒绝说不呢?

卓悠悠只好松开手,低着头往师傅身边走去,轻声对玉霄道:“你别闹啦,师傅生气啦,咱们有时间再叙。

凌玉霄看到悠悠这样,反手又握住了她的手,微笑道:“对不起老人家,卓悠悠跟我在一起,好像不关你事,这乃是她的私事。”

卓悠悠又被玉霄拉住了手,只觉得玉霄手中传来一种令她心跳的力量,这种感觉,再也不是小时候手拉手一起玩的感觉了,而是一种异样的感觉油然而生,难道,这就是男女之间的感觉吗?

她知道,彼此都长大了,以后再也不能轻易的牵手了,再要是牵手,那就证明两个人就要在一起了,除了夫妻情人之间可以牵手这么亲密,谁又能这么亲密无间呢?

难道他依旧对自己没有忘情?难道儿时候的玩笑,他真的当了真,当真肯娶自己为妻吗?

她胡乱的想着,心砰砰跳的越来越快,于是,她的脸更红了,只好轻声道:“你还闹,怎么还是像以前那样淘气呢?”

她挣了半天,就是没挣开,虽然嘴上埋怨玉霄的鲁莽胡闹,但心中却是甜丝丝的,甚至永远的就这么握着他的手再也不要松开。

苏冰怒道:“好个胆大的轻薄之徒,你就算跟她自幼相识,刚刚你们相认,久别重逢,大难不死,在……在一起哭泣我也就不说什么了,可是如今,你竟然还拉着她不放手,你简直太无礼了,这你又作何解释?霜雪,我命你好好教训这个没有规矩的轻薄之徒!”

曲仙儿气的鼓着嘴,大踏步的走到玉霄和卓悠悠身边,使劲的把玉霄的手掰开,嗔道:“你还拉着她做什么?你没有拉过女人的手呀?喜欢拉着她呀?没看见人家师傅都生气了……喂,你说谁是轻薄之徒呢?是你徒弟愿意的好不好?”

她虽然恼怒玉霄跟卓悠悠这么亲密,可是有人辱骂玉霄,她可是不答应。

爱情中的女人谁又不是如此呢?她们可以打自己的男人,骂自己的男人,这个都可以,但若是别人充好人,帮她们教训自己的男人,恐怕她们第一个就会不答应了,男女之间的情就是这么奇奇怪怪的难以捉摸和不可理喻。

卓悠悠红着脸,慢慢的走回到师傅的身边,苏冰二话不说,反手就是一个嘴巴,叱道:“畜生,龙女派的脸都叫你丢光了!”

这一计耳光虽然看似不重,但却好像在玉霄的心中插了一刀一般的难受,这可是奇耻大辱!

她是师傅又怎么样?是老师又怎么样?凭什么随意的责打徒弟?师傅又有什么了不起?老师又有什么了不起的?做人,总要讲讲道理!

卓悠悠不敢出声,只好捂着火辣辣的脸,默默的低下头,一声不响。

凌玉霄气呼呼的推开曲仙儿,怒道:“你走开!师姐,这里没你的事,我不能看着悠悠受她师傅这般欺负!”

凌玉霄怒气冲冲的道:“喂,我警告你,不要再欺负悠悠了,你要再敢欺负她,小心我对你不气!”

苏冰这个气,怒道:“不气又如何?她是我的徒弟,我喜欢打就打,我喜欢骂就骂,关你什么事?”

凌玉霄大怒,反手拔出九子凝冰剑,用剑一指苏冰道:“哼,不要看你是女人我就不会对你动手,这可是你逼我的!今日我倒要会会你有什么本事!”

苏冰一看,玉霄竟然敢向她挑战,真是又气又笑,但她是长辈,怎能跟玉霄动手,就算她想跟玉霄动手,天帝九子也不会坐视不理的,她只好冷笑道:“不知天高地厚的臭小子,竟然敢向我挑战?你活够了?”

天帝九子也气坏了,玉霄也太不像话了,而且胆子也太大了,竟然敢向玉龙九女之一的冷艳仙子苏冰挑战!

曲天赋连声喝止道:“喂,霄儿,你疯了?不准这么没礼貌!”

陶天喜也走到玉霄面前,照着玉霄的屁股就是一巴掌,叱道:“你傻啦,你跟她动手?别胡闹了。”

凌玉霄冷冷的道:“各位师傅,非是玉霄大胆对前辈不敬,而是悠悠是我的好朋友,傲人族中的人活下来的已经不多了,而且她今日连番羞辱悠悠,就是羞辱我傲人族的人,我绝不能不管,请师傅们不要干涉!”

苏冰一阵冷笑,冷冷的道:“哼哼,我要跟你动手,显得我欺负后辈,霜雪!”

卓悠悠无可奈何,只好应道:“弟子在!”

苏冰道:“去,跟他比比,本来这一次咱们两面都是难免要比武的,今日我看也不必他日了,今日就比比也就罢了,去,给我好好教训教训他!”

秦扬皱眉道:“苏师妹,这是何必呢?”

苏冰道:“师姐,九年一次的比武大会,肯定要举行,不过是提前举行而已,这臭小子这么大胆,我没有亲手教训他,已经不错了,我出手,你们说我欺负孩子,可是我的徒弟跟你们的徒弟比武,这你们总说不出什么来吧?”

卓悠悠犹豫着,轻声道:“师……师傅,请看在徒儿的份上不要怪罪他了,徒儿求求您啦。”

苏冰厉声道:“干什么?你平日里这么听话,可是今日这是怎么了?我是叫你去跟他比武,你愣着做什么?今日一战,你代表的是龙女派,不要给龙女派丢脸,还不快去!”

卓悠悠无可奈何,慢慢走到玉霄面前,看了看玉霄,又看了看师傅,始终是拔不出手中的霜寒剑。

苏冰厉声道:“你还犹豫什么?动手呀!”

卓悠悠忍住泪,呛的一声,亮出了自己的霜寒剑,叹道:“玉霄,咱们就比比吧,我看看你的道术练得怎么样了。”

凌玉霄的心犹如在滴血,看着这把剑,一步步的走近卓悠悠,颤声道:“你难道肯为了你师傅的话,出手打我?你难道要杀我?在我和你师傅之间,我不如你师傅吗?你说呀!”

卓悠悠手中拿着剑,但却一步步后退,不住的摇头道:“不不,你别这么说,我……我怎么能出手杀你呢,我……我只是跟你比武,咱们点到为止还不行吗?”

众人一看心中暗笑,这哪里是比武,这样的比武还怎么分个胜负。

凌玉霄苦笑道:“比武?有什么好比的?难道咱们非要分出个胜败?你知道的,小的时候,我都不会胜你的,咱们都脱离大难,这世上就剩下我们最亲密了,我还会跟你动手吗?你要是想赢我,难道还需要动手?只要你一句话,我就已经输了,这场比试,我输了还不行?”

卓悠悠手一软,剑垂下,扑到了玉霄的怀中,轻轻哭泣道:“玉霄哥,我不想跟你动手呀,可是师傅的话不能不听,我毕竟是龙女山的人,既然你认输,那咱们就不比就是。”

苏冰简直要气疯了,厉声道:“霜雪!我叫你跟他比武,你趴在她怀里做什么?你还要不要脸了?”

卓悠悠一听,赶忙擦擦泪水,离开玉霄的怀中,玉霄反而又揽着她抱在了怀中,冷笑道:“喂,苏冰,我告诉你,从此之后,悠悠不再是龙女山的人了,她是我的小媳妇,这你不知道吧?我问你,是师傅重要还是丈夫重要?当然是我重要了,现在我就告诉你,悠悠是我媳妇,是我的人,从此跟你龙女派没有关系了,你少要来命令她!”

卓悠悠羞的脸通红,轻声嗔道:“你又胡闹了,别胡闹,你总是这么没个正经。”

凌玉霄微笑道:“难道你忘记了,我不是说过,你始终是我小媳妇的吗?你既然是我凌玉霄的媳妇,就应该跟我在一起,就好像我五个师娘一样,也是龙女山的人,可是嫁给了我师傅,就跟我师傅在一起了。”

卓悠悠红着脸道:“可是师傅对我很好,师傅……”

凌玉霄轻轻掩住了她的嘴,柔声道:“不要师傅长师傅短的了,这些年你这么伺候她,对着她没少磕头,已经不欠她什么,从今日之后,你要有自己的人生,自己的生活,而不是受她支配,还有,你若想学道术,我也可以教你,她并不怎么厉害,咱们一起去报仇好不好?”

苏冰简直都要气疯了,怒吼道:“悠悠,我命令你立刻给我杀了他!从此之后不准你再见他!”

凌玉霄微笑道:“你这话很矛盾呀,杀了我后,当然不能再见我了。”

卓悠悠颤声道:“师傅!”

苏冰厉声道:“你真的要背叛师门?”

卓悠悠低头道:“弟子不敢!”

苏冰怒道:“那就动手跟他比试,取他性命!”

卓悠悠踏上一步,断然道:“师傅,请恕弟子不孝,弟子绝不会伤他分毫的,就算师傅杀了弟子,弟子也绝不会伤害他,请师傅原谅!”

苏冰气的浑身颤抖,连声道:“冤孽,冤孽呀!”

凌玉霄微笑道:“你们龙女山的人最适合做我们天帝山人的媳妇,龙女婆婆最后跟我们祖师圣帝真君相拥而死,而你们玉龙九女又有五人嫁给了天帝九子,可见你们龙女山的人本来就是要嫁给我们天帝山的人的,我们这里还有不少光棍,苏师傅不如咱们不要比武了,干脆来一个相亲大会吧,看看那位姑娘喜欢我的师兄弟们,看看谁跟谁对眼,然后就任凭他们花前月下,结为夫妇,岂不是妙哉?”

姚霞嘻嘻笑道:“哈哈,这个主意真好,来个相亲大会,哈哈,亏你想的出来。”

苏冰厉声道:“师妹,你别胡闹了行吗?你那头的?”

姚霞吐吐舌头,但嘴里却道:“玉霄,相亲大会这主意真的不错,等有机会,你叫着你小师傅咱们一起商量商量啊。”

陶天喜却连连摆手道:“别叫我,别叫我,我没空,我没空……”

苏冰狠狠瞪了一眼师妹,但知道这师妹就这么没个正经,也对她没有办法,只好不理她也就罢了。

苏冰看了看自己的爱徒,缓缓道:“霜雪,你真的要跟他在一起,离开师傅?”

卓悠悠叹道:“师傅,弟子不敢,弟子一向敬师傅为母,怎敢离开师傅?背叛师门?他……他就爱开玩笑,您不要生气好吗?”

苏冰点点头道:“既然你不想跟他动手,那师傅也不勉强你,我问你,你是跟着他,还是跟着师傅继续学艺?”

卓悠悠看看玉霄,又看看师傅,一张俏脸通红,轻声道:“这……这……”

凌玉霄拉着悠悠的手,微笑道:“当然是跟我在一起了,再说,你的道术也不怎样,有什么可教她的?对不对悠悠?”

卓悠悠嗔道:“玉霄,你能不能别闹了,就算你要……也……也应该跟我师傅商议的,我怎么能说跟你走就走呢?我毕竟是龙女山的人,哪里能这么胡闹?咱们都不小了,别玩了,就当我求你了。”

凌玉霄正色道:“你看我像是玩笑吗?我是认真的,还记得小时候我说过的话吗?我要娶你做我的媳妇,我可是认真的,你不要走了好吗?就留在囚牛峰,你跟着她,早晚会被她害死的,我怎么能放心你跟着她?”

曲仙儿、洪袖儿等三个小姑娘实在看不下去了,三个人几乎同时走了上去,曲仙儿硬生生的掰开玉霄的手,嗔道:“喂,你这人怎么这么荒唐?刚见人家一面就说人家是你的小媳妇?小时候的话能当真?”

洪袖儿道:“还有,人家回去跟师傅学艺,你干嘛多管闲事?”

楚桂儿道:“再说,你凭什么做主留她在这里?”

卓悠悠苦笑一声,叹道:“玉霄,你始终这么有人缘,有这么多女孩子喜欢你,我又算什么?”

曲仙儿嗔道:“喂,你把话说明白,谁喜欢他了?”

洪秀儿红着脸道:“他是我们的小师弟!”

楚桂儿嗔道:“我们讨厌他都来不及,谁会喜欢他?”

秦扬看看不由得暗自苦笑摇摇头,女人就是这么口是心非,这句话,连她自己都觉得很有道理。

她看得出,三个小姑娘都很喜欢玉霄,可是三个人却都否认,总是说讨厌玉霄,但说是讨厌玉霄,再也不想见到玉霄,可是一天不见三个人几乎就是茶饭不的,她只能叹息女孩子的心真是连女人自己有时候都不懂了。

凌玉霄怒道:“喂,三位师姐,你们能不能别闹了?”

楚桂儿微笑道:“是谁胡闹呀?人家她师傅都说不叫她跟你比试了,你还拉着她做什么?想把人家师傅气死?”

曲仙儿道:“就是,人家悠悠不也说了嘛,你就算要娶人家做小媳妇,也应该争取人家师傅的同意,也不能这么玩笑的。”

卓悠悠长叹一声道:“霄大哥,她们说的对,咱们既然重逢了,以后还有叙旧的机会,何必非要拉着我不叫我走?师傅对我很好的,我不能离开师傅的。”

凌玉霄叹道:“你!唉……你为什么不能听我的呢?”

卓悠悠惨然一笑,然后回到了师傅的身边,轻声道:“师傅,很对不起,除了他之外我不能动手比武,其余的人,我可以比试。”

苏冰忽然像是变了似的,也许她知道,再要逼迫徒弟,恐怕就要失去这么个好徒弟了,于是只好道:“算了,算了,师傅不怪你就是。”

曲天赋长叹道:“唉,苏师妹,都是小徒太过顽皮,请不要怪罪,咱们先请到大殿叙谈吧。”

苏冰摆摆手道:“不必了,我来是要跟你们九子商议九年一度比武大会的事,一个月后,龙女峰咱们不见不散,请你们定好比赛的人选,咱们再比也不迟。”

曲天赋道:“咱们能不能不要比下去了?何必非要九年比一次呢?”

苏冰道:“此言差异,这已经成了惯例,绝不能废,这也是咱们双方弟子相互较技彼此学习的大好机会,非比不可。”

曲天赋还没搭话,凌玉霄踏上一步道:“比就比!哼哼,除了悠悠我不能跟她比之外,你们这些人,我都可以一战,包括你!既然是比赛九场,悠悠这一场我算是输了,至于替他的八场,我就跟你们比比,选日不如撞日,何必非要一个月后,今日咱们就一战如何?请你派出代表徒弟来吧,我应战了!”

苏冰气的脸又青了,厉声道:“你当真是好狂妄的口气!真是不知天高地厚!”

天帝九子被玉霄也气的够呛,一个个本想商议怎么拒绝,或者是一个月后再选出弟子比试,但玉霄竟然一口答应,竟然要一个人斗八场,这口气太狂了,简直把九个人气坏了。

陶天喜摸摸玉霄的头道:“喂,霄儿,你是不是发烧了?”

熊天燚气道:“你能不能别玩了?都这么大了,还这么顽皮?”

曲天赋皱眉道:“你当真是太不像话了。”

应天生气呼呼的道:“你要是再胡闹,我可要教规处置了!”

但曲仙儿却开心的拍手道:“哈哈,玉霄说得对,哪里错了?不过却是说错了一句话,咱们一场都没输呢,他不能跟那个悠悠比,我们其他人可以呀,我可以会会她,这一场咱们不能认输!”

楚桂儿也笑道:“是呀,比武多好玩,小师弟哪里说错了?”

洪袖儿道:“就是,人家都上门下战书了,小师弟应战,是对的,又没有触犯教规,凭什么你们呵斥他?”

天帝九子气呼呼的一哼,实在没想到,这三个小姑娘平日里竟会给玉霄拆台,捉弄玉霄,专门跟玉霄唱反调,可是今日,竟然站到跟玉霄站在一起帮玉霄说话了。

小糊涂仙喝着酒叹道:“唉,乱了,乱了,难得糊涂,难得糊涂,咱们还是看热闹吧。”

谈天笑苦笑道:“谁说我疯疯癫癫的,我看他们比我还要疯癫呢,看来,我还是聪明的,还是正常的。”

三仙不住的议论纷纷,众人也是交头接耳,不断的议论着,笑着。

苏冰冷笑道:“很好,没想到你们天帝九子越来越没胆量,可是后辈却是有长进,好,那今日咱们就先比三场就是,霜雪,你去跟他们比比,不是跟你的玉霄哥哥比,这你总没话说了吧?”

卓悠悠红着脸道:“弟子遵命,只要不是跟玉霄比,我谁都可以奉陪!”

这世上,她谁都不惧,谁都不怕得罪和伤害,只有玉霄,她宁愿伤害自己,也不愿意伤害玉霄毫发。

卓悠悠大踏步走出人群,抱拳道:“龙女山三代弟子卓霜雪,请问玉清教中那位道友肯赐教!”

曲仙儿冷笑道:“好呀,那我就陪卓姑娘玩玩!”

她早就想跟卓悠悠比比,早在七八年前,玉霄口口声声说悠悠怎么怎么好,她就想找这个叫做卓悠悠的女孩比比,比比谁漂亮,比比谁有才华,比比谁的道术高,总之在她的心中,早就把卓悠悠当作了对手,今日对手就在眼前,她更不能放过这机会了。

玉霄虽然聪明,但却不懂女人的心,那就是在一个女人面前绝不能称赞另一个女人好,否则,那女人虽然表面上不说,心中却是暗暗的较劲和嫉妒。

他没事就夸赞悠悠多么好,多么优秀,多么的美丽,无形中,早就被三个小姑娘暗暗的嫉妒,生出了以后要找悠悠比一比的心。

凌玉霄这个急,赶忙拦住了曲仙儿,怒道:“喂,你闹什么?比什么比?真是胡闹!”

曲仙儿气呼呼的推了玉霄一把,嗔道:“答应比武的是你,应战的也是你,人家替你打一场,你还怪人家胡闹?要不你跟她打?既然你又不跟她打,那我跟她打一场比比又怎么了?总不能这局就这么认输吧?”

凌玉霄柔声道:“这局就认输了算了,其余八场赢了也就是了。”

曲仙儿嗔道:“你认输是你的事,别忘了,我也是天帝山的人!我不认输!你滚开,不准你插手我的事,这件事跟你没关系!”

秦扬皱眉道:“仙儿,不准胡闹!”

曲天赋也道:“仙儿,你胡闹什么?”

曲仙儿嗔道:“爹,娘,我怎么胡闹了?女儿是代表咱们玉清宫跟龙女派正式比武较量,怎么算是胡闹?那我问爹,九年一度的比武是不是必须进行呢?”

苏冰道:“那是自然!”

曲天赋苦笑道:“唉,只好如期举行了。”

曲仙儿笑道:“那就是了,既然依旧要比试,我比比又有什么不行?又怎么算是胡闹呢?她是女孩子,我也是女孩子,难不成,叫大师兄他们下场和这个女的比试吗?这还不叫人笑话欺负女孩子吗?所以,这一场女儿下场比试,是最应该不过,也最适合不过,对不对爹爹?”

曲天赋这个气,暗暗的道:“我这刁蛮女儿,跟这我这宝贝徒弟久了,竟然也学的是头头是道的,她说的还真没错。”

曲仙儿微笑着接着道:“若是爹爹觉得女儿不能代表玉清教出头比武,那就请爹爹请出各位师叔的各大弟子,先跟仙儿比试比试,若是仙儿赢了呢,就叫我比一场,若是我输了呢,那再派那赢的人下场就是,不知意下如何?”

这时候,就算要选人,也不可能找人先自己打一场,那叫外人看到了那还不被人取笑。

曲仙儿洋洋得意的道:“这样吧,我问问好吗?大师兄,你跟仙儿比比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