仙疆魔域

第33章 解围1

第三十三章 解围1

比武场中,两个心中最重要的人在做对决,他的心实在是忐忑不安,就算跟这两个女子彼此之间没有男女之情,可就算是友情,他也不想看到她们其中任何一方受到伤害。冰@火!中文

曲仙儿和卓悠悠依旧在酣战,琴声铮铮越发的急促,而且含有一种震慑人心的魔力,每一个音符,每一个旋律,就化作一种无形的迷惑人心的力量,令听到的人几乎难以自己,仿佛令人想躺下来好好睡一觉那才舒服。

曲仙儿弹奏的正是一曲催眠入梦,淡化人意志的曲子,而且各个音符又化作无形的剑气,就连凤凰栖霞披上散发的五彩光泽,也随着曲子挥洒而出,化作无形的气剑,射向了卓悠悠。

天帝九子一边看一边点头称赞,暗自赞许曲仙儿小小年纪就已经有了如此造诣,而且他们都看的出来,虽然现在两个小姑娘还是不分上下,但再要多打片刻,胜利的一定是曲仙儿。

人人都看的出来,曲仙儿的魔音已经渐渐的发挥了功效,卓悠悠的动作是越来越慢,似乎显现出一种疲惫之感。

曲仙儿暗暗高兴,心道:“悠悠,悠悠,臭玉霄,你总说悠悠怎么怎么好,今日我就要打败她,让你知道,我曲仙儿比她强!”

女人争强好胜,争风吃醋的劲一旦上来,当真是非常可怕的。

曲仙儿双手抚着凤凰栖霞披上的琴弦,是越来越快,而无形小气剑也越来越飞的急促,就听琴声铮铮,犹如狂风骤雨,恰似惊涛骇浪一般!

凌玉霄听着这琴音,连远处的他都有点心惊,似乎都受到了影响,他也看的出,再过半个时辰的比斗,胜利的一定是曲仙儿,可是曲仙儿也必将深受内伤,这一战当真是两败俱伤的一战!

但他越发的敬佩,连他都不知道,曲仙儿道术的造诣,其实已经也不在他之下,虽然几个人玩闹比试时,他总是能赢了三个小师姐,现在看来,恐怕三个小师姐始终没有用出自己的绝学,对他始终是容让的。

凌玉霄越看越是心惊,越看越是急躁,不住的转着圈子,想着对策。

就连冷艳仙子苏冰都骇的目瞪口呆,她本以为自己最得意的爱徒,已经尽得自己的真传,虽然不能说超过了自己,可是也比自己差不了多少了,只是功力的问题罢了。

可是现在看来,自己师姐的宝贝女儿论修为似乎在徒弟之上,她也是暗暗的替徒弟担心。

就在这时,本来看似已经处于颓势的卓悠悠,忽然娇喝一声,猛地一口咬在了自己的手臂上!

原来,卓悠悠一看自己颓势已定,再要斗下去,恐怕就是这乱人心智的琴音都能把她击溃,但就这么败北她是真的心不甘,更何况是败在自己情敌的手中了!

又一想到自己悲惨的遭遇,全家人的惨死,而且如今大仇未报,为了仇恨,她放弃了做人的尊严,自己还能拥有什么?为什么自己这般的命苦?

可是对方这小姑娘,有爹娘疼,有师兄爱,还有他这么的关心,娇生惯养,享尽了富贵,这些年来,哪里受过什么苦?

为什么这世界这么不公平?为什么自己这般的苦修,还是不如她?

刹那间,她是又痛又恨,又是嫉妒,又是悲愤,若没有这场家变,她怎能受这么多非人的折磨和痛苦?

她不住的在心中大喊道:“我不能输,我不能输!绝不能败给这个活在蜜罐里的千金大小姐,就算是为穷人争口气,我也不能输,哪怕跟她拼了,哪怕是两败俱伤,也不能败给她!”

想到这里,忽然她灵机一动,本来有点提不起精神,立刻就有了精神,为了抵御这种有着催眠魔力的魔音,单是靠自身的修为是做不到的,故此,她狠狠的一口就咬在了自己的手臂上!

刹那间,一阵剧痛感走遍了全身,她不由得精神大震,再也没有那种昏昏欲睡的颓势了!

卓悠悠暗咬银牙,暗暗的道:“只要我一控制不住自己的心念,我就狠狠的咬自己,用痛来震慑住这种魔音,我就不信你能奈我何!”

所有人都大吃一惊,在场观看这场比试的人已经不多了,那些修为一般的弟子,早就被曲仙儿魔音给催眠了,昏昏倒下的足足有五六十名,剩余的都是一些道术有根基的人。

就连天帝九子的心都一颤,实在没想到,这卓悠悠竟然有如此顽强的斗志!

她宁愿伤害自己,也要支持下去。

天帝九子人人都冒了汗,知道卓悠悠一时半刻是不会败的了,只怕这么一来,两个女子恐怕都要身受重伤了!

曲仙儿也是吃了一惊,卓悠悠竟然咬自己,这种事她可做不出来,她渐渐的感到心中发寒,只是这副冷漠,对自己的冷漠,她就做不到,可是她却可以做到!

曲仙儿看的出来,她经历大难,无论是心智还是意志力,都是无比的坚定,当真是她的对手!

不过,她也咬紧了牙,虽然也感到很疲惫,但也始终在坚持着,下决心一定要打败这个这么多年来一直想打败的对手!

而最心痛的是玉霄,这一口无疑是咬在了他的心上!

她的手臂流着血,可是他的心却在滴血!

凌玉霄暗暗的道:“你为何这么傻?为何要伤害自己?难道你们真的要拼个你死我活吗?唉……再要这样下去,仙儿要受重伤,悠悠也好不到那去,她们当真要两败俱伤,这可怎么办,这可怎么办?”

饶是他聪明绝顶,也想不出对策,急的他来来回回的又是转了半天,终于,他眼前一亮,暗暗道:“哈哈,我就用这个办法,看你们还斗不斗,看来除了这办法之外,是不能阻止你们的了。”

想到这里,他疾步走到墙角边桂树底下正在观战的三老一陶身边。

小糊涂仙、叶方士、谈天笑以及陶天喜是形影不离,总是凑在一起玩,那一次都不例外。

凌玉霄直奔小糊涂仙而来,沉声道:“喂,二弟……”

小糊涂仙赶忙四周看了看,一根手指伸到嘴边,轻声道:“嘘,你干什么?这么多人,叫我二弟?你忘了答应过我什么了?”

凌玉霄道:“喂,你今天喝的什么酒?是不是血红葡萄酒?”

小糊涂仙悠然笑道:“葡萄美酒,好喝好喝,是呀,你也喝点?人生难得糊涂呀,你也糊涂糊涂吧?”

凌玉霄叱道:“都什么时候了还闹?快,把你的葡萄酒倒出一杯来给我!”

小糊涂仙皱眉道:“这时候你喝酒做什么?你的俩心肝宝贝正在拼命,你不去想办法,来这里抢我的酒喝?不给,不给!”

凌玉霄气的上去就抢,怒道:“你不给我,我打碎你的破酒葫芦,然后高声叫你是我二弟,你到底给不给?”

小糊涂仙是爱酒如命,但遇到玉霄是实在没办法,只好连声道:“好好好,我给还不行吗?”

叶方士和谈天笑都很奇怪,这时候玉霄要酒做什么?

陶天喜叫道:“喂,霄儿,你现在喝酒?酒壮英雄胆吗?”

凌玉霄也不理他,只见小糊涂仙倒了一杯红葡萄酒,凌玉霄看了看,点点头道:“果然不错,很红,很好。”

他看了看摸着头正在纳闷的谈天笑,忽然拿起了谈天笑的手,亲热的拉着他的手,微笑道:“谈三叔,我打算求你点事行吗?”

谈天笑就是一激灵,暗暗道:“你求我就没好事。”

谈天笑连连道:“你别求我,我帮不上你,请另请高明,多谢多谢。”

凌玉霄暗暗好笑,忽然一伸手朝后一指,惊叫道:“谈叔叔,你看!出事啦!”

谈天笑甩头观看,连声道:“怎么了,怎么了?”

他刚一转头,就觉得手猛地被人抬了起来,然后就是一阵剧痛!

疼的他哎呀一声,再看大拇指不知什么时候,已经开始在流血了,赫然两个门牙印子印在了上面,鲜血滴滴答答顺着两个血眼流着。

谈天笑不用看就知道是玉霄咬的他了,气的跳起来怒道:“喂,死小子,你咬我做什么?”

凌玉霄连声道:“喂喂,别浪费,借你点血用用。”

他抢上一步,紧紧拉住谈天笑的手,然后把他的大拇指按到了这杯红色的葡萄酒中。

被这酒精这么一浸,流血的伤口更是痛了,谈天笑痛的哎呀乱叫,手指刚想抽出来,被玉霄一巴掌拍在了脑门上,就听玉霄怒道:“别动,弄洒了这杯酒我叫你赔我一杯鲜血!”

谈天笑只好不动,暗暗的道:“遇到这小子真倒霉了,算了,就痛这一次,总比多痛一次的好,真要惹恼了这小魔头,我受罪的日子在后头呢。”

他只好咬着牙不动,但他更是纳闷了,怒道:“你干什么?痛死我啦!”

就连小糊涂仙都皱眉道:“你真是有病呀?好好一杯酒你给我弄上狗血?”

谈天笑气的骂道:“狗血?大哥,你说谁狗血呢?”

凌玉霄喝道:“都住口,小糊涂仙,你要是把酒给我弄洒,我可还叫你倒酒,都别闹了!”

凌玉霄一看酒更红了,差不多了,这才松开谈天笑的手指,喃喃道:“恩,看来有点像血了。”

他端起这杯血酒,看了看疼的呲牙咧嘴的谈天笑,问道:“四弟,疼吗?”

谈天笑这个气,大骂道:“你放的什么狗屁?不疼你咬自己试试!”

凌玉霄望着比武场中的卓悠悠喃喃道:“我咬了你一口你就这么痛,可是她咬自己这么狠,恐怕更痛了。”

叶方士皱眉道:“你想做什么?”

凌玉霄轻声道:“等会我去救人,然后喝了这杯血酒,到时候假意受了伤,然后喷出一口血,可是没有血呀,大哥的葡萄酒像血,我就借点用用,不过葡萄酒不算太红,必须用点真血,故此才向谈四弟借点真血用用。”

谈天笑睁大了眼睛,怒道:“喂,那你怎么不咬自己?”

凌玉霄嘿嘿笑道:“我傻呀我?咬自己不痛吗?”

谈天笑简直都被气的晕了过去,怒道:“你咬自己嫌痛,你就咬我呀?我欠你的,还是该你的?”

凌玉霄拍拍谈天笑的白头,悠然道:“四弟,我这可是为你好,我学过点医术,医书上说,人按时流点血促进循环,对人身体有好处,咱俩最好,所以,我只好把这件好事给你了!”

谈天笑气的跳了起来,伸出手指就在玉霄的头上弹了好几下,怒道:“你放狗屁,好臭的狗臭屁,我咬你试试?你怎么不咬叶二哥,怎么不咬嘻嘻哈哈?”

凌玉霄连连道:“喂喂喂,我是觉得你血干净,要你的血是看得起你,叶二弟的血我还不惜的要呢,我要你的血,你应该高兴才对呀,再说了,你这么多血,怕什么,又死不了人?别闹了,救人要紧呀,给我弄洒了这杯酒,我可不饶你!”

小糊涂仙喃喃道:“幸好幸好,看来我还沾了便宜了,哈哈哈哈……”

叶方士苦笑道:“看来,我跟大哥的关系最好了,一没咬我,二没问我借酒……”

陶天喜嘻嘻哈哈笑着捂着肚子,几乎都要笑死了,暗暗的道:“霄儿这孩子真是太坏了,他怕痛咬别人,问别人借血,哈哈,真是笑死我了,幸好我是他师傅,他还没整我,否则,现在被捉弄的可是我了。”

凌玉霄看着这四个人,喝道:“喂,我这就救人,不许把我的计策给我说穿,谁要是给我说穿,害的她们受伤了,我可找你们算账!”

他说着,然后喝了这杯血酒,把血酒含在了嘴里,没有咽下去,然后把酒杯就给随手一丢,丢在了地上!

心疼的小糊涂仙哎呀一声,过去就捡起了酒杯,爱惜的擦拭着酒杯,怒道:“你这人怎么这么暴敛天物?什么都这么糟蹋!”

叶方士乐的哈哈大笑,道:“你早该知道的,他连十大神器都糟蹋,更别说你这破酒杯了。”

凌玉霄也不理他们,含着这口酒,然后照着谈天笑的头重重的敲了一下,然后飞身就走!

谈天笑捂着头,喃喃道:“唉,我早知道他不是吃亏的人,我弹了他几下,早晚会还回来的。”

凌玉霄刚走出去,再看几丈高的空中发生了变化!

两个女子都热汗直流,本来,她们修习的是阴冷之气,不该出汗,出汗越多,证明她们越是疲惫了。

也不知什么时候,曲仙儿祭出了凤凰栖霞披,用栖霞披抵挡着袭来的冰雹,却探手入怀,拿出了心爱的凤鸣碧玉箫!

凌玉霄暗叫不好,他知道,这是曲仙儿要祭出凤鸣碧玉箫跟卓悠悠做最后一搏了!

卓悠悠也不例外,就见那把护住全身,散发着寒气的霜寒剑,也缓缓飞到她的胸前,她的手已经抓到了剑柄,看的出来,她也要祭出自己的宝剑,跟曲仙儿拼了!

凌玉霄一看这么危急,赶紧默念捕风捉影追日靴的口诀,就见一道七彩光芒闪过,他就已经来到了两人下方的中间处!

然后他赶忙飞身跃起,也升到了半空!

就在这时,曲仙儿的凤鸣碧玉箫已经脱手祭出,化作一道碧色的光直射卓悠悠的心窝!

卓悠悠似乎没有看到一般,竟然祭出手中的霜寒剑,不是迎住凤鸣碧玉箫,而是也射向了曲仙儿!

看这样子,两个人竟然都是两败俱伤的打法!

凌玉霄暗自庆幸来得及时,他已经飞到了两个人的中间,这两把利器就飞向了他,眼看着就要贯穿了他的胸膛!

凌玉霄早有准备,赶忙左手在身前虚画了一个弧形,右手同时在身前也画了个弧形!

再看,刹那间,他身畔左手边一个白色的清虚真气幻化出的太极图赫然出现,挡在了他的身前,迎住了凤鸣碧玉箫!

而他右侧,用紫府真气幻化出来的赤红的八卦图案也隐隐出现,抵住了霜寒剑!

这正是清虚紫府真气中的一招太极护体,清虚真气画出的太极图,名叫清虚太极图,赤紫色的八卦图叫做紫府八卦阵!

就听到轰的两声响,凤鸣碧玉箫正好撞在了清虚真气幻化出来的太极图上!

那边霜寒剑也同时被紫府真气的八卦阵给挡住!

凤鸣碧玉箫和霜寒剑,来势太过凶猛,玉霄就觉得全身一震,也幸好两个人力气用的都差不多了,要不然,他还真抵挡不住这两种兵器!

凌玉霄挡住了这两件法器,然后按照原先的计策,顺势就把嘴里含着的那口血红葡萄酒吐了出来,吐得一嘴都是红,只见血红葡萄酒化作一道血雾,被阳光一映,散发出七彩光芒!

曲仙儿和卓悠悠本想拼个同归于尽,纷纷不加自护,所有的力量都用来伤敌,没想到,这一箫一剑却是击在了玉霄的身上!

二人齐的惊叫,再看玉霄吐出一口鲜血,显见是受了很重的伤,二人赶忙召回凤鸣碧玉箫和霜寒剑,但却怎么也召不回那些幻化而成的小气剑和颗粒冰雹了!

就见那些小气剑化作一道道寒芒射向了玉霄!

那晶莹剔透雨露幻化出的冰雹也砸向了玉霄!

两个人简直都不忍再看,只是吓得脸色惨变,惊叫连连!

再看那些冰雹和小气剑,就这么轰的一声巨响击在了玉霄的护身真气上!

凌玉霄就觉得心口一热,刚刚是假意吐血,这一次倒是真的有点胸口发闷了,他不由得暗暗道:“哎呀,她两个还挺厉害呀!”

幸好他的功力比这二人还要深厚,故此,这小气剑和冰雹并没有攻破他幻化出来的清虚太极图以及紫府八卦阵,否则的话,他还真要受重伤了!

眼见着,所有的气剑和冰雹都射在了他的身上,他一看差不多了,这才故意惨叫一声,然后慢慢的从空中落下,摔在了地上,然后顺势躺在了地上,闭上了眼睛!

两个小姑娘齐声惊叫:“玉霄!”

这二人再也顾不得打了,赶忙飞落尘埃,前来看玉霄的伤势。

她们跑了过来,就连观战的洪袖儿和楚桂儿也惊呼一声,跑了过来!

四个人围住了玉霄,扶起了他,一看玉霄嘴角边流着血,早就双眼紧闭昏死过去。

曲仙儿怒道:“都是你!要不是你,霄大哥也不会变成这样!”

卓悠悠也怒道:“都是你!都是你害了他!我非跟你好好算账不可!”

楚桂儿气呼呼的道:“不要吵啦!还不快救人,还吵个屁呀!”

洪袖儿摸摸玉霄的鼻子,失声道:“他……他没气啦!”

楚桂儿摸摸玉霄的心口,长出了一口气,道:“他只是昏死过去了,心还跳,快,快救人!”

楚桂儿赶紧按玉霄的人中,洪袖儿不住的摇着玉霄,叫道:“你醒一醒,你醒一醒!”

但玉霄一动不动,天帝九子也吃了一惊,刚想围上来看看玉霄的伤势,早被陶天喜给拦住了,陶天喜微笑道:“有她们救他,没事的,他的伤不重,没事,不用担心。”

天帝九子都是高手,看得出,玉霄幻化出的清虚紫府太极八卦图已经挡住了大部分攻势,就算受伤,也不该这么重。

九个人只好驻足观看,等待着玉霄醒来。

曲仙儿哭了,抽泣道:“他……他怎么没反应?怎么办?”

楚桂儿聪明,赶忙道:“我去请齐师傅,他会医术!”

卓悠悠道:“不必了,我这里有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