仙疆魔域

第34章 天舞1

第三十四章 天舞1

洪袖儿甩开红袖,大踏步这就要去比武,凌玉霄真是气的要命,他打心中就不想看到她们三个出场比试,万一伤了谁,都叫他心痛,但看这情景,洪袖儿似乎也是铁了心非要比比不可了。

凌玉霄长叹一声,道:“喂,七师姐,你……你要多加小心。”

洪袖儿就觉得心中一热,暗暗的道:“他也是关心我的,他也是在意我的,但我们四个人在你心中,究竟谁更重要呢?”

她回头微微一笑道:“小师弟,你好好观战吧,我不会给咱们玉清宫丢人的。”

楚桂儿嫣然笑道:“七师姐,加把劲,你打败了那个丫头,下一场我上,今日咱们师姐妹三人包了这三场了,让龙女山的人看看,咱们天帝山也不是好欺负的。”

洪袖儿微微一笑,然后大踏步而去。

凌玉霄失声道:“喂,等会你也上?”

楚桂儿用眼睛瞟了卓悠悠一眼,微笑道:“当然了,今日不是比试三场吗,我们姐妹接下了,龙女派的人有什么了不起的?”

卓悠悠哼了一声,知道这是指桑骂槐的说给自己听呢,于是冷笑道:“哼哼,你不知道我大师姐的本事,等会你就知道谁厉害了。”

楚桂儿道:“你不知道我们三姐妹的厉害,你见识过了我六师姐的本事了,知道厉害了吧?也就是你幸运,若不是玉霄,哼,你早就败了!”

卓悠悠怒道:“谁败还不一定呢?少要吹大气啦!”

凌玉霄这个气,苦笑道:“你们现在还吵什么?真想看我死呀?没看我受了这么重的伤?”

卓悠悠轻轻摸着玉霄,柔声道:“你那里受伤了,哪里难受?”

曲仙儿也柔声道:“刚刚你真是太傻了,你不要命了呀?”

凌玉霄叹道:“傻瓜,你们殊死搏斗,我怎么能看你们这么斗下去,再危险我也要阻止你们,你们只要不再打,我就安心了。”

卓悠悠道:“你吐血了,胸口还疼吗?”

凌玉霄轻声呻吟道:“当然痛啦,吐血能不疼吗?”

曲仙儿皱眉道:“可是我看你的护体真气,已经挡住了呀,怎么还受这么重的伤呢?”

凌玉霄暗叫不妙,连忙解释道:“这证明你们厉害嘛,没事,小伤没事的。”

曲仙儿掏出手帕轻轻的要给玉霄擦拭着嘴角上的血债,叹道:“唉,你真是的……”

凌玉霄赶忙夺过手帕,尴尬笑道:“我自己来,我自己来……”

楚桂儿眼珠一转,皱眉道:“喂,你伤这么重,怎么脸色还是如常呀?说,是不是装的?”

凌玉霄叱道:“装的?装你个大头鬼!我吐血了你没看到呀?”

楚桂儿挠挠头,道:“也是呀,的确吐血了,恩……不对呀,我怎么闻到一股酒味呢?”

曲仙儿也道:“是呀,好大的酒味,你喝酒了?”

凌玉霄暗暗叫苦,心道:“看来,要被戳穿了,这几个丫头还蛮精明的,真是不好骗了。”

楚桂儿仔细闻了闻,然后用手在玉霄有血痕的衣服上摸摸,然后放到鼻子上嗅了嗅,立刻脸色沉了下来,伸出玉手,一下就捏住了玉霄的鼻子,嗔道:“你给我老实交代!你到底有没有受伤?”

曲仙儿也看出了毛病,也用手把他胸口上的血渍摸了一点,放在鼻子上闻了闻,立刻也明白了什么事,气的伸手重重的敲在了玉霄的头上,怒道:“喂,你这是血还是酒?好呀,原来你没受伤,又捉弄我们!你这臭玉霄!”

卓悠悠也明白了怎么回事,但她不相信,也趴下身子在玉霄满是血渍的衣服上仔细的嗅了嗅,刹那间也明白了。

卓悠悠嗔道:“好呀你,你又胡闹了,你怎么这么坏?这么多年了,还是没有改?”

凌玉霄一看把戏被看破,嘿嘿一阵笑道:“嘿嘿,嘿嘿,我逗你们玩玩,不要生气嘛!”

曲仙儿气呼呼的转过头,使劲哼了一声。

卓悠悠也是一样,气的脸都青了。

片刻,二人几乎同时转过头齐声道:“你老实交代,究竟怎么回事……”

曲仙儿看看卓悠悠,卓悠悠瞅瞅曲仙儿,两个人都这个气,曲仙儿厉声道:“喂,你怎么总学我说话?”

卓悠悠也不示弱,怒道:“谁学你说话?你怎么不说是你学我说话呢?”

凌玉霄笑的前仰后合,嘻嘻哈哈笑道:“你俩都别吵了,依我看呀,你俩真是心有灵犀呀,哈哈……”

卓悠悠伸手揪住了玉霄的耳朵,怒道:“说,你耍了什么把戏?”

曲仙儿揪住了他的另外一只耳朵,嗔道:“你老实交代,骗我我跟你没完。”

凌玉霄万般无奈,只好把借小糊涂仙葡萄酒的事说了一遍,然后又把咬破谈天笑的手指的事说了一遍,这一来,把三个小姑娘给逗得吃吃笑个不停,刹那间,沉闷的气氛就被玉霄打破。

而这时,那边洪袖儿已经跟冷凝动上了手。

洪天福很高兴,不但不阻止女儿,还鼓励女儿加把劲,打败她,洪袖儿更是信心十足了。

卓悠悠笑了一会,忽然板着脸道:“你真是坏透啦,你嫌疼,你就咬别人呀?”

曲仙儿吃吃笑道:“你可真行,难怪那血这么红,而且也有点血腥味呢,原来不全是真酒,也有血搀和其中呀,聪明,聪明……”

卓悠悠站起身来,道:“你既然没事,我走啦,大骗子,我再也不信你的话啦!”

她刚站起来,凌玉霄就拉住了她的手,微笑道:“别走嘛,咱们这么久不见了,你不陪我说说话吗?”

曲仙儿气哼哼的哼了一声,嗔道:“你们谈好了,我就不打扰你们花前月下的好事啦!”

她站了起来,凌玉霄另外一只手又拉住了她,微笑道:“你也别走嘛。”

曲仙儿脸色通红,叱道:“臭无赖,你拉着我做什么?你的悠悠在那呢!我可不是你的悠悠,你放开手!”

凌玉霄嘻嘻笑道:“就不放,就不放!”

他说着,使劲用力一拽,把两个姑娘给拽到了怀里,微笑道:“你们都别走,陪我说说话,哎呀,好疼呀,真的被你们打痛了。”

卓悠悠气呼呼的道:“疼死你活该!”

曲仙儿嗔道:“早知道多打你几下!”

凌玉霄道:“咦,你俩不吵啦?改站在一起了?成了好姐妹啦?”

卓悠悠道:“谁跟她是姐妹?我走啦,别拉着我!”

凌玉霄又拉住了她的手,微笑道:“喂,你难道不想看看菁菁吗?这么多年了,你不想菁菁吗?”

卓悠悠喜道:“是呀,菁菁呢?怎么不见了?”

凌玉霄微笑道:“在附近跟飞飞一起玩呢,等我叫它过来,你们好好叙叙旧好吗?”

他说着,一声唿哨,只见不远处的桂树上,菁菁鸟呱呱叫着飞了下来,飞飞也跑了过来,就连龙鱼都赶了过来。

卓悠悠看到天马是又惊又喜,看到龙鱼则有点害怕,这龙鱼现在长得太凶了,俨然一个鳄鱼一般的模样,只是跟鳄鱼不同的是,全身金鳞,龙头,龙尾,若不是这些特点,还以为是一条凶恶的鳄鱼呢。

龙鱼龙龙引着赑屃到了囚牛哪里的碧水潭,一看囚牛跟赑屃真的像是兄弟一般,竟然十分的亲密,龙鱼这才赶了回来,在一边跟天马玩耍,听到玉霄的召唤,这才都来到玉霄身边。

凌玉霄微笑道:“悠悠,你别怕,这就是那条小龙鱼,现在长大了,你小时候见过的,这菁菁没变,这天马是后来我得的,喂,菁菁,你还认识她吗?”

菁菁呱呱叫道:“她是谁?我不认识,我认识仙儿,桂儿,不认识她。”

凌玉霄道:“你现在当然不认识了,她长大了,就连我都认不出来了,更别说你了,不过,你也应该有印象,还记得在山海爷爷那里,曾经有一个唱歌最好听的小姑娘叫悠悠的吗?她经常跟你玩的,你还记得吗?”

菁菁高兴的扇着翅膀道:“悠悠,认识,记得,你就连做梦都时常叫着她的,我怎么能忘了?”

卓悠悠闻听,脸又红了,心道:“看来玉霄真的很关心我,这么多年来一直挂念着我,唉……我何尝不是挂念着你呢?只是你……你身边又有这么多女孩,你怎么总是桃花运不断呢?在村子的时候,有囡囡,飘飘,妮妮她们都喜欢跟你玩,可是长大了,又有她们三个,唉……”

就听凌玉霄笑道:“菁菁,她就是悠悠呀,她长大了,她就是原来的那个悠悠呀。”

卓悠悠轻轻道:“喂,菁菁,还记得我吗?我就是悠悠呀?你还记得吗?玉霄这大坏蛋,给你的食物中掺上了酒,害的你睡了一天,还记得吗?”

菁菁呱呱叫着,忽然飞到了悠悠的肩膀上,叫道:“你是悠悠,你是悠悠,呱呱呱,太好了,悠悠终于找到啦,太好了……”

卓悠悠轻柔的摸着菁菁的羽毛,脸上再也没有了冷漠之色,好像又回到了以前的旧时光。

凌玉霄看了看悠悠,微笑道:“悠悠,你先跟菁菁玩着,我要看比斗了。”

他始终还是放心不下洪袖儿,曲仙儿和楚桂儿也是一样,再也不理会悠悠,三个人一起给洪袖儿观战。

洪袖儿和冷凝正打的激烈!

不过,洪袖儿跟曲仙儿动手又是截然不同了,曲仙儿擅长音乐,而洪袖儿则擅长舞蹈。

就见洪袖儿的两条流云飞霞袖上下飞舞,荡起一波又一波的红云,煞是好看。

她不像是打仗,倒像是在云层雾气中翩翩起舞。

洪袖儿的母亲阳娇也是玉龙九女之一,最擅长跳舞,故此她的法宝就是一对流云飞霞袖,阳娇也是疼爱自己的女儿,把年轻时得意的两条飞霞袖就给了女儿,而女儿洪袖儿更是青出于蓝,不但继承学会了母亲的**媚舞,也继承了父亲天生的力大的特点,比母亲的力气可大多了。

洪袖儿最是爱甩弄着红袖,在这两条红袖的运用上,的确是得到了母亲的真传。

可是冷凝也不是弱者,一把冷凝剑,散发出碧色的光,就战住了洪袖儿的两条流云飞霞袖。

洪袖儿打着打着,觉得闷的慌,看了看观战的曲仙儿,叫道:“喂,六师姐,别光站着呀,你给我来点音乐,我打着也有点劲呀。”

曲仙儿嘻嘻笑道:“你倒是挺会享受的,好吧,我就给你伴奏一曲吧。”

说着,曲仙儿飞身坐在了天马上,对着天马飞飞道:“喂,让我坐会,你可别乱闹,这可是你主人同意的。”

曲仙儿上了天马,但却对着玉霄招招手,微笑道:“霄哥哥,你来呀。”

凌玉霄道:“什么事?”

曲仙儿微笑道:“在下面观战多没趣,这样吧,咱们骑着天马在空中观战呀,我也好给袖儿吹奏一曲,我一个人不敢骑你的天马。”

凌玉霄皱眉道:“这……你在这吹不就完了吗?”

曲仙儿嗔道:“别这个那个的,人家袖儿在打斗呢,我给她助助威,快上来!”

她伸手拽过了玉霄,凌玉霄没有办法,只好上了天马,叮嘱道:“飞飞,慢点飞,在空中盘旋着转转,别离开这。”

天马飞飞一声长鸣,然后双翼一展,就飞向了半空,就在洪袖儿和冷凝二人的头顶上盘旋了起来。

卓悠悠正跟菁菁说话,一看玉霄带着曲仙儿骑着天马飞上了天,再看曲仙儿对着她还不住的扮着鬼脸,气的她哼了一声,恨恨的骂道:“狐狸精!”

楚桂儿叫道:“喂,你俩真会享受呀!”

洪袖儿抬头一看,气的嗔道:“喂,师姐,我叫你给我吹奏一曲伴奏,你俩倒好,上了天骑着天马玩了,你真是好师姐呀!”

曲仙儿嘻嘻笑道:“我是怕你听的不清楚,我这就给你吹箫!”

众人看到玉霄跟曲仙儿骑着天马在半空盘旋,真是又羡慕又嫉妒。

秦扬看到自己的女儿跟玉霄飞上了半空,不由得笑道:“这臭丫头,他们还真是一对,唉……只是可惜,玉霄太招人喜欢了。”

曲仙儿坐在前头,玉霄就从后面轻轻的揽着她的腰肢,怕她坐不稳掉下去,曲仙儿则轻轻的靠在了玉霄的身上,然后轻舒玉手,取出了凤鸣碧玉箫,就开始吹奏了起来。

这一曲再也没有刚才那曲的杀机,而是犹如仙曲一般的悠扬悦耳,犹如凤鸣一般的洒脱飘逸,让人真是如坠九霄仙境。

这一曲正是曲仙儿最得意的那曲龙吟凤鸣曲,她也是故意的卖弄,卖弄给卓悠悠看,让卓悠悠见识见识她的本事,她也的确是吹奏的不错,再这么一认真吹奏,更是犹如天籁之音一般的悦耳动听了。

但卓悠悠却是越听越气,但内心中却也很钦佩曲仙儿的才艺。

洪袖儿听到这悠扬悦耳的曲子,更是精神抖擞了。

洪袖儿甩出一条红袖,然后飞身踏着脚下的红袖,一条红袖随着音乐之声荡出层层红波,犹如水花涟漪一般,一层又一层的红云就这么卷向了冷凝!

众人看的真是心旷神怡,耳边是悠扬悦耳犹如天籁之音的仙乐,而眼前却是翩翩而舞犹如九霄仙子的天舞,当真是一种赏心悦目的享受。

所有人盼着比试不要这么快就结束,实在想多享受一下这种视觉享受和听觉享受,这种机遇当真是难得一见。

也不但是他们,当年天帝九子跟玉龙九女比武中,当洪天福大战翩翩仙子阳娇时,曲天赋为师弟弹琴助威,秦扬为师妹吹箫助威,而洪天福力大无比,但翩翩仙子阳娇却来了个一巧破千斤,这一战,龙吟凤鸣,仙曲悠扬,场中千娇百媚的翩翩仙子阳娇就踏着仙乐甩着两条流云飞霞袖,翩翩起舞,会斗大力神洪天福,那真叫一个好看,就连圣帝真君和龙女婆婆都看的如痴如醉。

到得最后,两个人虽然都差不多,可是洪天福打着打着就心生了爱慕之意,不由得出手相让,让阳娇赢了这场,而阳娇也佩服洪天福的本事,也看的出洪天福不忍伤她,宁愿败,也不伤她,故此她也对洪天福有了好感。

到得最后,二人见过几面,均是惺惺相惜,互生爱慕之意,洪天福虽然生的一副莽夫模样,可是却并不丑陋,而且为人爽直,阳娇就是看上了洪天福这点,才嫁给了洪天福为妻。

洪袖儿已经得到了母亲的真传,也遗传了父亲力大的基因,在三个女孩子中,就数洪袖儿力气大,她的舞姿不但柔媚,而且还有一种阳刚之气。

冷凝还真没遇到这么打仗的,这哪里是在打仗,分明是前来跳舞来了!

不过,冷凝也听闻自己的五师伯,善于舞蹈,就将舞蹈融入了道术中,端的是十分的厉害!

今日一见,她才信了这传言,一看五师伯阳娇的宝贝女儿洪袖儿两条流云飞霞袖简直都神了,舞的两条飞霞袖犹如繁花错乱飞舞,真是令人眼花缭乱目不暇接。

一层又一层的红云,凝聚着无穷无尽的真气,荡起层层波涛,令她简直都近不了洪袖儿的近前!

洪袖儿的两条流云飞霞袖,一条攻击,一条护身,真是进退有度,而且始终跟冷凝保持着距离,而冷凝的剑够不到她,当真是处处被动。

更令冷凝为之生气的是,她的剑还不敢祭出去,只要一祭出去,就见洪袖儿抖动两条飞霞袖就往她的剑上卷,万一被这飞霞袖卷在里头,就连手中剑都要丢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