仙疆魔域

第34章 天舞2

第三十四章 天舞2

众人看得清楚,均看的出来,洪袖儿已经完全占了上风,虽然对面的冷凝道术不见得比她低,可是却没有她这种本事,故此是处处掣肘。

冷凝气的怒吼一声,然后用手一指,只见凝碧剑绿芒大盛,散发着幽碧的光,形成一种无形的气罩护住了全身,这正是玄冰罩体。

再看冷凝,用手一指,碧凝剑飘到了半空,然后她大喝一声,碧凝剑上寒芒更盛,再看在碧凝剑周围,形成了无数的颗粒大小的雨露,这一招也是玉女玄冰诀中的一招,跟那招雪崩霜散有异曲同工之妙。

这一招叫做普降甘霖,凝气为雨露,可以有取之不尽的能源,这雨露虽然看上去没有什么,可若是击中人的身上,就犹如万颗小石头一般,可也是不轻!

刹那间,只见无数的雨露就这么射向了洪袖儿!

洪袖儿冷笑一笑,根本毫不在意,这一招其实她也会,玉女玄冰诀的功夫她娘会,她娘就是玉龙九女之一,当然会这些招数,对她来说,没什么新奇的。

但她也不敢怠慢,赶忙把流云飞霞袖一抖,在身边挽起无数层的红云,一层层的红云就这么挡住了这些激射而来的雨露。

但挡了这么一下,她的一条流云飞霞袖却是湿了大半,洪袖儿早有准备,然后又抖出了另外一条流云袖,趁着这个机会,她把那条湿了的流云飞霞袖,使劲的一抖,就把万千雨露抖在了空中,然后她一口气喷出,对着这些雨露使劲一吹,用手一挥,再看这些雨露刹那间就凝结成了细小的冰粒,犹如冰雹一般的又射向了冷凝!

冷凝惊呼道:“聚露成冰!”

她暗暗的心惊,这一招也是玉女玄冰诀中的绝招,不过这一招,玉女玄冰诀若是没有修炼到第五层境界上是用不出来的,而洪袖儿竟然用出了这一招,看这样子,玉女玄冰诀她至少也到了第六层境界了,竟然于自己相差无几!

冷凝赶忙双手挥动,在身边又推出了一道道无形的光盾,把这无数的颗粒挡住!

就听叮叮咚咚一阵乱响,这道无形气盾跟水露都烟消云散。

冷凝刚抵御住了这些冰露,再看洪袖儿娇喝一声,一条红袖一抖,只见红袖迎风见长,瞬间就长了十几丈,一道红光就扑奔她面门撞来!

这招叫做流云飞舞,正是洪袖儿的母亲独创的一招,不过,依旧是运用玉女玄冰诀用将出来的。

冷凝那敢怠慢,急忙一闪身,红袖就擦着她的身子飞过!

还没等她变招,洪袖儿用手一招,只见飞出去的红袖倒卷而回,又卷向了她!

这一招名叫倒卷残云,就见红袖犹如无形的绳索一般,就卷向了冷凝!

冷凝也真是厉害,就算是这么凌厉的一招,依旧是被她避过!

她急忙身子下坠,用了一招玉龙落下九重天!堪堪把这一招避过!

紧接着,洪袖儿又是一抖红袖,就见红绫化作一条赤龙,就咆哮着撞向了落在地上的冷凝!

这一招名叫流星坠地,更是凌厉异常!

冷凝大叫一声,然后驭剑又飞上了半空,又避开了这招!

就听到轰的一声巨响,再看青石地面上的一块青石竟然被击的粉碎!

冷凝虽然避开,但冷汗早就湿透了全身,她万万没想到,洪袖儿这两条流云飞霞袖耍的这么出神入化,简直太奇妙了,比之刚刚曲仙儿的以琴音为剑有过之而无不及,看这样子,道术竟然还在曲仙儿之上!

不但她惊得目瞪口呆,就连苏冰都惊异非常,暗暗的称赞道:“想不到二位师姐的两位女儿竟然如此的出息,已经得到了二位师姐的真传,看来,冷凝想要获胜还真是不易!”

她也看的出来,洪袖儿用的不但有玉女玄冰诀的功夫,就连清虚真气也是应用自如,不但如此,好像她也有父亲力大无比的基因,耍起这红袖来,比起当年的阳娇少了一份妩媚柔弱感,而多了几分阳刚的魅力!

就见洪袖儿左袖抛出,右袖护身,召回左袖,右袖又攻敌,真是有攻有守,有进有据,颇有大家风范。

而冷凝却只有了招架之功而没了还手余力!

她苦就苦在不适应这种打法,更令她头痛的是,自己所会的一切,对面的洪袖儿了如指掌,而自己却对洪袖儿的本事摸不透,故此吃了大亏!

冷凝气的脸色铁青,暗暗紧咬银牙,忽然间,她召回凝碧剑,不再左闪右避,而是人剑合一,化作一道光就直射洪袖儿!

这是玉女玄冰诀中一两败俱伤的一招,名叫玉龙归天!

听这名字,就知道是拼命的一招,虽然是拼命的一招,可是人剑合一成了一条线,然后运用玉女玄冰诀护住要害,也不见得就会毙命!

洪袖儿也是吃了一惊,这招数她也懂,也深知这招数的厉害,吓得她不敢大意,赶忙用了一招玉龙升天,凭空升起,避开了这拼命的一招!

然后她在半空中一抖双袖,只见红袖犹如两条蛟龙一般的被抖出无数的圈圈,宛如水波荡起的涟漪,好似荡起的一圈一圈的波浪似的令人眼花缭乱!

两条红袖交错盘旋,犹如繁花落地,恰似九霄落下的红雪一般!

就见红袖儿化作两条蛟龙,分为左右,就转着圈子套向了冷凝,这一招正唤做赤龙双飞舞,当真犹如两条赤色的蛟龙一般,飞腾盘旋,在九霄中翱翔!

一条红袖犹如毒蛇一般就缠住了冷凝,从头到脚缠绕的结结实实,而另外一条红袖却化作一条蛟龙缠住了那柄凝碧剑!

冷凝知道已经败了,本想运功崩断红凌,但这红绫却是一件宝物,哪里能崩的断,不要说崩断,就算是刀砍斧剁都不见的能斩断这条红绫。

就见冷凝,犹如一条被红绫牢牢捆绑住的玉龙一般,虽有百般神通,也再也不能飞天遁地了,只能任凭人处置了。

她本想驭手中凝碧剑冲出或者斩断红袖,但只见凝碧剑也被缠绕住,早就动弹不得,不但动弹不得,而且就见洪袖儿用手一招,就连她的剑都给夺了去!

洪袖儿一抖红袖,就把凝碧剑拿在手中,然后用手一招,另外一条红袖转着圈子就把冷凝送到了她的面前!

洪袖儿微微一笑,然后用手一引,召回了红袖,微笑道:“冷师姐,承认了!”

冷凝脸色通红,知道对方手下留了情,不由得羞愧不堪,只好抱拳道:“师妹果然是道高一筹,深得五师伯的真传,冷凝输的心服口服。”

洪袖儿淡淡一笑,把凝碧剑递给了冷凝,道:“小妹侥幸取巧,胜之不武,师姐的道术小妹很是佩服,咱们就算平局如何?”

众人纷纷称赞洪袖儿,只见洪袖儿再也不像那些年那么淘气了,竟然颇有名家风范,胜不骄,而且出手留情,只是这一点,比之刚刚的曲仙儿和卓悠悠可是有出息的太多了。

洪天福大笑道:“看看,这是我女儿,哈哈,怎么样,她的功夫不错吧,当真是老子英雄女儿好汉,哈哈……”

他是开心的很,自己的女儿露了脸,又是胜的这么有风度,看到女儿这么有出息了,他这做父亲的当真是很高兴。

冷凝冷笑道:“小师妹不必客气,胜就是胜,败就是败,我输的心服口服,咱们有机会再比试,再见!”

冷凝落下尘埃,低着头回到了师傅的身边,苦着脸道:“师傅,徒儿无能,给师傅丢人了,请师傅责罚。”

苏冰挥挥手道:“算了算了,你也尽了力,而且对面这丫头用的本就是咱们龙女派的功夫,她母亲就是我师姐,对咱们的功夫了如指掌,她学了母亲的功夫,当然也对咱们的道术了解了,所以,赢了也不为奇。”

楚桂儿高兴的一阵欢呼,前来迎接师姐,笑道:“师姐,你这次可真是厉害呀,没看出来,你进步这么快!”

洪袖儿淡淡一笑,擦了擦额角上的汗珠,苦笑道:“我也是侥幸,她的道术在我之上,只是太过急功近利,故此才被我有机可乘。”

楚桂儿嘻嘻笑道:“不管怎么说,胜就是胜,喂……六师姐!小师弟!你们还在上面兜什么圈子?还没玩够?”

凌玉霄看到洪袖儿胜出,这才长出了一口气,然后催动天马飞了下来。

曲仙儿吃吃笑道:“喂,师妹,这也有我的功劳呢,要不是我给你吹曲伴奏,你这舞哪能跳的这么好呀,对吧?”

洪袖儿嗔道:“还说呢,你俩是给我助威,还是玩呀?骑着天马真是好悠闲呀!”

曲仙儿笑道:“真是不知好人心,我以为在天上吹奏声音更好听,还不是为了你好?”

几个人正说着玩笑话,洪天福大笑着走上前来,高兴的摸摸洪袖儿的头,微笑道:“好孩子,有出息,你娘要是看到你今天表现这么好,一定很开心的。”

洪袖儿笑道:“多谢爹爹赞誉,这都是爹娘和师傅们教导的好。”

几个人笑着谈论着,苏冰走上前,冷冷的道:“高兴什么?就算你们赢了,用的也是我们龙女派的功夫,我们输,也是输在龙女派自己的手上,也没有什么!”

曲天赋微笑道:“苏师妹何必当真,胜负又有什么?咱们两家本就亲如一家,渊源极深,咱们本就该互相学习,互相进步,至于比武输赢胜败,不必看的太重,只要大家都没有受伤那就最好不过了。”

姚霞笑道:“四姐夫说的对,孩子们比武,谁胜谁负,都无关紧要,就当是互相学习进步了,咱们两派目的本就是切磋技艺的,只要大家都没有受伤,点到即止,就是咱们两派的宗旨了,就连祖师婆婆和圣帝祖师爷也是这种宗旨。”

苏冰冷哼了一声,道:“不过,虽然胜负不重要,可是还是要比下去!今日再打一场,然后半个月后玉女峰咱们再比试剩余的六场!”

秦扬摇摇头,她知道,苏冰好胜,也好斗,这一点倒是跟熊天燚有点相似,只是熊天燚属于热心人,她则太冷。

曲天赋叹道:“好吧,既然要打,那就打吧,不过还是点到即止,这一点,洪袖儿和冷凝这两个孩子做的就很好。”

苏冰又打量了一下自己带来的几个得意门徒,还没等她派人,就见二徒弟薛冻请战道:“弟子不才,愿意打第三场!”

苏冰点点头道:“多加小心,点到为止,不可伤人性命!”

她知道自己这徒弟心狠手辣,出手一向不留情,故此才叮嘱一下。

因为她也明白龙女山跟天帝山的关系,实在是渊源极深,伤了人命当真是不好,最好是点到为止就行。

薛冻点头道:“弟子明白,师傅放心!”

她说着,迈步走到场中,抱拳道:“三代弟子薛冻,请问哪位道友赐教?”

薛冻是苏冰的二徒弟,也是她徒弟中出类拔萃的人物。

苏冰有三个爱徒,第一就是冷凝,第二就是薛冻,第三就是卓霜雪,也就是卓悠悠。

其中,论天赋,卓悠悠最高,而论勇,则数薛冻勇猛。

薛冻虽然生的端庄秀丽,不过却是一副急脾气,不像女人,倒像是男人似的。

薛冻用的是一把九玄刀,号称游龙斩,实在是一个厉害的女人。

楚桂儿早就憋足了劲,没等别人近前搭话,楚桂儿叫道:“喂,我来会会你!”

凌玉霄拉住了楚桂儿,失声道:“喂,你还真去呀?”

楚桂儿甩开玉霄的手,嗔道:“我说过了,今日这三场,我们三姐妹接战,谁也不准跟我们争!”

凌玉霄苦笑道:“唉……女人,女人真的是不简单,我服了……”

曲仙儿叮嘱道:“师妹,多加小心!”

洪袖儿微笑道:“我们给你加油呀,加把劲,我看好你,喂,师姐,咱们赌一局吧。”

楚桂儿惊道:“赌?”

洪袖儿微笑道:“咱们赌赌桂儿是输呢,还是赢?”

曲仙儿道:“赌什么?”

洪袖儿吃吃笑道:“咱们就赌,谁输了敲玉霄的头五下。”

凌玉霄苦笑道:“那赢了呢?”

洪袖儿吃吃道:“赢了的人敲你三下,师姐赌不赌?”

曲仙儿也笑了,道:“当然赌了,不过,谁敲呢?”

洪袖儿道:“当然是桂儿妹妹敲了,这样不管桂儿妹妹是输是赢,她也出了气了,她要输了的话,当然气不顺,就多敲小师弟几下,气也就顺了,可她赢了呢,高兴了,就敲他几下,当作庆祝了,这样多好?”

楚桂儿也吃吃笑了,拍手叫道:“好呀好呀,小师弟,你就赶紧求神拜佛的求我赢吧,否则,你的头要被敲五下啦!”

凌玉霄叫道:“喂喂喂,这不公平!凭什么输赢都敲我?凭什么不敲你们自己?”

曲仙儿哈哈笑道:“那我问你,你凭什么咬别人不咬自己?这就是答案了。”

洪袖儿微笑道:“你没有选择权,咱们四个人老样子投票决议,赞同桂儿输了敲玉霄头五下,赢了敲玉霄三下的请举手!”

三个小姑娘同时举起了手,洪袖儿吃吃笑道:“看到了没,投票通过,少数服从多数,我们三比一,胜出,你只能无条件服从。”

凌玉霄摸着头道:“唉,这还有公理吗?天呀,救救我吧,师姐,你还是输吧,我已经习惯了,你就多敲我几下吧……”

楚桂儿重重的就在他头上敲了一下,嗔道:“你盼着我输?”

凌玉霄微笑道:“哈哈,已经敲了一下了,还有四下……”

楚桂儿嗔道:“这下不算,这下不算……”

凌玉霄嘻嘻笑道:“敲了怎么能不算呢?要不我敲回来吧?”

楚桂儿被逗得吃吃直笑,赶忙避开,道:“你想的美,回来我再敲你两下,因为我赢定啦!”

她也迈步向前,前来斗薛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