仙疆魔域

第35章 幻画1

第三十五章 幻画1

楚桂儿下场要比试,首先走到父亲天帝九子中的老八妙笔生花楚天翔的面前,楚天祥人称妙笔生花,是一位能写会画的儒雅人物,尤其是善于丹青绘画。

楚天祥一看宝贝女儿来到,微笑着摸摸女儿的秀发,道:“桂儿,你要下场比比吗?”

楚桂儿点头道:“是呀,二位师姐都比过了,我们三个都是一起学艺习武的,我必须要下去比试一番。”

楚天祥点头道:“可以,不过,你要多加小心,据我所知,这个薛冻出手狠辣,能胜则胜,实在不行就不要勉强。”

楚桂儿在三姐妹中是最聪明活泼的一个,论智谋可比曲仙儿和洪袖儿要聪明的多了,这也是她父亲的原因。

当下楚桂儿笑道:“女儿明白,不会逞强的,爹爹,女儿想问你借您的玄机山河扇和画龙点睛笔用一用,苏师叔说咱们总用龙女派的功夫,那女儿就用爹的功夫。”

她说着,从怀中抽出一支一尺多长的银笔,然后递给了父亲,她则拿起了楚天祥的那支画龙点睛的金笔。

楚桂儿微笑道:“咱们先换换用。”

楚天祥心里暗笑,知道女儿的玉龙银笔并不是什么宝物,她为了获胜,故此才来借自己的宝器一用的。

自己的宝贝女儿问自己借,他又怎能不借,而且这一战若有了宝器助她,对她可是有很大的帮助。

楚天祥二话不说,把手中正闪着风的玄机山河扇递给了女儿,微笑道:“一切要小心。”

楚桂儿高高兴兴道:“多谢爹爹!”

她高高兴兴的来到场中,对着薛冻盈盈而笑施了一礼,娇声道:“薛姐姐,你好呀,吃过饭了吗?要是饿的话,不如我叫人先弄点吃的,咱们吃饱了再打怎么样呢?”

曲仙儿吃吃直笑,她知道自己这小师妹鬼心眼极其的多,这又不知道耍什么把戏了。

凌玉霄皱眉道:“她怎么又这么嗲声嗲气的说话呀,我的天,我可最怕她这么说话,好冷呀。”

洪袖儿笑道:“冻死你!”

薛冻一看来了一个活泼可爱,天真无邪的小女孩,而且这小女孩还这么有礼貌,就连这么冷漠的她都有点喜欢她了,暗暗的寻思道:“恩,不说别的,就看她对我施礼,又叫我姐姐的份上,我打败她也不能叫她伤着了,点到即止就行了。”

薛冻摇头道:“不必了,你是谁?”

楚桂儿依旧是娇声道:“我呀?我娘是玉龙九女的老六,人称丹青妙笔朱青,我爹是天帝九子的妙笔生花楚天祥,我是他们的女儿我叫楚桂儿,说起来咱们都是师姐妹,亲的很呢。”

薛冻点头道:“哦,原来是六师伯的千金。”

她暗暗的道:“这更不能伤她了,她娘是玉龙九女之一,是我师傅的师姐,要是真的伤了她的性命,我的天,不说别的,就是她娘我师伯也不会放过我的,唉……怎么今日比试的都是我们龙女派人的女儿,真是麻烦透顶。”

楚桂儿笑道:“小妹道术低浅,一直没有人跟我切磋,指教小妹,就连小妹也不知学的怎么样了,今日师姐来到,正好给小妹喂喂招,小妹也好知道自己究竟能为怎么样,不过呢,小妹有个请求,请师姐一定答应我哦。”

凌玉霄心里暗笑道:“你装出这么天真可爱的样子,又一口一个姐姐,叫的这么甜,人家能不答应你呀?桂儿看来真的是鬼心眼挺多的,尤其是她拌可爱天真的样子这真是谁也比不了。”

楚桂儿的确如此,她本来就生的可爱,不扮可爱都让人觉得可爱,这一故意的扮可爱,装天真,当真更像一个什么都不懂天真无邪的小女孩了。

薛冻道:“师妹请说。”

楚桂儿道:“师姐,咱们点到为止,咱们都是师姐妹,不要下死手呀,就当给小妹喂喂招了,若是小妹不敌,还请师姐手下留情,不要伤了小妹,小妹很怕痛的,不知师姐意下如何呢?”

众人心里暗笑,楚桂儿未曾打就装出什么都不懂的样子,先请别人手下留情,表面上看来没有信心怕打败一般,其实看来,她这是先给自己找了个退身步,就算是输了,也不丢人了,而且又可以令对方不能对她下杀手,对她手下留情,就算输了,都没有什么性命之忧,实则是聪明的很。

原天宁微笑道:“楚师弟真是教女有方,看看桂儿这几句话说的,真是滴水不漏,头头是道。”

楚天祥微微一笑道:“这丫头就是淘气罢了,真是跟她娘一模一样。”

薛冻一听楚桂儿竟然是向她求情,请她在她败的时候手下留情不要伤了她,她不由得微微一笑,道:“恩,咱们就点到为止,你放心,我不会伤你的。”

楚桂儿笑道:“那多谢姐姐啦。”

她表面上笑的跟一朵花似的,可心里却暗自冷笑道:“不会伤我?哼哼,咱们谁伤谁还不一定呢,你还不见得能是我对手呢!”

楚桂儿盈盈而笑,然后一晃手中的画龙点睛笔,微笑道:“请,师姐先请。”

薛冻道:“不,还是师妹先请。”

楚桂儿笑道:“长者先,幼者后,这是礼数,请师姐先动手。”

薛冻道:“不不,作为师姐,理应该让师妹动手。”

楚桂儿嗔道:“师姐就先请吧。”

众人这一看,纷纷被逗得吃吃直笑,这二人哪里是动手比武,倒是谦让起来了。

楚桂儿一看让的差不多了,这才道:“那好吧,既然师姐相让,那小妹就先动手了!”

她说着,然后解开腰中的七色飘带,跳上七色彩虹桥,就飞到了半空中!

这七色彩虹桥的飘带,乃是她娘的一件法宝,既可以当作兵器,又可以做裙带使用。

楚桂儿飞到了半空,薛冻也腾身而起。

楚桂儿一摆手中的画龙点睛笔,然后在虚无的空气中,刷刷点点,也不知画了个什么图形,她几笔就勾勒完毕,然后用画龙点金笔,轻轻一点虚无飘渺的空气,然后用手一指薛冻,就见凭空中赫然出现了一头斑斓猛虎的图像,那猛虎栩栩如生,虽然是清虚真气幻化而成,但若是伤人,也是极其厉害!

薛冻当真是吃了一惊!

她本以为楚桂儿道术一般,开口就求她留情,现在看来,对方这是跟自己玩呢,这道术那是一般的道术,简直太不可思议了!

楚桂儿也是聪明的很,深得父母的真传,对于丹青绘画书法可谓是精通,她就运用清虚真气,然后用笔勾画出一个猛虎图像,再用画龙点睛笔轻轻一点,然后这幅图画就成了活的了!

这头猛虎,虽然不能真的吃了人,可是这股真气若是撞在人的身上,依旧是可以把人重伤!

凌玉霄暗自称赞三个师姐,这三个小师姐当真是个个优秀的很,不但人人都貌美如花,清秀俊雅,而且每个人都是那么的多才多艺,曲仙儿善于音乐,洪袖儿则善于舞蹈,至于楚桂儿,则善于绘画书法,画画对于别人来说,几个时辰也不见得能画好,可是对于她来说,信笔一挥,就是一副栩栩如生的图画,真可谓是心灵手巧。

薛冻惊得冷汗都出来了,只见这头凶恶的猛虎,张着血盆大口而来,一口就要吞没了她!

耳边就听楚桂儿依旧吃吃笑道:“姐姐,你人这么好,我就画个大花猫跟你玩玩好吗?”

薛冻这个气,现在才明白,这看似天真无邪的小女孩可是够坏的,居然叫老虎为大花猫。

她不敢怠慢,急忙把手中的九玄刀祭出,当空罩下,直劈这头凶恶的猛虎!

就听到砰的一声响,再看这头猛虎正好跟九玄刀相遇,九玄刀一刀就斩在了猛虎的头上,就见猛虎化作一道轻雾就消失不见。

楚桂儿嗔道:“你弄坏了我的大花猫,我叫你赔!”

还没等薛冻召回九玄刀攻击她,就见楚桂儿又是一阵乱画,然后金笔一挥,一头生着双翼的猎豹就飞扑而下,直射薛冻!

薛冻这个气,暗暗的埋怨自己不该让先,乃至于处处被动,现在她别说伤人,就是凭空对付这些虚无的幻相都棘手的很。

但薛冻也够厉害的,赶忙用手一指,一道冰剑破空而出,就射向了飞豹!

砰的一声响,这飞豹也化为乌有,随之烟消雾散。

但她刚毁掉虚无的飞豹,再看半空中又飞来一只凶恶的秃鹫!

半空中,这秃鹫就俯冲而下,对着她就啄了过来!

薛冻赶忙双手在头顶一挥,画了个弧形,只见一道白雾凝结成了薄冰,罩住了她的全身,这正是寒冰罩体,就见这凶恶的秃鹫正好撞在薄冰上,又是轰的一声巨响,消失不见!

薛冻浑身一震,凝聚而成的护体真气虽然抵御住了这凶恶的秃鹫,可是寒冰罩体也被破。

薛冻大吃一惊,暗暗的道:“看她的功力,似乎玉女玄冰诀和清虚先天真气都已经修习到了第六层境界,论功力实在不在我之下!”

但她现在一想楚桂儿那娇滴滴的模样,甜甜的一口一个姐姐叫着,再也不觉得她可爱了,相反的简直觉得楚桂儿可恶透顶了,薛冻暗自骂道:“这臭丫头坏死了,明明功力跟我差不多,居然装作单纯可爱来骗我玩,这简直太可恨了!”

但这时候她生气也没有用,就见楚桂儿左手一挥,一头猛兽,右手一挥,一只飞禽,飞禽走兽的幻影层出不穷,越来越多,她就被包围在了幻影中!

薛冻一咬牙,手中的九玄刀化作一道白光,就在她头顶盘旋了起来,就迎着这些幻影而去,遇鸟杀鸟,遇虎斩虎,遇龙屠龙,无数的幻影就这么被九玄斩给攻破,但幻影却无穷无尽的杀来,虽然她的九玄刀凌厉异常,可是也仅仅能够自保!

正在这时,就见半空中楚桂儿用银铃一般的声音清脆的道:“喂,六师姐,还要请你给我吹奏一曲可好?”

薛冻偷眼一看,简直都要被气晕了,原来,只见楚桂儿就坐在七色彩虹桥上,那条七色的彩色飘带,弯弯的闪着七色的光芒,到真的像是雨后出现的彩虹一般的美丽。

最可气的就是楚桂儿,只见楚桂儿并没有站在彩虹桥上飞龙走蛇的绘画幻影,而是坐在彩虹桥上,两条腿还不住的荡来荡去的,看那样子就好像在桥头上玩耍一般。

而她只是在幻影差不多快没了的时候,再画一个,然后又打开玄机山河扇,轻轻的扇着扇子,那样子简直悠闲至极了。

最可气的是楚桂儿说的话,就听曲仙儿问道:“你让我吹曲做什么?难不成你也要跳跳舞呀?”

楚桂儿吃吃笑道:“我可没洪袖儿姐姐跳的好,我就不献丑啦,我要唱歌,那些儿歌的曲子你还记得吗?就给我吹几首儿歌,我唱几首儿歌吧,谁叫我是小孩子呢,薛姐姐跟我的阿猫阿狗玩耍,我唱首歌给她助助兴……”

薛冻听到这话哪里能不生气,但苦于被这些无穷无尽的幻影拦住,根本到不了楚桂儿的近前。

楚桂儿就坐在离着她头顶几十丈远的上方,悠然的坐在彩虹桥上,就这么干气人,她就是没有办法。

曲仙儿暗自好笑,暗暗的道:“这个桂儿真是淘气的很,这时候居然唱歌,而且还要唱儿歌,你是觉得你天真的小女孩装的气不死人,你心里不好受吧。”

但好姐妹的要求,她怎能不依,只好取出凤鸣碧玉箫吹奏起儿歌来。

就听楚桂儿清清嗓子,然后随着旋律轻轻唱了起来:“摇啊摇,摇啊摇,摇到外婆桥,外婆叫我好宝宝。请吃糖,请吃糕,糖啊糕啊莫吃饱。少吃滋味多,多吃滋味少……薛姐姐,你吃糖吗?你喜欢吃糖吗?我请你吃糖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