仙疆魔域

第35章 幻画2

第三十五章 幻画2

薛冻恨不得破口大骂,但这么多人,若是骂人简直就是丢人现眼了,只好气呼呼的依旧跟那些飞禽走兽斗。

楚桂儿问她吃不吃糖,一看没有人反应,就吃吃笑道:“招待客人问客人吃不吃,我真是好笨呀,这样吧,我准备好糖果和糕点,姐姐喜欢吃就吃,不喜欢吃就算了呗。”

她边唱着儿歌,然后用手中的画龙点睛笔随意的在空中一阵乱画,再看半空中,出现的再也不是什么飞禽走兽了,而真是一块块的糖果和糕点,就见这些糖果和糕点,犹如冰雹一般,数不清的糕点就往薛冻砸去!

苏冰给徒弟观战,但一看楚桂儿的道术,她的心就凉了半截,知道徒弟必定输了!

她真是又敬又赞,暗暗的道:“六师姐的这女儿更是厉害,当真是心灵手巧,不说别的只是这绘画功夫就真的很厉害,她竟然学她爹一样,将绘画书法融入道术中,当真是太厉害了!”

薛冻一见这么多糖果砸了下来,她的心也是一颤,赶忙用了一招雪崩霜散,再看身边也幻化出一粒粒小颗粒形状的冰雹,犹如雪崩一般,排山倒海的就迎住了那些数不尽的糖果!

半空中又是一阵巨响,再看一团团雾气飘过,一切又化与无形!

这时,楚桂儿嘴里又唱起了儿歌,顺手又把儿歌中的动物画了出来,就听她唱道:“两只小蜜蜂呀,嗡嗡嗡,飞到花丛中呀,嗡嗡嗡,飞呀,飞呀,嗡嗡嗡,飞呀,飞呀……嘻嘻,两只小蜜蜂采蜜多不好玩,多了采蜜那才好玩呢,对不对姐姐?”

薛冻简直想跳起来在她那可爱天真的脸上好好的打一拳,把她这张天真无邪的脸打成柿子饼也不解恨。

再看半空中,又飞出了数不尽的小蜜蜂……

就见楚桂儿唱着什么就画什么,一会一群群数不清的鱼儿乱蹦乱跳,一会无数的乌鸦围着她直转,一会又画出无数的蝴蝶……当真是无穷无尽的幻象排山倒海一般的袭来!

画着画着,就听楚桂儿吃吃笑道:“总是画山鸟鱼虫真不好玩,我再给姐姐画几个英俊小伙子吧,姐姐是不是还没成亲呢?那姐姐就好好在这里面找一找,那个小伙子生得英俊,你就要那个好不好?”

薛冻实在忍不住了,边疯了似的跟这些幻象拼斗,边厉声大吼道:“闭嘴!”

楚桂儿嗔道:“这是什么破姐姐?真不好玩,本想给你画几个好哥哥跟你成亲,现在好了,我生气了,我就给你画这世上最可恶的人欺负欺负你!哼,这世上谁最可恶呢?对了,除了臭玉霄小师弟之外,谁还能最可恶呢?我就画小师弟啦!”

凌玉霄这个气,不由得笑骂道:“臭师姐,你真是坏透了,还没玩够呀?”

楚桂儿嗔道:“臭玉霄,你敢骂我,我叫姐姐打你,看你还敢不敢!”

说着话,用画龙点睛笔一挥而就,再看半空中凌玉霄的模样出现在了幻象中,当真是跟玉霄一模一样,真的分不清真假!

楚桂儿照着那个幻象的屁股踢了一脚,嗔道:“臭玉霄,去,跟姐姐玩去,离我远点!”

曲仙儿笑的也不吹奏曲子了,笑的弯下了腰,泪水都出来了。

洪袖儿也是一般,两个人你扶着我,我搀着你,笑了个七荤八素。

就连卓悠悠在玉霄的旁边,也笑的前仰后合,吃吃笑道:“玉霄,你怎么把人家得罪了,我看,她生气的时候,没少画你的模样,然后好好收拾你,哈哈哈……”

凌玉霄苦笑道:“小师姐,你还能再坏点吗?还有比你更损的吗?”

天帝九子以及在场的所有人,都被楚桂儿逗得哈哈大笑,就连正生闷气跟幻象拼斗的薛冻,都禁不住的笑了。

苏冰如此的不苟言笑,也实在忍不住了。

应天生这么严肃的人,也是忍不住哈哈大笑了起来。

楚桂儿也太逗了,居然画玉霄的模样,让玉霄去挨揍。

这还不止,就听楚桂儿气呼呼的道:“你还敢骂我?好吧,我再好好收拾你,看你还敢不敢!”

说着,她又连连画了十几个玉霄的图像,再看这些图上,玉霄不再那么英俊,而是脸上被画了乌龟,楚桂儿吃吃笑道:“你骂我,我就给你脸上画乌龟,看你还敢不敢。”

她伸出脚来,就踢向了这些幻象玉霄的屁股,再看十几个假玉霄就扑向了薛冻。

薛冻知道是假人,但幻象来到,若不破掉,被撞在身上,非要受伤不可,只好挥剑就把这十几个玉霄给毁掉!

笑的楚桂儿前仰后合,道:“哈哈,玉霄的手被砍啦,玉霄被人砍了腿啦,哈哈……小师弟,你除非叫我三声好师姐,我就不画你了,否则,你可要被这姐姐给糟蹋啦。”

卓悠悠怒道:“喂,你别闹了!你有病呀?你没事画玉霄哥的样子,叫她给剁手砍脚的,这多不吉利?你想玉霄哥哥死呀?”

楚桂儿呀的一声,暗自骂自己真是光顾着玩了,忘了这太不吉利了,但依旧嗔道:“除非小师弟叫我好师姐,我才算了,否则,还画!”

曲仙儿嗔道:“别闹了,这真的不吉利,你傻了?”

洪袖儿也不高兴了,叫道:“喂,臭玉霄虽然坏,你就咒他死呀?你比他还坏!”

楚桂儿嗔道:“不画就不画啦,哼,那坏女人真是讨厌,干嘛毁了我的神作?小师弟,她欺负你,我替你出气!”

薛冻暗自骂道:“你自己画的,能怪我?这臭丫头,真不是东西。”

楚桂儿好似真的生气了,就见她气呼呼的坐在彩虹桥上,用笔一阵乱挥,再看空中,出现了一个白衣女子,这女子的模样正是薛冻的模样!

刹那间,又出现了七八个白衣女子。

不但如此,只见白衣女子虽然像极了她,可是美中不足的是,有的一只眼,有的一只耳朵,有的没有鼻子,有的一只手,有的一条腿,有的脸上还被画出了刀疤,真是残缺不全。

薛冻气的都要吐血了,破口大骂道:“你真是坏透啦,你居然敢画我?把我画成残废!我跟你拼了!”

楚桂儿嗔道:“谁叫你这么坏,砍得我小师弟七零八落的,你这不是咒他吗?小师弟,师姐给你出气,我也咒她,叫她自己砍自己,你不要生气了啊?”

凌玉霄真是哭笑不得,暗暗的道:“我就算生气,也是生你的气,这丫头,现在是越来越坏了,自己办的坏事,竟然迁怒别人,真是太淘气了。”

楚桂儿气呼呼的又踢了那好几个残缺不全的薛冻几脚,就见幻影俯冲而下,扑向了真的薛冻。

薛冻简直都要被气的吐血了,眼前一个个的幻影就是自己的样子,但若是不挥刀劈了,自己就会被幻影所伤,可若是毁掉,那就等于把自己给砍得七零八落,那这楚桂儿还不拍手叫好的讽刺她?

虽然她实在不想毁掉自己的幻影,但也知道,不毁掉就要被幻影所伤,只好一咬牙,恶狠狠的祭起九玄刀把‘自己’斩的七零八落!

楚桂儿乐的在彩虹桥上前仰后合,大笑道:“好玩好玩,自己打自己,哈哈哈……”

薛冻简直被楚桂儿戏弄的连杀了她把她碎尸万段的心都有了,这时更别说留情了,气的薛冻怒吼一声,猛的咬破中指,在嘴里用力一吸,然后张口一喷,就见血雾迷蒙了整个空气中,然后她在半空中用手一挥!

楚桂儿的心就是一跳,她也熟悉玉女玄冰诀,这一招正是拼命的招数,名叫化血为箭,让血脉精气融入到空气中,然后运用玉女玄冰诀,把空气中血脉精气中化作无形的血箭,用来伤敌!

不过这样,一定会真气受损,可是今日薛冻被戏弄,气的也不顾别的,也不管身体受不受伤了,只想跟她拼了!

就见薛冻咬破中指,幻化出无数的无形血箭,只见血箭是越聚越多,而她又咬破另外一只手的中指,然后弯弯曲曲的,大约画出了个血龙的模样,只见两条血龙,赫然出现在半空中!

楚桂儿不敢大意,赶忙也匆忙挥笔,也画出了无数的气盾,用来迎战这些数不清的血箭,然后又匆忙画出了四条青龙,用来防御这两条血龙!

只是刹那间,薛冻已经做好了法,大吼一声:“杀!”

只见半空中无数的血箭犹如狂风骤雨一般,就扑奔了楚桂儿!

那两条血红的血龙,张牙舞爪的狂啸着也随着骤雨血箭扑了上去!

曲仙儿和洪袖儿齐声惊呼道:“啊!小心呀!”

再看楚桂儿,几乎同时跟她一起画出了这些东西,虽然比她画的晚一点,可是速度却并不比薛冻慢,看到无数的血箭和血龙飞了过来,楚桂儿也认真起来,大吼一声,用尽全力一挥,再看那无数的小气盾和四条青龙也呼啸着迎住了这数不尽的血箭和血龙!

就听到轰轰轰,连声巨响,整个囚牛山似乎都在震颤!

楚桂儿就觉得浑身一震,而薛冻也是如此,这二人的功力是半斤八两不相上下!

无数的血箭跟气盾相撞,两条血龙和四条青龙也在半空盘旋,整个天似乎都阴霾了下来!

众人看的齐声惊呼,均没想到,这两个美艳的小姑娘竟然有如此高强的道术,简直是不可思议!

就见血箭和气盾相遇,一个个的相撞毁掉,四条青龙也和两条血龙相互同归于尽,不过,血箭却是太多,撞毁了气盾之后,依旧还有一部分依旧飞向了彩虹桥上坐着的楚桂儿!

幸好楚桂儿也早有准备,还没等着些血箭射过来,就见她猛地从七色彩虹桥上站了起来,用力的一挥手中的玄机山河扇,就见一阵狂风卷积着重重高山峻岭,就把血箭吹散,给压了下去!

于此同时,薛冻一咬牙,然后祭出了手中的九玄刀,一刀白光化作一条银龙就斩向了彩虹桥上的楚桂儿!

楚桂儿惊呼一声,从桥上跃起,然后抓住七色彩虹桥的飘带,脱手也祭了出去,一道七彩飘带,犹如化作七条不同的蛟龙,荡出层层涟漪,就卷向了九玄刀!

楚桂儿祭出了彩虹桥,再也不敢大意,赶忙怒吼一声,用力一挥手中的玄机山河扇,玄机山河扇脱手飞出,在半空中,玄机山河山张开,只见玄机山河山中的图画,青山、绿水、瀑布、小桥、楼亭殿阁,种种事物,化作了无形的图影幻象,一层又一层的压向了薛冻!

薛冻就觉得眼前无数的崇山峻岭就当头压下,无奈之下,只好拼了命的用手一推!

刚刚推开了一道大山,另外一大山又压了下来,好像大山层层不绝,不但如此,只见幻影中层层叠叠,有山,有水,有楼,有阁,有桥,有河,扇中的图像就这么无穷无尽的压了下来!

薛冻暗自叹息,把眼睛一闭,暗暗的道:“完了,这一次我非死在这里不可!”

她一闭眼,心彻底的凉了,她看的出这道术的厉害,这一来不死既残,绝难幸免!

正在这时,忽听楚天祥大叫道:“桂儿,手下留情,不可伤人!”

楚桂儿答应一声,赶忙召回玄机山河扇,若不是因为薛冻出手拼命,有心要她的命,她还不想下这么重的手,这时,听到父亲说话,立刻醒悟,召回了法宝,薛冻这才捡了一条命。

那边七色彩虹桥也卷住了九玄刀,楚桂儿召回七彩桥,把九玄刀拿在了手中。

再看薛冻,已经坚持不住了,跌落了尘埃。

楚桂儿微微一笑,然后踏着七色彩虹桥飞到薛冻面前,伸手扶起薛冻,依旧天真的笑道:“姐姐,你没事吧?多谢承让,你的剑,请收回。”

薛冻脸色通红,长叹一声,缓缓道:“小师妹,你真行,师姐输的心服口服,我败了!”

楚桂儿微笑道:“是师姐让我的,多谢师姐啦。”

她高高兴兴的一蹦一跳的走到父亲面前,把两件宝贝还给了父亲,微笑道:“爹爹,女儿怎么样,有进步吧?”

楚天祥都没想到女儿进步会这么大,看她这样子,道术似乎都在曲仙儿和洪袖儿之上了。

楚天祥微笑道:“恩,很好,桂儿,你真的长大了,你的绘画也大有进步,有你娘当年的风采了。”

楚桂儿嘻嘻而笑,擦了擦额角上的汗,就奔几个师姐和玉霄走去。

薛冻垂头丧气的来到师傅身边,低声道:“师傅,徒弟无能!请师傅责罚!”

苏冰苦笑着摇摇头,她还能说什么?

她的徒弟已经尽了力,可是对方师姐的孩子更胜一筹,而且手中又有父母的神器,徒弟能支持到现在就已经不错了,又怎能再责怪?

苏冰摆摆手道:“算了,这不怪你,胜负没有关系,主要是互相学习,回去之后,还要多下苦功才行。”

薛冻异常的感动,万没想到师傅今日竟然这么慈祥,竟然一个也没怪罪,当真都有点反常了。

而那边楚桂儿却是一蹦一跳的又天真淘气的跟小女孩似的来到了师姐的身边,盈盈笑道:“师姐,你们看我有进步吗?”

曲仙儿赞道:“小师妹的道术都胜过我们了,了不起!”

洪袖儿也诚心称赞道:“当真是进步神速,你这画也画的太妙了。”

楚桂儿高高兴兴的来到玉霄面前,跳起来就敲了玉霄两下,吃吃笑道:“小师弟,我早说我会赢的,这一来你少挨了两下,你高不高兴呀?”

凌玉霄捂着头,嘻嘻笑道:“高兴,真高兴,桂儿师姐可真是青出于蓝胜于蓝了,果然是厉害,厉害。”

他笑着,忽然一闪身就到了楚桂儿的身后,伸出手来照着她的屁股噼噼啪啪的就打了好几巴掌!

楚桂儿已经不是小姑娘了,这么大了,早就知道男女之事了,没想到玉霄竟然伸手打她屁股,这里可是女子的禁区,一个男人怎么能随便碰的?羞的她脸通红,红的犹如一块红布一般,气的她挥拳就打玉霄,怒道:“你为什么打我?臭玉霄,混蛋,你敢打我那……无赖,流氓……”

凌玉霄赶忙跑开,笑嘻嘻的道:“我打你怎么了?你不想想你做的事,你还不该打呀?你竟敢画我的模样,叫别人把我砍得七零八落的,你真是够坏的了……”

楚桂儿嗔道:“是哪个女人砍得你,又不是我,我都替你报仇啦。”

凌玉霄道:“你倒是真会狡辩,真会推卸责任呀,你不画我的模样,去打人家,人家能砍我呀,人家不砍我,等着挨打呀?”

楚桂儿嗔道:“我不管,你打我,我要打回来!”

凌玉霄哈哈笑道:“打回来?你别忘了,你画好我的图像,怎么叫他们出击的?你这死丫头,竟敢踢我屁股,你真是坏死了,竟敢捉弄我呀?”

楚桂儿道:“我又不是踢的真的你,你坏蛋,无赖,打的人家好痛……”

凌玉霄嘻嘻笑道:“我也不是打的真的你,你怎么会痛?”

楚桂儿嗔道:“你放狗臭屁,你明明打的是我,怎么还说没打我?真是大混蛋,无赖透顶……”

凌玉霄悠然道:“我打的是你的裤子,是你的衣服,又不是你的人,除非脱掉你裤子打在你没穿裤子的屁股上,打在你肉上,那才是打的真的你,这道理不是跟你的道理一样吗?哈哈哈……”

楚桂儿又臊的脸红了,追着玉霄就打,她虽然很聪明,但遇到了玉霄却总是说不过玉霄,被玉霄捉弄,无奈之下,只好不说话,只是动手打玉霄,这是多年来对付玉霄的唯一办法。

四个人又开始你追我赶,嬉闹在了一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