仙疆魔域

第36章 叙旧3

第三十六章 叙旧3

卓悠悠嗔道:“你就会胡说八道,不过,咱们捉迷藏的时候,你这招还真是百试百灵的,这一次还真是你这招救了我。”

凌玉霄悠然笑道:“这就叫兵不厌诈,最危险的地方就是最安全的地方,那些笨蛋以为你没命的往前逃,当然不会以为你就躲在旁边了,等他们过去,再逃往别处,所以,我还是聪明的。”

卓悠悠用手刮着脸道:“羞羞羞,你的脸皮真是越来越厚啦。”

凌玉霄笑道:“那你又是如何到了龙女山的呢?”

卓悠悠一听,又开始抽泣起来,轻轻道:“唉,我哪有你这么好的运气,你巧遇三老,又得到了追日靴,就这么被人带着,骑着白鹤飞到了天帝山,而我呢?几千里的路都是我自己一步步走到哪里去的!唉……我当时,逃的性命,可是就我一个人了,为了报仇,我只能咬牙活下去,于是,我擦擦泪就往前走,遇到人就打听,哪里有会法术的高手,后来,我终于打听到,有这么一个龙女派,专门收女徒弟,于是我一边沿路乞讨,一边往西走,去找龙女山,你可知,我受了多少苦?呜呜呜……你可知这千里之路多么难行?我遇到多少危险?我受了多少折磨?我没有你这么聪明,也没你这么好的运气,有人照顾你,带你飞到天帝山,我呢,我只能一个人一步一步的讨饭走到龙女山……”

凌玉霄就觉得心痛无比,轻轻的揽着她,把她抱在怀中,柔声道:“唉,你不要伤心了,不要哭,不要哭,以后我会照顾你的……”

他轻轻的给她擦擦晶莹的泪水,心中更是难受。

他当然能想象的到她遇到的折磨,她一个女孩子,徒步走千里多的路,而且如今这世道,坏人,野兽,妖魔,鬼怪横行无忌,她怎么活下来的?

若没有坚强的意志力和那誓报血海深仇的决心,她又怎能坚持下去?

卓悠悠痛哭道:“我一无所有了,鞋子也破烂不堪了,最后连鞋子都没了,我只好编了草鞋,就连钱也没有,没有办法,我就只好沿路要饭乞讨,就这样我坚持了下去,只要能报仇,我什么苦都能吃,唉……尊严?你可知道为什么我没有了尊严?你能明白人在矮檐下不得不低头的道理吗?为了不饿死,为了一口吃的,你若是不哀求别人,不给人家磕头,谁又会可怜你?只要能报仇,尊严和廉耻又算的了什么?于是,我再也顾不得咱们的族训,也不顾自己的尊严,只要我饿了,我就去人家家里乞讨,有的人看我可怜,就给我点吃的,有的人不给我,有的人还打我,还有的人欺……欺负我……呜呜呜呜……有个臭男人,他……他要欺负我……把我……”

凌玉霄的头翁的一声,怒道:“那个畜生怎么这么可恶?为什么欺负你?怎么欺负你了?我要将他碎尸万段!”

卓悠悠脸色一红,赶忙道:“哦,他……他是欺负我,不过……我……我当时假意顺从他,骗他给我点吃的,等他要……要奸污我的时候,我趁他不备,把藏在靴子里的匕首拔了出来,我就一刀……一刀扎死了他!”

凌玉霄长出了一口气,怒道:“杀的好!杀的好!若是他不死,我也要亲手宰了这畜生,他敢欺负你,我就要他的命!谁敢欺负你,我都不会放过他,包括你的师傅在内!我绝不许任何人欺负你!”

卓悠悠脸色通红,嘤咛一声扑在了玉霄的怀中,柔声道:“你对我真好,玉霄哥,为什么从小到大,你都对我这么好呢?”

凌玉霄柔声道:“傻瓜,我们是朋友呀,别忘了,这世上只有你跟我最亲了,傲人族的人活下来的不多了,而且,难道你忘了?你是我的小媳妇呀。”

卓悠悠嗔道:“不来了,你又逗人家玩了。”

凌玉霄道:“那后来呢?你又怎么拜的苏冰为师呢?”

卓悠悠叹了口气道:“我历尽千辛万苦终于到了龙女派,可是,拜师学艺的女孩子就跟臭虫似的,数也数不清……”

凌玉霄哑然失笑道:“都是一样,我们这为了拜师连亲爹都叫的人有的是。”

卓悠悠扑哧笑道:“可不是嘛,我拜师可真不容易,这么多人,我就算排队,都要等一个月了,我哪里能等这么久?于是,我又哭又闹,就闯进了龙女峰的玉女殿,直接就去找玉龙九女。”

凌玉霄嘻嘻笑道:“你的胆子还真不小呀。”

卓悠悠道:“龙女派的掌门人宣静,还有罗贞,姚霞,我师傅都在场,她们一看我衣衫褴褛的肮脏不堪,你应该知道,龙女派收弟子是要看相貌的呀,当时我憔悴不堪,灰头土脸的,实在是离她们要求太远,于是她们不收我,我就给她们磕头,说了自己的遭遇,全家人都死光了,我要报仇,我要学艺,她们看我可怜,答应叫我留下,在龙女山做个下人,给我一碗饭吃,但我那是为了吃完饭去拜师的呢?于是我不同意,非要拜师学道术,可是她们不轻易收徒,又见我仇恨心太重说是考虑考虑,我不肯答应,我告诉她们,她们若是不收我,不传我道术,我要是报不了仇,活着也没意思了,就不如死在这里得了,于是我就不住的磕头,磕的头都肿了,也不知磕了多少头,百十个头也估计都有了,一开始她们就只答应收留我给我饭吃,我不答应,非要叫她们传我真学不可,不教我我就死,就死在那里!”

凌玉霄怒道:“这些臭娘们,心怎么这么狠?”

卓悠悠道:“她们也生我的气了,因为遇到拜师的,也没遇到我这种死缠烂打的,于是拂袖而走,我就对她们说,不收我,我就死在这里,死也不走!唉……那时我就在想,若是我不能学艺,什么都不会,我怎么为爹娘报仇?怎么为傲人族一百多条人命报仇?若是不能报此血海深仇,我活着还有什么意思?所以,这是我唯一的希望,若是真的不能拜师,学不到法术,那就算叫我活着,我活着也不如死了的好!于是,我打定主意,她们不传我绝艺,不收我做亲传弟子,我就死在那里得了,于是,我就在玉女殿的门口不吃不喝,就这么坐在哪里一动不动,她们给我送来吃的,我一口不吃,喝的我也一口不喝,就这么,我就在哪里不吃不喝一直等了三天三夜,到得最后,我就昏死在哪里,等我醒来的时候,就被我师傅苏冰收下了,我师傅彻底的被我折服了,知道我心诚,也被我感动,又看我可怜,于是,她就收我为亲传弟子,答应把一身所学毫无保留的传给我,玉霄哥,虽然我师傅为人看似冷漠,其实对我还算挺好的,你以后不要再气她啦。”

凌玉霄冷笑道:“她好个屁,龙女山的人没个好人,居然这么狠心让你磕了这么多头,还有没有良心?唉……不对,也不能说没个好人,我师娘她们就挺好的,不过,等有机会,我一定叫她们把这些头给你磕回来还给你。”

卓悠悠嗔道:“别胡闹啦,磕头是我自愿的,不磕头人家能收你为徒呀?她们是我师傅,我是徒弟,你叫师傅给徒弟磕头?叫她们拜我?给我磕回来?你别胡闹啦,你要这么胡闹,我可真生气啦。”

凌玉霄嘻嘻一笑道:“算了,只要她们以后对你好点,不叫你再像今天这样,让你三跪九叩的给我师傅行大礼,我就不找她们算账了。”

卓悠悠嗔道:“还不是因为你把我师傅气着啦?她把气撒在我头上了,你这人,就会惹人生气,你知道嘛,我师傅活这么大,都没这么生气过,她这么漂亮,你竟然说她老,说她是丑八怪,还敢骂她是毒妇,又捉弄她说给她保媒提亲,你呀,真是坏透啦,有你这么坏的吗?”

凌玉霄嘻嘻笑道:“我是看她欺负你,我看她不顺眼,故此才捉弄她。”

卓悠悠一想到玉霄把师傅气成那样,就吃吃的笑了起来,嗔道:“不过,你这张嘴是真行,叫我师傅都有苦说不出,连你们玉清宫的教规都没法处罚你,你不知道,当时可吓坏我了,我还以为,你不被我师傅打成重伤,也会挨几板子呢,可没想到,我师傅白白的被你骂了几句,捉弄了半天,对你无可奈何,找不到理由打你罚你,就这么算了,就连你师傅都无可奈何,我是真服了你这张嘴了。”

凌玉霄嘻嘻哈哈直笑,道:“他们想罚我打我,还差的远了,我可全都站在理上,他们就算是师傅,又能把我怎么样?”

卓悠悠吃吃笑道:“你呀,真是个淘气鬼,这么多年了,你丝毫没变,而且还是那么聪明,对了,你是怎么拜师的?不磕头就能拜师,你可真行,究竟怎么回事?”

凌玉霄又把自己怎么拜师,怎么不用磕头,那些有趣的事原原本本的说了一遍,听的卓悠悠开怀大笑。

她实在没想到,玉霄居然这么聪明,竟然这么多鬼主意,二人就这么坐在一起,开始谈笑起来,仿佛过去的美好时光又回来了似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