仙疆魔域

第37章 难题2

第三十七章 难题2

只好笑道:“哎呀,真是多谢师姐关心了。”

洪袖儿走路就跟跳着舞似的,在屋子中甩着两条红袖,轻轻的转了几圈,微笑道:“小师弟什么时候这么爱干净了?哎呀,真是难得难得呀,卓姑娘的魅力可真不小,能叫我们邋遢的像猪似的小师弟,把狗窝弄的这么干净,佩服佩服……”

凌玉霄走上前扭住了她的耳朵,笑骂道:“你会不会说话?你说我像猪,但说这里是狗窝,要说,也应该说是猪窝。”

洪袖儿甩开他的手,嗔道:“一点没说错,你邋遢的像猪,可是你这人却是像狗,所以是狗窝,懂了吗?”

凌玉霄嘻嘻而笑道:“哦,原来如此呀,那多谢师姐夸讲了,小师弟这里是猪窝太脏,又是狗窝,不是师姐这种高贵的大小姐来得地方,我就不多留师姐了,免得把师姐这神仙一般的飘袖给弄脏了对不对?师姐请,要不要把瓜子给端回去?”

他说着,就把洪袖儿往外推,脸上还是含着笑,笑道:“师姐,回去好好洗洗澡,狗窝里跳蚤多,别咬了你的屁股,请。”

洪袖儿也气的跺跺脚,嗔道:“这瓜子就是喂狗的,你吃吧,吃出个大臭虫来,咬死你,哼……”

她气呼呼的也走了,凌玉霄把门关上,卓悠悠乐的嘻嘻哈哈又是笑个不停。

凌玉霄抓起一把瓜子来,笑道:“吃点吧,她最起码一句话说对了,吃这个真的解闷。”

卓悠悠吃吃道:“小心,吃出个臭虫来!”

凌玉霄哈哈笑道:“那才怪呢,她们怕毛毛虫都来不及呢,有时候,她们捉弄我,我就抓几条毛毛虫吓吓她们,尤其是洪袖儿,她可是最怕小虫了。”

卓悠悠嗔道:“哎吆,你对她也了解不少嘛,你们也挺好呀。”

凌玉霄嘻嘻笑道:“一般一般,她这人可不好,有个毛病,这毛病真的不好。”

卓悠悠问道:“毛病?什么毛病?”

凌玉霄哈哈笑道:“她的毛病跟你一样,就是爱拧耳朵!”

卓悠悠伸手就扭住了玉霄的耳朵,嗔道:“好呀,原来你是说我呢。”

凌玉霄连连道:“看看,看看,毛病犯了吧?”

卓悠悠嗔道:“谁叫你耳朵这么好玩的,跟猪耳朵似的这么大,拧着舒服嘛。”

凌玉霄上来也拧卓悠悠的耳朵,哈哈笑道:“你的耳朵更大,跟小白兔似的,我觉得更舒服,也叫我舒服舒服吧。”

卓悠悠连笑带骂,两个人也开始嬉闹了起来。

卓悠悠喘着气笑道:“其实呢,你这个师姐也有两下子,我原本以为我大师姐会赢了她,可没想到,她竟然能赢了我大师姐,她的舞跳的真的好极了,难怪我听闻说,她娘也就是我师伯,是玉龙九女中跳舞最好的了,今日一见,当真是有其母必有其女了。”

凌玉霄点头道:“恩,她却是跳的不错,这次她能赢,连我都有点意外呢。”

卓悠悠道:“我看她的道术,并不在那个曲仙儿之下。”

凌玉霄道:“她们三个半斤八两吧,都差不多,不在二百五之上,不在二百五之下,正好都是二百五的水平。”

卓悠悠嗔道:“好呀,你这是说我二百五呢,我打不过你师姐,我不也成了二百五了?你坏死啦……”

两个人正在说话,忽听又响起了敲门声,就听一个甜甜的声音甜甜的道:“玉霄哥哥睡了嘛?”

不用看人,一听这声音,凌玉霄就知道是楚桂儿来了,除了她,谁的声音也没这么甜。

凌玉霄没好气的道:“睡着啦!”

楚桂儿直接推开了门,吃吃笑道:“睡着了还说话呀?嘻嘻,骗谁呢?”

凌玉霄皱眉道:“不是告诉你睡着了吗?你有没有规矩?没叫你进来你就进来?我不是告诉过你吗?我睡觉有**的习惯的!”

楚桂儿脸色一红,嗔道:“你就会胡说八道,就算睡觉,你能睡这么早呀?这才刚吃完晚饭,你是猪呀你,真是好心没好报,那……给你们吃的。”

她把手里的一盘糖果气呼呼的放在了桌子上。

凌玉霄苦笑着摇摇头,走上前伸手试了试她的额头,皱眉道:“没发烧呀,怎么一个个都有点毛病呢?平日里也不见对我这么好,还有,我也不喜欢吃糖呀,你给我送糖吃,什么意思?哦,我明白了,里面一定有药,你要毒死我呀!”

楚桂儿气的噘着嘴,伸手就捏住了他的鼻子,嗔道:“你才发烧了呢,毒死你就对啦,你不喜欢吃糖,你小时候为什么骗我们的糖吃?你这大骗子,就会欺负人。”

凌玉霄嘻嘻而笑,也捏住了她的鼻子,微笑道:“我骗你糖吃?多少年的事了,你还记着呢?真是小心眼,都说女孩子心眼小的像针鼻,看来说的是真的不错呀。”

楚桂儿嗔道:“就记着,就记着,我愿意,我记一辈子,气死你,气死你……”

凌玉霄微笑道:“我不生气,别气死你就好,怎么,没断奶的小乖乖,没去吃奶去呀?”

楚桂儿这次真生气了,气呼呼的跳起来在玉霄头上重重敲了一下,嗔道:“我吃你个大头鬼!你坏透啦,你敢笑我,你这混蛋……”

她对着玉霄是又捏鼻子,又敲头,痛的玉霄皱眉道:“喂喂喂,行了,本来想感谢你几句呢,你必经给我送来了糖,现在呢,咱们两不相欠了,你打我这么多下,这些糖就算是我的报酬啦,还有事吗?没事,我就不留小妹妹啦,请吧。”

楚桂儿气呼呼的道:“糖不给你吃啦,讨厌死啦!”

她说着就要把糖端回去,玉霄笑嘻嘻的拦住道:“想拿回去呀?没门,你打我就白打了呀,拿回去也行,别动,叫我好好敲回来……”

楚桂儿气呼呼的又重重的敲了他一下,扮个鬼脸嗔道:“吃吧吃吧,吃了生虫牙咬死你!”

她说着,气呼呼的又趁玉霄不注意,一脚狠狠的踩在了玉霄的脚面上,然后嘻嘻而笑,撒腿就跑。

凌玉霄揉着头,摸摸脚,喃喃自语的关上了门,剥开一块糖给卓悠悠塞到了嘴里,叹道:“这糖你吃吧,这可是我挨了几下得来的,完全是属于我的,这个你总该没什么说的了吧?”

卓悠悠笑的前仰后合,凌玉霄苦笑道:“唉,现在这年代,真是不容易呀,就连吃几块糖都被人打了一顿,看来真是天下没有免费的午餐呀……”

卓悠悠笑道:“谁叫你说人家没断奶呢,挨打呀,活该!”

凌玉霄苦笑道:“她说话你没听见呀?嗲声嗲气的,简直被她肉麻死了。”

卓悠悠吃吃道:“我看呀,你三个师姐中,就数你这小师姐鬼心眼最多啦,你看看她今天,真是把我师姐骗的好惨,表面上天真无邪的,一口一个姐姐叫的那叫亲呀,结果呢,真是骗死人不偿命。”

凌玉霄道:“可不是咋地,就数她最难骗了,她这骗人的手段,可比那两个笨丫头强多了,尤其是她扮可爱,装天真,那真是像极了,不扮都生的一副娃娃脸,让人都觉得可爱天真,这一故意的装装,那要用这个骗人真是骗死人不偿命了。”

卓悠悠道:“不过,她的道术也挺厉害呀,尤其是她丹青的本事,看来,这本事真的不一般呀。”

凌玉霄也由衷赞道:“恩,她的确心灵手巧呀,绘画真的没人比得上她,她真的是青出于蓝而胜于蓝了,比她爹娘都差不多了。”

卓悠悠嗔道:“是呀,难怪你跟她们这么要好,我是个笨丫头,她们都多才多艺,有的会弹琴,有的会跳舞,还有的会丹青书法,我呢,什么都不会,你去找她们好啦,干嘛来找我呢?哼!”

他虽然聪明,可是忘了一点,那就是在一个女孩子的面前,千万不能夸赞别的女孩子好,否则,就算是大度的女人也会吃干醋了。

凌玉霄挠挠头,苦笑道:“你又生的什么气呀,她们是她们,你是你呀,你们又不是一种人,攀比什么呀?”

卓悠悠气呼呼的道:“那我问你,我们四个都掉进河里要淹死了,你先救谁?”

凌玉霄苦笑道:“喂,不会这么巧吧,你们四个没事跑河里做什么?一起洗澡呀?”

卓悠悠气呼呼的揪住了他的耳朵,嗔道:“你回答我,不要玩笑,说,你先救谁?”

凌玉霄犯了难,这个问题就和后来老婆问男人,自己和他娘一起掉进河里,你先救谁的问题是一样的棘手,虽然玉霄并不知道这个问题,也不知道这答案该是什么,但他却明白这问题的棘手。

这可是千古以来对于男人来说,最难以解答的问题了。

凌玉霄嘿嘿笑道:“这问题有必要回答吗?”

卓悠悠嗔道:“你必须说!不说我不答应!快讲,你不说我不答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