仙疆魔域

第37章 难题3

第三十七章 难题3

凌玉霄忽然觉得窗外有人,不由得咳嗽一声道:“喂,你们三个藏头露尾的做什么?有什么事?躲在我窗外做什么?”

卓悠悠脸一红,她还真没意识到有人在窗外。

只见窗户被推开,三个小师姐嘻嘻笑着出现在了窗口。

洪袖儿道:“我早说了,他有一双狗耳朵的。”

楚桂儿道:“被发现了,咱们就进去呗,怕什么!”

三个人推门就进来了,一个个气呼呼的往哪里一站。

凌玉霄皱眉道:“喂,我好像没请你们进来吧?这里好像是我的房间吧?”

曲仙儿嗔道:“没请我们就不能来啦?她可以在这里玩,我们为什么不可以?”

洪袖儿道:“就是,难不成,你跟她有什么……”

楚桂儿道:“事无不可对人言,你只招呼她一个人什么意思?”

凌玉霄气的在原地转了两圈,苦笑道:“三位大小姐,我难道找朋友叙个旧,还要你们批准吗?”

曲仙儿嗔道:“叙旧,有晚上孤男寡女的没事坐在一起谈这么久的吗?”

洪袖儿道:“我们也找你叙叙旧不行吗?”

楚桂儿道:“就是,她认识你几年?我们认识你的时间也不短!”

凌玉霄无奈的道:“好好好,既然你们愿意坐在这,你们在这好了,行不行?”

曲仙儿笑道:“这还差不多。”

洪袖儿道:“对了,刚才她问你的问题,你还没回答呢!”

凌玉霄假装糊涂道:“什么问题呀?”

曲仙儿敲了他头一下,嗔道:“就是刚才那个问题呀!”

凌玉霄假装要晕倒,晃了几晃,喃喃道:“我被你们打傻啦,脑子坏了,什么都不记得了,你们四个是谁呀?我怎么不认识了?来我这里做什么?”

楚桂儿捏住他的鼻子嗔道:“还装?我问你,我们四个掉进河里要淹死了,你先救哪一个?说,先救谁?”

卓悠悠也道:“不错,你到底要先救谁?”

凌玉霄这个气,他知道这问题的难度,说先救她们其中的任何一人,那另外三个人就会生气,这问题该怎么回答?

就听四个小姑娘叽叽喳喳的说个不停,凌玉霄气呼呼的道:“好啦,别吵啦,我说还不行吗?”

曲仙儿嗔道:“我看你先救谁!”

凌玉霄嘻嘻笑道:“我说,仙儿师姐,你这么聪明,没事跑河里去做什么?还有你袖儿,你不是不喜欢下河洗澡吗?再说了,河里有很多虫子的,桂儿你不是不喜欢吗?还有悠悠,以前你不是说了嘛,女孩子是不能随便下河跟男孩子一起玩的嘛,你说你们都这么聪明,没事往河里跑什么?对不对?所以说,你们都聪明的不下河,不就淹不到了嘛?”

四个人哪里肯依,这算什么答案?

曲仙儿嗔道:“不行不行,你这叫什么答案?我们是说假如,假如你懂不懂?”

凌玉霄道:“为什么一定要假如?”

洪袖儿道:“你快点讲,到底先救谁?你到底说不说?”

四个人又闹又吵,弄的玉霄实在没有办法,连连道:“好啦!气死我啦!你们有毛病呀?好好的往河里跑?你们不是会游泳的吗?还让人救呀?自己不会游上岸来?这么笨?笨、笨、笨、笨!”

他说着,每个人敲了一下,曲仙儿怒道:“不行,我就要你说,你到底先救谁!”

这世上最难的问题实在难以回答,就连他这么聪明都找不到答案。

凌玉霄只好道:“那我也假如好吗?我要先救悠悠呢?”

曲仙儿怒道:“好,你先救她,就不用救我啦!让我淹死算了!”

洪袖儿道:“好呀,你先救她吧,我们淹死好了!”

楚桂儿怒道:“就知道你没良心,为什么不救我们,先救她?”

凌玉霄皱眉道:“我是说假如呀,再说了,你们不是会游泳吗?她不太会游泳,哪一个不会游泳我先救哪一个不行吗?”

曲仙儿嗔道:“哼,好呀你,你只要先救她,那你回来也救不了我们啦!”

凌玉霄皱眉道:“为什么?你们会游泳又淹不死?”

曲仙儿怒道:“我会游泳,不过你只要先救她,我就自己淹死!”

凌玉霄叹道:“那先救你呢?”

洪袖儿怒道:“我们师姐妹三个难道只有师姐对你好?好吧,你先救她,那我也淹死!”

凌玉霄皱眉道:“那先救你吧。”

楚桂儿嗔道:“好呀,我最小为什么不先救我?难道我对你不好吗?好吧好吧,你竟然最后救我,你干脆别救我啦,我淹死得啦,这你满意了吧?呜呜呜……”

这个也哭,那个也闹,这个不依,那个不饶,弄的玉霄焦头烂额,实在忍不住了,大吼道:“好啦,别闹了,这样行不行?”

四个人几乎齐声道:“怎么样?”

凌玉霄这个气,暗暗的道:“你们真能捣乱,每个人分开来问我也行,四个人一起问,叫我怎么回答,神仙也没法回答你们,唉,怪不得人都说,一个女人像只鸭子,四个女人四个鸭子,真是能烦死人。”

凌玉霄看着这四个人,气呼呼的道:“我告诉你们,要是你们四个人同时掉进河里!我……”

“你怎么样?”

“你先救谁?”

凌玉霄气道:“我谁也不救你们满意了吧?”

四个人又闹了起来,这个道:“好呀,你这没良心的,眼睁睁看我们淹死都不救?”

“打他,他太怀啦!”

凌玉霄气的大吼道:“好啦,我还没说完呢!”

曲仙儿嗔道:“那你说!”

卓悠悠也道:“你说吧,我倒要看看你先救谁!”

凌玉霄怒道:“告诉你们,要是你们四个一起没事往河里跳,我谁也不救,不过,我陪你们一起淹死行了吗?这答案你们满意啦?”

楚桂儿嗔道:“你会游泳的,你怎么能淹的死?”

凌玉霄怒道:“你们会游泳都宁愿淹死,那我会游泳,又有什么用?只要你们跳进河里淹死任何一个人,我就陪着你们一起淹死,会游泳我也自己淹死,你们高兴了吗?满意了吗?四位大小姐?我的天,真被你们气死啦!”

曲仙儿哼了一声道:“谁知道你说的真假。”

凌玉霄道:“这个简单,那咱们现在都一起淹死去好了,好不好?真是吃饱了撑的,问出这么滑稽的问题,我告诉你们,你们四个人在我心中都一样重要,不管谁有危险,我都不会坐视不理,明白啦?”

四个人默默的低下了头,这答案虽然还是不清不楚,可是他宁愿淹死自己,也不独活,宁愿跟她们共患难,她们依旧是很感动。

凌玉霄简直被气的晕头转向,自己打开门道:“四位小姐,请吧,我要睡觉啦,跟谁都不聊天啦,这你们满意了吧?请吧,都回去吧。”

他知道,再要是四个人这么胡闹下去,被活活气死的人一定是自己,所以,干脆下逐客令,都赶走得了,也就不闹心了。

曲仙儿叱道:“切,你赶我们走,我们就走呀?哼,她都跟你在一起玩了一个时辰了,我们必须也玩一个时辰才算公平!”

“对,我们也要在这玩,凭什么她可以,我们不可以呢?”

卓悠悠也气呼呼的道:“你们不走,凭什么叫我走?我也不走!哼!”

凌玉霄以手加额道:“哦,天呀,救命呀……”

他说着掀开被子盖住了头,叹道:“那你们玩,我睡觉了,请随便。”

“不行,不行,有你这么招待客人的嘛?”

“客人没走,你睡大觉?”

“起来,起来……”

凌玉霄从来没这么头痛过,这一次可真的头痛了,四个人叽叽喳喳,又说又笑,又打又闹的闹了半夜,这才都回去了。

就这么,这十日来,凌玉霄就这么在四个女孩子中来回的周旋,当真是明白为什么陶天喜讨厌女人了,一见到姚霞就跑的原因了。

他暗暗的苦笑,小师傅一个女人就被烦的要命,若是四个女人一起烦,那还怎么活?

好不容易,十日的时间终于到了,天帝九子留下一些弟子看守门户,其余的包括玉龙九女嫁过来的人,也都往龙女山而去。

九年一度的比武大会就要开始了,虽说是九年一度,可是上一个第九年并没有举行,因为那时的龙女祖师和圣帝真君刚刚过世,而天帝九子也刚娶了妻,一时间,两派都还没来得及收徒弟,就算收了徒弟,亲传弟子也没有几个,再要天帝九子跟玉龙九女比试,根本行不通了,因为玉龙九女有五个人都嫁给了天帝九子。

所以,九年之前,并没有举行。

这一次,经过商议决定,不再比九场,而要比十八场,从中选出九个最佳弟子,借此机会,让两方面的弟子好好的切磋一下技艺,至于胜负,均都说不看的这么重要,还是点到为止。

但虽然都这么说,谁又不想胜?

至于在囚牛峰比试的三场就等于没比,作废了,然后重新比过。

至于比武的顺序,谁对谁,决定为了公平起见,抽签决定。

比赛十八场,也就是说,每方面的都要派出十八名优秀的弟子参与。

凌玉霄觉得好笑极了,但这么重要的比赛,他是九个师傅的亲传弟子,哪里能不参加,他是必不可少的人选。

就这么,他骑着天马,带着龙鱼和菁菁,随着参赛弟子往龙女山的玉女峰飞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