仙疆魔域

第38章 会武1

第三十八章 会武1

龙女山,天帝九子和玉龙九女全部聚齐,首先做的第一件事,就是一起祭拜两位祖师爷圣帝真君以及龙女祖师。

圣帝真君和龙女祖师双双同时而亡,二人相拥而死,依照二人的遗言,天帝九子和玉龙九女就把二位祖师葬在了一起,都葬在了玉女峰上。

龙女祖师是因为阳寿已尽,生命枯竭,回天无力而亡,可是圣帝真君却不是因为阳寿而尽而亡。

因为龙女祖师死的时候,圣帝真君没有见到她最后一面,圣帝真君悲痛欲绝,因为二人虽然不是夫妻,没有夫妻之实,可却是一对相亲相爱感情深厚的情侣,只是由于彼此的各种原因,才最终没有走在一起,不过虽然没有走在一起,可是二人均是互相关心,都是深爱着对方。

圣帝真君得到消息来得时候,自己心爱的人已经死去,他悲痛欲绝,又觉得对不起她,故此他不顾徒弟反对,为了见心爱人最后一面,决定使用传说中的追日**,来追回逝去的时间,见心爱人最后一面!

传说,追日一天一夜,可使时光倒回两个时辰,故此,圣帝真君为了多和心上人多待一会,拟补这一生的遗憾,故此,苦苦追日三天三夜,最后,累的精疲力尽,赶回到了龙女山,果然,时光倒回了六个时辰,可是他也耗尽了精力,故此才亡故。

二人用这一生中最后仅有的六个时辰,再也没有分开,再也没有争吵,二人相拥而泣,屏退所有人,就这么相拥相抱,温馨浪漫的在一起,彼此诉说着这一生中所有的甜蜜和回忆。

终于,六个时辰过去了,二人交代完后事,相继而亡。

临死时,龙女答应玉龙九女可以嫁人,故此玉龙九女的几个才嫁给了天帝九子。

他们也嘱咐,当他们死后,火化掉后,把骨灰撒在一起,然后埋葬在一个墓内,故此,圣帝真君的墓跟龙女祖师是合葬的,也葬在了龙女山的龙女峰。

天帝九子,每一年都要前来拜祭师傅,那一年都不例外。

玉清教的弟子,龙女派的弟子都跪倒了一片,除了凌玉霄没有跪倒之外,所有人都跪倒在墓碑前。

一个高七尺,宽三尺的墓碑,碑上刻道:金童玉女,天下第一圣人,圣帝真君,龙女祖师夫妻之墓……

凌玉霄暗自好笑,心道:“金童玉女?都这么老了,这词用的可真是不当。”

众人虽然看到他立而不跪,可都知道是什么原因,也没人管他,因为知道这是个特殊人物,就连拜师都没有跪拜。

可是卓悠悠却不免,虽然玉霄看不惯,但她可没这个特权。

天帝九子和玉龙九女相继给祖师爷上完了香烛,曲天赋道:“师傅,师母,今日我们两派再比试技艺,非是为了分高低,而是互相学习,彼此进步,我想这也是二位老人家的心愿吧,请师傅师母保佑,保佑比试弟子莫要受伤,大家点到即止……”

龙女派的掌门人宣静,岁数看来也不大,不知道的还以为是谁家的小媳妇,生的是恬静安详,一看就是十分稳重的人,不过,可也是沉鱼落雁的美貌女子。

玉龙九女基本没有生的丑陋的人,就连收的女徒弟都一个赛一个的俊秀,因为龙女派收徒的第一个要求,就是五官端庄。

几大掌门人上完了香,凌玉霄也点燃香烛,走上前给圣帝真君和龙女祖师每人上了三炷香,嘴里笑道:“祖师爷,祖师娘,小孙孙玉霄来看你们啦,小孙孙是傲人族的人,有族规,不能给二位老人家叩头,就多给你们上柱香吧,并不是霄儿不想给二位祖师爷叩头,而是不能破例,敬请谅解吧,不过呢,二位都是圣人,我相信,也不差我这几个头吧?若是多磕几个头能令二位祖师复活,那霄儿一定破了族规给二位祖师行礼叩头,若是二位祖师就少霄儿这几个头呢?那也好办,就叫我三位师姐每人替我磕九个头,这样,三个人多给你们磕二十七个头,这样,比我磕一个头多了二十六个,二位祖师可赚多了吧,二位祖师若是沉默不语,那就是想让我三位师姐替我给您二老叩头,那我就请三位师姐代劳啦……”

众人一听这个气,一开始,他说的还像点话,可是后来几句,就开起玩笑来了。

一些弟子被玉霄几句话逗得捂着嘴吃吃笑了,这么肃穆的场面本不该笑,但也没有办法,实在忍不住了。

苏冰暗自骂道:“这臭小子是真够坏的,哦,你不磕头,也就算了,还说风凉话,还说什么,磕头能把两人磕活了,你就磕,还说二位祖师想叫你磕头就沉默,你就叫三位师姐代替你,废话,死人能会说话?不沉默那就怪了!这臭小子,真是坏到家了……”

曲天赋把脸一沉,喝道:“霄儿,不可胡闹,这里你也开玩笑?”

应天生喝道:“再要胡言乱语,我可重罚你!”

曲仙儿嗔道:“不用你们罚他,我们罚他!”

她上去就照着玉霄的头重重敲了三下,嗔道:“还有比你更坏的人不?你不磕头也就罢了,还叫我们磕头?你怎么这么坏?”

洪袖儿拧住了他的耳朵,嗔道:“这是什么场合,你就胡闹玩笑?”

楚桂儿捏住了他的鼻子,怒道:“我们都磕了这么多头了,你还坏的叫我们三个多磕几个头呀,你怎么不叫你的悠悠代替你呢?”

凌玉霄鼻子被捏住,耳朵被揪住,但他连动都不动,嘴也不张开,却用腹语道:“喂,怎么,你们不想给二位祖师爷磕头吗?”

众人均是吃惊非小,没想到玉霄小小年纪竟然会腹语,这可不是好练得。

曲仙儿嗔道:“当然不……”

她说完,就觉得矢口,当然了,凭良心说,谁没事喜欢磕头玩?傻子才喜欢给别人磕头呢,但她若是说当然不想了,那就是对二位祖师的不敬,那还不被人责罚?

洪袖儿赶忙接道:“当然想啦,我们敬重祖师爷,多磕几个头算什么?”

楚桂儿笑道:“就是,那像你,油嘴滑舌的,不是东西!”

凌玉霄大笑道:“好,既然你们想,为什么不快磕头呢?你们既然想多磕头,又可以代替我,这难道不是一件可以令二位祖师爷都高兴的好事吗?祖师爷都显灵了,你们还不快跪倒叩头?我刚才说了,若是祖师爷沉默不语,那就是喜欢叫你们替我磕头,既然你们自己也想,你们也是自愿的,祖师爷也想让你们代替我磕头,你们还犹豫什么?快,赶紧跪倒,每个人再多磕九个头,别对祖师爷说话不算数,这样祖师爷会生气的,快快快……”

曲仙儿气的脸都青了,重重敲了玉霄头一下,怒道:“我磕你个大头鬼!”

曲天赋脸色沉着,暗暗的也骂道:“这个霄儿怎么这么顽皮?这么大了,还是一点没改,什么场合你也闹?”

楚天祥喝道:“桂儿,别胡闹!”

洪天福也道:“再要胡闹,我们可要罚你们了!”

洪袖儿嗔道:“可是爹,你看他呀!”

楚桂儿道:“你看他多坏?你们就不管他呀?”

凌玉霄笑道:“九位师傅,你们评评理,我说的对不对?三位师姐自愿替我叩头,就请师傅们允许吧,这可是她们的一番孝心呀,而且,她们要是说话不算数,那祖师爷会生气的,那就是对祖师爷不敬,那就该罚!”

应天生暗骂玉霄太坏了,但玉霄是经过特许的,可以不必叩头,就凭他几句玩笑话,就惩罚他,还真没什么依据,还真惩罚不了他,但他坏的把磕头的事推给了三个小姑娘,这一点可真是够气人的,但无可奈何,只好沉声道:“在二位祖师爷面前不得胡闹,他不过就是一句玩笑话,说过也就算了,可是你们三个,在这时候去胡闹,而且还口口声声答应磕头,那还等什么?还不赶快给二位祖师爷叩头!”

曲天赋也叱道:“这是你们三个自找的,玉霄是经过特许的,人家上香玩笑几句,你们不插言不就罢了?既然说了,就要做到,仙儿,跪下,恭恭敬敬给二位祖师爷磕头!”

曲仙儿嗔道:“哎呀,爹!”

曲天赋脸一沉,秦扬赶忙道:“傻丫头,你好好搭什么话?你这不是自找的?乖,别惹爹生气,你爹真生气了,这什么场合?还闹?”

曲仙儿气呼呼的使劲瞪了玉霄一眼,没有办法,只好恭恭敬敬的跪倒在墓前,叩了九个头。

洪天福也喝道:“袖儿,该你了,还不快去?”

洪袖儿也满脸的不高兴,真是被玉霄气坏了,阳娇也急忙劝说,洪袖儿十分不情愿的跪倒在墓前恭恭敬敬也磕了九个头。

楚桂儿也跑不了,噘着嘴不高兴的也恭恭敬敬的磕头完毕。

三个小姑娘这个气,气呼呼的一直瞪着玉霄,但无可奈何,还不敢再胡闹,只好忍着气,等会再找玉霄算账。

凌玉霄吃吃直笑,悠悠道:“哈哈,祖师爷,祖师婆婆,怎么样,霄儿对你们好吧?绝对不会让你们吃亏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