仙疆魔域

第38章 会武2

第三十八章 会武2

新书推荐:

曲天赋喝道:“霄儿,不准再胡闹了!再要胡闹,师傅可真要罚你啦!”

凌玉霄嘻嘻一笑道:“各位师傅不要生气,玉霄今日虽然没给祖师爷叩头,可是给二位祖师爷带来了礼物呀,这礼物顶了这祭拜礼,再加上三个师姐的二十多个响头,我相信,二位祖师爷在天之灵也会高兴的。”

曲天赋皱眉道:“你又搞什么名堂?”

秦扬柔声道:“霄儿,在祖师爷面前,不可再胡闹了,仙儿她们都被你捉弄了,你还闹?师娘可要生气啦。”

凌玉霄微笑道:“九位师傅,几位师娘,先别生气呀,你们看这是什么?”

他说着从怀中掏出了那珍藏了多年的羊皮字术全本山海经的真本,微笑道:“九位师傅,霄儿在我的靴子中,无疑中找到了这部山海经,以后再也不用菁菁鸟背诵啦,这礼物献给祖师爷,还不能顶了这礼吗?”

原来,凌玉霄这些年一看众位师傅是真心待他,又是真心传他绝艺,故此早就有心把山海经给天帝九子,可是顾及着经中有不少珍禽异兽,故此并没有献出,但过去八年了,他觉得那些珍禽异兽,早就搬了家了,现在献出来,一个是对得起几位师傅的教导之恩,再就是不至于令这部山海经失传,因为他已经觉得学的差不多了,下一步就去找妖魔报仇去了,可是万一死在妖魔之手,而令山海经失传的话,那是天大的遗憾,所以他思之再三,觉得在报仇之前,把山海经献出来,决定在祭拜的时候献出,一个是他没有祭拜跪倒,怕众多人说什么闲话,再一个就是这时候献出,顶了这祭拜的礼节,任谁也说不出什么来了,这就是他打的主意。

曲天赋惊道:“山海经!不是……不是烧了吗?难道烧的是假的?”

凌玉霄暗自好笑,但绝不能承认欺骗了他们,不过他早就编好了谎言。

凌玉霄叹息道:“是呀,是烧了,烧的也是真的,当时山海爷爷对我说,烧了不要紧,菁菁会背,可他说完就死了,就连我都以为只有菁菁是唯一知道山海经秘密的了,可是呢,也许山海爷爷还没把完整的秘密说出吧,那时就咽了气,前几日,我找出了这双靴子,一看靴子太脏,于是就想清洗清洗,各位师傅应该知道,我这人可不爱干净,故此,这靴子我藏了八年一直没动。”

原天宁是聪明人,怀疑玉霄的话,但又深爱玉霄不好说破,随口问道:“哦,一双靴子你留到现在,你还能穿的上?”

曲仙儿气呼呼的道:“你们以为那是双破靴子呀?那可是宝贝,十大宝贝之一的捕风捉影追日靴!”

她话音一落,众人几乎一起失声道:“追日靴?”

凌玉霄叱道:“就你多嘴!”

但既然说破,他也只好不再隐瞒,微笑道:“这的确是追日靴,也是山海爷爷送给我的,这羊皮山海经,我就是在靴子底的垫子中找到的,一只垫子中一半,两块合起来就是完整的山海经。

他说着,微笑着把山海经交给了曲天赋,笑道:“现在师傅还生气我胡说八道了吗?”

这一来,就连原天宁和楚天祥都完全信了,追日靴中藏着宝贝,宝贝里面藏山海经,这实在是不奇怪。

曲天赋激动的打开观瞧,只见有两张羊皮,上面密密麻麻的记载着的正是山海经的内容,两张羊皮分为上下两卷,合起来正是完整的山海经。

凌玉霄微笑道:“也许,这件事估计连山海爷爷都不清楚吧,这也可能是山海爷爷的爹爹藏的吧,也可能是山海爷爷藏得,只是太过突然,来不及告诉我,就一命呜呼了,反正不管怎么样,有了完整的山海经了,我的菁菁就不用再受苦想这些头疼的问题了。”

曲天赋道:“呀,真是山海经呀!”

另外几个人也纷纷过来观看,一看果不其然,正是山海经全部内容。

凌玉霄道:“这双追日靴呢,没事我不穿它,就藏了多年,就穿过一次而已,穿过的那次,嘿嘿,还是为了三位小师姐,小师姐们最清楚了。”

楚桂儿嗔道:“我们当然清楚了,你那次故意穿上追日靴,为的跟我们打赌,比谁攀爬天梯快,害的我们跑了半天,还是输了,哼,不说还不气,那次,你们四个也在场,既然知道他有追日靴,为什么不提醒我们?”

她气呼呼的奔三老和陶天喜而去。

小糊涂仙陪着笑道:“难得糊涂,难得糊涂,我老糊涂了。”

陶天喜气道:“还不是你们笨?没看到我们一直给你们使眼色呀?你们也不想想,他要能输,能跟你们赌?笨蛋,笨蛋,输了呀,活该!”

曲天赋脸一沉,喝道:“还闹?这是什么地方?”

几个人只好住了口,但纷纷怒目而视玉霄,好像都被玉霄气的要命,恨不得冲上去好好收拾他才解恨。

凌玉霄嘻嘻笑道:“各位师傅,山海经呢霄儿就全都给了师傅们了,可是追日靴,我可不给,这可是山海爷爷送给我的礼物,谁要也不给,除非你们抢,那我就给你们,你们要是想要的话,那就来抢吧。”

九子这个气,做师傅的明目张胆的抢徒弟的宝贝,有几个能做出来得?就算有这心,也没有人明目张胆的抢。

熊天燚笑着照着玉霄的头打了一巴掌,笑骂道:“你这臭小子能别闹吗?你把师傅们都当成什么人了?强盗?”

凌玉霄嘴里故意哎呀着叫道:“哎呀,不好啦,熊师傅打我,我头晕了,他是想打晕我抢我的宝贝呢,救命呀,祖师爷,救命呀,有人要谋财害命啦……”

熊天燚被气的哭笑不得,笑骂道:“你这臭小子,我看,谁也不能跟你多话,谁跟你多话,你就捉弄谁,都多大了,还这么胡闹顽皮?”

曲天赋连连道:“好了,霄儿不要闹了,追日靴是你的,师傅们怎么会抢你的东西?各位师弟,山海经我暂时保留,等以后抄录给各位师弟们,不知意下如何?”

“请师兄做主就是。”九子均是没有意义。

宣静咳嗽了一声,道:“曲师兄,咱们都是一家,这山海经乃是前辈的宝贝,也是前人的心血结晶,可否也给我们抄录一份?”

曲天赋微笑道:“那是自然……”

凌玉霄一听,咳嗽一声道:“怎么我也算是山海经的半个主人,难道就不问问我吗?”

秦扬白了他一眼,道:“霄儿,又胡闹了,别顽皮,不可玩笑。”

宣静可不像师妹苏冰那么冷和固执,她微微一笑道:“那贤侄答应吗?”

凌玉霄道:“答应是答应,不过呢,有个条件。”

曲天赋皱眉道:“霄儿,不可无理,你讲什么条件?”

凌玉霄冷笑道:“我的条件很简单,只要各位龙女师叔们答应,那我就同意,若是不答应,对不起,山海经是我的,我可以送给师傅们,不过,不可以送给你们龙女派的人,这个我应该有权利说的算吧,对不对九位师傅?”

天帝九子一愣,要说玉霄没权利,还真说不过去,必经玉霄才是山海经的主人,人家主人不同意送给龙女派的人,做师傅的的确也不能勉强。

宣静微笑道:“那贤侄请讲,你有什么条件呢?”

凌玉霄道:“我不是那种无理取闹的人,我也清楚咱们两派的关系,当然不会提无理的条件了,我的条件很简单,卓悠悠是我傲人族的人,请你们不要再强迫她拜来拜去的了,这个条件不过分吧?”

苏冰冷笑道:“我们什么时候强迫她了?这是最基本的礼节,凡是文明人都会的礼节,都遵循的礼节,只有那些不懂文明的粗野人,才不会这种礼节,而且这都是她自愿的,你不信你问问她。”

凌玉霄暗自生气,不由得骂道:“狗屁礼节!难道不会磕头跪拜,就是粗野人?难道你们这些不顾尊严廉耻的磕头虫就是文明人,真他妈屁话。”

卓悠悠心中一热,玉霄竟然还是惦记着她,但她这些年对于这种礼仪早就习惯了,已经不当作是一种耻辱了,而且她也不想玉霄把这事闹僵,弄的她中间为难。

卓悠悠赶忙走上前来,拉了拉玉霄,轻声道:“霄哥哥,这是我自愿的,这种礼节我习惯了,姐妹们都这样,我若是特殊,不好看,我没有你幸运,你不必管我了,不要为难师傅们了,好吗?就当我求你了,好不好?”

凌玉霄长叹一声,一个人心甘情愿不再把这种没有尊严的礼仪当作是耻辱的事,那他还有什么办法?他只觉得心好痛,他没想到,多年来,他这不是傲人族的人始终追求着平等和自尊,可是傲人族真正的人,却妥协败给了俗世的礼教!

这如何不令他痛心?但他并不怪她,因为他知道她经历过的磨难,自己没有经历过这种磨难,一切都是运气加他的机智,才换来了如今的自尊,可是她呢?没有他的运气,没有他的条件,若是不屈服于礼教,又能怎么办?

凌玉霄长叹一声,只好道:“好吧,我就依你了,不过,我还要提个条件!”

苏冰冷冷的道:“你哪来的这么多条件?”

凌玉霄冷笑道:“怎么?你不想听?好吧,既然你们龙女派不想要山海经,那我也不用多说了。”

《》是作者“廉红文”写的一部小说,最新。

热门推荐: